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下三濫攻擊香港法輪功 透中共迫害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自由從來都不是免費的,中共治下的香港亦然。楊美雲老人是一名瘦弱的法輪功學員,長年累月地堅持在中環、金鐘一帶派報、講真相已經二十多年,卻無意中開創了香港的歷史。

2002年,楊美雲及其餘七名被告於中聯辦外靜坐抗爭,被控阻街及阻差辦公等罪罪成。2005年5月,案件經三年上訴至終審法院終極勝訴。判決確定法輪功學員全部無罪,明確指出「法律要求一般道路使用者遷就行使抗爭自由的抗爭者」,並強調檢控人員要考慮《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保障市民集會抗爭自由。這被各界視為守護港人不受無理檢控的重要防線,保障了香港的言論自由。至今,「楊美雲案」被認為是香港抗爭自由相當重要的判決,被列入香港大學法律必修課程。

楊美雲老人只是一位普通的香港法輪功學員。十多年過去了,香港每況愈下,法輪功學員卻越久彌堅。

但這,也使香港法輪功學員越發成為中共的眼中針、肉中刺。進入2021年以來,中共對香港法輪功學員的攻擊越來越無底線。試舉4例。

其一,中共掌控的香港《大公報》,從4月20日到29日,連續發表了8篇有關法輪功的所謂獨家報導和社評,要求利用港區國安法取締法輪功,裡面充斥著惡毒的辭彙和攻擊性的語言,讓人感覺回到了大陸文革時代。此外,4月24、26日,又接連發生了法輪功學員梁珍(《大紀元時報》香港記者)被跟蹤、上門騷擾事件,《大公報》於此也難逃干係。

其二,法輪功真相點頻頻遇襲。據《大紀元時報》不完全統計,從4月2日至9日,一週內至少有六個法輪功街頭真相點十多次遭凶徒破壞或襲擊。4月12日10時許,一光頭中年男子在九龍亞皆老街法輪功真相點用硬幣掟一名法輪功學員,襲擊該學員,又試圖搶其手機,旋即逃走。

其三,再僱凶襲擊客觀報導法輪功的獨立媒體——香港大紀元——的印刷廠。4月12日清晨,4名暴徒強行闖入承印香港大紀元報紙的大紀元新時代印刷廠,用錘仔肆意破毀,重點是印刷機的控制台、出報機、電腦,並盜走其中一部電腦的CPU,其中一人還從環保袋中拿出混泥土碎,撒在出報機和打報機上。事實上,這是成立15年的新時代印刷廠第五次遭到嚴重破壞,上次是在反送中期間的2019年。

其四,3月4日,香港街頭出現大批無人看管的展示架,內容污衊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展示架以簡體字書寫,落款為一個新註冊的網上論壇,和一個後綴為tw的網址,還有二維碼。其中一個擺放污衊展示架的老婦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承認,是受到深圳共產黨指使,每天還要回傳擺放污衊展板的圖像上去。大紀元記者目擊,該老婦一人就在旺角六處擺設了18個污衊展板。而且,旺角還出現多名身形壯碩、紋身的男子,到場擺放污衊展板。

這些事件表明,中共對香港法輪功學員發動了又一波的打壓、攻擊。但是,如筆者在「評中共再僱凶襲擊香港大紀元印刷廠——香港的命運仍在港人手中」一文中所說:中共色厲內荏、外強中乾。本文對這個觀點再作論述。

其一,過去一年來,中共操控港府、警察大幅打壓香港新聞自由,例如:(一)訂立港區國安法;(二)200名警員搜查壹傳媒大樓;(三)警方修改通例內的「傳媒代表」定義,不承認記協及攝記協簽發的記者證件;(四)港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查車牌被控作虛假陳述;(五)有線新聞大規模裁員,等等。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香港記者協會是日公布的香港最新「新聞自由指數」僅為32.1分,創2013年有記錄以來新低。

但是,為什麼就沒有在檯面上對客觀報導法輪功的獨立媒體——香港大紀元——直接動手呢?目前還只是動用流氓手段,諸如打砸印刷廠、跟蹤騷擾大紀元記者。這表明,中共對香港大紀元頗有顧忌。那麼,顧忌何來呢?

其二,由於「一國兩制」,1999年7月中共發動迫害以來,法輪功在香港仍是合法存在。中共對此深惡痛絕,一直陰謀不斷,例如,2001年6月14日指使時任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公然聲稱法輪功是某教,2002年指使港府進行「23條立法」,但由於香港法輪功的勇氣、智慧、堅韌,以及強大的香港民意和國際壓力,都敗下陣來,直至今日。

而中共最高層,在2002年和2012年分別換了領導班子,替換下迫害元凶江澤民,先後換上胡錦濤和習近平,胡、習都不等同於江,在對法輪功的政策上也並非鐵板一塊。而且,隨著國內、國際形勢的深刻發展,中共自己的生存危機越來越嚴重,迫害雖維持,但已是強弩之末,搖搖欲墜(詳見筆者「火與血見證 法輪功20年喚醒世界」一文)。

對香港法輪功而言,中共釋放的信號也有不尋常之處。突出的一點是,2020年最後一天,長期在街頭滋擾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中共紅色組織青關會一夜間消失了。青關會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成立專責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在香港的分支機構, 2012年在梁振英上台後成立。消息人士並指,鑒於青關會多年來街頭暴力攻擊法輪功,影響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形象,所以下令要求解散;而且,今次是由習近平親自下達命令。

總括以上,本文以為,雖然今年以來,在中共操控下,對香港法輪功學員發起了又一波的打壓、攻擊;但這一波攻擊的低級、下三濫,揭示了兩點:

第一,由於法輪功二十多年來的全方位、多渠道講真相,從港府港警到港人,對法輪功已有一定認識,中共的迫害政策受到一定程度的制約。中共對香港法輪功又氣又恨,但又感無可奈何。

第二,中共內部,從最高層到香港執行層,如何對待香港法輪功方面存在分化和混亂現象。就個人而言,猶豫不決者有之,搗亂生事者有之,混水摸魚者有之,消極抵制者有之等等,不一而足。

中共內部的分化和混亂,正說明迫害政策的破產。這從一個方面證明,法輪功學員創造了當今世界的奇蹟。

事實上,中共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後,肆意抓捕民主派人士,大批港人被迫移民走資,但法輪功學員仍在街頭堅持講真相、揭露中共的迫害,幫助民眾退出共產黨及其附屬組織,「天滅中共」的旗幟一如以往般在街頭懸掛。有港人說:看到法輪功那麼堅定,感到也好像有個保護傘,也感覺到有種安慰,覺得有希望了。

的確,近年來中共連下毒手,香港風雨飄搖。但是,人數不多的香港法輪功學員,在紅色暴政和黑社會相結合的恐怖中,仍然堅守「真、善、忍」信仰,仍然一以貫之的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講真相,仍然無畏一切辱罵、誹謗、打壓、構陷乃至暴力攻擊,捍衛著香港僅存的一點點人權、自由和法治,為香港的未來撐著一片藍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