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女播音員死在市長床上」 記者遭王忠林迫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3日訊】中國五一長假首日,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升任湖北省委副書記、省政府黨組書記。與此同時,王忠林在官場的一段黑歷史又被挖出,王曾參與迫害發表「女播音員死在市長床上」的大陸知名記者齊崇懷。

據湖北日報消息,5月1日,湖北省委書記應勇,省委副書記、省政府黨組書記王忠林,赴該省多個部門檢查督導疫情防控及安全生產等工作。

這是王忠林首次以「省委副書記、省政府黨組書記」的新職亮相。此前,湖北省委副書記、省長、省政府黨組書記為王曉東。預料王忠林將擔任湖北省長。

王忠林高升的消息發布後,資深評論人岳山挖出王忠林擔任滕州市委書記期間的一段黑歷史,他曾迫害發表「女播音員死在市長床上」報導的大陸媒體人齊崇懷。

齊崇懷,山東省鄒城市人,1965年出生,曾先後在《山東工人報》、《人民公安報》山東記者站做記者。2003年擔任《中國安全生產報》駐山東記者站站長、《法制早報》事業發展部山東辦事處主任。他因敢於揭露中共政權黑幕而被稱「反腐記者」、「良心記者」,因得罪地方官員而身陷冤獄逾10年。

2004年12月26日,齊崇懷突破層層封鎖,深度報導《女播音員死在市長床上》的事件。該事件發生於同年10月15日,鄒城市電視台播音員馬嘯,意外死於鄒城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劉波的床上,死時僅著胸罩與內褲。

馬嘯的丈夫楊雪金是鄒城市化肥廠工人。當時一位電視台領導告訴楊雪金說:「馬嘯死了……死因是心臟猝停。」領導聲稱:馬嘯死在東灘路上。

但電視台另一位領導揭露:「宣傳部當時打電話讓我趕到鄒城急救中心,說馬嘯死在劉波副市長家裡。」

同年11月12日,濟寧市紀委、濟寧市公安局等單位向家屬口頭宣布馬嘯屍檢報告結果為:排除他殺,屬正常死亡。調查組同時也宣布對劉波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撤銷行政職務的處理決定。

死者家屬於2005年3月1日起訴至濟寧市法院,要求被告劉波支付巨額死亡賠償金等時,法院以缺乏充分證據為由不予立案。事件充滿疑點,但最後不了了之。

馬嘯意外死在副市長床上案一度被炒得沸沸揚揚。(微博圖片)

齊崇懷陸續得罪了山東一大批高官

齊崇懷因揭露當地官員官官相護進行造假,引起中共山東省委的極大不滿,並跑到中宣部告狀。齊崇懷因此得罪了山東一大批高官,其中包括曾任山東省委書記的吳官正(後任中共常委)等一批高官,還有時任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

齊崇懷在滕州調查時,觸及時任市委書記王忠林的腐敗。他當時拍下了滕州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超豪華的市府大樓及廣場。

2007年6月4日,這些圖片出現在官媒反腐論壇上,被眾多論壇及網站迅速轉載,滕州市高官的腐敗也隨之聞名全國。之後,滕州市委、市政府惱羞成怒,滕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滕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又對齊崇懷跨地區到濟南抓捕。

2008年5月,齊崇懷被當局以「敲詐勒索罪」判刑4年。齊案開庭時,滕州警方出動120餘名警員戒備。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宣傳部,公安局、檢察院、法院等主要官員悉數登場,集中在法庭隔壁觀看視頻直播。庭審達16個小時。

2011年,在服刑臨近期滿時,齊崇懷因對外披露自己受到酷刑折磨,甚至差點被滅口的經歷,又被加刑8年。

據《「良心犯」的母親妻子和女兒》一書記述,齊崇懷妻子焦霞在受訪時說,王忠林當時放話:不會讓齊崇懷活著出來的!經歷10多年冤獄,2018年3月24日,齊崇懷出獄時滿頭白髮。

大陸媒體人齊崇懷。(齊崇懷推特圖片)

而涉構陷齊崇懷的滕州市委書記王忠林,之後一路高升。

岳山在文章中分析說,王忠林在官場派系中,原本與習家軍並無淵源,他屬於像江派背景濃厚的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這類鑽營派,靠賣力幹髒活加上「表忠」升官。

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9歲的王忠林是山東費縣人,曾任棗莊下屬滕州市委書記、黨校校長,棗莊市委常委、檢察院副檢察長、聊城市委副書記、市長,山東省發改委主任、濟南市委副書記、市長,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

2020年武漢中共病毒疫情高峰期,2月13日,王忠林接任湖北省委常委、武漢市委書記。同3月10日,習近平到訪武漢,王忠林在當地死難者屍骨未寒,很多家庭因疫情而家破人亡之際,要求武漢全民「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聽黨話、跟黨走……」。

王忠林的言論立即引爆輿論,輿論壓力下武漢當局刪了報導,並改稱「感謝人民」。

岳山說,儘管王忠林表忠手法當時被視為敗筆,甚至有人認為是為準備到訪的習近平挖坑,不過如今看來,王忠林這套很對習近平口味,習認為很受用。只能說明這個體制是逆淘汰,小人得志、壞人當道。故此現在滿朝皆是「馬屁蟲」。

評論人士鄭中原說,王忠林的表演,已將中共黨官的真實嘴臉暴露無遺。其意義在於習近平這幾年貪官庸官抓了一大批,能活著繼續升遷的,往往是已混成精的。此人們看到,王滬寧之流搞洗腦宣傳無底限,下邊各級官員對人民的殘酷無情變本加厲。

換句話說,不是朝中無人了,而是壞人、小人當道,這朝當敗。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