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恐怖的三座橋 和三個最可怕的水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8日訊】世界上有這樣最恐怖的三座橋樑,還有三個最可怕水域。它們不是天然形成的世界之最,而是人為製造的人間之最。看看怎麼回事。

大橋之最之一,美國金門大橋

金門大橋始建於1933年,因為自殺率太高聞名遐邇,據說自從1937年大橋建成以來,70年間從金門大橋上跳海自殺者已超過千人,它因此被稱為死亡大橋。

第二座大橋之最,英國鬼橋

據傳說,這座橋會散發出奇怪的味道,會吸引動物主動靠近,但是動物靠近後,幾乎都瘋狂的跳橋、自殺至今600多條狗在此喪命了,因此當地人稱它為鬼橋。

第三座大橋之最,嘆息橋

嘆息橋建於17世紀的義大利,這座橋連接著總督府和恐怖的威尼斯監獄,這裡是押送犯人的必經之地。通道內的小窗子是犯人能夠最後看到外面世界的地方,因此人們稱它為嘆息橋。

這裡還有三個最可怕水域,看了也讓人噓唏。

第一個可怕的水域是芝塔龍河

印度尼西亞的芝塔龍河被稱為世界上最骯髒的河流,芝塔龍河源於萬隆以南山區、向西注入爪窪,全長272公里,曾經是一條清澈迷人的河流,是印尼重要的灌溉河流。

芝塔龍河也是當地500萬居民飲用水的來源,但是近30年的工業污染,讓這條河流變成了一條垃圾河。

河水變質,成堆的垃圾覆蓋在河流表面,很多居民因使用被污染的河水洗澡洗衣服而染上皮膚病,每天有數千家工廠將成噸的化學廢料傾倒在河裡,印尼政府曾多次清理治理過河道,但都以失敗告終。

因為在清理的同時,居民們依舊會往河中倒垃圾。

第二個可怕的水域,是中國的赤水河

赤水河和世界上眾多的河流都一樣,平時就是一條普通的河流,但是只要遇到下雨天,這條河的河水就會變成像血一樣的顏色,遠遠望去,就像血水在這條河流中流過。

原來在這條赤水河裡面,有一個紅石野谷,在野谷中有一幾米深的凹槽,凹槽裡全是鮮紅色的砂岩,經過漫長的時間後變得越來越松,一到下雨天,雨水就會將這些紅色岩沙衝掉一部分。

被衝掉的鹽砂流入赤水河中,就造成了河水變成血水的模樣。

第三個恐怖河流是卡拉恰伊湖

卡拉恰伊湖位於俄羅斯車裡雅賓斯克州,雖然稱之為湖泊,但如今,這裡已經被混凝土填成一塊平地。

神秘的核武器基地

上世紀40年代,蘇聯加快研製生產武器。於是,在1945-1948年期間多達4萬名囚犯和戰俘被派往烏拉爾南部,開始了馬雅克核工廠的秘密建設。

馬雅克核工廠佔地約90平方公里,大部分的員工都居住在這裡,考慮到安全問題,這裡被250平方千米的禁區包圍著。

核反應生產產生大量的廢料,而這些廢料又具有高強度的放射性,專門用於儲存廢料的地下存儲罐很快被用盡。因此大量的廢料直接排放在捷恰河中。當時河流沿線有多達40個村莊,總人口約28,000。對於其中的24個來說,捷恰河是主要的水源。

1951年,調查人員發現捷恰河沿岸的居民受到了嚴重的污染,又發現,河流下游一個村的輻射高達35-50毫戈瑞/小時,這意味著人們可以在不到一週的時間內獲得一生的外部輻射量。

當地村民們紛紛抱怨這項工程使他們出現了一系列疾病,更嚴重的是,有些小孩出生時患有先天性缺陷的概率是正常的三倍以上,很多嬰兒出生時沒有手跟腳。

1957年9月29日,裝有核廢料的地下大桶發生爆炸,產生了威力相當於75噸TNT的能量。約有70噸的放射性廢料被噴射到天空,形成了15000-2000平方千米的受污染面積。

在這次事故中,47萬人受到輻射。但蘇聯政府隱瞞了這一事故,並未在媒體上發布任何有關這件事的消息。30年後,一位俄羅斯生物學家在一篇文章中揭露了這起事故。

這起事故稱為吉什提姆災難。地下儲存罐爆炸後,工廠管理人員決定直接將廢料排放進距離馬雅克100公里的卡拉恰伊湖。於是,卡拉恰伊湖開始走上死亡之路。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