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針後亡」,須追問內地何時開放老年組接種

作者:岳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九天之內出現三例「針後亡」,事主家屬的疑惑和悲痛自可想見。目前的死亡案例在時序上均與科興疫苗相關,儘管未必有直接因果關係,但人命為大,「針後亡」引發港人接種意願和對國產疫苗信心的雙重下挫,也自在情理之中。各界對這種焦慮有專家說、數據說等各種解讀方式,但中國內地沒有開放老年組接種疫苗,似乎也是導致平常心難得的一個原因。

中國內地目前已有四款自主研發的新冠疫苗獲批上市,其中三款是滅活疫苗,其中就包括科興疫苗,另一款是腺病毒載體疫苗。官方數據顯示,截至3月初,中國內地接種疫數達到5200萬劑次,而考慮到緊急接種計劃和獲批附條件上市的時間先後等因素,普通內地人(非軍人)目前所打的主要應是國藥北京和科興的滅活疫苗。而根據中國內地媒體報道,這兩款疫苗的上市說明書中,預防接種的適用年齡段是所有大於18歲者,包括60歲以上年齡段。

但就中國內地目前開放預約呈現出來的信息來看,目前只有北京在為60歲及以上老年人接種新冠疫苗,但只考慮「有接種需求且身體基礎狀況較好的」老年人。根據北京市疾控中心的說法,該市將根據國家意見「適時全面開展」老年人接種。所以可以看出,雖然內地官方從來都不介意表達對國產疫苗的信心,但是具體到老年人接種這一細節上,官方的謹慎是顯而易見的。

究其原因,可至少在兩方面追溯。民間層面,國產疫苗本身的安全性、有效性,飽受知識女性特別是醫療界人士的懷疑,這是公開的祕密,在一定範圍內有數據和調查做支撐;宏觀層面,這可能與數據不足或更多數據正被累積有關係,即疫苗對老年人基礎疾病有沒有作用、如何發揮作用,專家和官方或許要做進一步研判,並下最後的決心來選擇時機、全面開展老年人接種。

中國內地的做法,包括北京市的做法,和香港迥異。而基於此番接種實踐的差異,香港老年人群組的所謂優先接種,特別是對科興疫苗的接種,引發各界關注和討論確有一定必然性,做追問也有格外的意義。

最後有必要一提。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研究團隊3月9日作出重大發布,指絕大部分人香港華人帶有最少一種與藥物有關的基因變異,而幾乎所有香港華人均帶有最少一種可能影響用藥效果的罕見基因變異——就目前信息而言,港大的研究成果似與「針後亡」沒有關係,顯然也不是在做相關的解釋和澄清。

所以這樣的追問可以更好地被理解:內地老人暫不接種國產疫苗,香港老人破例的必要性在哪裡、又有多麼強烈?畢竟,山川異域,區別於韓國人、美國人、德國人等,香港人也是中國人——至少,是在基因層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