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中共病毒流行 當局早有預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8日訊】今天是4月27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亞利桑那州選票審計進入短兵相接,美國人口普查結果使多州國會席位改變,美國人也用腳投票,英國《每日郵報》披露文件首次證明武漢病毒所確和軍方合作。

英國《每日郵報》獲得文件,指中共9年前的國家自然基金會項目的兩個課題負責人為石正麗和軍方的曹務春,應是首次證明武漢病毒所和軍方的關係。是否為軍方生物武器一部分?2018年項目驗收已預測冠狀病毒爆發風險,不到兩年即驗證。

美國人口普查顯示有人口從藍州遷移到紅州的趨勢,分析加州和德州的人口變化,如何影響美國政治版圖。亞利桑那州選票審計是大選後第一次短兵相接的戰場。


英報披露的首個證據

英國《每日郵報》週六發表文章, 指他們獲得的文件表明中共至少在9年前發起了一項尋找新動物病毒以及涉及其傳染的生物學「暗物質」,所謂「暗物質」,應該就是還不為人知的病原體和致病機制。

這個項目負責人是院士徐建國,5個課題組的負責人分別是石正麗曹務春等人。此前確實有美國國務院和高官講話提到武漢病毒所是軍方生物武器研究開發的一部分,閻麗夢等人的序列分析則顯示中共病毒除刺突蛋白外基因序列和軍方南京軍區研究所發現,並公布的兩個舟山蝙蝠冠狀病毒高度相似。

英報披露的文件雖然沒有看到,但裡面談到的項目是2012年開始,顯然與公開發表的國家自然基金會2018年驗收的一個項目吻合。 項目驗收提到經過5年,時間也吻合。

項目中5個課題負責人有4個和這次中共病毒疫情有關,而證明武漢病毒所和軍方合作的兩個關鍵人物,石正麗和曹務春,曹是現職少將,軍事醫學科學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所長、病原微生物生物安全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軍隊生物安全專家委員會成員、國家衛生部反恐(生物)應急處置專家委員會委員。 所謂生物反恐,就是和發展生物武器有關了。他是派去接管武漢病毒所的團隊僅次於陳薇的負責人。

證明了什麼?石正麗和軍方在同一個項目下,這最起碼是合作。在中國有軍民合作,軍方不太可能完全脫離整體科學發展單獨搞項目。

這是否就是軍方生物武器發展的一部分?軍方發展生物武器,不一定要用生物武器的名義,而往往是用防禦的名義。以前軍科院專門有研究運動員避開藥物檢查提高運動成績的機構,名義上也是研究如何檢測運動員用藥的。

2018年1月19日項目驗收,提到該項目「前瞻性地提出我國存在潛在新發傳染病的風險,主要包括西尼羅病毒、寨卡病毒、SARS樣冠狀病毒、山羊無形體、艾爾博特埃希菌等的感染」。驗收不到兩年,中共病毒在課題組之一的武漢爆發,至今肆虐全球,而項目的題目就是「動物源病原體的發現及其對人類致病性研究」就不是巧合了。

如此看來,中共說爆發早期沒有準備,也沒有經驗,所以把樣本都銷毀了的說法是不成立的,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有意銷毀證據。

《每日郵報》還指出,石正麗團隊2019年9月把病毒樣本數據庫從網上刪除了。文章只說疫情爆發幾週前,現在分析,應該是秋天首先疫情在實驗室爆發的時候,提前銷毀證據。

如果是這麼大規模的研究,為什麼找不到直接證據。證據有人證、物證兩種,實際上這些機構都有人在美國留學,也有美國合作者,不可能一點都不透露。但直接參與者不會承認,因為面臨身敗名裂,而且還會被調查,知情者也不會承認,因為有利益,同樣面臨追責的問題。

其實我們已經看到過類似的情況了,如活摘器官罪行,參與者和知情者不在少數,為什麼沒人出頭?同樣的原因,圈內人不敢承認,承認就是反人類罪,個人要負刑事責任,圈外人缺證據。

證據夠不夠?納粹獵手西蒙是天才的建築師,人們說他可以把廢墟中散在的磚塊和建築材料重新構建出原始建築的樣子,就是把散在零星的證據拼出原來大屠殺的系統全貌,就這樣把一千多名納粹送上法庭。

