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重罰阿里巴巴卻不罰騰訊 中共為何放過馬化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8日訊】中國政府以反壟斷法對阿里巴巴公司罰款182億,凸顯了中共政府對大陸網絡大企業全面審查。但中國大陸另一個絕對不輸阿里巴巴的壟斷網絡企業騰訊,在很大的雷聲之後,只下了一點點小雨,罰款200萬人民幣。對騰訊來說,這點錢相當於一般人的一分錢,掉在地上都懶得彎腰去撿。

我們來看一下,對中共來說,阿里巴巴最大的問題是動了銀行和金融這塊蛋糕。但騰訊公司的動作其實一點都不比阿里更小。

阿里旗下的螞蟻金服旗下有支付寶、招財寶、餘額寶、螞蟻聚寶、網商銀行、螞蟻花唄、芝麻信用等子業務板塊,也向保險業務發展。螞蟻注重支付和財富管理發展,在垂直型支付類企業中,重點布局公共交通等行業(如,Metro大都會、通卡聯城等);而在財富管理全產業鏈中,重點布局包括投資顧問(先鋒領航)、智能投顧(阿法金融)、社交投資(雪球)等業務。

騰訊公司呢?它的支付平台主要包括的產品有:財付通、微信支付、手機QQ錢包、微信香港錢包。在財富管理板塊當中,主要產品就是騰訊理財通,基於微信龐大的用戶基礎,理財通用戶數量在不斷加大,已經成為了騰訊金融科技的重點發展對象。

2019年財報顯示,理財通的資金保有量已經超過了9000億,理財通用戶已經突破了2億。另外,民生服務板塊主要包括手機充值、信用卡還款、騰訊微加信用卡、騰訊區塊鏈、騰訊退稅通、We Remit跨境匯款等服務。

騰訊在19年之前,投資了數百家企業。在金融科技領域,就投資了微眾銀行、眾安保險、富途證券、水滴保險商城、微保等公司。

在銀行領域,騰訊金融投資的微眾銀行,其實也是遠遠領先於螞蟻金服的網商銀行,二者2019年年報中,微眾銀行營收是網商銀行的2倍、淨利潤是其3倍。除了銀行,騰訊在保險領域也有深度布局,合資成立眾安保險,還重金投資了微保和水滴保險商城。在證券領域,投資富途證券,財報顯示富途控股2019年營收10.6億港元,同比增30.9%。

可見,騰訊在金融和銀行業務領域的動作,一點不比馬雲的阿里遜色。

相對阿里巴巴,騰訊是一家更為「神祕」的互聯網企業。

上個月23日,在騰訊影片和愛奇藝的牽頭下,大陸有524位明星聯合署名,發出倡議書,抵制短影片影視剪輯。所謂影片影視剪輯,是把原作產品剪輯,以介紹或者宣傳的名義在自己的平台或者頻道中播出。

4月26日,有大陸媒體發文,深度起底馬化騰騰訊娛樂帝國,並表示此次以騰訊為首的聯合倡議,表面上看是對影視版權的保護,而實際上被保護的是利益和封鎖。

我們今天看一下騰訊壟斷的水到底有多深。

我們先從這次聯合署名倡議書的名單看一下,這份名單陣容強大,包括肖戰、王一博、趙麗穎、龔俊等流量藝人;以及楊冪、迪麗熱巴、楊紫、陳赫、董子健、姚晨、李冰冰等影視劇演員。

其中,多數騰訊旗下工作室藝人,以及年初騰訊影片簽下的數位代言人,均出現在其名單中。

早在4月9日,愛優騰第一次聯合73家影視傳媒單位共同發布《關於保護影視版權的聯合聲明》時,便呼籲短影片平台尊重原創、保護版權,未經授權不得對相關影視作品實施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侵權行為。不久,就有人在豆瓣、微博上爆料,騰訊疑似聯合聲明的牽頭組織者。

兩宗維權行動來勢洶洶,傳統長影片平台結成聯盟抱團發布倡議書,刀尖直指的,就是「抖快B」,抖音、快手、B站。

對影視作品的剪輯、切條、搬運是這些平台的重要類目,而對於平台Up主來說,影視綜的碎片剪輯是大量短影片自媒體機構、MCN公司的主營內容。

在知乎上,有人將版權問題的討論指向壟斷。「(企鵝)復刻QQ音樂,靠資金優勢形成版權的合法排他,把IP相關聯的流量用法律壁壘圈起來,最後憋死競爭對手。」

還有製片人稱,4月初的那場聯盟,本質就是為了「搞抖音」。——「抖音一年1800億廣告收入,比聲明裡五家平台加起來還多,不應該付點錢嗎?」

4月26日,大陸入門網站新浪網及界面等媒體轉載微信公號「略大參考」文章《500明星聯署倡議書背後,版權巨頭的隱形封鎖線》。文章稱,短影片平台這幾年用流量搶占用戶時長,用碎片內容搶占用戶。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數據,中國短影片用戶規模在2020年已經達到了8.73億,日均活躍用戶數量(DAU)達6億,這也讓長影片平台感受到了危機,長期的利益分配不均、無法實現長短影片平台的共贏導致維權矛盾的爆發。

騰訊無論是在存量版權,還是在新增版權領域以及IP改編方面,都是市場份額最大的占有者。

目前,中國大陸互聯網有版權的劇集有8826部,騰訊覆蓋53%;歷史國產過億的電影互聯網版權共399部,騰訊覆蓋82%。新增劇集的版權領域,騰訊近兩年也開始加碼,2020年騰訊獨家熱劇集版權占41%,未來兩年,頭部電視劇將有80部,在騰訊上線的就有37部,占到將近一半的市場份額。IP改編領域,截至2020年,頭部劇集通過閱文的獨家合作,騰訊拿到了50%的IP儲備。

