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趙婷強震波及漫威 迪士尼2億打水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4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5月3日晚上6:30,北京時間5月4日。歡迎收看我們的節目,我是Sydney,我是秦鵬。

趙婷持續被封殺,可能波及漫威電影《永恆神族》,迪士尼兩億美元投資或打水漂?大陸男子橡皮艇闖台灣,勇氣還是陰謀?

秦鵬: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華裔導演趙婷靠《無依之地》獲得三項大獎,但是牆外開花牆內被封殺,餘波尚未了,現在更傳出一個驚人消息:由她執導的好萊塢電影《永恆神族》(Eternals)可能也被封殺,這部由漫威影片製作,迪斯尼投資2億美元的巨片,可能遭到嚴重影響。

Sydney:中國的「五一」長假期,被一名大陸男子和一艘橡皮艇打亂,33歲的這名男子,居然在重重封鎖下到達了台灣海岸,儘管他說自己是要來投奔「自由和民主」,但是也有聲音質疑他的真實動機可能並不簡單,背後或者涉及中共超限戰。

趙婷地震殃及漫威 迪斯尼2億美元或打水漂

秦鵬:趙婷這個名字最近很火。很火的原因,不是只是因為她是史上第一個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的亞裔女性,主要是這麼一件直得華人驕傲的大事,卻遭到中共封殺。

Sydney:嗯,奧斯卡用了93年才出了一個亞裔女性導演。在此之前,史上只有五名女性被提名最佳導演,全是白人。結果,趙婷從中共黨媒原本說的「中國的驕傲」變成了「辱華導演」。中共也完全封殺社交媒體對趙婷和奧斯卡的討論。就只是因為趙婷8年前講得幾句話。

不過她講的話後來也被證實了沒有錯啊,她說中國是一個「遍地謊言的地方」,出來後才接收到真實資訊。中共這次封殺消息,奧斯卡這麼大的事都封殺,這不是的確是一個接收不到真實資訊,遍地謊言的地方嗎。

秦鵬:不過,中國網友聰明,將「趙婷」稱為「那個女孩」,她得獎的電影《無依之地》也被改為《有靠之天》,繞過內容審查。

Sydney:是,這個我們之前節目特別做過一集。但現在,趙婷導演的另一部片,這兩天也讓電影迷憂心忡忡,可能也得被封了。這是一部漫威的超級英雄片,叫《永恆神族》(Eternals)。這部片由漫威影業製片、迪士尼發行,預算兩億美元。它原定去年11月就要在美國上演,因疫情被推遲一年,到今年11月5日。

我們看一下這部片的預告。

這部片是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主演,是女英雄為主角。主演的還有《權力遊戲》裡的少狼主、理察‧麥登(Richard Madden)。演員陣容非常強大。

《屍速列車》人氣韓星馬東錫,還有《愛情昏迷中》庫梅爾‧南賈尼(Kumail Nanjiani)也有演出。

秦鵬:這部片算是漫威迷比較期待的一部片了,漫威過去11年推出了22部電影構築而成的「無限傳奇」(The Infinity Saga)系列,隨著最終章《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4:Endgame)上映也跟著畫下句點,很多人都好奇之後的漫威宇宙將會如何發展。這部電影,《永恆族》(The Eternals)的故事,就是另一個超級英雄新篇章,講述漫威宇宙數百萬年之前的史詩傳奇!電影故事的時間背景設定於《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之後。

Sydney:「永恆族」由古老的宇宙種族「天神族」(The Celestials)在測試了人類基因的多種變化後創造,是一支擁有超能力的種族。「天神族」某日決定地球已被摧殘到無法修補的程度了必須立即毀滅!而此時在地球上的「永恆族」戀戀不捨,決定留下來重新整頓這個星球。當時雖然發生了好幾次戰役,天神族最終還是決定讓「永恆族」保留了這顆星球。永恆族被遣往地球,並在地球上祕密生活了7,000年以上,保護人類免遭邪惡不朽族的侵害。

