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FBI突襲紐約前市長的真正原因

大紀元專欄作家Lee Smith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看起來,聯邦調查局(FBI)對亨特·拜登筆記本電腦的調查不會有我們期待的結果了,因為特工們在本週突然搜查了魯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的家和辦公室,而朱利安尼(前紐約市長,司法部前檢察官)是最早曝光亨特·拜登醜聞的人。

據報導,FBI人員正在尋找證據,證明前紐約市長通過代表烏克蘭官員非法遊說美國政府,違反了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 FARA)。但這只是一個搜查朱利安尼的通信和記錄的藉口。

FBI試圖找到一些把柄,以報復這個揭露了美國第一家庭腐敗的人。在亨特的筆記本電腦上找到了很多照片、電子郵件和短信包括與一位他稱之為「中國間諜首領」的中國商人的財務安排。這些文件得到了拜登的一位前助手的證實,它們涉及拜登家族的其他成員,包括總統。

因此,為了陷害朱利安尼,總統動用了聯邦執法機構。這些機構有它們自己的理由對這位司法部最著名的前檢察官進行報復。朱利安尼曾幫助川普挫敗了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推翻美國總統的陰謀。

2018年4月,在前聯邦調查局局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特別顧問調查期間,朱利安尼加入了唐納德·川普的法律團隊,為總統辯護。2020年,為了撰寫《永久政變》(The Permanent Coup)一書,我採訪了朱利安尼。

他告訴我:「我想讓我們的團隊對他們更加強硬」。「我們需要公開露面,因為我相信這不僅僅是一個法律案件。這是一個政治案件」。

事實上,穆勒的調查是個幌子。司法部為了延續和掩蓋其針對川普團隊的非法間諜活動,而批准了這個FBI稱之為「交火颶風」(Crossfire Hurricane)的調查。對朱利安尼的調查則是交火颶風的進一步延伸, 甚至啟用的司法工具與之前調查川普助手時的工具都是同樣的:FARA。

這之前,FARA還是一項很少被執行的法律,它要求外國委託人的代表向司法部登記。目的是促進透明度,但大多數華盛頓特區的政治說客無視它,因為違規之後的結果僅僅是被迫註冊和支付罰款。這一切在2016年7月發生了變化。當時FBI以涉嫌違反 FARA 為由調查川普的總統競選團隊。

根據FBI的欺詐性俄羅斯共謀調查的官方記錄,卡特·佩奇(Carter Page)是唯一一名名義上因與俄羅斯有聯繫而被調查的川普競選助手。

FBI調查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是因為他為烏克蘭官員工作,而調查邁克爾·弗林將軍(Michael Flynn)是因為他為一位土耳其-荷蘭公民遊說。至於「交火颶風」調查的其他目標,FBI錯誤地聲稱,喬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是代表以色列遊說,瓦利德法雷斯(Walid Phares)為埃及。不管這些指控是否屬實,FBI真正想要的是調查川普的藉口,而FARA提供了這個機會。

正如記者保羅·斯佩里(Paul Sperry)去年報導的那樣,FBI將FARA武器化的幕後策劃者是司法部反情報和出口管制部門前負責人大衛·勞夫曼(David Laufman)。他現在為一個私人公司工作。勞夫曼是「交火颶風」調查的經理。他與現在聲名狼藉的首席特工彼得·斯特佐克(Peter Strzok)密切合作。他們給予俄羅斯檔案所謂的主要次源豁免權,以換取政府的正式聽證來證實虛假的檔案指控。

拜登政府試圖將與烏克蘭有關的FARA違規事件綁定在朱利安尼身上。這就更進一步證明了民主黨默認的刑事辯護是為了掩蓋他們的非法活動,而倒打一耙。他們指控對手的正是他們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最突出的例子是對川普2019年的彈劾,當時眾議院民主黨人對他的指控用在喬·拜登身上正好合適。

2016年,當時的副總統威脅說,如果烏克蘭政府不解僱一名調查一家能源公司的檢察官,他就會扣留對烏克蘭10億美元的貸款擔保。這家能源公司每月向他的兒子亨特支付五萬多美元。當川普在2019年得知拜登家族在烏克蘭的活動時,他要求烏克蘭總統向司法部長威廉·巴爾和朱利安尼通報此事。

民主黨官員、美國間諜和媒體指稱川普以擱置烏克蘭購買武器系統要挾烏克蘭政府。反川普的特工聲稱,他利用美國納稅人出資的資源作為槓桿,讓烏克蘭人採取行動進行調查。換句話說,他們非常準確地把拜登濫用權力的行為掛到川普身上。

朱利安尼拿錢影響美國對烏克蘭的政策的指控也是如此。烏克蘭能源公司為此僱用了亨特,這很管用——甚至他的父親也這麼說。喬·拜登在2018年1月的一次露面中吹噓說,正是他作為副總統讓烏克蘭人解除了檢察官的職務,否則檢察官不會下台。

現在的教訓是清楚的——如果你開始調查拜登家族,你就要付出代價。

因此,從某種角度來看,FBI未能調查亨特·拜登在筆記本電腦上描述的可能犯罪,只不過是一個更大、更暗的黑幕裡的一個小細節。由於執法部門瞄準了總統家族的敵人,拜登政府的所作所為實際上已經宣示美國正式接受了第三世界的政治和道德標準。

同年感恩節前後,一位消息人士與朱利安尼進行了接觸,該消息人士聲稱,他掌握有關烏克蘭政府與民主黨勾結以影響2016年大選的信息。去年,朱利安尼接受採訪時,他告訴我,「我想他會給我提供開脫罪責的信息,幫助我為我的客戶辯護。當時,我甚至不知道喬·拜登也參與了此事」。

作者簡介:

Lee Smith是最近出版的《永久政變:國內外敵人如何攻擊美國總統》(The Permanent Coup: How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argeted the American President)一書的作者。

原文The Real Reasons Behind the Rudy Giuliani Raid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