周曉輝:蔣介石首提持久戰 百團大戰遭毛痛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第十八集《論持久戰》和第十九集《百團大戰》繼續沿用著中共一直以來撒的兩大謊言,一個是毛澤東1938年撰寫的《論持久戰》「科學地預見到抗日戰爭將經過戰略防禦、戰略相持、戰略反攻三個階段」,「(它)對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取得偉大勝利起到了重要的指導作用」。一個是1940年8月彭德懷領導的百團大戰戰果顯赫,「沉重打擊了日軍『囚籠政策』和『以戰養戰』陰謀」。

深諳德國納粹時期宣傳部長戈培爾「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精髓的中共,將這兩個謊言說了幾十年,還真是矇騙了不少中國人。事實上,最早提出「抗日持久戰」思想的乃是中華民國領袖蔣介石先生。

早在1932年1月,蔣介石就已然有了初步的「持久戰」思想。台灣的《蔣公「總統」大事長編初稿》中披露,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決心遷移政府,與之決戰。」「與倭持久作戰,非如此不足以殺其自大之野心。」2月,在決定軍事計劃的宗旨後,他在日記中有如此之語:「充實一切自衛力量,準備長期抵抗,以求最後之勝利。」

台灣出版的《蔣總統集》亦證實,1934年7月,蔣介石對廬山軍官訓練團發表《抵禦外侮與復興民族》的演講時,陳述了敵強我弱,「我事事不如人」的嚴重形勢,說日本有「三天亡我中國」的可能。但他同時指出中國通過長期抗戰,定能戰勝日寇。

蔣對中日雙方的基本條件作了對比,指出我方在戰術、精神、統帥這三個方面都具有勝敵的條件,他還強調「無論就歷史之悠久,文化之高尚,民族之優秀,人口之眾多,道德之完美,土地之廣大,經濟之豐富等來論,哪一項來比較,日本都絕對比不上我們。尤其是就國際的環境和外交的形勢來講,我們是公理正義之所歸,日本乃疑忌怨恨之所集,只要我們能自強,天下都是我們的好友,不管日本武力如何強大,事實上它已處於孤立的地位」。

1935年8月21日,蔣介石又在日記中寫道:「(日本)1.對中國思不戰而屈。2.對華只能威脅分化,製造土匪漢奸,使之擾亂,而不能真用武力,以征服中國。3.最後用兵進攻。4.中國抵抗。5.受國際干涉而引起世界大戰。6.倭國內亂革命。7.倭寇失敗當在十年以內。」

1936年底,蔣介石命參謀部制訂《民國廿六年度國防作戰計劃》,其甲案云:「國軍對恃強凌弱輕率暴進之敵軍,應有堅決抵抗之意志,必勝之信念。雖守勢作戰,而隨時應發揮攻擊精神,挫敗敵之企圖,以達成國軍之目的,於不得已,實行持久戰,逐次消耗敵軍戰鬥力,乘機轉移攻勢。」

除了蔣介石,早於毛提出抗日持久戰軍事方略的還有蔣百里、李宗仁、陳誠、白崇禧等知名人物。比如著名軍事家蔣百里在其著作《國防論》中闡述對日戰略主要是:一用空間換時間,等待時局扭轉。二、不畏鯨吞,只怕蠶食,全面抗戰。三、主動開戰上海,利用地理條件減弱日軍攻勢,阻日軍到第二稜線湖南,形成對峙,形成長期戰場。

二戰後,有日本學者驚歎道:整個中日戰爭就是依照蔣百里的《國防論》進行的。

的確,正是有了這樣的認知,即雖然中國經濟、軍事實力都無法與日本抗衡,但彼時的天意、民心和國際社會的支持都在中國一方,中國必將取得勝利;正是在蔣公以及上述人物的「持久戰」思想指導下,中華民國政府軍浴血奮戰,經過八年全面抗戰,贏得了最終的勝利。中華民國政府軍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

台灣公開的資料顯示,從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間,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大的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陸軍死亡、負傷、失蹤3,211,419人。空軍陣亡4,321人,毀機2,468駕。海軍艦艇全部損失。至於中共,與日軍直接作戰的只有百團大戰和協助國民黨的平型關戰役。

此外,壯烈犧牲在抗日戰場上的國民黨將軍就達200多位。他們身先士卒,率領國軍,與實力裝備遠遠強於自己的日軍面對面打起了一個個大仗、硬仗,導致日軍傷亡近一百萬,日軍在中國被打死的129名將軍中126人是被國民黨軍隊打死的。與之相對的是,不斷聲稱主導抗戰的中共,甚少有高級將領獻身沙場,僅有高敬亭和左權兩個將軍死於抗日戰場,但前者因「路線錯誤」被中共所殺,因此一直被封殺,而後者雖然一再被提及,但卻是故意求死。

是以,且不說毛直到1938年才在延安發表《論持久戰》演講,單從抗戰中國軍和共軍的表現,就足以證明中共吹噓的「毛澤東的持久戰理論、正確戰略策略指導了全中國的抗日戰爭」,真是狂妄無恥到了極點。

大概中共對自己的所為也是心知肚明,因此黨史和宣傳中每每提到抗戰,都要拿所謂的「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來說事,因為只有這兩次戰役還稍稍拿得出手。但即便是這兩次戰役,中共宣傳中也摻雜了不少謊言。