秦鵬:聽了的確很令人期待,不過這部片現在是讓電影迷和迪士尼都捏著汗。

Sydney:就是因為趙婷現在在中國政治上比較敏感。趙婷的名字讓《永恆神族》更加亮眼,但是,對於中共來說恐怕是「刺眼」。中共官方會不會放行《永恆神族》還是個問號。

秦鵬:現在,如何解決趙婷之於《永恆神族》的「亮眼」與「刺眼」這對矛盾,成為迪士尼的當務之急。其實我們看到,多少年以來,好萊塢都努力確保電影不會得罪中國審查員。因為,沒有他們放行,製片廠不可能進入中國巨大市場,獲得中國巨大的票房。

所以,我知道很多電影都在做自我審查。我有一個朋友在南加州,就幫助一個著名的製片廠做過幾次主要來自中國大陸的融資,在製作之初,就在想著如何討好中國大陸觀眾,以及如何迴避中共當局不喜歡的一些內容。由於信息敏感,我就不提這個電影公司的名字了。

Sydney:尤其漫威影片在中國市場向來是盈利豐厚的片子,是迪士尼手裡下金蛋的母雞。資料顯示,迪士尼目前在中國市場的大贏家就是2019年上演的漫威超級英雄片《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電影預算3.56億美元,在全球獲得票房28億美元,其中6.3億美元來自中國。

同年上演的《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預算在1.52億-1.75億美元之間,全球總票房為11.3億美元,其中中國就占超過1.5億美元。僅中國票房的數字便相當於幾乎可以讓影片回本。這些都是迪士尼發行的漫威作品。

秦鵬:《紐約時報》曾經說,中共手握「迪士尼魔法王國的金鑰匙」。好萊塢製片人芬頓說,迪士尼在中國擁有的巨大利益生態圈,並不僅僅只有電影。投資55億美元、2016年開張的上海迪士尼度假區也是其中的一塊大積木。它在面向全中國的同時,旨在至少把附近三小時車程之內的三億多人變成終生消費者。

Sydney:所以迪士尼才那麼舔共,不過,舔共也讓迪士尼遭遇了滑鐵盧。一個例子就是,為中國市場量身打造的2020年票房片《花木蘭》,眾目睽睽之下悲慘的票房。該片的預算為兩億美元,但是,全球票房僅為7,000萬美元。《花木蘭》在中國的票房為4,000萬美元,僅為投資預算的五分之一。

遭到如此重大挫折的原因,是因為這部真人版《花木蘭》的主演劉亦菲在公映前,公開支持香港警察鎮壓民眾抗議,以及影片在結尾處鳴謝包括新疆吐魯番公安局在內的一些政府機構。遭到國際群眾撻伐,抵制這部片。

當時,國際社會廣泛指控港警濫用暴力;新疆人權迫害也受到全球關注。

秦鵬:迪士尼為了套牢中國市場而「忽視國際觀眾」的政治手法失敗,結果也沒留住中國觀眾。在中國票房也不佳。

其實《花木蘭》由當紅明星劉亦菲和其他華裔巨星,包括鞏俐、李連杰、甄子丹等聯手出鏡。身著中國古裝、進出於中國土樓,手持中國兵器,馳騁在中國古戰場上,用迪士尼的藝術邏輯演繹著看似完美的「中國傳統」,講述著「中國故事」。說白了,《花木蘭》是對中國民族主義的美式歌頌。

Sydney:美國之音報導,哈佛大學合作研究員郝建說,「好萊塢與中國電影的根本觀念完全不同。好萊塢和西方電影是以個人主義為基本價值觀,以此作為認識人物的出發點,而中國電影是以國家主義為基本價值觀,以紅色信仰來塑造英雄、灌輸大眾。」但是為了迎合中共政治偏好,連電影這樣的文化產業都失去原則,這樣卑躬屈膝真的值得嗎?

