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前國務次卿克拉奇: 我絕不會向習近平屈膝

原標題:焦點對話: 專訪前美國國務次卿克拉奇: 我絕不會向習近平屈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1日訊】前美國國務院主管經濟、能源與環境事務的國務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去年九月代表特朗普(川普)政府到台灣參加台灣前總統李登輝的追思儀式,成為四十多年來訪台級別最高的現任美國國務院官員。

克拉奇在任內並為特朗普政府擘劃5G乾淨網路(Clean Network)倡議,他曾馬不停蹄地訪問各國,希望敦促這些國家在本國的5G網絡建設中不使用華為等中國公司提供的設備和技術。

今年一月,克拉奇連同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等二十多名特朗普政府官員被中國政府以「干涉中國內政、損害中國利益與中美關係」為由實施制裁,禁止他們入境中國和港澳,與其相關的企業、機構也被禁止與中國打交道。

克拉奇在於2019年進入美國政府服務前,是白手起家,在硅谷打拚三十多年的企業家。他曾擔任互聯網電子簽名軟件龍頭DocuSign的總裁兼CEO,B2B電子商務公司Ariba共同創辦人、總裁兼CEO;26歲就當上通用汽車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副總裁。他在1981年任職通用汽車時首次拜訪中國,之後幾十年來多次到中國洽公。

克拉奇是如何從一位考慮帶領自己所經營的公司進軍中國的企業家變成被中國政府貼上反華政客的標籤?(觀看視頻

記者:克拉奇先生,您是硅谷的資深企業家,曾是國務院官員。您在私營部門的經驗是怎樣的,特別是與中國有關的方面?您為什麼決定要在政府中任職?

克拉奇:我最早與中國的經歷是在1981年,那是我第一次去那裡,當時我剛加入通用汽車公司。我是一個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化的愛好者。我過去幾十年來常去中國,主要是為了公務。但在我進入政府之前的最後一次中國之行,當時我在經營互聯網電子簽名公司DocuSign,那是一次傾聽之旅,因為當時我們正在決定我們是否要進軍中國,但就在那一次,我可以看到情況已經改變,我可以看到習總書記是多麼的咄咄逼人。這也是真正讓我感到有些憂慮。

我當時並不認識任何在聯邦政府裡工作的人,除了一位以前與我合作過的高級官員。我想看看他們是否真的了解在中國發生的事情。他們顯然是了解的。然後他們問我,他們說你有沒有想過要為你的國家服務?

我告訴他們,那將是一個我從不知道的夢想。我會很榮幸。他們說你能搬家嗎?我說我可以,我可以搬到世界上任何地方。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榮譽。我的任務是制定和實施全球經濟安全戰略,這將最大限度地提高全球經濟安全和各國的國家安全,並推動經濟增長,以及對抗中國的經濟侵略。

記者:當你去年去德國訪問時,你在社交媒體上說,我在此引用您的話,「習先生,推倒中國的防火牆 」。您為什麼選擇在柏林說這句話?您在國務院擔任國務次卿時,您的總體中國戰略是什麼?

克拉奇:我當時就在柏林牆邊。它真的提醒了我,我就做了個比較,柏林牆如何將德國人民分開,就像中國的單向防火牆如何將中國人民與真相分開一樣。就在那時,我要求習總書記拆掉那道防火牆,因為所有的數據都進來了,但沒有出去的,所有的宣傳都出去了,但真相卻沒有進來。因此,如果你看看我在國務院的戰略,我在參議院的確認聽證上說過,它實際上是利用美國最大的三個競爭優勢:即加強我們與盟友和朋友的關係,利用私營部門的創新和資源,並擴大民主價值觀的道德高地。

訪台之行是美台經濟繁榮夥伴關係的催化劑

記者:去年九月您成為1979年以來訪問台灣的最高級別的國務院官員。能否請您從您的角度與我們分享這一重要行程的更多細節?

