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竹:維權律師的先驅 正義者的榜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有位作家曾經寫過這樣一句話:「有些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些人死了他還或者。」

高智晟一個響噹噹的名字在中華大地閃爍著他的光芒。1996年高智晟正式進入到了律師的行業,開始了替弱勢群體維權的生涯。2001年他獲得了中國十佳律師榮譽和中國良心律師的美稱。美聯社稱其為「中國維權律師界的領軍人物」,滕彪等中國法律界人士稱他為「中國維權運動的先行者」、「中國全民維權意識覺醒的引領人」。

2004年底高智晟多次上書給中國政府高層,要求改變對法輪功等群體的非法處理手段,並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器官遭當局活摘指控的調查,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形容他是曼德拉和甘地的結合體,是「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師之一」。三度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2005年11月,高智晟與妻子公開宣佈退出共產黨。

2006年8月中共吊銷了高智晟營業執照,從那時開始高智晟就多次被中共「6.10」辦公室以黑社會手段騷擾、非法關押和「難以言表的酷刑」迫害。到2017年8月失蹤後至今。

2006年8月,高智晟到山東的姐姐家看望病危的姐夫。多名公安破門而入,高智晟被用黃膠帶纏住眼睛和嘴巴,套上黑頭套押回北京。

高智晟的姐姐也被抓到了當地的公安局,東營市公安局局長還親自向高的姐姐問話:「你為什麼要和你弟弟在一起?」姐姐回答:「你已經有答案,你知道他是我弟弟。」問:「你的弟弟已嚴重威脅到國家安全,為什麼還是要和他在一起?」姐姐回答:「一個赤手空拳的個人能嚴重地威脅到國家的安全,只能證明你們的政權是紙糊的。」

那麼中共為什麼要對一位享有如此有聲譽的律師下狠手呢?其中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他與法輪功掛上了鉤。

高智晟律師原本對法輪功不甚瞭解,然而當中共從1999年開始在中國全面迫害法輪功後,把法輪功推向了全世界的舞臺。面對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迫害和非人般的折磨,高律師從2004年開始關注和了解法輪功。

法輪功,一個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按照人類普世價值『真善忍』做好人,並且去病健身有奇效,對國家對人類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卻受到了中共如此不公正的打壓,實乃天大的冤屈。

作為一名獲得過眾多殊榮的維權正義律師,如果對法輪功這個弱勢群體遭受如此殘酷的迫害卻視而不見,那還配人權律師這個稱號嗎?

所以在2004年12月26日,高智晟開始代理並調查石家莊法輪功學員黃偉案。他在不斷的調查、瞭解、取證當中,使得他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他看到了法輪功學員不惜捨去自己的性命也要堅信師父,不放棄大法修煉的堅定信念,看到了法輪功學員面對殘酷的迫害至始至終表現出的是大善大認的胸懷,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對此高智晟對法輪功學員由衷的敬佩。

所以他在對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時,無論是遭到中共「6.10」、政法委、還是司法部門層層的幹擾都沒有讓他放棄。在司法得不到公正,正義得不到伸張的情況下,高智晟憑著做人的良知和律師的權利,給當時的中共最高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連續寫了三封公開信:2004年12月31日的《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國人民的關係》、2005年10月18日的《致給胡錦濤和溫家寶的公開信》、2005年12月12日的《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

在第三封信中高智晟這樣寫道:「此時此刻,我用顫抖著的心、顫抖著的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者六年來的慘烈境遇,在這次令人難以置信的野蠻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針對自己的人民毫無人性的殘暴記錄中,其最持久地震盪著我的靈魂的不道德行為記錄,即是『6.10』人員及警員的、完全程式化的幾無例外地針對我們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擊的下流行徑!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幾乎所有的被迫害者,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們還尚存一絲體熱的民族成員誰還有條件在這樣的真實面前沉默下去!?」