秦鵬:郝建分析,從現在中國的社會氛圍和政治走向來看,好萊塢與中國漸行漸遠是一種大概率趨勢。

好萊塢製片人芬頓指出,其實,與中國三觀不合的好萊塢已經在十字路口佇立很久了,只是一直成功地裝出了視而不見的樣子,「終有一天我們會承認,已經受夠了,不能再討好和退縮下去了。」

芬頓說,事實上,由於中國民族主義對西方、對美國的負面情緒,好萊塢作品在中國收穫的掌聲已經在萎縮;而且,這樣的情緒不僅僅體現在文藝上,「也波及到時尚方面,比方說耐克,比方說雨果博斯,等等。」

Sydney:「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的討論節目「中國在好萊塢的主演角色」提出,美國的電影製片廠和電影製作界,倒是應該更多地與獨立中國電影人合作,這些人因為不願意接受政府審查,通常不是進入地下活動,就是流亡在外。

這個節目說,「美國仍然擁有很多軟實力,好萊塢就是這種實力如何觸及世界的最好例證之一。我們永遠不會接受自己政府的審查制度,為什麼要接受其它政府的審查制度呢?」

秦鵬:其實有點像溫水煮青蛙,當年美國在面對蘇聯和眾多社會主義國家的軍事和政治對抗,大部分美國人並沒有和蘇共勾兌。而在過去40年,在團結中國對抗蘇聯的初衷下,美國與中共建立了聯繫,而後又希望能夠在與中共的交往中,幫助中國走向民主化,再之後,在中共很多年的謊言和利益中,很多美國公司和政治人物忘記了出發時候的初心,也忘記了曾經堅守的美國的價值觀,對中共的作惡不願意發聲,甚至有的還助紂為虐。

Sydney:還記得趙婷在頒獎典禮上用中文說的三字經「人之初,性本善」,引起了很多海外華人廣泛迴響和共鳴。有人就說,像趙婷這樣一個已經拿獎無數,站在國際舞台聚光燈下的人,影響她的居然是這樣簡單的,幾乎每個中國人都會背的一句古詩詞。秉著善待他人的心,趙婷應是心中有大愛的人。

我覺得她也是想表達在這個利益為重的世界中,保持善良和堅持原則的重要性。她僅管和中共政治利益相衝,但她秉持著的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善的精神,身在西方社會中也沒有忘記。反而是把這樣的中華價值帶上了國際舞台。

她說,「人之初,性本善」,即使有時似乎並非如此,但在世界各地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身上,她總能看到好的地方。她也說,這個獎盃獻給每一個用信心和勇氣去保有自身和彼此之善的人,不管這麼做有多困難。

秦鵬:不過,我最新看到郝建的分析說,她也有可能是在迪斯尼或好萊塢朋友的勸說之後,精心選擇一句深受中國民眾接受的傳統名言,也有希望傳遞對中國文化的認同,但是同時避免了迎合《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的那種對她的半利誘半威脅。

不管怎樣,我和Sydney也相信人類的生命最初、最本源的來處,是純正善良的,真心希望趙婷能夠在中共這種巨大的誘惑和壓力面前,繼續守住正義的底線,不要給中共唱讚歌。

潘建志:習近平不是戰狼是胖虎?

Sydney:說到面對中共巨大的壓力,今天「新頭殼」上看到一個新聞,感覺非常有意思。

台灣的潘建志醫師今天在臉書發文「不是戰狼,是胖虎」,直言,習近平就是胖虎,因胖虎是幼稚的,用拳頭和恐懼霸凌同學,強迫別人聽他唱難聽的歌,吃他做的噁心料理。這正是中共的內政外交原則,簡單粗暴,沒什麼高超技巧,不需要深思熟慮。胖虎用威嚇快速地達成目的,但人人心裡都討厭,他沒有真正的朋友。

秦鵬:潘建志說:「習近平就是胖虎,不騙你,去查維基,兩人生日同一天,6月15日。」

Sydney:他說,習近平和胖虎一樣,欺凌周圍所有的人,他強迫每個中國人,上網都要翻牆,都要讀習語錄;修改自已的任期無上限,禁言中國前總理溫家寶,整肅中國首富馬雲;他勞改新疆維吾爾族,鎮壓香港民主;他衝撞印度,騷擾日本,台灣和菲律賓。