但這是有前提的,即納粹已經戰敗,全世界都在追責,背後還有個強而不大的以色列撐腰。這些目前都不具備。當年一名猶太人發現了希特勒最後解決方案的主要執行者艾克曼隱姓埋名躲在阿根廷,報告給了西蒙,西蒙做了核實,報告給了摩薩德,從那時開始,摩薩德全面接管調查和處理,禁止平民介入以保證他們的安全。

最後結果都知道了,摩薩德將艾克曼從阿根廷綁架回以色列審判並判死刑。這是以色列審判的可能是唯一的納粹戰犯,因為紐倫堡審判時以色列還沒有呢。

美國人口從藍州遷移到紅州的趨勢

美國人口普查結果公布,由於人口變化,部分州減少國會議員席位,有的州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紐約州人口和國會議員席位持續減少,而過去幾十年最陽光最吸引移民的加州第一次因人口減少而減少議員席位。雖然總體看是鐵鏽州減少,陽光州增加,但換個角度,也可以是增加的多數是紅州,減少的多數是藍州。

尤其以加州和德州做比較。這兩個州都是土地和人口大州,也是人口互相遷移最多的州,過去十多年,加州人口持續向德州流動,主要是逃避加州的稅收和極左政策,這可以看作是美國式的用腳投票。很多初創公司在加州搞研發,因為加州技術力量集中,一旦有了產品,就搬家到德州去了。

因為開發靠投資,是不賺錢的,不用繳稅,有了產品盈利了,搬到德州沒有州稅。這使得政治上保守的實行小政府低稅收的州能吸引資金、人才和技術。而通過增加國會席位也能增加保守派的政治影響力。

然而也帶來另一面副作用,大量移民帶去的不僅是經濟好處,還帶來很多左派理念和選民,政治上使紅州開始變藍,所以現在很多德州人表示,歡迎來自加州移民,但希望把左派理念留在加州。

以前總有人說華人素質不好,既然用腳投票,不是試圖融入自己選擇的國家,而是要把美國改變成自己逃離的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其實美國人也這樣。這樣看來,把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比喻成人類的毒瘤是很有道理的。

中國人口普查結果延遲公布,人口減少需調整數據?現在似乎已經通過外媒開始放風了。 這個話題我們以後有機會再討論。

亞利桑那審計短兵相接。大選後,美國各紅州,或共和黨控制議會的州,開始各種亡羊補牢的立法行動,也有繼續發掘大選問題的努力,最典型的就是亞利桑那州。

亞利桑那州參議院宣布聘請4家獨立公司審計maricopa郡的210萬張選票,maricopa是亞利桑那州最大的一個郡,全州62%人口和首府鳳凰城都在這個郡裡。

上週五開始審計,該州民主黨以安全理由試圖拖延審計,法官同意了,但民主黨拒絕支付100萬美元的保證金,於是審計繼續。共和黨安裝了9個攝像頭每天24小時對公眾直播審計現場。

週日,該案的法官庫里以避嫌為由退出該案,已經任命了一位法官馬丁接任。該州民主黨正在竭盡全力阻止審計的繼續進行,出動了上百名律師。如果說大選後保守派正在聚集力量抗爭,亞利桑那就是第一個短兵相接的戰場。

庫里法官避嫌的理由是,審計公司的一位法律顧問在5年內曾經在他的辦公室工作。 但真實的理由不一定就是這個,相信他受到極大的壓力。

這樣原本週一的聽證就該到週二由新任法官馬丁舉行。民主黨反對的理由之一是領頭的審計公司老闆支持「停止竊選」運動。川普總統連發推文,批評州長不給審計提供必要或額外的安全保護,支持州參議院的審計並批評民主黨人試圖阻止審計的努力。

從全局看,雙方都把這次審計看得至關重要,因為審計結果將證明或否定關於大選過程選票和計票是否準確和合法。影響的不僅是亞利桑那一個州的結果,這個州拜登贏了1萬張選票。如果推翻,其它有爭議的搖擺州的選票也就有了質疑的充分理由。一方勢在必得,另一方嚴防死守也就不難理解了。當然,大家心裡都有數,真正反對審計的原因是什麼。如果心裡沒鬼怕什麼?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