克拉奇:這顯然是一個巨大的榮譽,它確實符合我們的整體戰略。我此行的目的是去參加李登輝總統的追悼會。我們會稱他為台灣的喬治·華盛頓。我受到40架戰鬥機和轟炸機的歡迎。那次訪問讓我有機會和許多我之前在經商時結識的商業人士進行交流互動。我也花了很多時間與台灣政府交流,我與蔡(英文)總統共進了一頓豐盛的晚餐。那次訪問是台灣和美國之間經濟繁榮夥伴關係的催化劑。

記者:您說您與台灣的商界人士進行了交流。我們知道您也幫助促進了美國與台灣之間強有力的經濟關係,特別是包括與台積電(TSMC)的120億美元的協議。那是一筆大交易。

克拉奇: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一筆在岸交易。台積電也許是對美國國家安全最重要的全球性公司。這是一次很好的經歷。

我們實際上在兩週內完成了這筆交易,他們還帶來了他們的生態系統。我真的認為這真的有助於加強美台關係。它是如此重要,因為台灣在該地區是民主和資本主義的一個榜樣,實際上他們是整個世界的榜樣。

記者:您還提到,您在台灣時,解放軍派出了近20架戰鬥機和轟炸機。你對此的反應是什麼?

克拉奇:我的反應是,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我認為他們想展示一些軍事實力。但是我去那裡是為了紀念一個偉大的人。我想這是中國共產黨經典的行為方式。

記者:我們知道,近幾個月來,台灣海峽兩岸的緊張局勢實際上已經大大加劇。現在我們聽到華盛頓很多人士在談論如果中國試圖入侵台灣會發生什麼。您有多擔心中國會在台灣問題上與美國爆發戰爭?

克拉奇:我想有這種可能。而且,你知道,這是實現美台經濟繁榮夥伴對話的一個重要目的。一個月後,我們簽署了一項通常需要一年時間才能在美國政府完成的科技協議,並真正為來自美國的更多貿易和投資奠定了基礎,它也吸引了來自其他國家和我們盟友的投資進入台灣。我認為當涉及到防衛台灣時,這真的很重要。

呼籲美國企業和人民聯合起來就新疆問題採取行動

記者:您最近在《新聞週刊》上與人合寫了一篇專欄文章,其中您講到,「結束新疆種族滅絕的道德責任是我們這個時代最能團結兩黨的議題之一。」您還呼籲美國企業幫助制止新疆的種族滅絕。您認為他們可以採取什麼行動提供幫助?為什麼在這個議題上採取行動對您如此重要?

克拉奇:首先,種族滅絕是應該受到懲罰的。這些是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一些最嚴重的反人類罪行。因此,我認為呼籲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我認為,它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的三C原則:隱瞞(concealment)、吸收(cooption)和脅迫(coercion)。現在它已經發展成為種族滅絕。我呼籲全世界的人們聯合起來,為此採取行動。我給所有美國的CEO寫了信,希望他們能確保他們的供應鏈是乾淨的,沒有來自新疆的奴役勞動。

我也給所有大學的管理董事會寫信,我給所有公民社會團體寫信。但我認為到頭來,對於美國公民來說,發出最響亮的聲音是敲響中國那邊的收銀機,因為有這麼多企業,讓中國公司幫助了政府在新疆的監控和暴行。因此,整個重點是剝離這些公司,不要對這些公司投資。

記者:您認為美國應該因為在新疆的暴行而抵制北京冬奧會嗎?

克拉奇:種族滅絕在那裡正在發生。我認為,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說,嘿,讓我們在那裡舉行這偉大的、人道主義奧運會,那是虛偽的。我認為他們有一個重要的決定要做。

記者:您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但對於世界各地的企業來說,有時站出來反對中國踐踏人權的行為,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新疆棉花就是一個例子。您曾擔任Ariba和DocuSign等科技公司的總裁和CEO,我相信您非常清楚企業在與中國做生意時必須在利潤和道德之間做出的艱難的決定。您會對那些經常需要做出這些困難決定的跨國公司領導人說些什麼?

