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G7合力抗共 習借艦出醜拿宋學祭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4月28日,星期三。

今天關注的焦點:中俄假新聞將被攔截?G7外長碰面議反制;美日再度同發聲,警告中共勿擅改印太現狀;澳或收回達爾文港租約,菲外長怒趕中國船隻;中共海軍出醜,習借「艦」開戰?「新聞業最大敵人」入侵,香港失新聞自由。

中俄假新聞將被攔截? G7外長碰面議反制

5月3日,七大工業國集團(G7)成員國的外交部長齊聚英國倫敦,準備進行疫情爆發以來的首次面對面會議。

這次會議可以說是舉足輕重。因為首先,與會的七個國家,也就是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美國和英國,經濟實力雄厚,各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加在一起高達40萬億美元,幾乎占據了全球經濟總量的一半。

與此同時,歐盟代表一同出席會議,且澳洲、印度、韓國、南非外長,以及東盟(ASEAN)輪值主席汶萊的外長也都應邀加入。

所以,「G7」外長會議已經不僅僅局限於7個國家了。多個印太國家受邀請,非常耐人尋味。

那麼,此次擴大化的會議將討論哪些關鍵議題呢?這是另一大看點,而且毫不意外,中共被擺到了聚光燈下。

據路透社報導,東道主英國把這週為期三天的會議視為一次機會,用來重新確認西方影響力、應對中國(中共)與俄羅斯的挑戰,以及處理疫情後復甦、氣候變遷等問題。

英國外相拉布(Dominic Raab)在會前幾次提到中共。他表示,有必要挺身捍衛開放市場、民主和人權;也表示英國正在推動G7國家共同制定一套「快速反駁機制」,以對抗中俄散布謊言、宣傳或是假新聞。

同時,拉布表示不少與會國都想知道,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是怎樣開始的」。

布林肯:聯合盟友 對北京說「我們不會忍受」

在G7外長會議正式開始前,拉布先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面。而布林肯對中共的表述就更加直接了。

週日(2日),也就是布林肯飛抵倫敦當天,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播出了對他的專訪。

布林肯指出,在過去幾年裡,中國(中共)在國內採取了更加壓制自由的行動,在國外採取了更加咄咄逼人的行動。這正是導致美中關係跌入低谷的兩個原因。

他強調,西方關切新疆、香港等中國人權問題,絕非像中共所指責的「干涉中國內部事務」。中共自己簽署了《世界人權宣言》,卻又違反這些承諾,所以美國完全有理由和責任站出來抵抗。

此外,布林肯表示,在面對中共盜竊知識產權,並造成美國數千億美元以上的損失時,美國將與盟國一起對抗。

他說,「我們將聯合志同道合、同樣飽受損失的國家對北京說,『這不能忍受,我們也不會忍受』,(聯合讓)我們更加有效率,更加強大。」

美日再度同發聲 警告中共勿擅改印太現狀

G7外長會議前,布林肯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也舉行了會談。

日本外務省表示,雙方在會談中確認,兩國將「強烈反對」中國(中共)單方面以武力改變東海及南海現狀的任何企圖,並一致認同維持台海和平及穩定的重要性。

這是兩國近日就此事第二次共同發聲。

上週五(4月30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和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長(相當於參謀總長)山崎幸二在夏威夷會晤,也申明反對任何單方面改變東海局勢的行為。

東海地區緊張局勢一直在加劇。上個月,遼寧號航母打擊群穿越日本宮古海峽;中共海岸警衛隊船隻在釣魚島附近水域屢次入侵。

因此,山崎與米利再度確認美日安全保障條約第5條的適用範圍涵蓋釣魚島。該雙邊安全條約的一部分被解釋為:對美國來說,日本領土受到任何攻擊,就等同於美國本土受到襲擊。

此外,為了實現「自由且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日本自衛隊將與美軍加強合作。

剛卸任的印度太平洋司令菲利普‧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在上週五的交接班儀式上警告說,中共旨在以自己的國際秩序取代現有國際秩序,美國及盟國必須團結一致,捍衛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

他還表示,印太戰略競爭不是美中兩國之間的競爭,而是自由與中共威權主義之間的競爭。

澳或收回達爾文港租約 菲外長怒趕中國船隻

中共現在被美國及其盟友共同圍追堵截,可能晚上都睡不好覺,在想招兒反擊呢。但是,他們面臨的反制可不止於此。

據《悉尼晨鋒報》週一(3日)報導,澳洲國防部證實,針對中資公司租賃北領地達爾文港一事,他們已經啟動審查。

北領地首府達爾文是澳洲重要的軍事基地和北部海岸巡邏艇的基地,也是美軍駐澳洲輪調部隊的基地。

2015年,當時的北領地政府以5.06億澳元的價格,將達爾文港租給中資企業嵐橋集團,租期99年,而嵐橋集團與中共軍方有著密切聯繫。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安全項目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表示,達爾文港這樣的租約放到今天是不會獲批的。

澳洲總理莫里森也在上週對當地一家電台說,如果涉及國家安全隱患,他會針對這份租約採取行動。

同時,澳洲國防部長達頓(Peter Dutton)表示,澳洲的一個明確優先事項就是保護北部和西部的水域,澳洲國防軍已經做好了行動準備。他還承諾,今後會更公開地談論中共的侵略性行為。

澳洲越來越無懼中共的各種威脅打壓,我們還看到,菲律賓的反抗動作也變得頻繁。

5月2日,菲律賓國防部不理會北京警告,表明將持續在南海的200海里專屬經濟區(EEZ)內軍演。3日,菲律賓外長陸辛(Teodoro Locsin)更是發布辛辣推文,驅趕入侵該海域的數百艘中國船隻。

推文寫道,「中國,我的好朋友,我該多禮貌地說呢?讓我想想……喔……XX的給我滾出去!」他對自己爆粗口進行了辯護,表示「一般的溫和外交辭令,只是徒勞無功」。

同一天,菲律賓外交部也發表聲明,指控中共海警船在南海黃岩島附近,對進行演習的菲國艦艇採取「好戰行為」。

中共海軍出醜 習借「艦」開戰?

