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98天研發成功疫苗? 細思極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30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4月29日晚上6:30,北京時間4月30日。歡迎收看我們的節目,我是Sydney,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國企中國生物董事長鼓吹98天研發成功滅活疫苗,細思極恐;人口普查數據發布再延期,胡錫進奉旨叼盤大翻車,獨家揭祕讓中共左右為難的三大原因。

Sydney:日前,中共國企國藥集團下屬的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在論壇上公開表示,「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中國舉全國之力,僅用98天,就快速研發出新冠滅活疫苗。」然而,簡單的推算會發現,這個時間點背後黑幕重重:誰批准的?當時中共最高領導人扮演了什麼角色?真的是細思極恐!

秦鵬:中國人口普查在去年12月完成之後,原定4月上旬公布,但一拖再拖,4月29日中共統計局再次宣布延期。這引來更多猜測,《環球》主編胡錫進奉旨洗地,結果遭網民圍毆,其中包括知名大五毛。這到底怎麼回事兒?本期節目,我們為您分析讓中共左右為難、進退失據的三大可怕原因。

中國生物董事長吹98天奇蹟 洩露中共黑幕

Sydney:中共新華社報導,4月24日,國企國藥集團下屬的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楊曉明,在十九屆中國國際人才交流大會「深圳論壇」上表示,疫苗產業作為生物醫藥產業的一部分,是一個必須依靠科技創新的產業。疫苗創新是個漫長而艱難的過程,創新疫苗研發存在時間漫長、投入高昂、成功率低三大核心難題。

重點來了,他說,面對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中國舉全國之力,僅用98天,就快速研發出新冠滅活疫苗,「不光速度上領先,質量上還好,走在世界前列。」

他還說,目前,中國有10個進入三期臨床試驗的新冠疫苗,不僅數量多,且技術路線完整,進展也快。同時,在全球範圍內已經獲得各地緊急使用批准的11個疫苗中,中國疫苗占了5個,體現出中國在新冠疫苗研發上的領跑地位。

秦鵬:毫無疑問,中共新華社和楊曉明都是想讚揚中共在疫苗研發上的巨大實力,所謂時間短、任務重,這些官員和科學家們突破萬難、最終還是超質超量、提前圓滿完成了黨交給的任務。這裡面,中共還想自我表揚這些官員們。

然而,只要仔細一分析,就會發現,這個巨大成績的背後黑幕重重,直接曝光了中共在病毒傳播和信息掩蓋方面的斑斑罪證。

Sydney:所以從他講到,「僅用98天,就研發出新冠滅活疫苗」就可以推測出這些嗎?

秦鵬:是的。研發成功的時間點,他們是指哪一天呢,2020年4月12日,中國生物下屬的武漢生物的滅活疫苗被批准進行臨床試驗的時間,倒推98天,是哪一天,1月5日。有沒有感覺這個日子很可怕?

Sydney:恩,因為中共當局承認病毒「人傳人」的時間是1月20日,這是鐘南山帶領中共國家專家組到武漢之後。中共此前是一直否認,還對披露信息的醫生們進行了輿論地無情打擊,說他們造謠。正是在這種壓力下,李文亮這些人精神崩潰,免疫力急劇下降,感染和死亡。就是說,中共一邊在欺騙、害人,一邊在加速研發疫苗。

不過,你覺得,這有沒有可能是楊曉明口誤?不然他怎麼會說漏那麼大的嘴?

