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紅二代被判重刑 黨內對習不滿與恐懼加深

原標題:不滿與恐懼 紅二代與習近平裂痕加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1日訊】習近平上台後,中共紅二代越來越不被重用及被邊緣化。近年來,多名紅二代被判重刑,凸顯習與紅二代之間的裂痕。多方報導顯示,紅二代們對習存在不滿與恐懼。

紅二代陳小魯對習多個行為有看法

《紐約時報》今年4月26日刊登了該報北京分社社長裴若思(Jane Perlez)的新書《北京分社》中文章《父與子》的節選,作者曾多次採訪陳小魯,該書提到了陳小魯生前對習的看法。

中共已故元老陳毅之子陳小魯2018年2月28日因心臟病在海南去世,終年72歲。

報道寫道,「在我們頭幾次一起吃午餐時,小魯(陳小魯)比較小心謹慎,但是我可以感覺到他對習近平有所保留。」

報道表示,陳小魯對9號文件發表了負面評論。9號文件是習近平上台後不久發布的,列出了中共定義為中國不可接受的西方思想——憲政民主、普世人權。9號文件是習近平發出的自由派人士將面臨暴風驟雨的早期信號。它顯示了習執行威權統治的決心。小魯似乎深感失望。

陳小魯較為知名的一個行為,是其在2013年8月公開為在「文革」中身為高中生的他犯下的過錯而道歉。此舉與當前的習當局做法形成對比。

在近日中共出版的《中國共產黨簡史》中,當局只用1頁簡略描述了文革經過,強調作為政治運動的文革與文革歷史時期是有區別的,卻用了7頁描述中共的「各項工作在艱難中仍然取得了重要進展」.

《紐時》的文章透露,陳小魯認為,美中關係變得越來越緊張。「這並不是我樂見的,但我無能為力。」他說。

目前,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共與美國的關係越來越緊張。

旅美獨立學者吳祚來的文章曾提到,據前中共副總理羅瑞卿女兒在陳小魯的追悼會上透露,陳小魯被上海有關部門拘審一段時間,出來後告訴朋友們,自己沒事,可以旅遊了。

但知情者都知道,他已被禁令出國,而且還有消息說,有關部門追問他消費的安邦數千萬旅遊經費(這些經費應該是替安邦當理事或站台獲得的報銷費用)。

即便陳小魯在海南旅遊,仍然會被有關方面嚴格盯梢,以防大佬級紅二代出國,帶來不可測的影響。

陳元多任祕書和「管家」被抓

近年來,已故中共元老陳雲長子陳元曾掌管的中共國家開發銀行(簡稱「國開行」),重量級官員們相繼被抓,其中包括多名陳元的「管家」(國開行辦公廳主任)。

今年4月19日,退休八年多的國開行前運行總監章茂龍被調查。章茂龍從2000年9月至2005年3月先後任國開行辦公廳(黨委辦公室)主任,是時任國開行行長陳元的「管家」。

1998年,陳元調任國家開發銀行,擔任行長職務;2008年,改任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2013年退休,成為全國政協副主席。

今年1月,國開行前評審二局資深專家張林武被調查。張林武2012年3月至2014年12月,任國開行辦公廳主任,也是時任國開行董事長陳元的「管家」。陸媒也爆出張林武「在國開行曾任領導祕書」。

2019年2月28日,國開行前行務委員郭林被調查。郭林1994年10月到國開行辦公廳行長辦公室當了正處級祕書,直到2000年。

此外,陳元與紅二代任志強、薄熙來的關係密切。

有海外中文媒體人爆料說,當年,任志強在北京西城區工作的時候,是陳元把他拉入到西城區成立的房地產公司(北京華遠集團,當時董事長由區委書記陳元兼任)。所以說,陳元與任志強的關係,比王岐山與任的關係更加密切。

2020年9月22日,北京華遠集團前董事長任志強遭判刑18年。任志強於2016年2月19日曾批評「官媒姓黨」,遭到中共「文革式」的圍攻。

大祕被抓 王岐山公開捧習被指「恐懼」

任志強被判刑後,王岐山的「大祕」、中央巡視組前副部級巡視專員董宏被查,被外界視為中共最高層的內鬥加劇,並認為王岐山的處境不妙。

今年4月12日董宏被開除中共黨籍,當局指其「大搞權錢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等。26日董宏被逮捕。

4月20日,王岐山在博鰲亞洲論壇開幕式上致辭時,他自稱是「臨時主持人」,自己不是致辭,致辭的是習近平,自己只是替習「報幕的」,引起輿論關注。

多個媒體認為,這是王岐山公開對習「示弱」或對習存在「恐懼」的表現。

據悉,任志強家族和王岐山家族幾十年以來關係很好。任、王兩人是「亦友亦師」的關係。

習近平掌權後紅二代遭全面邊緣化

習近平上台後,王岐山、劉源曾助習反腐打虎。此外胡耀邦之子胡德平、耿飆之女耿瑩、胡喬木之女胡木英、陶鑄之女陶斯亮等紅二代一度公開挺習。

隨著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吳小暉、任志強被判刑及陳小魯去世,習與紅二代之間的裂痕明顯。

即使是對扳倒谷俊山、徐才厚有功的劉源,也沒有像外界預期的躋身軍委委員或任軍委副主席,而是退休到中共人大任閒職;「打虎干將」王岐山,也沒有留任常委和中紀委書記,只出任無實權的國家副主席。

在軍中的紅二代上將中,空軍司令員馬曉天、中部戰區政委殷方龍、海軍政委劉曉江、二炮政委張海陽、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全部到點退休。

目前在中共軍界,只有紅二代、中央軍委副主席張又俠被重用。據報道,習近平和張又俠的父輩之間的關係比較親密。

紅二代在中共政界也越來越被邊緣化。

毛澤東嫡孫毛新宇、李鵬之女李小琳、鄧小平的女兒鄧楠、陳雲的兒子陳元、朱鎔基的女兒朱燕來、萬里之子萬季飛等,都沒有躋身2018年新一屆中共全國政協委員。

在中共部級官員中,目前前總理李鵬之子李小鵬,擔任中共交通運輸部部長、黨組副書記。

今年4月4日清明節,在當局要求下,已故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家人搬離北京富強胡同6號院;而在2019年5月19日,胡耀邦三子胡德華搬離了胡耀邦生前居住的西城區會計師胡同25號四合院。

對習表忠的紅二代們越來越少

近年來,不少紅二代鮮少露面,漸漸消失在新聞報導中。

今年2月20日,中共當局在北京舉行華國鋒100周年誕辰座談會。當天,久未露面的毛新宇、中共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劉源等人現身。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習近平當局這次高調紀念華國鋒的主要看點在於警告「紅二代」。當時馬雲的螞蟻集團被當局拒絕上市。而螞蟻集團背後,很多官二代、紅二代相關的人在控股,所以借這個會議,習有向這些人發出警告的意味。

李林一說,毛新宇以前整天把「我爺爺」掛在嘴邊,估計是不討當局喜歡的原因之一。其實,只要毛把「我爺爺」換成「總書記」,當局就會不斷讓他露面。

而這個巨大的紅二代集團,近幾年來對習表忠心的卻看不見幾個,由此也可見習與紅二代之間的關係差到了何種地步。

在習近平掌權初期,紅二代一度頻頻挺習。如2014年、2015年、2016年在北京都舉行了規模比較大的紅二代「新年團拜會」挺習,2015年規模有近千人。

中共「十九大」後,紅二代大型集會挺習近平的事件再不見公開報導。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