在二萬多字的第三封公開信中,高律師敘述了近二十名法輪功信仰者所遭受的酷刑、虐殺以及駭人聽聞的各種摧殘。如長春的王守慧和劉博揚母子2005年10月28日被警察非法抓捕後,兩週之內母子雙雙被折磨致死;2002年長春當局瘋狂報復長春電視插播時,大學畢業生劉海波被扒光衣服跪著,警察用最長的電棍從肛門一直插進去電到他的五臟,劉當場被電死……還有被高智晟稱為「老虎凳上的聖賢」的王玉環的遭遇等。幾年後,王玉環被勞教所折磨致死。

當然還不光是這三封信,在2006年3月蘇家屯事件(是由中共利用權力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謀利的一起大規模事件。)曝光後,高智晟公開表示參與調查事件真相。自2006年6月起,加拿大前亞太司長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持續要求進入中國大陸進行獨立調查,但遭中國政府拒絕。高智晟為促成調查,主動自北京發邀請函。

大家想一想,中共的這些所作所為,犯下的是人類有史以來,這個星球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罪惡。用罪惡滔天、罪大惡極都無法形容啊!如果這些罪惡一旦曝光,那些有善念、有正義感的人們就會唾棄它、遠離它。如今我們可以看到,全世界許許多多的正義國家和正義人士紛紛站出來譴責中共、抵制中共、遠離中共和圍剿中共;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世人瞭解了法輪功,在支持著法輪功。這些正義力量的出現於法輪功學員22年來頂著常人無法承受的壓力,堅持不懈的講真相反迫害是分不開的;跟高智晟一樣的正義人士的努力付出也是分不開的。

這就是中共為什麼要對高智晟下狠手的原因。當然作為律師高智晟豈能不知中共的邪惡?所以他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早已想到了後果,把自己的生死也置之於度外。高智晟講到:「用我這輩子拯救我下輩子」。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在《大紀元時報》發表公開退黨,「從即日起宣佈退出中國共產黨"。他把12月13號宣佈三退日稱為他「人生中最自豪的一天。」

2006年8月從中共吊銷高智晟營業執照開始,一直到今天中共對高智晟進行了殘酷的迫害。2017年8月高智晟突然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2014年8月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希望有一天能跟丈夫一起生活,但若高智晟選擇留在中國繼續(維權)戰鬥,她將支持他。她還說,「我們(一家人)因為我丈夫的工作而做出巨大犧牲。…但是他絕對沒有做錯任何事。」

雖然中共讓一個高智晟消聲了,但是千萬個高智晟又起來了。如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仍未罷手,但全國敢於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律師越來越多。舉個例子:由於我不放棄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2015年中共再次將我非法關押,家人為我聘請了兩位律師作無罪辯護,我跟律師在交流中談到了高智晟,那位律師興奮的說道:高智晟是我們律師界的驕傲,是我們的前輩也是我們學習的榜樣,我們會為此而繼續奮鬥。

是啊,高智晟雖然現在不能發聲了,但是他的精神已經留在了人間。只要我們的良知尚存,正義還在,就會繼承這個精神,就會繼續戰鬥下去,讓中共膽寒!別看中共表面上氣勢洶洶,不可一世,其實它在正義者面前是非常膽小、害怕的。中共在2015年把我從看守所押送到法院開庭時,許多人都見證了中共對迫害好人有多麼的害怕。我們經歷過或聽說過的朋友都知道,中國的看守所要送嫌疑人去開庭,至少是三人以上,並且也就一輛警車押送。而我開庭的那一天,法院來了幾十個全副武裝的法警,並且動用了六輛警車押送我一個人。最前後是兩輛摩托車開道,後面是兩輛轎車,中間是兩輛依維柯警車。警笛長鳴呼嘯般開往法院,在法院的門口我還看到有許多法警在阻擋著人群觀看。

當把我送回看守所時仍然是那一套。看守所的警察很疑惑,問我:你是乾什麼的?犯的是什麼罪?為什麼會來那麼多人,那麼多車?因為看守所的警察也很少見過這種場面。我就告訴他:我就是一名普通的法輪功修煉者,我沒有犯罪,我是被中共迫害的。中共迫害好人它就會心虛、害怕的。

如今在中國有越來越多的正義之士,敢於站出來,敢於跟中共說不!這是一股不可小覷的正義力量。朋友們,為了我們自己未來的命運,為了中華民族,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希望有更多的正義者加入到這股力量中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