克拉奇:我想這是一個關於你的原則或利益的問題。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在我的家鄉,到頭來,你的誠信是一切。如果你沒有這一點,你就什麼都沒有。因此沒錯,你必須做出這些決定,作為首席執行官或董事會主席,你拿那麼多薪水就是要做出這些艱難決定的,他們也有道德責任和誠信義務,以確保與他們做生意的人是正直的,特別是當你在談論像種族滅絕這樣的大問題時。

記者:讓我們來談談美國和中國正在進行的一場非常激烈的科技霸權的競爭。作為科技行業的傑出領導者,您如何看待這場競爭,美國現在應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來確保它不會在這場美中科技戰中成為失敗的一方?

克拉奇:是的,我認為有三個基本方面。首先是為我們自己的經濟競爭力提供動力。第二是保護我們的資產,我們的戰略資產,我們的技術,這些年來有很多知識產權被竊取。第三個是形成一個民主國家企業和民間社會的聯盟,在經濟合作的所有領域按照一套信任原則運作。因為如果你想想中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他們已經利用這些信任原則,如誠信、透明、互惠、尊重法治、尊重地球、尊重各種財產,來獲得他們的經濟利益。因此,我們利用「民主國家清潔網絡聯盟」來對付他們。我們說,如果你不遵守這些原則,我們就不會和你做生意。

《乾淨網絡》倡議打敗了中國擁有5G通信的總體計劃

記者:您在國務院時您的團隊開發了5G乾淨網絡,扭轉了對華為的局面。那個5G乾淨網絡有多重要,您能解釋一下嗎?

克拉奇:我認為這真的很重要,因為它打敗了中國擁有5G通信的總體計劃。而5G通信不僅僅是你的手機,這是攸關電網,攸關物聯網,攸關製造過程,衛生系統等。因此,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它一個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它顯示中國模式是可以被打敗的,並且暴露了他們最大的弱點,那就是缺乏信任。

另外兩個目標是創造一個與中國體制競爭的模式,以及為許多其他領域的經濟合作提供一個灘頭堡,無論是得到乾淨財政支持的清潔基礎設施和能源,或其他技術領域。

記者:今年早些時候,您和前國務卿蓬佩奧先生以及其他26人被貼上了反華政客的標籤,您被中國列入制裁名單的第三位,這意味您和您的直系親屬被中國禁止入境,與您有關的公司和機構也被限制與中國做生意。您對中國對您、您的企業和您的家人的制裁有什麼回應?

克拉奇:我被制裁是因為我做了我的工作,並且得到了成果。這對我和我的家人來說無關緊要,你知道,這真的不重要。也許你知道,也許這是一枚榮譽勳章,但當我可以採取行動時,我為什麼要做出反應?我不會向習總書記屈膝,我認為其他人也不應該。

記者:那麼您對美中關係的未來有什麼期待?

克拉奇:我當然是始終抱有希望的,但我也認為,習總書記確實加強了侵略性,儘管他們說,嘿,這是個雙贏的關係,但它不是。這是個零和遊戲。

而且我認為世界已經醒悟到他的三個C的理論,即隱瞞、吸收和脅迫的真相。而世界現在明白了,新冠大流行是隱瞞病毒的結果。我的意思是,他們關閉了一切,人們失去了生命,所有類似的事情。我認為人們可以看到對香港的吸收已經導致其公民自由被剝奪。而現在,對新疆的脅迫已經發展到種族滅絕,世界看到了並不喜歡。這是我們這個時代最能統一兩黨的議題。如果你看一下,房間裡的八百磅大象就是中共的報復和恐嚇。

這就是為什麼清潔網絡如此成功,因為它代表了一個安全毯。人多力量大,有力量,有團結,我認為世界現在已經醒悟了。

想告訴習近平:全世界不信任你

記者:克拉奇先生,如果您能給習近平發個信息,它會是什麼?

克拉奇:我想我會說世界不信任你。你對我的制裁對我來說毫無影響,但它向拜登政府發出了一個信息,向全世界的商業領袖發出了一個信息,即你不值得信任,而且會有後果。

(轉自美國之音/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