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左派法官馬丁拒絕民主黨申訴 審計繼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30日訊】【今日點擊】(4072-2)

提要
左派法官馬丁拒絕民主黨申訴 審計繼續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亞利桑那馬里科帕縣的這個審計,出現了歷史性的一幕,歷史性的一幕。在昨天的庭審,過堂庭審的過程中,民主黨的這個法官馬丁,在幾乎所有人不看好的情況下,就是保守勢力認為這事麻煩的情況下,在昨天的經過了一個半小時,將近兩個小時庭審的過程,他最終的結論是審計繼續進行,審計繼續進行。這是當時,消息大概在昨天下午的兩點多,不到三點披露出來,大家就非常吃驚了,大家非常吃驚,這是沒想到的。後來到了傍晚的時候,川普就發了一個聲明,稱這是一個,他是一個令人尊重的,令人敬佩,令人尊重的法官,做出了一個歷史性的決定。

我相信,我看川普的那個聲明的時候,我相信對於他同樣是很意外的。因為他想像不出來當時的狀況,怎麼會一個民主黨的法官,出現了一個逆反的狀態。川普也提到說有一百多名律師,民主黨人瘋狂,派了一百多名律師要去阻止這件事情,代表著這件事情背後的內涵,就是代表著亞利桑那州的審計,可能會給美國大選,美國這次大選,以及美國歷史帶來重新的,完全重新撰寫的概念。將給美國社會乃至人類社會,留下了一個里程碑,這是這麼回事。因為川普自己也講說,我知道他們為什麼,那他們也知道為什麼,全世界人都知道為什麼。但是裡面很有趣的是,川普對於一個民主黨的法官馬丁,做出了有利於共和黨或者保守派,以及這次大選的一種結論的話是非常驚訝。

左派法官馬丁拒絕民主黨申訴 審計繼續

馬丁在當時做出決定的時候,他是那麼陳述的,他說民主黨人提出的一些證據、條款,和某些專家的證詞,以及某些宣誓書,宣誓書是證人嘛,某些宣誓書所提供的證人的證詞,但所有證詞都不能作為一個實際的,就是事實的證據,不能成為一個事實的證據,而促成我做出決定,終止暫停這一次審計的本身。因為審計的本身,他說民主黨提出的條件,說是對選舉法的一種迫害,對選民的有關個人的安全是一種破壞,那對選舉的公正性是一種破壞。所以馬丁以這樣的結論,直接反駁了民主黨人提出的終止,即刻終止停止這一次的審計。所以這個結果,就我個人來講,在某種程度上我完全能理解,我個人覺得完全能理解。

我們在探討這個內容的時候,我們在過去的兩天裡,從上週開始審計之後,其實今日點擊當中都談到了。但是我強調了,造成了更換法官是審計者自己造成的,是參議院聘請的審計公司,網絡忍者自己的所作所為造成了這一幕,所以我們就講說要聽天由命。結果選來了新的法官呢,是一個純左派的法官,民主黨人上來的。他1992年出道,出道時的律師行,就是現在的代表民主黨人,在亞利桑那州告到他法庭的,也就是說是他現在的原告,民主黨的原告是他的原東家,是他的出道時的東家。而在2007年,14年前,他被選為馬里科帕縣的高級法官,高等法院的大法官的時候是奧巴馬的人,後來是奧巴馬政府當中的,國土安全部的部長,是由這個州長選的,但是那是14年前。

我們節目中講過了,說14年變化,第一個。第二個,包括這個人,對很多民主黨,就是當他馬丁出現在人們的視野當中的時候,會發現沒有人了解他,沒有人知道他。那他做了本縣的高等法院的大法官,做了14年,卻沒有人了解他,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背景。說明他在民主黨當中,他有他自己獨立的思考。如果按照原來中共的說法,他不是被民主黨真正培養的對象,這是一個客觀的條件,我們在節目中也跟大家分享了。然後這裡面就出現了一個,為什麼會出現他昨天的判決,卻成為了歷史性的判決,讓川普高興得不亦樂乎,我以為這是神蹟。

在他判決出來之後,在推特上是馬里科帕縣的,審計的那個推特帳號最先披露出來的。它很簡單,它說高等法院的法官馬丁做出了決定,DQ掉民主黨人的申訴,所以審計持續進行。我當時看到那個推文,是它發出來15分鐘之後。那大概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之內,裡面的留言,充滿的留言就是感謝神,大家都稱它為神蹟,那這是神蹟。人們通常感觸的,大家稱它為神蹟,是因為大家覺得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事,但真正的發生了。那我個人也稱它為神蹟,在我能理解的意思,其實是指馬丁的本身,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在做出決定的時候,他的靈魂的一面,人性的、心性的一面,被某種正的因素、正的力量所控制、所影響,從而使得,即使他是民主黨人,也會把那些利益層面的東西,與真相層面的東西,做出了一個正確的判斷。

而馬丁在後來的聲明當中,提出了一些附加條件。他的附加條件,就是關係到,關係到這次選票本身的公開性,審計的本身的公開性。截止到現在,幾乎沒有任何人去知道有關審計內容本身,它的方式、方法、手段,它的目的,那為什麼可以這麼做?原因是亞利桑那州的參議院做出的決定,進行審計。而參議院是立法機構,參議院在憲法當中擁有特權,在處理與選票相關事宜當中,它擁有這樣的特權。它沒有必要,就是它沒有責任向公眾去公開它任何的做法。而網絡忍者是受雇於參議院,他是為參議院進行服務的。在他的服務的背景之下,他採取的任何手段,都是與他公司的商業機密相關。

因為他的手段,如果能夠驗出,佐證了這一次大選的真相的話,那他是佼佼者,對吧。他的手段就有商業機密,那是花錢雇人家的,所以是這麼一個前後的條款。馬丁法官不太接受說,那這一次事關到選舉人的,210萬選舉人的公開性跟它的透明性,所以他認為,做為這個,做為這個審計者,在今天中午12點之前,12點之前大概,要做出決定,要嘛你就上訴,要嘛你就必須把你相關的內容,把你相關的做法,要向,他說是要向法庭公開。那向法庭公開,就包括了原告方的律師,有條件接受到它的具體的審計的方式。那另外一個,要求他們要跟現在的州務卿的辦公室保持公開的聯繫,要把信息公開,而州務卿是索羅斯的人。

而現在的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個原告方,如果他拿到一些網絡忍者的一些具體操作辦法的話,他們會出於法律上的理由進行攻擊。除此之外,要允許記者能夠以觀察員的身份,近距離的觀察。那同樣這是網絡忍者不接受的,說這樣的話會在這種左派媒體勢力的背景之下,會帶來沒有必要的巨大的干擾,他是講媒體了,所以這是爭執的焦點。那馬丁法官並沒有放棄,所以馬丁法官就提到說,要不然你中午之前上訴,要不然你得執行我的命令。在我做這集節目的時候,我們沒有聽到,還沒有聽到參議院本身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這由參議院的議長做出決定,他們要從司法的角度,要從持續完成這一次審計的角度,去思考他們的決定。那到現在應該講是比較天意的,是比較相當大的成功的。

那好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