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錢友雲累計冤獄十年 釋放前夕又被劫持入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9日訊】武漢市江夏區糧食局飼料公司職工、法輪功學員錢友雲,因信仰長期遭受中共殘酷迫害,多次被綁架關押、洗腦,被非法勞教一次一年半,非法判刑三次九年,累計冤獄十年半。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本應是錢友雲冤獄結束日。但就在釋放的前幾天,錢友雲女士又被劫持到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錢友雲,一九六五年六月八日出生於武漢市洪山區,原武漢市江夏區糧食局飼料公司職工。在修煉法輪功之前,錢友雲一直遭受家傳支氣管哮喘之苦,幾十年病魔纏身;加上嗜賭打麻將不顧家,家中矛盾不斷。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錢友雲有緣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不長時間,身上的多種疾病不知不覺消失了,還戒掉了打麻將等許多不好的壞習慣,心態變得平和了,思想境界都在同化 「真、善、忍」的過程中不斷的往上昇華著。

法輪功改變了錢友雲,她主動的承擔了幾乎所有的家務,家庭變得和睦。周圍的親人和同事被錢友雲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變化所震撼,親人紛紛也走入法輪功修煉並受益,有的親人扔掉了拐杖,能自己走去煉功點;有的親人戒除了賭癮,回歸家庭。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二十二年中,錢友雲長期遭受殘酷迫害,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洗腦班四次,非法勞教一次一年半,非法判刑三次九年,累計冤獄十年半。她經受了人們難以想像的折磨與苦難:長達數天的連續吊銬;每天二十四小時的包夾強制洗腦;長達半年的每天長時間罰站;多人圍攻暴力毆打;長時間不讓睡覺的「熬鷹」;野蠻灌食以及不間斷的謾罵羞辱、人身攻擊等。出獄後又遭扣發退休工資的經濟迫害。這種迫害對她來講仍在繼續。

一、進京上訪後被非法判刑三年

錢友雲,一九九九年年底兩次進京上訪並且在互聯網上簽名呼籲國際輿論制止中國政府迫害法輪功後,遭江夏區公安分局一科科長胡新華、主管王國良綁架、刑訊逼供,後被非法關押市婦教所、市第一看守所。在武漢婦教所,十二月份的大冬天,衣服及鞋脫光,穿著秋衣秋褲,綁著手、腳,錢友雲被按倒在地上三個多小時,後來光著腳站在豬欄的水泥地上,用冷水往腳上澆,並用透明膠封著嘴。

受盡非人折磨虐待後,錢友雲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在武漢女子監獄關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錢友雲入獄後被下到噴織監分區,第三天開始,在刺骨寒風中罰站半年。第三天,分監區指導員馬啟梅就對錢友雲說:「今天只有兩樣你可選擇:一是放棄法輪功,認罪伏法;一是罰站,直到想通了為止。」錢友雲說:「兩樣我都不選擇。」馬啟梅氣急敗壞地逼迫她在寒風刺骨的隆冬,穿著薄薄的毛衣站在過道的風口上,就這樣一站就是恐怖的半年時間。每天臉被寒風刮得像紅紙,腿腳腫得像豬肝,兩腳疼得不能挨地。

此外,惡警還指使犯人經常打、罵、踢她。以至於最後她被整得全身失去了平衡和控制,吃飯時常常連人帶碗摔倒在地上,上廁所時又摔倒在便坑旁,還反遭惡警及犯人的嘲笑和羞辱。因不放棄自己的信仰,錢友雲還被惡警關進「反省監號」長達16天。

二、被綁架到洗腦班折磨

二零零三年一月,錢友雲冤獄三年回家,三月份被惡人強行綁架到江夏區五里界洗腦班。

一進洗腦班,惡人就圍攻她,連續九天強制不讓睡覺,逼她簽字,寫誣蔑材料,不寫就打耳光、抓頭髮,特別是第九天,區分局一科王國良、610辦公室的政法委副書記楊家煜,突然召集各部門人開會,不一會這些人一下圍著她,法院的黃改走上來,朝她臉部猛打不停,直到他打累了,手打疼了,旁邊的人有點看不下去,把他拉開,他還大罵不停並狂叫:「老子就是壞人,就是要打你。」說著朝她下身猛一腳踢來,錢的眼睛被打得青紫紅腫很大,無法睜開,腳腫得不能穿鞋子,身上都是傷。

二零零三年五月,錢友雲從江夏區五里界洗腦班成功走脫。

三、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錢友雲在江夏區大橋鎮發傳單時再次被綁架,二零零四年元月十四日,錢友雲被區「六一零」非法勞教一年半,被劫持到武漢市何灣勞教所女子六隊非法關押。

