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前主播成蕾矇眼戴手銬現身 獄中生活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30日訊】中共前央視女主播成蕾獄中生活曝光。澳洲外交官最近一次探視中,成蕾被矇著眼、戴著手銬,被4名獄警帶進房間,在嚴格監視下進行視頻通話

4月29日,澳媒ABC報導說,澳大利亞公民成蕾因涉嫌泄露國家機密被中共拘留後,她多次要求見律師,但她的請求均被拒,目前她被關押在北京的一所監獄內,和另外兩個人關在一間牢房裡。

成蕾每月一次會被進行高度受控的視頻通話。獄警帶她到另一個房間與澳大利亞大使傅關漢(Graeme Fletcher)或其他澳大利亞領事官員交流。

在4月下旬,最近的一次探視中,成蕾被4名獄警帶進房間,矇著眼、戴著口罩和手銬。成蕾被要求坐在一把椅子上,膝蓋上綁著木製的約束裝置,之後警員摘掉她的眼罩和口罩,以便有關人士通過網絡攝像頭進行探視。

獄警嚴格控制著可以討論的話題,但澳大利亞領事官員了解到,中共有關方面依然不讓成蕾與在墨爾本的兩個孩子通電話。成蕾的兩個孩子分別為11歲和9歲。

澳大利亞官員3月份進行的探訪中,也就是在成蕾的家人打破沉默接受ABC《7.30》時政節目採訪幾週後,她說,自己受到警告,讓家人在媒體上對自己的案子緘口不提。

澳大利亞官員表示,「她謹慎地提出了這個問題,並沒有就此事進一步表態。」

現年46歲的成蕾出生於湖南,10歲隨父母移居澳洲,後在昆士蘭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主修會計學。2000年底受聘澳大利亞托爾物流公司後回國,在托爾的中澳合資公司負責財務工作。

2002年,成蕾開始在央視第9頻道主持財經回顧等節目。2003年至2012年,她曾任職外媒CNBC駐華記者長達9年。2012年開始,她為中共官媒CGTN服務,直到出事前一直是CGTN主持人。

期間,成蕾曾採訪過上千位商界名人和政要,其中包括比爾蓋茨,馬雲,以及上百名財富500強CEO。2014年,獲得澳中傑出校友獎。她也是澳大利亞全球校友會的校友大使之一。

2020年8月,成蕾失蹤後,她主持的節目被拿下。同年8月31日,澳大利亞外交部部長佩恩(Marise Payne)發聲明稱:澳洲政府已獲悉成蕾在中國被拘留。中共8月14日正式通知成蕾被拘留。

圖為中共央視(CCTV)總部大樓。(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1年2月5日,成蕾被中共正式逮捕,並被控「非法向海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名。

但中共沒有提供指控成蕾此罪名的詳情,成蕾被正式逮捕的原因不明。

觀察人士認為,成蕾被控罪,很有可能與她對北京處理疫情的手法發表評論有關。

澳大利亞和英媒此前曾披露,2020年3月份,中共病毒疫情處於高峰期間,成蕾曾在臉書轉載相關消息,提到率先公布疫情的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以及提倡開展「感恩教育」的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並發表個人看法。

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傑夫·拉比(Geoff Raby)也認為,成蕾被捕不排除與她在臉書上的言論有關。臉書、微信,和其他社交媒體受到中共政府嚴密監控。也有分析認為,成蕾被捕很有可能跟澳中關係惡化有關。

2020年發源於湖北武漢的中共病毒擴散全球後,澳洲政府公開支持對病毒起源進行調查,引發中共報復,包括限制中國遊客和學生前往澳大利亞。並對澳洲商品徵收高關稅且展開反傾銷調查。

同年7月,澳洲政府發布新的旅行建議,警告國人「請勿前往中國」,否則你可能會遭遇「肆意逮捕」並被指「危害國家安全」,同年8月,成蕾在中國失蹤。

成蕾主持節目畫面。(視頻截圖)

成蕾被正式逮捕之後,中共一直沒有就此案提供其他細節。ABC報導說,最近幾個月,在大陸微信平台的幾個小公眾號上,出現了一系列的帖子和視頻,譴責成蕾是「間諜」,這些帖子中,關於成蕾的內容遠比官媒提供的信息更為詳細。

4月初,在一個由一名叫「北國小香瓜」微信公眾號上,一篇題為:「名為中國央視主播,暗為他國間諜」的文章,詳述了成蕾的生平經歷。

文章指責成蕾2020年初在臉書上,表達了對其家人感染中共病毒風險的擔憂,是「兩面派」,並稱成蕾此舉是批評中共遏制病毒的努力,是不愛國的表現。

報導說,這篇冗長的帖子深挖了成蕾的個人和職業生平,但一些細節存在錯誤,純屬捏造,帖子稱「中國對你仁至義盡,你卻反咬一口,末了,還甘當敵人工具,可悲可恨!」

這篇帖子發布4天後,另一個名為「電影369」(Movies 369)的微信公眾號,發布了一篇內容差不多的帖子。後來又出現了幾個關於成蕾帖子,但有些內容把基本細節都弄錯了,包括她的名字。

過去一週,又有人發了一個視頻,名為「臥底央視20年,她因口誤暴露間諜身份」。

對此,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研究專家馮崇義說,「這些帖子是由國安部的人寫的,以設定公眾基調,」馮崇義4年前訪問中國期間,被拘留了一週。

他說:中共國安部有自己的宣傳部門,他們決定用什麼方式來妖魔化被告。而中共政府的主流媒體渠道通常只報導法院正式發布的信息。這就是中共宣傳的絕處——讓宣傳內容看起來只是民眾的觀點。

馮教授指出,中共國安部在暗中工作。他們在微信上創造那些花哨的名字來隱藏自己的身份。「人們需要明白,我們面對的是一群流氓,而不是一個正常的政府。」

他認為,這些帖子暗示了成蕾的命運,這些公開信息的傳播,可能意味著當局正準備起訴成蕾。

此前,成蕾在墨爾本的侄女路易莎·溫(Louisa Wen)代表家人,呼籲中共當局「表現出同情心」。

澳洲外交部長潘恩(Marise Payne)此前也表示,「澳洲政府定期向高階層級反映對成蕾女士的嚴正關切,包括她身心狀況和拘押環境。我們期待基本的正義、程序公正和人道待遇能達到國際規範標準。」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 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