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連線中國透視主持人嚴曦:新疾控局 能否避免中國重蹈疫情覆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2日訊】近日,中國一個新的有關傳染病的防控機構,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正式亮相。原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賀勝出任局長。建立新機構的作法,能否使中國避免重蹈疫情覆轍嗎?我們來連線《中國透視》節目主持人嚴曦,為什麼做一個詳細介紹。

好的,曉天您好。

近日,中國一個新的有關傳染病的防控機構,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正式亮相。原國家衛計委副主任王賀勝出任局長。

新成立的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簡稱疾控局,與原有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即中國疾控中心,它們的不同點主要是在於,原中國疾控中心隸屬於司局級的國家衛健委,而新成立的國家疾控局,是獨立於國家衛健委之外的疾控部門,屬副部級,比國家衛健委的級別要高,而且實行公務員管理,也就意味著是行政管理機構。

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稱,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了中共公共衛生系統的短板,新成立的疾控局,能夠簡化逐級匯報機制,有效地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向「以人民健康為中心」轉變。

好,問題出現了,這個新機構將如何有效的發現和解決問題,而副部級比司局級在人民健康問題上,又能多做些什麼?

我們先來看第一個問題,怎樣簡化環節,有效解決問題。

剛剛鐘南山說,此次疫情暴露了逐級上報,耽誤時間的短板,但是根據疾控中心的報告,自非典也就是SARS危機之後,中共就已經意識到,各級各類醫療機構不能及時上報,是導致疫情失控的關鍵,因此建立了縱向到底、橫向到邊,橫向就是各省市地區,縱向就是單位從上到下各級別,這樣一個廣覆蓋的網絡直報系統

湖北經視新聞:「中國已經建成了最大的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疫情信息從基層發現,到國家疾控中心接報,時間從五天,縮短為4個小時。」

據報,截止2006年底,(語速加快)直報網絡已覆蓋全國100%的疾病控制中心、95%的縣級及以上醫療衛生機構和70%的鄉衛生院。那麼也就是說,在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之前,中國國內的傳染病上報程序已經非常簡單快速了,按理說,一旦有上報,中央管理部門馬上就會知道。

前武漢市市長 周先旺:「做為地方政府,我只獲得這個信息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只有獲得授權以後,我才能批露。」

這是前武漢市市長周先旺,在新冠疫情爆發初期,他說要等獲得授權,才能公開信息,因此很明顯,導致疫情防控不及時的關鍵,並不在於上報環節,而是在於上面的授權環節。

而且根據《中国传染病防治法》2005年修订版,也就是SARS之后的修订版,確實可以找到相應条款,就是包括Sars、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及甲类传染病,要报经国务院批准后,才能公布和实施。

原北京律師 賴建平:「那麼上面的最高領導人,他要營造一個歌舞昇平的景象,為他的政治利益服務,所以呢它就隱瞞,隱瞞之後實在控制不了,實在沒有辦法了,他才向全國人民 全世界公佈。中國的傳染病的防控,它不是個技術問題,不是醫療問題,它是一個政府問題,一個專制政府。」

鍾南山說,新機構將有效的發現和解決問題。那麼這第二個問題就來了。雖然說,新成立的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在級別上提高到副部級,聽起來在職能上更加強大,但是別忘了,它仍然沒有跳出中共政府的範圍,那這也就意味著,還是會面臨等待授權獲批的老問題。所以建立新機構,是否能真正解決,及時防控疫情的問題呢?

原北京律師 賴建平:「高福那裡疾控中心知道了(傳染病),那就可以直接向國務院,黨中央匯報了,那麼現在你只不過換了個新的機構,他這些人去報,所以它程序上,環節上一樣,那麼無論你弄出多少個機構,是換湯不換藥。」

19年前,中国疾控中心于2002年成立,这一机构建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发现并控制流行病,當SARS爆發之後,面對指責,中共以所謂的上報延誤問題為開脫的理由,建立了直報系統,給人一種以後不會再有此類失誤的錯覺,從而試圖逃避失職責任。而這一次疫情爆發之時,雖然早已接到不明傳染病的報告,但就是因所謂的授權問題,導致疫情失控,而中共在世界的譴責聲中,又再次以疫情上報繁瑣為由,試圖通過建立新防控機構,轉移或弱化譴責聲浪,那麼按照這樣的規律,如果下次再有更可怕的病毒出現時,中共是不是又該再建立一個,更好級別的直報系統了呢?在始終把維持政權統治排在最優先位置的中共治下,這樣的直報系統能真正解決問題嗎?留給大家自己來判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