秦鵬:不是口誤,上述新華社的報導是4月24日,而之前,新華社每日電訊在1月26日,中共為了消除中國民眾對國產疫苗的安全性疑慮,就專門採訪過楊曉明,發表了一篇文章,叫《最早「以身試藥」專家回應國產疫苗公眾關切》。這裡面披露了更多信息。

首先,注意,這個楊曉的身分很重要,「是中國生物董事長、國家「863」計劃疫苗項目首席科學家楊曉明」,這樣一個首席疫苗項目專家的身分了解信息和學術方面的權威在中共方面是毋庸置疑的。

其次,這次採訪,列出了一個重要的時間表,其中,2020年4月12日,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研發的新冠滅活疫苗全球首家進入Ⅰ/Ⅱ期臨床試驗,4月27日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研發的新冠滅活疫苗也進入Ⅰ/Ⅱ期臨床試驗。武漢生物和北京生物,是中國生物的兩個下屬公司

楊曉明同樣強調,中國生物的新冠病毒滅活疫苗,「從啟動科技攻關到獲批臨床試驗,我們用了98天;從進入臨床到武漢、北京兩個所先後都做完Ⅰ/Ⅱ期臨床試驗,用了78天;再從Ⅲ期臨床試驗入組啟動,到附條件上市獲批,用了168天。」

也就是說到4月12日獲批,經歷了98天研發,那麼項目啟動是1月5日。

Sydney:這證明中共醫療系統早在1月5日就知道了這個病毒,會引發全球性的大瘟疫,所以開始了研發疫苗。不過,實際上可能更早。

秦鵬:應該是更早。因為,武漢市CDC和中國生物是兩個系統,大國企不會聽武漢地方指揮。而應該是來自中共更高層的命令。我查到,2020年4月19日,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察委網站上有一個報導,《第一批32名志願者完成接種全球首個新冠滅活疫苗背後》,上面提到:「1月5日,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成功分離新冠病毒株,新冠滅活疫苗的研發工作由此開始。」

至少在分離出病毒株的時候,它們就知道會出現嚴重的「人傳人」了,否則搞什麼疫苗對吧?

實際上更早,中國媒體《財新網》去年2月27日在一篇題為「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獨家報導披露,2019年12月31日之前,至少9例不明肺炎武漢病例樣本完成了基因測序,「顯示病原體是一種類SARS冠狀病毒,這些檢測結果陸續回饋醫院並上報給了衞健委和疾控系統」。

Sydney:可是,當李文亮等醫生12月30日在微信群發布類似消息後,他們被官方「闢謠」,還遭警方訓誡。

秦鵬:當時,武漢疾控中心和中國疾控中心都知道了病毒是傳染性的。早在2019年12月31日,台灣的防疫總指揮陳時中就電郵世界衛生組織,示警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可能有人傳人現象,因為裡面有一句就是來自中國大陸的關鍵信息「病患已被隔離治療」。實際上這句話在專業人士眼中就是極大的危險信號,台灣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禁止航班,後來有了成功的防疫。

而按照中國CDC在《中華流行病學雜誌》上披露的信息,早在12月31日之前,中國就有104人發病。這些病人主要在武漢傳染病醫院——金銀潭醫院,官方很清楚這個病毒的嚴重程度,但是還是封鎖消息,包括很多其它醫院,也因為掩蓋,很多醫生感染。

Sydney:美國國務院2020年1月15日發布報告說,2019年秋天,武漢病毒所就有多人感染,武漢2019年9月就舉行奇怪的新冠病毒演習,所以中共官方應該早知道它們發生了感染或者洩露。

秦鵬:是。中共還在2019年底武漢市爆發之後,通過文件的方式掩蓋。時間是2020年1月3日。

財新網的那篇文章中還有提到:「在此之前,國家衛健委辦公廳曾發布『3號檔』,要求已獲得相關病例生物樣本的機構和個人立即銷毀樣本或送交保管,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檢測資訊。某基因測序公司人士稱,湖北省衛健委也以電話形式傳達了上述要求。」

不過,這篇文章沒多久就被下架,點入網頁時顯示「404」。

Sydney:這個引發全球疫情災難的中共衛健委1月3日的3號文件到底寫了什麼?

