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亞利桑那州2020大選審計:取證複製完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2日訊】【今日點擊】(4074-2)

提要
亞利桑那州2020大選審計取證複製完成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跟大家更新一下有關美國審計的問題,美國亞利桑那州馬里科帕縣,這件事情應該是成為了今天美國,其實在美國政壇當中,真正潛在最大一個問題。它表現出就是民主黨人和左派勢力,對它的那種焦慮中的關注,極盡最大可能去阻止它。我們現在能夠知道最新的消息呢,在星期五的晚上,有一半的有關製表跟投票機,已經還回了馬里科帕縣的它的倉庫,它的選舉中心,打包,完全打包還給它。我看它在它的推特上,就是亞利桑那的審計的一個專門的推特帳號上說,有一半機器已經打包還回去了。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慶祝的時候,原因就是他們已經完全複製完成了,在有關投票機上的所有資料的這些備份,就說它全都複製過來了,所有資料都拿過來了。

然後它把這一份備份,留在後面的時間裡,將進行分析和研究。它等於把,相信包括它的軟體,包括它裡面儲蓄的資料,包括它運作的程序都在其中,這對一個審計而言是一個很大的進展。也就是說它大概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它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檢驗完一半的投票機,很大的問題出在投票機上。所以當它這樣的消息披露出來之後,代表了他手當中,就是現在的忍者,網絡忍者的手裡當中,有著相當一部分非常確鑿的原始資料,只有等待分析了。另外他已經觸及到的選票,我看到最新的數據大概不到二十萬,大概不到二十萬。所以在星期五的,準確說應該是星期四的晚上,他把它整個的,就是它的裡面放的那個檢測的桌子,完全都各自增加了一倍甚至多,甚至還多,增加了一倍甚至還多,這樣的話就使得它的整個運作的速度,要增加一倍甚至更高。

亞利桑那州2020大選審計取證複製完成

原因就是說在法院的判決書之後,星期四法院的判決書之後,那這件事情結束之後,那作為審計者,已經破除了有關法律上,司法本身上給他帶來的麻煩。他就盡他最大可能,要在限定時間內,5月13日、5月14日,限定的時間內完成審計。主管這件事情的,原來亞利桑那州的州務卿貝內特,也明確表示了這個態度,所以他就說可能會增加到三班乃至四班的,這是我們能夠看到,基本能夠看到它的進程過程,相對來講應該是比較樂觀。那同時間在它的審計的過程中,出現了一個錯誤,不是個錯誤啦,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麻煩。在法官馬丁判決要求對方,必須公布他的相應的規章法則之後,那網絡忍者公布了三份文件。

結果在星期四的夜裡,ABC駐當地的記者,拿到了另外一份安全文件,這一份安全守則,是網絡忍者本身,針對在他的審計的過程中,可能會出現的衝突,可能會出現的一些社會上的搗亂者,他們做出了一種安全守則上的一種安排。他直接點名了安提法,他說安提法可能會成為一種,在它的檢測中心的外部環境當中製造混亂,那包括可能會放火,可能會更加的對人身出現安全威脅。所以給參加所有進行檢測的人,這些合同工,這些志願者和觀察員,都提供了這樣一個安全守則。而這份安全守則,當時在法庭上的時候,是出於對別人的安全,所以提出的條件就是只能由律師觀看,而不應該把內容洩露給公眾。

所以到了星期四夜裡,當ABC的記者把這份東西放在推特上之後,那就出了問題了,就說明已經被洩露了。那洩露的是誰?就可能是對方的民主黨的律師,就當時跟馬丁是同時間進入那家律師行。那布朗律師行後來跟另外一個律師行合併,是民主黨在全美國最大的律師行,就是現在在亞利桑那州挑起麻煩的律師行。而叫巴爾的人,恰巧就跟自己的老同事,充當老東家,跟馬丁就在法庭上交手,故事是這麼來的。所以他把這份文件洩露出去,也就成為了網絡忍者,自然就成為了安提法最主要的攻擊對象。所有參與審計的人,他們的人身安全,即刻處在一種相對被威脅和危險之中。這就是今天的美國,這就是不擇手段的民主黨所作所為。

那網絡忍者當面對這樣的故事的時候,星期六上午,向法官提出了要求,要求召開緊急會議,因為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使人們處於了一種,等於對審計出現了一種干擾。那同時在星期五的時候,貝內特講說在他們的審計的停車場,出現了一些記者。所謂的記者,去拍照那些工作人員,拍照那些參與審計的人員,給那些人員帶來了恐慌跟威脅。因為那都是個人的工作對不對,那他們將用於什麼目的?大家很簡單,就是與民主黨相掛鉤的,包括FBI,包括司法部,我們都看到了那一份的威脅。在賓州的郵遞員站出來,談到有關郵寄選票改日期的問題的時候,FBI的人就登門去造訪,從而威脅了他,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完完全全看到的故事。

所以今天美國的司法部,跟它的FBI,成為了民主黨的一種,以國家名義威脅的工具,已經直接威脅到,就是這個國家在向一種黨國的方式在轉向,這個變動,這個實際的動作是顯而易見的。所以貝內特就在昨天晚上,和今天星期六,他記者會上就發出了呼籲,他認為作為法院的做法,和我們看到一些媒體的做法,裡面暗含著很大的威脅。那這種威脅,在文件公布的時候,在網絡忍者跟亞利桑那州的參議院,決定公佈他的文件的時候,其實已經包括其中了。我們當時也跟大家解釋過,那這只能他下一步的作法,因為法庭失敗了。所以這是在美國在這次審計過程中,我們截止到一個星期之後,我們看到基本的概念。

而這個概念針對誰?針對的是大選結果對吧。那所有自由派、所有左翼的,都竭盡全力去阻止這一份的審計的話,為什麼?本來選票就很簡單吧,一個人劃個勾,一個人發個坑,一個人拉一泡屎,一數多少屎就完了嗎,他不,他就不讓你數。這就是今天的民主黨人的說法,說如果你數了就破壞選票。那選票留下來不就為了數的嗎,選票留下來不就是為了審計了嗎。如果選票留下來誰都不能碰的話,你有病啊,你不是神經病嗎。那麼選票留下來不許動,那你為什麼要留下來?我跟你說什麼都是,他什麼東西都可能,就不是人。那是憲法規定的,它要保存18個月還是22個月,保存幹嘛?保存下來就是為了人家看的,是不是,又不是給你擦屁股用的。所以這是今天美國社會變化之後,我們看到的真正邪惡的部分。

那作為佐證,朱利安尼在上個星期四遭到FBI的搜查,他在曼哈頓的辦公室跟他的家,都遭到了搜查,那簽署搜查令的是來自於司法部。結果朱利安尼連續上媒體就講說,他們尋找朱利安尼的,與所謂烏克蘭的某些地下的交易為藉口,他們真正搜查的是朱利安尼跟作為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他們之間的相互文件和文書的往來,表面上查的是朱利安尼,實際查的是川普。這是今天美國政府美國現任政府,美國司法部跟FBI他們採取行動的做法,採取行動的做法。而這個做法的本身,讓我們看到了一份罪惡,這一份罪惡是指今天的美國政府。今天我們現實看到的,所謂的拜登政府,他代表的是個人一黨的利益,完全代表的是個人一黨的利益,完全代表的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在轉向黨國的一種方向。

而司法部跟FBI本身的出手,代表更深的涵義就是說,我將以國家的名義對你制罪,我將以國家的名義,對美國的民選總統,採取一種政治手段式的迫害。那好這一集節目到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