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為何要區分「中共病毒」與「中國病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之不同於「中共」,乃是一個再明白不過的事實,乃是一個常識。中國上下五千年,多次朝代更迭,無論哪個王朝、政權,只要喪失了合法性,都得垮台。這是誰也改變不了的歷史鐵律,於中共亦然。

但是,中共卻欲保自己的江山萬年坐下去,哪怕洪水滔天。它的套路之一,就是公然宣稱「中共」就是「中國」,誰要說中共的錯誤,誰就是「反華」。中共挑戰「中國不等於中共」這個事實與常識,其實是在侮辱每一個人的智商,挑釁每一個國家的底線。

請以當今這場二戰以來最大的全球危機——大瘟疫——為例。

2019年末武漢開始爆發的大瘟疫,橫掃世界,至今猶烈。這大瘟疫從何而來,又何以能夠肆虐全球?這關係到今天每一個人的生命安全,每一個人、每一個國家都有權力提出疑問,要求獨立、公開、公正的科學調查。

尤其因為,中共故意隱瞞疫情、封鎖真相(「李文亮事件」就是一個鐵證),以及世界衛生組織(WHO)為中共背書(2020年1月23日武漢突然封城,世衛當日竟推遲宣布這次疫情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遲至3月11日才宣布「全球大流行」)。

各國人民的憤怒是不言而喻的。這就是為什麼2020年5月19日在成立以來首次通過網絡召開的世界衛生大會(WHA)上,近二百個世界衛生組織成員國能夠以協商方式通過一項決議案,對這場疫情的國際性應對進行「公正、獨立和全面的評估」,其中包括「世衛組織的行動以及新冠病毒流行的時間表」。

就在這次大會上,中共承諾提供20億美元疫情援助,一方面是為安撫各國,另一方面是為爭取全球抗疫領導權。會場之外,中共又對率先提出並堅決要求獨立調查的澳大利亞實施經濟制裁(在過去十年,中國一直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如今在它的出口總額當中約占1/3)。

同時,中共還幹著一件最愚蠢的事,就是不停甩鍋,從意大利、法國、美國、印度到三文魚、冷鏈食品,等等。尤其,2020年3月12日,中共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文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面對這種侮辱,川普(特朗普)總統強烈反擊。3月16日晚間,在發推談到武漢肺炎時,川普首次使用了「中國(中共)病毒」(Chinese Virus)的說法。17日,川普在白宮明確表示,「中國推出不實的消息,說我們的軍隊把這個(病毒)傳給他們,這是不實的。我決定,無須爭論,我只須按照它的來源稱呼它。病毒是從中國傳來的。」「我們的軍隊沒有傳給任何人。」19日,川普再次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他的講稿被記者拍下,照片中的稿件上的「新冠病毒」字樣被劃掉,寫上了「中國病毒」。這就使武漢肺炎在世界上被廣泛稱為「中國病毒」了。

川普總統的強烈反擊是有原因的。因為中共稱自(2020年)1月3日起即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習近平在通話中也告訴川普中國疫情受到控制。雖然,中共一再拒絕美國專家來華協助抗疫;雖然,武漢封城前已有500萬武漢人在「春運」中流向全國,其中6萬人來到世界各國(這是全球疫情泛濫的最直接原因);但是,川普仍然還相信習近平,曾經多次稱讚中國對疫情控制得宜。

事實證明,美國又一次上當了。川普政府雖然於2020年1月31日宣布,美國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除了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直系親屬外,在過去14天內到過中國的外國公民將被拒絕入境美國(荒唐的是,中共和世衛都對此予以批評)。但是,疫情在美國蔓延得已不可收拾。川普被迫於3月13日宣布「國家緊急狀態」。

這對川普政府是個極其慘痛的教訓,徹底認識到了中共騙術的毫無底線。根據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一項研究,如果中國境內能提早一週、兩週、三週採取防疫措施,全球確診病例將可分別減少66%、86%、95%。因此,瘟疫之所以肆虐中國、美國與世界,中共是罪魁禍首。