秦鵬:據去年4月16日,香港風傳媒獨家披露了這份紅頭文件的掃描件,上面提到要求下令銷毀已有樣本,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有關病毒原因檢測或實驗活動結果信息。

這個文章當時還分析,這個文件下發之後,「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銷毀已有樣本要求銷毀已有樣本,還下令不得擅自對外透露訊息,從而錯失防疫先機。」從楊曉明和中紀委監察委網站披露的信息看,這是個騙局,中共方面只是不允許對外包括對國際上公布信息,武漢病毒所沒有銷毀樣本,相反的1月5日分離出了病毒株,然後開始了研發。

Sydney:所以真的證明了,中共當局當時一邊對外封鎖消息,一邊自己在研究解藥。

分析:習近平2020年1月2日前已知疫情

Sydney:實際上,從楊曉明披露的信息還可以繼續聯想,這個過程中,中共最高領導人知道了什麼呢?什麼時候知道的?還有,1月5日開始研發疫苗的時候習近平知道了嗎?

秦鵬:我認為習近平那個時候已經知道了。2020年2月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召開記者會時,竟鬆口早在1月3日以來,就已向美國通報疫情逾30次;對此,中國網友大為震撼,紛紛在社群媒體上抨擊中共當局,「國內公民就是命賤,該死?」

中共一直說「外交無小事」,何況這麼大的事情,小組長專業戶習近平作為外交領導人小組長肯定知道。因為習近平現在大權在握,政治局開會都讓其它常委給他匯報、做自我檢討,這麼大的事情,誰敢瞞著他,那肯定是不想活了。

而且1月2日,李文亮等人在中央電視台8個頻道被9個主持人大幅度批判,這一級別的批判也肯定是主管宣傳的政治局常委才能決定的事情,而不可能是武漢一個小派出所訓誡李文亮等人之後,自己跑中央電視台去搞輿論攻勢。

也就是說,按照中共的政治體制,至少主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和主管宣傳的政治局常委都知道了這件事,那麼考慮到1月3日開始對美國通報,習近平在1月2日,應該也和其他常委都知道這個瘟疫傳播的嚴重程度。

Sydney:再考慮到1月5日,開始研發疫苗,在習近平定於一尊的大背景下,這個推理很合理。

而且,習近平後來也說自己「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中共黨媒《求是》網,發布了習近平2月3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的講話,提到他早於1月7日就對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還說也是他親自授意武漢封城。

這樣看,他在2020年的1月7日,親自指揮的結果,依然是掩蓋和偷偷研發疫苗。

秦鵬:是的。而且,即使在後來對外宣布人傳人、武漢封城之後,中共還繼續和WHO一起掩蓋病毒疫情。包括對川普(特朗普)撒謊說可防可控、到夏天就可以消除了,讓川普後來跟著挨罵,部分也導致了川普下台。

人口普查數據延後公開 胡錫進叼盤大翻車

Sydney:我們今天還要分享的一個重大消息,是關於中國最新人口普查數據的公布日期,從原定的4月上旬一再拖延,現在據說又推遲到了5月中旬。這個大事件,已經惹得整個網絡高度關注,各種猜測紛紛揚揚。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還因為奉旨奮勇叼盤,遭到網絡嘲笑甚至痛罵。

秦鵬:我們來看看。

Sydney:4月28日,胡編在新浪微博上說:「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沒有按原來的時間表公布,引起各種猜測。老胡不知道這種推遲的原因,但我對看到的那些誇張說法頗感詫異。至少,我不覺得人口新動向是重大政治問題,我相信國家有充分手段和能力做出干預,促進調整。」

然後,他說,大城市生育意願下降是全球性問題,因為成本高,但是中小城市和農村可以補上。他還為計劃生育辯護說,他說支持根據新情況做出調整,中共當局會採取相應措施,完全沒有必要產生人口恐慌,等等。

秦鵬:好嘛,把責任推給城市青年不願意生育,可是生活成本是誰推高的呢?

