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G7擴大是反制中共的大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3日至5月5日,兩年來的首次面對面的七國集團(G7)外長會議在英國倫敦舉行,並於會後發表一份長達1.2萬字的聯合聲明。對中共而言,這次會議非常扎心。

首先,G7首度公開批評中共,指出中共不僅「犯有侵犯人權的罪行」,還「利用經濟影響力欺凌別國」;G7呼籲中共尊重人權與基本自由,表示需加強共同努力,以阻止中共的「脅迫性經濟政策」。

其次,G7首度提及台海和平重要性,首次作為一個整體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和世界衛生大會(WHA,本年度WHA即將於5月24日至6月1日舉行)。

中共被捅到了痛處,「對此予以強烈譴責」;但是,中共對這次會議的痛恨和真正恐懼之處,恐怕還是在這一點上:印度、韓國、南非和東盟(輪值主席文萊)被邀請參加。因為這表明,G7已在重振影響力和遏制力,而擴大成員國也排上議事日程了。

眾所周知,G7是西方國家發揮全球影響力的一個重要平台。1973年,美、英、法、德、日組成五國集團(G5),1975年因意大利加入改為六國集團(G6),1976年再因加拿大的加入而改成現在的七國集團;其後,在1997年至2014年曾因俄羅斯的加入而組成八國集團(G8),但由於克里米亞戰爭,俄方遭受國際制裁後被凍結席位,組織再次稱為G7。此外,歐盟亦獲邀成為非正式成員。

期間,由於二十國集團(G20)——由七國集團+金磚五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南非)+七個重要經濟體(墨西哥、阿根廷、土耳其、沙特阿拉伯、韓國、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歐盟(以及按照慣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列席該組織的會議)——已於1999年成立,且從2009年起每年舉行一次峰會,2009年在美國舉行的二十國集團匹茲堡峰會上,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宣布,G20已取代G7的主要功能,成為協調國際經濟合作的重要論壇。之後,G7會議雖仍每年舉行,但影響力下降。

G20的成立,中共獲益最大。之前,中共因占據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在國際政治、安全方面享有權力,但在全球經濟領域影響甚小。而G20峰會機制的建立,則開始改變二戰結束以來由西方發達國家主導的全球治理模式,中共在世界經濟金融領域初步擁有了核心制度性權力。

但是,自2017年川普就職美國總統起,拋棄了對中共的幻想和綏靖政策,積極反制中共的全球野心,對華政策歷史性轉變,美中從貿易戰打到新冷戰,且開始在一些領域與中共「脫鉤」,國際戰略態勢向中美兩極對抗格局快速演變。

在這個大背景下,美國和西方社會全面考量和重新設計對華戰略。其中一大措施,就是復甦G7的傳統影響力和遏制力,並將G7會議加工、改造、回爐為民主國家合作機制,或即民主10國(D10)的模式。

在2020年,時任美國總統川普提出改造G7;是年5月30日,川普在「空軍一號」專機上向一眾記者表示,七國集團已經「過時」。川普計劃邀請澳大利亞、印度、韓國及俄羅斯領導人加入(此前,川普總統多次提出恢復俄羅斯G7成員資格),還一度以「G10」及「G11」稱呼這第46屆峰會。川普明確表示,希望新邀請的國家與七國集團一道討論「中國的未來」。而這四個國家分別位於中國的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將中國包圍在中間。

當時,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與韓國總統文在寅表示願意接受邀請赴會,印度總理莫迪稱願意與美國和其它國家合作,確保即將到來的峰會成功。但是,俄羅斯參會遭到G7其他成員國的阻止:英國、加拿大及歐盟均明確表示反對,稱俄羅斯的行為自2014年後沒有發生改變。而俄羅斯對川普的邀請也有所保留。

由於種種原因,川普的G7改造計劃沒能實現。但是,川普指出的方向,很大程度上已被英國所接受(2020下半年以來,英國成為反制中共的新先鋒)。例如,2020年英美就在醞釀邀集7國集團諸國,連同澳大利亞,韓國以及印度,組建民主10國聯盟,開發自己的5G技術與產品,擺脫對中國華為的產品依賴以及取捨的壓力。

這次,英國作為2021年G7會議的東道主,自然大力推動G7的改造,將七國集團打造成各大民主國家的重要論壇。這一點也獲得其它成員國的支持。例如,5月4日,德國外長馬斯對英國的計劃表示讚賞。他說「專制國家或威權統治者們不斷嘗試以他們自己的政治模式向自由民主發出挑戰」,因此,在七國集團的框架內,確立共同的價值觀,制定共同的戰略是一件好事。

現在,英國借擔任G7輪值主席國的機會,邀請印度、韓國、南非和東盟與會。這僅僅是G7改造的第一步。就這一步,就足以使中共膽戰心驚。

第一,印度、韓國和東盟都處在印太地區,邀請他們與會,顯然是在配合英美的印太戰略

第二,G7擴大,凸顯民主國家與中共共產政權的價值觀對立,中共逆潮流而動,必定成為孤家寡人。

第三,G7擴大,民主工業國家相互協調,使G7影響力上升,就自然使中共在G20的影響力下降。

第四,G7擴大,一個重要目標就是反擊中共「一帶一路」,尋求建立一個替代建設體系,鼓勵推廣管理良好的私營部門項目,以此向發展中國家表明,在促進經濟增長和貿易方面,還有可以取代中共資金的其它選擇。

更令中共焦慮萬分的是,G7改造不會只走這一步。那麼,後續動作又將有哪些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