中共船隻和艦隊在印太地區橫行霸道惹眾怒,但同時,它的戰力又時常遭到外界的揶揄。近日,海內外媒體就大量報導了中共軍艦丟臉的畫面。

4月26日,有推特帳號發布圖片,顯示中共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在東海航行時,遭到了美國、日本軍艦的包圍和監視。而近期,前海軍副參謀長宋學的落馬,更引發外界對中共軍工實力以及腐敗內幕的關注。

對此,自由亞洲電台採訪了宋學當年的好朋友,前海軍司令部參謀姚誠。

姚誠認為,宋學被抓是意料中事,因為中共中央軍委對遼寧號的表現一直不滿意。他說「花費那麼多錢,用了那麼長的時間,搞了兩條不能打仗的航母」,這次更在國際上丟人了。

日前,宋學被終止人大代表資格,更涉嫌嚴重「違紀違法」。

公開資料顯示,在2009-2012年,他曾任海軍裝備部副部長,期間還和3位一把手做搭檔。2010年,他出任海軍少將,並在2012年任海軍副參謀長。而這兩次重要升遷,正是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在任之時。而徐、郭二人,長期掌管軍中人事,涉及賣官被大陸媒體,稱為「國妖」、「叛徒」。

而中共軍隊腐敗的問題長期存在,外界質疑宋學落馬的真實原因。

姚誠認為,宋學並非海軍出身,當局不過是找不到合適的人來追究責任,拿宋學開刀。

宋學曾就任海軍裝備部,這便意味著和軍工系統長期接觸,擁有採購大權。這次被查,也讓人聚焦武器製造領域的腐敗問題。

這次讓中共丟臉的遼寧號,前身是烏克蘭「瓦良格號」航母。當時,中共海軍前副司令賀鵬飛主張這次購買和改建。2001年賀鵬飛去世,他的祕書宋學獲升職,接管遼寧號的改建和飛行訓練,訓練中造成多人傷亡。

姚誠披露,海軍曾有多人不同意這次購買,認為瓦良格號的滑躍式起飛技術,已經被淘汰,這種軍艦無法打仗。而如今事實也證明,這個決策是錯誤的。

而中共近期力推的山東艦是遼寧號的更新版,滑躍式起飛的問題依然保留,外界對中共最新的航母作戰實力始終持懷疑態度。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認為,宋學的落馬,除了和「遼寧號」的出醜事件有關,這背後可能還涉及,習近平此前在湘江戰役紀念館所提到的「血戰」,習近平若想在台灣、南海有所行動,還必須要忠誠度問題,而宋學,或許只是用來殺一儆百的。

「新聞業最大敵人」入侵 香港失新聞自由

中共獨裁,對內部嚴厲控制,對普通老百姓就更不用說了,你只能服從,聽他們的一言堂,不能有自己的獨立思想,更不能發出不同的聲音。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中國資深新聞工作者對美國之音表示,「這個節日跟中國人沒有關係」。

他說,過去這六七年來,少數幾位記者曾堅持深度報導或監督政府,但他們面臨的後果是遭警察的騷擾或拘捕,這樣的寒蟬效應讓很多人選擇了「閉嘴」。

同一天,不少海外媒體追問,曾經在武漢第一線報導疫情的張展、方斌和陳秋實等公民記者,被中共判刑、抓捕或嚴密監控,他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主任艾瑋昂(Cédric Alviani)進一步指出,「中國(中共)是全世界新聞業的最大敵人,也是全世界資訊自由的最大敵人。」

他的話已經在香港得到了印證。曾經,香港被視為西方價值在亞洲的橋頭堡,但隨著中共去年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那裡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接連受到衝擊,記者進行調查報導也遭受打壓。

據香港記者協會3日公布的最新「新聞自由指數」,香港該指數的業界評分,創下八年來新低。多達85%的受訪者認同,有評論指港府是打壓新聞自由的來源;69%的受訪者表示,中共中央官員近年來言行強調一國先於兩制,令他們在報導與此立場不同的聲音時感到不安。

也是在3日,《大紀元時報》香港記者梁珍前往由香港中聯辦控制的《大公報》總部抗議,因為有疑似《大公報》記者跟蹤她。

上個月大紀元在香港的印刷廠遇襲後,梁珍在三天內兩度被跟蹤。24日,一名男子到她的住處敲門騷擾;26日,她外出採訪時又被一名頭戴帽子、塞著耳機的中年男子尾隨。梁珍用手機錄影,並質問對方是不是《大公報》的記者,該名男子迅速逃跑。

梁珍直指《大公報》不是傳媒機構,而是「中共的間諜機構」。除了派人跟蹤她,該報此前還要求取締《蘋果日報》,近日又大肆誣衊法輪功為「X教」,聲稱要以「國安法」取締法輪功。

梁珍說,「我們也是克服了自己的恐懼來到這裡,向中共這種跟蹤、這種下三濫的做法說不。我覺得我們香港人,不應該活在恐懼之中,讓這種便衣、讓這種互相文革舉報、讓這種跟蹤、這種特務手法,變成香港的常態,這個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