先說「平型關大捷」。據參加過平型關戰役的國軍十五軍軍長劉茂恩在回憶錄中記述,當時中共不過是協同參加左翼雁門關一帶作戰,因此在主戰場正面並沒有見到中共軍隊的影子。

據劉茂恩回憶,在日軍第五師團(板垣征四郎)主力進攻平型關及團城口(在平型關西三十二里)情況緊急時,林彪部潛藏在關右山區楊鎮,並沒有給國軍以支援。待到日軍進攻,國軍十五軍給以嚴厲打擊,第二營官兵均受傷,所幸第一營及時增援,予以夾擊,才把日軍打跑。

之後林彪獲知敵軍輜重隊四百多人,多數徒手,少數步槍,在蔡家峪落後,遂以「以大嚇小」的手法乘機出襲,虛幌一下就逃之夭夭,致使左翼雁門關戰場出現空檔。這導致日軍從北樓口以西72里處左翼大小石口、茹越口堡(在繁峙縣北六十里)突入,迂迴威脅平型關國軍的後方,使平型關戰役最終功敗垂成。因此,劉茂恩毫不客氣地稱共軍為「逃兵」。

然而,中共卻在戰報中稱,殲滅日軍1000餘人;而日軍的戰報寫的卻是:在蔡家峪,日軍亡167人,傷94人。劉茂恩將軍回憶錄中記載的是日軍死傷400多人。中共究竟在哪裡消滅了1000多日軍呢?很顯然,中共在誇大戰果。

更為可笑的是,1992年聶榮臻離世時,楊尚昆發表的悼詞中居然稱是聶指揮了平型關戰役,並取得了「中國抗戰以來的第一個大勝仗」。因為林彪的「政治錯誤」,中共的歷史也要被一再修改了。

不知是不是中共近年來也發現「平型關大捷」實在無法繼續撒謊,畢竟領導人都不清不楚,因此此次百年洗腦片中就隻字不提了,而是特意用一集來吹噓「百團大戰」。

百團大戰發生在1940年8月。當時正值國際形勢正在發生變化,駐守在在山西武鄉縣王家峪的八路軍,在沒有得到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或第二戰區的作戰命令和中共中央的批准下,由彭德懷主導發動、指揮了針對華北日本占領軍交通線、據點、封鎖溝為主的進攻戰役,投入了105個團,俗稱「百團大戰」。但這顯然不是一場大型的戰役或大型的會戰,與國民黨真刀真槍與日軍的會戰和大型戰役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洗腦片中稱,1940年8月20日開始至12月初,參加百團大戰的八路軍共大小作戰1824次,斃傷日軍20645人、偽軍5155人,俘虜日軍281人,偽軍1.8萬人,破壞鐵路470公里、公路1500餘公里,摧毀敵人大量碉堡和據點,繳獲大批槍炮和軍用物資。很顯然,這又是中共在誇大戰果。

旅美學者辛灝年先生指出,在如此大的戰役中,竟沒有一個中高級軍官傷亡的事實,都只能說明它「輝煌戰果」的真實性是需要考慮的。共產國際駐延安代表弗拉基米若夫也曾說過,「中共軍隊誇大戰果、以掩蓋準備內戰」。

事實上,實際戰果並非是如中共宣傳的那樣給予了日軍沉重的打擊,反而是日軍損失較小,中共損失不小,還引起了日軍的多次「掃蕩」,中共二三年來建立的所謂「抗戰根據地」幾被掃平。

「百團大戰」後,八路軍部分單位退守延安,參加「大生產運動」。在朱德的命令下,一二〇師三五九旅在旅長王震的率領下開赴南泥灣實行軍墾屯田,種植了大量鴉片,並賣到日統區和國統區,為中共的生存提供了資金保障。

可笑的是,中共一方面對外宣傳百團大戰,一方面對於百團大戰的「英雄」彭德懷卻一再批評。對此,洗腦片也承認,百團大戰後,毛迫於輿論給彭德懷發電報:「百團大戰真令人興奮,像這樣的戰鬥是否還可組織一兩次?」但不久就改變態度,嚴厲批評了百團大戰。抗戰後期,毛更是專門召開華北會議,批判彭德懷發動的百團大戰的錯誤。

到了1959年廬山會議,毛又重算彭德懷發動百團大戰的舊帳。毛稱「主動出擊日軍是幫了蔣介石。當時是共產黨、國民黨和日本人三國鼎立,我們就是要讓國民黨和日本人斗個你死我活,而我們從中發展壯大。一些同志認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占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

簡言之,毛不滿彭德懷的是過早暴露了中共已經得以擴張的軍事實力,而這讓人清楚地看到了中共到底是真抗日還是假抗日、真發展的邪惡面目。

而一再敢幹、敢言的彭德懷則在文革中被打倒和批鬥。1974年11月,罹患癌症的彭德懷悽慘死去,死時身邊沒有一個親人,他的遺體則化名王川被火化,而火化費也是從他少得可憐的「工資」中扣除的。

中共究竟是什麼貨色,從上述兩大謊言以及為其效命的彭德懷慘死,再次刷新了我們的認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