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退心路

文: 善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段時間看到網上分享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覺醒、明白真相、聲明三退的心聲,很有感慨:真是天佑我神州大地,天佑我中華兒女。我也想分享一下我的三退歷程。從我記事起,就聽說我的太爺爺因有房產、土地,被打成了「富農」,批鬥、戴高帽子遊街。十年的慘痛經歷,記憶深深的烙印在了爺爺奶奶的心裡。我只是聽爺爺奶奶們斷斷續續的偶爾的講述,不滿十歲的我也知道太爺爺並沒有錯,共產黨做的不對,但那時對共產黨並無喜惡。

直到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那時我的父母及家人親戚學煉法輪功已有兩年有餘。一開始,我們都以為共產黨不了解法輪功,誤解了法輪功,父母親人去北京、省政府說明情況,十多歲的我在家給省報寫信,說明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可後來中共迫害不斷升級,非法大肆抓捕我認識的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關押,毆打,罰款成了家常便飯。

我家有七位親人包括我的父母,不斷的被非法抓捕,抄家,關押,毆打,罰款,侮辱性強迫勞動,監視,其中一位親人還被非法勞教,我認識的一位女性法輪功學員在關押期間被打死。這些都是非法的,毫無法律依據的,十多歲的我開始意識到了共產黨的邪惡。更讓我覺得共產黨邪惡的是,它的邪惡能使人扭曲了自己的人性和靈魂,實行自我閹割。

一次,我的父親被非法關押一段時間後被放回,剛進院門,我的奶奶看見她被迫害的兒子剛進家門,脫下腳上的鞋,狠狠的朝我父親的後背打去,一邊打一邊罵,大意就是為什麼不放棄,胳膊擰不過大腿云云。我當時看見這一幕震驚了,忍不住在心裡大喊:「您的兒子什麼樣您心裡沒個數嗎?他真的違法犯罪了嗎?他剛從魔窟裡出來,受到虐待毒打了沒有?您一點不關心嗎?錯的不是我爸,他堅持做好人,不背叛自己的師父沒有錯,您為什麼要打他?」但她不是不愛我父親,她用母親的身分威脅,壓制我父親放棄信仰,放棄自己的權利,以為在保護她的兒子。我覺得中共迫害我太爺爺的經歷嚇住了我的奶奶,而進行了不自覺地妥協,閹割。

可是如果最終中國人都被中共嚇住了,妥協了,自我閹割了,中共會更加肆無忌憚地迫害中國人。誠如一位香港明星所言:「我也想妥協,但妥協後它們就會讓我跪下,跪下之後它們還想要我命,人不一定要做正義的英雄,但不要去做邪惡的幫凶。」是的,中共的邪惡在我十多歲的時候便發覺意識到了。二零零五年可以在大紀元網站聲明三退了,我毫不猶豫地退出了團隊,實名堂堂正正的聲明退出!天地可鑑!後來有幸看了《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等書,驗證了我對共產黨的認識,而且這幾本書比我的認識更加全面深刻詳實,讓我受益匪淺。

此時,明白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對比:法輪功學員十幾年如一日的勸中國人三退保平安,不與邪惡為伍;中共讓人加入時宣誓要把生命獻給它,為其奮鬥終身,隨時準備犧牲。誰好誰壞?誰正誰邪?一目了然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接:我的三退心路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