所以,川普總統在其任期的最後一年,多次稱武漢肺炎為「中國病毒」(他在告別演講中還談到「我們和整個世界就遭到了中國病毒的襲擊」,「中國病毒」影響了原本美國活躍的經濟,「迫使我們朝不同的方向發展」)。

當然,他也多次申明,不應將疫情怪罪在亞裔美國人頭上,例如2020年3月25日他說「他們是極好的人,病毒的傳播絲毫不是他們的錯」。

川普總統稱「中國病毒」有他一定的道理。但是,畢竟中國也是這場瘟疫的受害者,畢竟竊取中國的中共才是這場災難的元凶,為了準確起見、為了點明實質、為了避免歧義,大紀元等媒體提出並倡導,叫「中共病毒」(而非「中國病毒」)更準確。

的確,叫「中共病毒」,是因該病毒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更因中共掩蓋疫情導致病毒向全世界擴散,並造成全球大流行。

大紀元「中共病毒」的命名,受到廣泛支持和強烈響應。例如,2020年3月19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希‧羅金(Josh Rogin)發表文章稱,針對目前的瘟疫,不要指責中國人民,而應指責中共。中國人民是這個故事中的英雄。中國醫生、研究人員和記者冒著生命危險,甚至面對死亡對抗病毒和警告世界。但中國人也是中共嚴厲措施的受害者,中共這些措施造成了巨大的額外痛苦。

他說,「我們都必須具體地指責中共的行為。正是中共在病毒爆發後隱瞞了數週,壓制了醫生(言論)、監禁了記者、阻礙了科學(研究)——最引人注目的是,關閉了第一個公開發布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基因組序列的上海實驗室。」他並提醒西方決不能幫助和慫恿中共煽動美國的內部分裂和散布虛假信息。

又如,2020年3月26日,《寒冬》雜誌主任、意大利記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在意大利自由黨報《Rete Liberale》上發文稱,「不要稱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要稱中共病毒(CCP virus)」。他督促人們要區分中國人與中共,該受譴責的對象是中共。

又如,2020年3月18日,英文大紀元刊發題為「給這次席捲全球的流行性病毒一個正確稱謂」的社論文章,建議公眾使用更準確的名稱「中共病毒」(CCP Virus),以代替新型冠狀病毒或武漢肺炎,受到各界廣泛好評。從週三(18日)發出到週五(20日)午間,該文被讀者轉發2,700次,收到三百多條正面評論。

同日,英文新唐人電視台的節目「中國聚焦」(NTD China in focus)也談及中共病毒的新命名,到週五(20日)午間,該視頻在YouTube上有十萬人點擊,獲得2,400個點讚、近千個評論,很多觀眾都贊成中共病毒的說法,還有的說以後也要跟著叫中共病毒。

又如,#CCPVirus成為社交媒體推特上的一個熱門標籤(Hashtag);2020年3月20日,白宮請願網站新增一項請願,「讓我們開始叫新型冠狀病毒為中共病毒」,等等等等。

從「中共病毒」命名所受到的廣泛支持和強烈響應,我們看到了一個強大的民意和一個確鑿的事實:中共不等於中國。

中共綁架了中國,但是,中共的罪惡只能由它自己承擔,絕不能甩鍋到中國。當然,中共之統治中國,的確是中國的最大恥辱。事實上,中國人正在勇敢地、堅定地、持續地洗刷著這個恥辱,最突出的事例是,自2004年底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氣勢磅礴的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的「三退大潮」席捲中華,迄今超過三億七千萬人公開聲明「三退」。

這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正在覺醒,這是一個創造燦爛文明的民族正在新生,這是一個飽經風霜的民族正在戰鬥,這是一個嘗盡恥辱的民族正在鳳凰涅槃。

大紀元力排眾議,堅定地將這次大瘟疫命名為「中共病毒」,實在是在捍衛著中國的尊嚴、洗涮著中國的恥辱,但願所有的中國人不為噪音所干擾,都來為此鼓而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