Sydney,你知道,看完這段講話,我看到那些說中共要「干預」、「調整」、「計劃」、「採取措施」這些詞語,想到了一段童年往事。

我小時候見過村書記領著黨員,去村裡超生人家堵住要錢或貼封條、扒房子,其中一戶人家拿不出錢也不肯搬走讓他們貼封條,結果被他們扒房子房頂掉下來的東西把超生的小男孩砸死了,一家人哭得死去活來……

我也聽說過醫生護士拿著大管酒精把孕婦肚子裡的小孩頭頂注入酒精打死,然後生下來,有的孩子還活著,這種孩子大部分被放到水桶裡面溺死了,極少的被沒有孩子的人收養。

所以,所謂的「計劃生育」並不是一個簡單的社會學或者醫學名詞,還是一部血淋淋的人間悲劇。

Sydney:難怪網友們對胡錫進一頓痛罵,說他沒見過婦女主任跟村書記把懷胎九月的孕婦五花大綁強制流產的場面。

比較特殊的是,這裡面有一個是微博上的有一定知名度的五毛,叫Sven_shi,結果,他對胡錫進開炮,又引起了網絡圍觀。

秦鵬:我看推特網友也對這個進行了圍觀痛批,有的網友評論:胡錫進這樣說話,1. 說明他戴著有色眼鏡看農村居民,認為農村人不用追求生活品質。2. 說明他根本不了解農村,不了解基層,看不到現在農村人口凋敝的現實,看不到空心村越來越多的現實。3. 他是個愚蠢的死太監。

分析:中共不敢公布真實人口數的三大恐懼

Sydney:所以,秦鵬,在你來看,這一次中共統計局,為什麼不像以往那樣,編一個數字就發布,怎麼要拖延一個多月?

秦鵬:它們現在是兩難。

照實公布數據呢,不敢;如果不照實公布數據呢,人口數據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分析做決策的基礎,一旦方向錯了或者數據出現大的問題,那麼就會導致整個決策錯誤。而現在,中國的人口生育大家都知道出了問題,而且是大問題。

比如,4月14日,中國央行——中國人民銀行稍早發布的2021年第2號論文《關於我國人口轉型的認識和應對之策》引爆了輿論場。

央行這篇工作論文稱,要認識到中國人口形勢已經逆轉,轉型後人口衰減的速度將超乎想像,教育和科技進步難以彌補人口的下降。

文章認為,要全面放開和大力鼓勵生育,切實解決婦女在懷孕、生產、入托、入學中的困難,讓婦女敢生、能生、想生。很多文章轉發的時候就說,央行叫你來生娃。

可見,連中共央行都著急這個人口數據對經濟發展等的影響了,不得不插一嘴。

Sydney:那為什麼不敢照實公布呢?2016年的放開二胎,不是也相當於部分承認計劃生育政策錯了嗎?

秦鵬:不一樣。因為真實的人口正常增長的話,按照研究中國人口和計劃生育後果問題的著名書籍《大國空巢》作者、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員易富賢先生的分析,只有大約12.5億人,而不是官方說的將近14億人。

Sydney:差距這麼大!中共不是還有一招,就是在以前路線走不通的時候,找替罪羊嗎?找幾個高級別官員替罪,甚至直接拿黨魁開刀,說他們違反了黨的初衷、政策,然後從頭再開始。

秦鵬:哈。你對中共還蠻了解的嘛。不過,這一招這一次可能不管用了,因為一旦真的公布真實數據,會帶來嚴重的問題,危及到中國共產黨的統治。

中共有三個方面的恐懼:

第一,怕曝光非正常死亡人數,特別是去年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死亡人數。第二個原因,恐懼計劃生育基本國策崩盤。第三個是中共恐懼全政府系統性造假的真相被揭開。

Sydney:一一給我們講講吧?你說第一,是怕曝光非正常死亡人數,特別是去年的中共病毒死亡人數。

秦鵬:如果真實公布每一個地區、每一年的出生、死亡人數、現在的居民人數,那麼就涉及到去年至今的中共病毒死亡的真實人數,到底是多少?中共病毒在中國特別是武漢的造成的死亡數字,一直倍受爭議,人口數減少必然會引發這方面的聯想。

Sydney:第二個原因,恐懼計劃生育基本國策崩盤。

秦鵬: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去年1月的公布,2019年中國總人口已超過14億。而按照易富賢先生2007年版《大國空巢》,預測2016年中國人口負增長。

