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原中青報資深記者:我越來越恨共產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3日訊】一位曾在中共喉舌媒體《中國青年報》工作了33年的記者,卻說自己越來越恨共產黨,他經歷了什麼? 一起來看報導。

郭軍,1957年生於北京通州。1985年3月,他進入中共喉舌媒體《中國青年報》當記者、編輯,在那裏度過了33年的工作生涯。

1999年,報社實行「全員解聘、全員競聘」改革,衝擊了很多人。

郭軍:「從99年的4、5月份就開始了,就整天開會搞運動了,就要整我們每個人了,我們每個人都沒有飯碗,又有自殺的了。(我)10月份就正式的停發工資了,就沒有工作了,就是待崗了,三個月,你自己調走。我們報社編輯部幾百個人就是這樣一種狀態。」

雖然平時充當共產黨的宣傳喉舌,但運動來時,這些人也沒有保障。技術處幹部馮興義,體育部編輯王長安,都在這過程中自殺了。

後來,報社員工向中共團中央抗議,迫使這場所謂的改革暫停。

郭軍:「後來我(2000年)3月份再上崗,就是每個月給我一千塊錢,但是算我待崗的身份,只發基本工資,不發其它的一切的補助。」

正式記者,突然淪為待崗職工,這份落差,讓郭軍的心態發生了巨變。

他再次想起,自己祖輩遭遇的迫害。爺爺和姥爺原本都是河北地區的地主,生活富足。共產黨一來,姥爺家的一切傢俱糧食都被搶光。

郭軍:「農民在八路軍共產黨的領導下,就把地主搶了。我姥姥他們家的人就沒辦法在村裡住了,就逃到北京來了。這件事情是發生在1937年,共產黨不是從1949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才迫害中國人,它是從1921年、20年就迫害中國人的。然後1948年、49年我爺爺家,這個當然也就土地、房子啊也都被沒收了啊,充公了!」

郭軍說,自己是八代單傳。如果沒有共產黨的共產政策,自己會擁有很多祖輩的土地和房產。但在中共治下,自己一無所有。

他以待崗職工身份,在《中青報》的子報《青年體育報》工作了5年半。2005年9月,由於發生貪污腐敗案,《青年體育報》被迫停刊,郭軍繼續待崗兩年。

郭軍:「我沒有工作,每個月要還2600的房貸。然後他給我開將近1700百元的工資。就是說我每個月我不吃不喝,我還要欠900塊錢,我生活沒辦法繼續下去。後來我覺得還是不行。所以我就躺在報社大門口抗議、討薪。因為你這五年半期間,你是按照待崗的情況來發我工資,但實際上我是工作了。那麼你這是欠我工資了呀。」

郭軍最終被安排到總編室檢查組當校對,工人待遇。2017年8月他以主任編輯職稱退休。當月,郭軍奔赴美國。

郭軍說,在十年中,他和報社打了幾次官司,但每一次法院都判他輸。

郭軍:「就是說不管你有理沒理,這是事業單位制度改革了。然後說這個不是勞動合同法規定的內容,所以就不管。這是非常荒唐的。因為中國的勞動合同制是2008年正式實施的。這個法不咎既往,這是一個原則。我的事情是從2000年到2005年,主要欠薪是在這5年半,在這個法律沒有執行之前發生的事情。怎麼能用這個法律來說以前的事情呢?」

美國,成了郭軍生命的轉折點。他說,自己眼界更為開闊,也能看到講真話的媒體。他越來越恨共產黨。也因此,他開始寫回憶錄,寫下右派家屬的百年血淚史。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