由於習近平強調對外要加強鬥爭,所以,我們看到中共的戰狼外交最近兩年引發外界高度關注,也引發了國際批評和圍攻,很多人都嘲笑很多駐外大使是戰狼大使。而總加速師習近平則被認為是戰狼總指揮。但現在,還出了胖虎這麼個代稱。

秦鵬:潘建志提到,中國改革開放到習近平上任前從沒有這麼惡劣過,許多民調顯示,新冠疫情,世界各國討厭中國比例達到新高,逼著中國把該給人民的疫苗出口送禮當攏絡工具。緬甸政變騷亂,中國工廠被砸被燒。過去關係良好的土耳其,自殺炸彈威脅中國大使。經濟制裁澳洲一年,結果澳洲棉花煤礦轉銷它國創歷史新高。中國在川普(特朗普)選舉時,支持川普,但川普上任後反而懲罰中國。中國改在四年後支持拜登,但拜登制裁中國更用力,直接通過全面抗中的「戰略競爭法」。

Sydney:他認為,中共外交政策完全失敗,想扮演精明帥勁的戰狼,卻被看穿只是個任性的巨嬰、幼稚的胖虎。據統計,胖虎在《哆啦A夢》全集中,一共揍了玩伴大雄173次。「是胖虎,不是戰狼。」

秦鵬:我記得,今年3月份的時候,中共抵制H&M的時候,《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認為,當前中共已非「戰狼外交」,而是全身僵硬、不能溝通、見人就咬的「殭屍外交」。

那麼,觀眾朋友們,你們認為中共到底是什麼呢?

陸男橡皮艇闖台灣 真實原因惹爭議

Sydney:再來看到,台灣當地時間週六,5月1日,一名來自中國大陸的周姓男子,在台中市港口被當地人發現後,被警方拘留。該男子稱是因為嚮往台灣的自由平等,所以偷渡海峽到達台灣。目前,該男子已經被台灣海巡署安置,先會隔離檢疫14天,然後將轉交台灣移民署處理。

秦鵬:我們先簡單回顧一下,該男子被發現和處置的過程。5月1日,台中港開挖土機的工人林學賢當晚十點多下班,在黑暗中聽到有人在堤防上喊他「喂喂餵」,他以為是釣客,就問他在上面幹什麼?該男子講他從大陸福建開橡皮艇開了十小時。他問周男到台灣來幹嘛?他說:要來台灣發展。第二次問說投奔台灣自由。

隨後,林學賢給他買了盒飯/便當,他的老闆向警方進行了舉報。

Sydney:台中港務警察總隊在對這名周姓男子詢問的時候,他稱自己來台灣主要是覺得因為這邊比較自由平等,所以才計劃偷渡,橡皮艇則是在淘寶以一萬六千元人民幣購買的,船上準備了四桶油料、兩支手機、一個指北針,他自稱加了一百四十公升油料,剩九十公升,約使用五十公升。4月30日,他從福建石獅出發,花11小時橫渡海峽,在台中港附近上岸。

該男子強調在大陸沒有犯案、不是通緝犯,只是嚮往台灣的民主自由才會偷渡。

秦鵬:據台媒報導,周姓男子駕駛的是中國山東製造的「荷魯斯橡皮艇」,宣稱是軍規品質,適用海面衝浪、垂釣休閒、水庫巡邏、災害搶救等,可供「軍事搶攤」,加裝舷外機,就是動力快艇。

消息在台灣引起震動。因為這顯示台灣邊防可能有安全漏洞。台灣網友熱議,有人說,「海巡弟兄會不會被盯爆啊,這樣讓人偷渡」、「開橡皮艇都能進來,太扯了」、「淘寶能買到軍規,什麼店家這麼神」?

Sydney:還有網友說,「一天一個,一個月就30個,要是來的是特工,可以做的事就多了。」也有人好奇:「所以他會被送回去嗎,回去會怎樣?」

週一,台灣國防部長邱國表示,正在調查安全方面的「缺失」。媒體追問,是否可能是雷達監控疏失,邱國表示,不認為如此。

秦鵬:台灣海軍司令部在週一的一份聲明中說:「海軍平時以岸置雷達站與各區偵巡機、艦,結合各項識別系統遂行聯合情監偵,掌握我海上應變區機艦動態。」

聲明還稱:「海上目標分由海軍、海巡及岸巡分層掌握,針對目標雷達回跡小,難以掌握之膠舟、竹筏等目標,本軍將與海巡署共同研討應對,嚴密監控周邊海域。」

勇氣還是陰謀?