騰訊是如何一步步成為影視劇龍頭老大的呢?投資上游製作公司、鎖定頭部產能,對騰訊來說早已屢試不爽。前兩年用在音樂版權領域,騰訊成功突圍;用在遊戲領域,也照樣絞殺。

《中國電影投融資報告2020》顯示,騰訊投資在電影行業股權投資次數上位居top1,投資項目包括博納影業、華誼兄弟、貓眼娛樂、微影時代、檸萌影業在內的17家影視類公司。

目前國內頭部影視製作公司主要有12家,其中有騰訊投資的占比42%,主要投資和控股的有耀客傳媒、新麗傳媒、檸檬影業、慈文傳媒等,而這幾家公司均在發布聯合聲明的名單之列。這些製作公司一年產能為15部左右的影視劇。

除了斬獲上游製作公司以外,騰訊、優酷、愛奇藝還斥資入局藝人經紀行業。2017年,優酷成立經理人公司酷漾娛樂;騰訊不僅投資壹心娛樂,還參投了龍丹妮的哇唧唧哇;2018年,愛豆世紀註冊成立,愛奇藝占股55%。

此外,平台通過自製偶像造星綜藝節目和買斷影視公司作品等方式,獲取明星資源,用流量和變現深度綁定了大批明星工作室,比如嘉行傳媒,該公司以楊冪為首的明星,包括迪麗熱巴、黃夢瑩、祝緒丹、代斯、張雲龍、張彬彬、高偉光、劉芮麟、王驍等,悉數簽名支持長影片平台維權。

有文章分析說,在巨大的帝國籠罩下,對很多聯合聲明中出現的明星來說,某種程度上,也是為了求生而站隊。

騰訊在影視行業的做法,只是把騰訊在音樂行業的做法COPY AND PASTE而已。

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包括了在線音樂市場前三的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在版權方面可謂是一家獨大,目前囊括了環球音樂、索尼音樂和華納音樂三大唱片公司的全部獨家版權,

目前,騰訊控制的QQ音樂,直接或間接控制的音樂企業,包括環球、華納、索尼、杰威爾、英皇、少城時代、福茂、華誼、韓國YG娛樂、天娛、蜂鳥、飛行者唱片、樂華娛樂、LOEN、CUBE、風華秋實、海蝶、孔雀廊、種子音樂、太合麥田、極韻文化、天浩盛世、韓國CJ、通力唱片、EQ唱片、亞神音樂,還有鹿晗工作室、李春宇工作室等等。

這樣規模的授權意味著68.7%的全球唱片業市場份額,在國內音樂平台的版權競爭中占據了絕對優勢。

當然,騰訊最厲害的,還是遊戲。大陸境內最火的電腦和手機遊戲基本上被騰訊壟斷,甚至國際遊戲市場上最火的遊戲,騰訊也成為世界級的大玩家。這方面我們今天不多說了。

它的擴張模式,就是先砸錢,壟斷產業上下游,後收割,壓搾擠壓——這個中國BAT模式,其實也是矽谷加華爾街的美國模式翻版。只不過,中國這些大網絡企業做起來,比美國高科技加大資本企業更凶狠。

但在BAT當中,騰訊擴張最為驚人,而且壟斷情況最嚴重,遠遠超過了阿里巴巴和百度。

中國諮詢式股權投融資專家臧其超曝出一段演講影片,揭示騰訊公司如何壟斷並發展壯大。臧其超在這段影片中說,馬雲幹不過馬化騰,為啥?馬化騰要是這種無序的擴張,是很嚇人的。

「你知道拼多多是誰投資的?馬化騰;你知道京東是誰投資的?馬化騰;你說美團誰投資的?馬化騰;你說比亞迪誰投資的?馬化騰;你說特斯拉誰投資的?馬化騰;你說小紅書誰投資的?馬化騰。你大概能想得到的平台,都是馬化騰投資的,而且基本都是大股東,就是再小也是個二股東。騰訊其實根本不是互聯網公司,它是典型的投資公司,它手中抓的東西都是你們所要的。」

臧其超提到:「(騰訊)它幹任何東西就三個步驟:第一個步驟永遠免費,它的QQ免費,它的微信免費;第二步它永遠盜版,你搞啥,它盜版啥……你說你要玩什麼東西,騰訊哪天說我想投你,你不同意它第二天就滅了你。為什麼?因為它做的每一件事情最終都是為了一個目的:把14億屌絲都圈在它的平台上……」

臧先生說的,當然是騰訊凶猛擴張模式的特點。但一家公司,能夠如此凶猛,直接抄襲而且不受任何懲罰,當然有他背後的原因和背景。馬化騰是深圳人,他父親算是深圳的重要人物,主持過大型項目。

但最重要的是,騰訊在發展的最早期,已經和中共國安部聯手。當時中國大陸社媒QQ,有即時通訊和社交媒體的兩個功能,是大陸民眾的一個重要通訊工具。QQ,同時也成為中共公安部和國安部通過互聯網加手機大範圍全面無死角監控民眾的第一次嘗試。騰訊的積極配合,成就了後來中共的「治理現代化」。

也就是說,騰訊和阿里巴巴所不同的地方在於,直到最近之前,阿里巴巴並未和當局全面分享企業數據,而騰訊從一開始就和當局分享所有數據。

這是當局輕輕放過馬化騰的唯一原因。

(石山角度)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石山角度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