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美地方法院向中共發傳票 北京變慫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2日,大紀元援引福克斯新聞報導稱,美國密西西比州總檢察長林恩·菲奇(Lynn Fitch)在本週的一份聲明中說:「因為中國(中共)惡意和危險(散播疫情)的行動,密西西比州的家庭和企業應該受到經濟賠償。」「訴訟目前正在司法程序中進行,我們期待為密西西比州人民伸張正義。」

透過菲奇之語,很多人才曉得,追究中共散播疫情的相關訴訟目前正在密州進行著。自然,起訴方應該是美國人,那麼被告方是誰呢?密西西比當地媒體WLBT報導,密西西比州南區法院於去年12月9日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中共國家衛生委員會、中共應急管理部、中共民政部、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以及武漢病毒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發出了傳票。而之所以起訴中共,是為了避開《外國主權豁免法》(FSIA)中的限制。因為FSIA限制美國人起訴外國政府,但如果起訴控制政府的中共,就不會受到FSIA的阻礙。

首先需要確認的是上述被告是否已經接到了傳票。筆者推測,對於中共國和中共的傳票應該是寄到北京中南海或中共最高層,其他的則是直接寄給部門負責人。關於送達方式,美國地方法院大概率是通過聯邦快遞將法律訴狀送達上述被告的,就如2002年將起訴江澤民的訴狀寄到中南海一樣,而某些人對於來自海外的信件,大筆一揮予以接收也是非常可能的。

根據美國法律規定,這些實體接到傳票後,應該在21天的時間做出回應,答辯狀可以對起訴狀提出的事實或理由全盤否認、部分否認、全盤承認、部分承認,也可以反訴原告。如果不做回應,地區法院將可以進行缺席審判。如今自傳票發出,已經過去近5個月,上述被告顯然沒有給予美國法院以回復,因為如果有回覆,美國法院應該會有相關消息的。

中南海不敢應訴,是因為內心十分恐懼,中共高層深知,當前全球愈演愈烈且造成上百萬人死亡的疫情的始作俑者,正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及中共。隨著愈來愈多證據浮出水面,隨著中共拋出的一個個認定病毒來自大自然的說辭被證偽,世界各國要求對中共追責的言論不絕於耳,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瑞典、意大利、西班牙和巴西等眾多國家已經形成對中共追責的共識。

在這些國家中,美國是率先要求中共需要承擔罪責的,而且是在總統層面。如去年5月,川普總統就表示「中國(中共)應對它們所做的事情負責。它們已經非常非常嚴重地傷害了世界。它們應該承擔責任」。7月,在美國獨立日慶祝活動上,川普再度表示,中國(中共)針對疫情的保密性、欺騙性和掩蓋性,使病毒得以在全球189個國家傳播,中國(中共)必須承擔全部責任。

8月,在川普陣營公布的新的施政綱領中,川普明確表示將在第二任期內「要求中國(中共)對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負全責」。9月,川普首次稱「中國釋放(released)了他們不該釋放的某種東西」,它來自武漢,傳播到世界,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無疑,川普如此肯定一定是掌握了確鑿的證據。正如8月30日,掌握美國強大情報網的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在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網Maria節目時所言,「我們有很大把握來說明病毒起源於中國武漢」。

今年1月,在北京當局最終同意世衛組織派出的專家進入武漢核查病毒來源之際,美國國務院發布了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所作所為的事實核查報告,報告聚焦該研究所,提出了基於證據基礎之上的核查結果,並強調中共當局透明性的重要。

報告首先確定了病毒來自中國,中共在病毒和疫情問題上欺騙了世界。

其次,報告通過分析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項目,再次為中共病毒來自其實驗室提供佐證。報告指從至少2016年開始,武漢病毒所研究人員進行了涉及RaTG13的實驗,且在COVID-19爆發之前沒有停止的跡象;RaTG13是研究所在2020年1月確定為最接近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96.2%相似)。這無疑在暗示病毒所有能力製作病毒。

第三,報告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從事祕密軍事活動,暗示北京已違反了《生物武器公約》。

4月初,美國眾議院資深共和黨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呼籲拜登政府採取行動,就中共病毒疫情向中共追責,要求其賠償巨額經濟損失,並將其告上位於海牙的國際法院。

而美國國家安全公民委員會成員、曾在美國陸軍服役29年的勞倫斯•塞林博士近期頻頻發聲,4月29日更是在推文中明確寫道:最後的實錘證據:毫無疑問,COVID-19就是中共實驗室製造的中共病毒。中共科學家早在2005年就利用動物模型對基因改造的病毒進行「動物傳代」實驗,以此使病毒更加致命。

塞林博士如此肯定,同樣是掌握了確鑿的證據,如中共科學家做實驗的動物模型都是來自一家名叫Jackson Laboratory的美國公司,購買方留下了足夠的信息。

與美國官方認定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同時,美國民間組織、個人也發起了針對中共政府的訴訟。據悉,去年3月,美國的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內華達州和加利福尼亞州就發起了至少7份針對中共政府的個人起訴。而密蘇里州則是在去年4月成為第一個對中共提起訴訟的州,該州要求中共對疫情的全球蔓延承擔責任,並尋求賠償,以彌補該病毒造成的「巨大生命損失、人類痛苦和經濟動盪」,目前訴訟正在進行中。密西西比州緊隨其後。

面對著美國和更多國家的追責行動,北京突變慫包,裝聾作啞,根本不敢講事實真相告訴國人,但裝聾作啞還能到什麼時候呢?要知道,雖然中共政府具有外交豁免權,但被起訴的國家衛生委員會、應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以及武漢病毒研究所等可不享有外交豁免權。一旦美國法院缺席審判,判定這些被告也承擔相應的責任,乃至賠償,中共的丑可就出大了,而且中共的海外資產也極有可能被凍結。這樣的結果是中共最為害怕的。

顯然,到了現在,中南海已經清清楚楚地知曉,病毒來於自然的說法已經根本站不住腳,想利用世衛為自己站台的計劃也落空,因為西方政府並不認可世衛的調查報告。下一步,中南海為甩鍋,是否會推出新的替罪羊呢?比如為中共效命的病毒科學家,比如中共黨內敵對勢力,等等。只是鍋若甩的不成功,後果難以預料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