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日本2021版外交藍皮書與對華戰略轉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27日,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在內閣會議發表2021版《外交藍皮書》,點名北京軍事擴張。這再次引發中共跳腳,稱已通過外交渠道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

我們先來看看藍皮書說了什麼。

藍皮書稱中日關係為最重要雙邊關係之一,但著重指出,在缺乏透明情況下,中共擴大軍事能力(過去30年間軍事支出增加44倍),增加在東海、南海軍事活動,為改變亞洲水域單方行動與日俱增,對該地區和國際社會構成「強烈關切」(strong concerns),措辭強於去年報告的「共同關切」(common concerns)。

藍皮書首度提到,中共公務船在釣魚島周遭的活動是「違反國際法」;對中共允許動武的《海警法》有「深刻的疑慮」。對於去年幾乎完全沒有觸及的新疆的維族人權問題,今年也明確對此有「深刻的疑慮」;對中共以《港區國安法》強化管控香港,「包含日本在內的國際社會多次表達重大的疑慮」。

為因應中共的軍事擴張,藍皮書指日美同盟繼續成為日本外交和安全政策的基石,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具重要性;首度對「美中關係」新設條目論述。藍皮書還介紹了菅義偉和拜登的首腦會談,強調成果稱「就繼續加強日美同盟達成了共識」;強調日本與美、澳、印度「四方安全對話」(Quad)構想已獲國際支持,日本透過雙邊和多邊對話,尋求更多國家合作。

上述敘論,表明了日本對中共的深刻「憂慮」。但另一方面,中共的氣勢洶洶,又使日本頗有顧忌,這主要表現為兩點。

其一,台灣問題。藍皮書延續去年立場,繼續稱「台灣是重要夥伴與朋友」(直到2012年止均稱台灣為「重要地區」,2013年改為「重要的夥伴」,2015年加上「共有基本價值」、「重要的朋友」等文字),強調日本政府一貫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加WHA(去年首度提及,但只有2句話,今年對此事敘述則大幅增加)。但是,如下兩件事藍皮書卻避而不提:第一,4月16日美日峰會聯合聲明中提到的「台灣海峽和平與安定的重要性」;第二,中共在台海不斷升級的軍事脅迫。

其二,習近平以國賓身分訪日問題。2018年10月,安倍晉三訪華,這是八年來日本首相首次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中日關係破冰。習近平原訂2020年回訪,但因疫情延期,何時訪日尚無定論。菅義偉接任之初與習通話未提及此話題,此次藍皮書稱「還不到討論具體時程的階段」。

對中共的又「憂慮」、又顧忌,表明日本對華戰略轉變仍在進行中。

本來,1995年以來,中日摩擦不斷,「政冷經熱」;但2012年起,以安倍晉三再次出任首相與習近平上台為契機,日中關係再度調整。安倍對華戰略,一方面以「價值觀外交」為基礎,強化日美基軸,強調「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另一方面,有意「戰略自主」,在美中之間尋求平衡,以求使日本處於有利位置。中共的對日戰略,也是「兩手」,一方面因有求於日本,強調中日經濟合作,另一方面也藉機不時敲打日本。再加上美國川普(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戰略大轉變等等因素,這樣才有了最近幾年的日中關係改善。

然而,日中關係改善的勢頭,因2020年大瘟疫而被逆轉了。疫情之初,日本援華物資上書寫的「山川異域,風月同天」,感動了多少人啊!但是,中共隱瞞疫情、編造數據、甩鍋它國的邪惡行徑,不斷被揭露出來;而且,日本也因相信中共而遭瘟疫重創,東京奧運被迫延期;同時,中共「以疫謀霸」,大肆進行軍事擴張,挑戰國際秩序,中美開打新冷戰。主要是這三方面因素,日本政府對中共的認知被深深撼動,大概從2020年5月起,對華戰略再次開始進行深度調整。

日本對華戰略轉變,很快在具體政策上表現出來了。例如,日本加強與「五眼聯盟」情報合作,甚至申請加入「五眼聯盟」。對此,中共恨得咬牙切齒,《環球時報》的社論威嚇道,「日方如果順著加入『五眼聯盟』的思路往前走,讓自己跳出中日關係的構架,成為美國所謂對華『新冷戰』的亞太排頭兵,那麼它將成為中國周邊第一個這樣的國家。中國人民決不會接受日本這樣做,什麼靖國神社,什麼釣魚島、教科書之爭,它們加在一起也抵不了日本對這個角色的扮演,那將鑄成中日社會之間新的深仇大恨。」

又如,日本強化「經濟安保」,擬制定國家戰略保護尖端技術,對中共的針對性不言而喻。據日本《讀賣新聞》1月4日報導,4月以後,日本國家安全保障會議將開始討論新戰略,預計新戰略大致有5個核心內容:一是保護和培育較為敏感的科學技術,二是保護領海和專屬經濟區內的海洋權益,三是採取措施應對5G通信網絡鋪開和網絡攻擊,四是貿易出口管控和對日投資對策,五是與外國在基礎設施建設領域開展合作。

又如,4月27日,日本政府綜合創新戰略推進會議決定了一項基本方針,規定研究人員在接受國家資助時,有義務報告來自外國的資金合作。之前,據Nature News 2020年8月4日報導,日本將對國際學生和研究人員的簽證申請進行更徹底的審查,同時未披露與外國關係的日本高校可能因此失去資助。再往前溯,2019年7月,日本內閣通過《綜合創新戰略2020》,旨在防止與國家安全有關的敏感研究和技術外流,比如量子計算、人工智能和半導體製造。該戰略還建議政府機構考慮停止向未申報海外收入的機構提供資金。儘管這一戰略沒有點名任何國家,但該國有研究人員稱,政府最擔心的是中共機構的活動。

雖然日本對華戰略開始轉變,但因為日中是「搬不走的鄰居」,日本直接承受著中共的戰略壓力,所以,日本對華政策「小心翼翼」的特徵就顯得非常突出。

即便如此,中共仍然特別敏感。中南海智囊時殷弘在接受大外宣《多維》採訪時表示,現在日本對中國基本上已經「撕破臉皮」。他舉例而言,過去安倍政府和菅義偉政府,對中共的策略是該做的事情都做,但是會「管住自己的嘴巴」,至少不單獨、不率先公開抨擊中共,但是(3月16日)美日2+2會晤之後,日本基本拋棄了過去的這些行為準則。而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長楊伯江認為,(4月16日)菅義偉、拜登會談標誌著日本對華政策的一個重大轉折(會後罕見發表超長聯合聲明,並自1969年以來首次提及台灣)。

這就不難理解,3月16日美日2+2會晤之後的聯合聲明強調「台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為什麼會破口大罵:日美狼狽為奸,日本引狼入室,甘作美國戰略附庸,仰人鼻息。而2021版《外交藍皮書》發表後,中共又一次跳腳,罵日本大肆渲染「中國威脅」,惡意攻擊抹黑,無理干涉內政。

只是,中共從來都不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