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單親家庭負面影響被左媒掩蓋

大紀元專欄作家Martha Rosenberg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當今左傾的所謂「覺醒」文化(」woke」 culture)氛圍中,有些事情是不允許講的。你不能說性別是由染色體、激素和衣服來決定的,而不是由手術決定。你不能指出,(根據美聯社的報導)目前美國監獄關押著3.8萬名非法移民。你不能說,來自單親家庭的孩子有麻煩。

在2009年出版的《罪惡:自由派的「受害者」及其對美國的攻擊》(Guilty: Liberal 「Victims」 and Their Assault on America)一書中,保守派作家安·庫爾特(Ann Coulter)在標題為「你是犯罪的受害者嗎?這得責怪單身母親」(Victim of a Crime? Thank a Single Mother)的章節中指出,單身母親是很多犯罪的根源。結果,媒體立即開始了對她曠日持久的羞辱。

庫爾特給出了很多統計數據。她記錄說,比起正常家庭的孩子來說,在單身母親家庭長大的孩子「自殺的可能性超出五倍,高中輟學的可能性超出九倍,濫用化學藥物的可能性超出10倍,男孩犯強姦罪的可能性超出14倍,男孩最終入獄的可能性超出20倍,男孩離家出走的可能性是32倍」。

庫爾特並沒有指責離婚、分居和喪偶的婦女,她們往往是環境的受害者;庫爾特指責的是那些自願選擇做單身母親的人。

庫爾特惹來麻煩是因為「說真話是微型攻擊」(註:作者這裡用反話諷刺左派不能接受真相)。當庫爾特在電視節目《觀點》(The View,美國著名左傾脫口秀,女性占觀眾多數)中亮相時,觀眾異口同聲地向她喊道:「你的話很刻薄,而且傷害別人的感情。」

然而,在這個社會問題上,庫爾特並不孤單。《新聞與記錄》(News & Record)的一篇社論說:「談論單親家庭帶來的文化災難可能『傷害人的感情』,但忽視問題的根源將使問題無法得到解決。」那麼問題出在哪裡?與庫爾特一樣,這篇社論也引用了「大約70%的犯罪者來自單親家庭」這個統計結果。

科學研究證實了一些單身家庭和犯罪的相關性。2020年6月發表在《心理學、犯罪與法律》雜誌(Psychology, Crime & Law)上的一項研究指出:「在單親家庭中成長與青少年參與犯罪的風險增加有關。需要更多的研究來確定單親家庭不同構成事件的影響。」

文章的作者補充說,在單親家庭中長大也「對孩子的情感幸福感、認知發展和在學校的表現有負面影響」,而且不利於兒童對學校環境的適應。

作家兼活動家沃倫·托馬斯·法雷爾(Warren Thomas Farrell)說,在單親家庭中長大的兒童,尤其是男孩,犯下的槍枝犯罪數量最多。「大規模槍擊案的罪犯有很多共同點。最明顯的是他們是男性——98%是男性。第二個共同點是,他們幾乎都沒有父親。」法雷爾在四月份告訴《大紀元時報》。

法雷爾說這些年輕的罪犯沒有父親,更有可能「感到被忽視和沮喪」。法雷爾是「男孩和男人創建白宮聯盟」(Coalition to Create a White House Council on Boys and Men)的主席。

作為一名記者,我也注意到單親家庭給人帶來的負面情緒,比如內疚感。「我媽媽總是告訴我,她為我做出了什麼犧牲,以及她是如何為我獻出她的一生的」,正在努力戒毒的邁克爾對我說,「她獨自一人撫養我。對我來說,與我自己的伴侶共同生活是很難的,幾乎不可能。我覺得我必須對她負責。我現在仍然這樣覺得。」

這種單親家庭給社會和孩子帶來的負面結果常常被掩蓋不提。

原文 Single-Mother Household Facts Suppressed by Liberal Media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瑪莎·羅森博格(Martha Rosenberg)是一位前廣告文案撰稿人,對營銷非常了解。她最初是一名調查記者,後來一直以衛生專家的身分在電視和電台工作。瑪莎曾在芝加哥一所醫學院教授藥物營銷策略,是FDA記者團的成員。她的書《生來就有垃圾食品缺乏症:誇張瘋狂和無知出賣了公共健康》(Born with a Junk Food Deficiency: How Flaks, Quacks, and Hacks Pimp the Public Health),揭露了食品和製藥行業幕後發生的事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