Sydney:目前,對於周姓男子到達台灣的真實目的,有兩類完全不同的看法。有一種認為,他是敢於冒險,投奔自由。

台灣海峽,被認為是世界上警戒最嚴的水路之一。海峽兩岸的海軍和海岸警衛隊的船隻,都密切關注著這條平均寬度大約180公里(110英里)的海峽。台灣海峽的天氣也是出了名地不可預測,所以,通過海路到台灣去尋求避難是一種冒險的策略。

秦鵬:第二類看法,是當前正值台海緊張局勢加劇之際,周姓男子的偷渡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擔心和懷疑。

曾任海軍艦長的台灣前海軍官校教官呂禮詩在臉書質疑,周男扛著42公斤橡皮艇,在福建偷渡前,要刷手機「八閩健康碼」、給橡皮艇充氣,不會被中國海警發現?周男在石獅市出發的浪高正是0.4公尺趨緩至0.2公尺、風力從3級轉至2級時,台中港登陸時也大概如此,他如何有這麼準確的海像資料?茫茫大海以指北針就能導航?是不是有漁船、商船甚或軍船在海上接駁?存在諸多疑點。

他認為:「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導航!在茫茫大海中,要不是用指北(南)針就是手機定位,海巡有找到嗎?」

他還懷疑,周姓男子是受命來蒐集情報的。他說,「有些衛星、電視、網絡雷達上看不到的,必須有人親自走一趟,人員情報對情報蒐集也很重要。不管未來是不是被驅離回中國,都已對海巡、海軍造成一定的傷害。」

Sydney:不過,著名漫畫家@變態辣椒認為,台灣輿論應該質疑的是台灣自家的海防問題,而不是憑空指責一個冒死投奔自由世界的偷渡客是匪諜。

台灣陸委會表示,周男非法來台目的、動機及相關陳述待執法機關偵辦釐清。

遣返、收容、庇護?未來三種結局

秦鵬:台灣不承認庇護的概念,部分原因是擔心中共特工滲透,也因為它希望在疫情危機時期阻止任何外來的人湧入。

根據過去政府處理相關大陸偷渡客的案例,偷渡客由於違反《入出國及移民法》,得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台幣9萬元以下罰金,刑期結束後,一般會遣返回大陸。

Sydney:大陸人駕船偷渡投奔自由台灣有先例。2016年6月,大陸異議人士溫起鋒曾在駕駛小型海釣船偷渡金門四個月後,才被海巡發現抓捕,他向台灣尋求政治庇護,滯台多年未取得身分後被遣返。2015年三名中國青年駕駛機動帆船,稱從山東駕船三十多天到台灣,準備繼續開船到關島尋求政治庇護,當時正值年度漢光演習,引發輿論質疑是否為間諜?台灣檢警調查後未發現證據,三名陸青拿不到身分,最終以自願返陸收場。

秦鵬:不過,基於人道主義考慮,台灣有時也對持不同政見者的存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以,也有可能被給予「收容替代」的身分,讓他在台灣生活(但有限制,例如必須定期到移民署報到)。多年來,某些中國難民被悄悄地批准留下來。

Sydney:有台灣媒體分析,由於非法偷渡的因素,這次的周姓男子申請政治庇護恐怕會非常困難。目前警方也說周男沒有提出政治庇護的要求,檢警將直接依涉偷渡罪嫌偵辦。

秦鵬:不過,由於當前台海局勢已經不同於之前,所以,預計周姓男子也有可能獲得台灣方面的庇護。因為,從香港反送中以來,台灣也歡迎試圖逃避北京鎮壓的香港人。

當然,這名男子後面將會如何,我們會持續為觀眾朋友們關注,並且及時通報。

Sydney: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請大家關注、點贊、轉發我們的頻道和節目。謝謝大家收看。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