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濟公「玩」量子 科學家望塵莫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3日訊】我們生活的環境處在分子與星球之間,在這個廣闊的空間,包含著我們所有的酸、甜、苦、辣。比星球更小的微粒就是分子了,分子以下是原子,原子是由電子和原子核組成的,而原子核又是由質子和中子組成的。原子核佔據了原子核幾乎全部質量(達到99%以上)。原子核和原子的大小對比,大約是足球場上放上一粒米,足球場就是原子,米粒就是原子核。雖然原子核的體積很小,但它的質量幾乎就等同於原子的質量,所以要把原子核「捏碎」,也就相當於原子被「捏碎」了。

穩定狀態下,質子和中子在收到了強大的結合能的作用形成了穩定的原子核。在元素周期表中,鐵元素的平均結合能最大,約爲7.71×10^-11焦耳。所以摧毀鐵原子的原子核只需要這麼一點點能量就夠了。

但是咱們也別小看了這一點點能量,一滴0.1立方厘米的水大約只有0.1克重。我們知道水分子的化學式,是H2O,意思是說有兩個氫原子跟一個氧原子所構成的。 翻翻化學課本,可以算出來水的分子量是18,意思是說,每莫爾(mole)的水分子重18克。因此我們得到:

一滴水中所含的原子數量= 0.1/18 x 6 x 1023= 3.3 x 10^21個!或者說 3,300,000,000,000,000,000,000個!

雖然說水分子的結合能要小於鐵元素,但是10^-11量級的焦耳數在遇見10^21量級的原子核數依然產生10^10量級的能量。

一顆核彈能輕易的摧毀一座城市。對於原子彈來說,是由核裂變驅動的。裂變是指較重的原子核,主要是指鈾或鈈,分裂成較輕的原子核的一種核反應形式。原子彈以及裂變核電站的能量來源都是核裂變。發生裂變的鈾原子核能再放出2到4箇中子,然後中子再去撞擊其它鈾原子核,從而形成鏈式反應而自持裂變。對於氫彈來講,是由核聚變驅動的。核聚變是指由質量較輕的原子核,主要是指氫、氘或氚,在一定條件下(如超高溫和高壓),發生原子核互相融合作用,生成新的質量更重的原子核,並伴隨著巨大的能量釋放的一種核反應形式。

但是,無論是哪種核彈都說明瞭一個問題,越往微觀走能量就越大。目前人類對於核能的利用還僅僅侷限在表面,因爲核能被釋放出來的時候是不定向的,能量被釋放的多少也還不是不可控的。如果人類能夠定向、定量的利用微觀能源,那才是未來的霸主~~

所以小說中或者古代書籍中記錄的那些武林高手,能夠隨時隨地的發出能量,搬運很大的物體這其實並不是玄幻的東西。相傳,濟公初到西湖時,在靈隱寺當一名燒火和尚,後來被長老點醒靈性,一時悟徹,又恐被人看破,所以假作癲狂,以混世人耳目。自從轉到淨慈寺當上抄寫經籍的「書記」後,便做出樁樁奇事來。

那是少林寺高僧妙崧禪師受朝延委派擔任淨慈寺第二十九代住持後,爲了重建寺院,急需向各方募化籌資。長老深知濟書記文思敏捷,便請他起草一道募資的榜文。濟公道:「長老有命,豈敢推辭。只是酒不醉,文思不佳,求長老賞酒一壺,以助文筆。」長老即叫人買酒,濟公喝得快活,興致一上來,提筆一揮而就,榜文中有這樣的妙句:「下求衆姓,蓋思感動人心;上叩九天,直欲叫通天耳。」

這道榜文張帖出去以後,轟動了全杭州城,傳抄傳閱,連南宋皇帝也讀到了。皇上又見文中有「上叩九天」,「叫通天耳」等妙語,便派人押送三萬貫錢佈施給淨慈寺重建成寺院。

妙崧長老謝過皇恩,又找濟書記商量如何去四川措辦建寺急用的大木材料。濟公說:「我爲淨慈寺做事,『天耳』都叫得通,只是四川路遠,須得讓我吃個大醉,三日後保證你有木頭好用。」於是 ,又喝得爛醉如泥,足足睡了三天,等到醒來時,突然大叫大喊:「木頭到了!木頭到了!」長老聽見,問:「木頭在哪裡?」濟公說:「木頭已從錢塘江上運到寺裡的醒心井,叫人到井品口搭起木架,裝上轆轤,一根一根拉上來就是了。」一會兒,果然井中有一根大木頭露出水面。衆僧人用轆轤將木頭拉了上來,拉了一根,井中又冒出一根,一直拉到第七十根,在旁邊估算木料的木匠師傅隨口說了聲:「夠了!」話音剛落,井裡還有一根木頭再也不上來了。從此後,醒心井被稱爲「神運井」,又叫「運木古井」,井上還建起亭子,那最後一根木頭就留在井底,讓人點了蠟燭繫在長繩上縋入井中觀照,成爲淨慈寺最吸引人的「古蹟」之一。

濟公從遠處將木頭從井中運出來,用的是修煉中所稱的「搬運功」。即用功能移動物體。功能大的能搬運大的物體,功能小的搬運小的物體。濟公能從千里之外搬運木頭,其功能之強可見一斑。

所以瘋癲和尚濟公才是科學家們敬仰的前輩~~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責任編輯:葉萍)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