他認為,如果沒有二孩政策,確實是2016年開始負增長。而當時由三百多人(包括所有主流人口學者)組成的國家人口發展戰略組預測,繼續獨生子女政策,總人口將在2033年達到15億的峰值。

這一系列的差異,一旦全面公開,不僅打中共這些部門和專家的臉,還會進一步引發對計劃生育政策的批判,這會導致中共統治動搖。

中共計劃生育是基本國策,從村長到省委書記,實行一票否決制!抓計劃生育是所有官員的晉升政績之一。否定了計劃生育,也就否定這些官員和中共這個基本國策的合法性。

Sydney:基本國策是什麼?

秦鵬:就是說,中共講,這是它們發展經濟、發展社會的最基本的方法,如果這個都錯了,中共就錯了。

Sydney:第三個中共不敢公布真實數據的恐懼,中共恐懼全政府系統性造假的真相被揭開。是說為什麼會有官方說的14億和實際人口數量12.5億人這麼大的差距,差了1.5億人?

秦鵬:真實人口和官方人口怎麼來的,易富賢先生都有詳細的分析,我們在這裡不贅述。

大致來說,產生這麼大的差距有具體的原因,首先,是中共官場講數字出官、官出數字,既然這是基本國策,當然就要找統計局和專家來證明這個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然後打擊一切異己。

所以,就要編造數字。就像易富賢先生說的「尤其是計生委和人口學界長期虛誇人口數據,恐嚇性預測(比如2014年恐嚇說全面二孩後每年要出生4,994萬)。領導人又不懂人口。」

而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門呢,為了騙取更多的教育經費,也有動力大量增加在校生的人數。

再來,是中國很多人有二個真戶口,每年大概新增500萬人,過去二十多年,就多出來上億人口。

Sydney:為什麼會有兩個戶口呢?

秦鵬:按照易富賢先生的分析,「因為中國戶籍捆綁的利益太多,才實行最嚴厲的戶籍管控。利益太多也就必然有賄取多戶口多大動力,導致戶籍水分逐年增加。2000-2019年、2018年統計局增加1.33億、530萬人,戶籍增加1.74億、924萬人。」

所以,這樣一來,這就牽扯到公安部門、計生部門、教育部門,地方上的主管市長、省長等等,這是一個全國性的造假,總不能都抓起來、都判刑殺掉吧?

別說全國都存在這樣的問題,即使一兩個省大規模清算這些造假,也會導致崩盤效應。中共統治基礎動搖,甚至徹底崩潰!

Sydney:所以,有了這三大恐懼,如果中共從保自己的目的出發,就更不可能公布真實數字了。《金融時報》日前也引述知情人士表示,根據最新普查,中國全國總人口不到14億,將是約六十年來首次人口下降,中國人口總數預計將更早被印度超過。它還引述「中國與全球化智庫」專家的看法說,這次人口普查的結果對中國人民如何看待國家以及政府各部門的工作都有很大衝擊,所以「官方必須非常謹慎處理」。

而今天,4月29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宣稱「2020年,我國人口繼續保持增長」。看來中共是在提前放風了。不可能大規模改動。

那是不是會像易富賢先生說的那樣,將導致經濟、社會、科教、國防、外交等各項政策,全部建立在錯誤的人口數據基礎上。經濟是包括包括財稅改革、養老金改革、退休年齡的確定、社保改革、經濟增長率等。他說,「這是政府承受不起的。」

秦鵬:易先生說的對中國社會的危害是對的,所以中共也在左右為難。但是,我感覺易先生有點分不清黨、政府和國家,中共不公布真實數據,繼續造假,對中國人民和中國社會來說,是一個不可承受之重,但是公布了真實數據,剛剛我們分析了,三大恐懼會促成中共統治崩潰,那才是中共「政府承受不起的」。

Sydney:的確要分清中共不等於中國。批評中共的人,其實都是愛中國的人。用《南方週末》的一篇文章題目來說,愛國不等於愛朝廷,也就是國家也不等於政府。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