一入勞教所她就遭罰站三天,吊銬四天,三人輪流看守不讓她睡覺。錢友雲絕食抵制迫害,惡徒又強制野蠻灌食。由於長期遭受迫害,導致錢友雲長期頭疼,雙腳嚴重受損,大便不正常,月經未來,疼痛難忍。

四、再次被綁架到洗腦班折磨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錢友雲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期滿,因拒絕「轉化」被江夏區「六一零」綁架到武昌楊園洗腦班。大熱天(39度)她被銬在窗上不鬆銬,(房子面西)被曬太陽,晚上開窗讓蚊蟲叮咬,幾十天不讓洗澡換衣,並毫無人性,不讓她吃飽飯,更有甚者慘無人道的要她將小便解在褲子裏,順腿流在地上。

長時間的飢餓,加上非人的折磨,致使錢有雲的雙腿腫粗如水桶,往外淌水,看管她的人中有三人(據說是江下區糧食局單位指派的兩位年輕的,一位年長的),那位年長者(負責餵飯)由於良心的發現將一條秋褲墊在錢友雲腳下,被610人員強行拿走,並遭訓斥。

錢友雲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惡人還是沒有達到「轉化」她的目的。而這種非人的折磨虐待還在繼續。惡人又將她劫持到當時武漢市最邪惡的江岸區諶磯洗腦班,對她繼續實施非人的折磨。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武漢市江夏區錢有雲、楊淑芳倆位法輪功學員,在湖北省十堰市為營救被十堰市「六一零」劫持的法輪功學員遭綁架,先關押在十堰當地,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被劫持到湖北省板橋洗腦班繼續迫害。

五、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錢友雲在家中被警察綁架。此前,錢友雲在家中被企圖綁架她的警察圍困、蹲坑,她從自家樓上窗口離開時,不慎摔下,在渾身血傷的情況逃離魔掌。

流離失所半年後,錢友雲回到家,僅半個月,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在家中被警察綁架,在派出所被國保逼供了一天一夜,又被拖到二支溝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轉入看守所非法關押。之後被中共邪黨非法判四年,被劫持在武漢女子監獄關押。

在武漢女子監獄,錢友雲被 強迫寫「三書」(悔過書、揭批書、決裂書),她不服從。就從早到晚對她謾罵和人身攻擊;不讓喝水和上廁所;還多次抓著頭髮打、踢,頭髮一掉一大把;如果疼得大喊,就使勁的把襪子塞進她的嘴裏,弄得嘴上直淌血。將雙腿跪在錢友雲的肋骨上壓著她差點窒息;強迫重複「老虎凳」的抬高腿的動作,還不斷加高度;在上廁所時候瘋狂暴打;長期的身心折磨,錢有雲的精神狀態很差,癡癡傻傻,骨瘦如柴,肋骨從受傷後一直疼,持續了一年多,咳嗽都難受;兩腿上全是被踢傷的硬塊,沒有一處是正常的。即使如此,監獄要強制她進車間做任務,任務多得經常是累死累活也完不成。

被關監獄的兩年,錢友雲被強制長時間罰站,毆打,不讓睡覺。導致她全身浮腫,腿部受傷嚴重,子宮嚴重脫落。身體被迫害不能行走。監獄方要錢有雲去醫院做手術摘除子宮。錢有雲在去醫院和手術後躺在病床上還沒醒都被戴上了手銬腳鐐。手術用了六個小時。第兩天監獄方就再三催促辦出院手續,第三天一早急忙劫回監獄。錢有雲的手術費是丈夫從家裏拿去的,監獄說這筆費用都必須自己出,總共是一萬八千六百多,另外還有車費五百,醫院開的收據也不給,藉口說監獄要做賬。

六、強加經濟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錢有雲四年冤獄結束回到家,家中丈夫剛做完心臟搭橋手術,生計艱難。雪上加霜的是在二零一九年二月底,錢有雲和丈夫在家接到社保局的電話,電話中告知讓錢有雲把她被關押期間已發放的退休工資全部退還給人社局的銀行賬號。如果不返還,就要從三月份開始停發她的工資直到扣完在押期間領取的工資金額總數為止。這強加的經濟迫害一下子讓剛步入恢復期的家庭又蒙上了陰影。

七、第三次被非法判刑冤獄二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剛走出冤獄不久的錢友雲和孫足英,為了讓民眾明白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兩人結伴在江夏區體育館向人講真相,被江夏區紙坊派出所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人又被武漢市洪山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錢有雲、孫足英本應於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三日結束冤獄回家。二十三日早上八點半,孫足英女兒在武漢市東西湖第一女子看守所接到了孫足英。據孫足英講,錢友雲大約幾天前,被轉到了武漢市漢口寶豐路女子監獄關押。

二十二年中,四次冤獄十年半,錢友雲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而對她的關押迫害還在繼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武漢錢友雲女士冤獄結束前夕又被劫持入獄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