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世衛認國藥疫苗?美棄專利誰受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09日訊】今天是5月8日,星期六,今天還是談談疫苗,首先是世衛批准國藥疫苗緊急使用,然後談談各國都在熱烈討論的美國政府放棄疫苗專利的設想,最後談談《澳洲人報》週末文章談病毒生物武器。

今日焦點:世衛為何批准中國國藥疫苗緊急使用,科興疫苗有望跟進,美國如放棄疫苗專利誰會受益?國際關注已經悄然從病毒洩漏轉向。

世衛批准中國國藥疫苗的緊急使用,數據的來源和可信度,世衛及其專家的可信度,美國如放棄疫苗專利能否改變世界疫苗短缺?為何有人擔心中共是唯一受益者?當病毒實驗室洩漏說還未被廣泛接受時,國際關注上已開始轉向另一種可能性。

一、世衛緊急批准中國國藥疫苗使用

上週就有消息說世衛正在審查中國兩種疫苗的數據,以便本週批准緊急使用。這兩種分別是國藥和科興的滅活病毒疫苗。國藥這次被批准的是北京生物製品所的BBIBP-CorV,也是最早的,據說臨床效果一直比武漢所好。

整體世衛批准緊急使用疫苗的情況,已經批准了6種疫苗,之前有5個:輝瑞、阿斯利康、強生、印度血清研究所Covishield疫苗和莫德納。

對國藥北京所的疫苗,一直有關注,主要是除了它自己聲稱的79.34%的有效保護率外,至今沒有詳細的數據提供。多數報導引述的都是中國媒體的報導,而不是專業數據。

這次因為要世衛評估,所以總算有一些數據,雖然還是缺少細節。專家組對國藥疫苗預防疾病的能力有全面信心,對一些患者產生嚴重副作用的數據「信心非常低」。

首先,所有的數據都是由國藥和進行臨床實驗的國家提供,世衛和任何其它方都沒有獨立核實過這些數據。而這些國家並不是以清廉和數據準確著名的。

其次是臨床實驗的樣本選擇,根據世衛公布的數據,有一個比較奇怪的現象,就是臨床實驗60歲以上老人的資料很少,在三期實驗中,按年齡分組,疫苗組和安慰劑組18~59歲的分別是13,556和13,559人,病例分別是21和95(有效率78.1%就是這裡來的),而60歲以上的只有206和209人,病例一例都沒有。

這在選樣本上是多少有點不正常的,因為在這次印度雙突變之前,各國都是老人病例較多,死亡率也高,無論是選樣還是看效果,老人都應該是重要的,而這裡老人數只占1/60。

這次評估的是世衛的戰略諮詢專家組。不清楚這都是什麼人組成的。但我對世衛專家組完全沒有信心。

上次世衛配合中共的專家組竟然把實驗室洩漏說成最不可能而且建議不要再研究了,而把最沒有證據的自然起源作為最可能的,並且把所有人都知道有利益衝突的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達薩克(Dr. Peter Daszak)塞進去討好中共。

只是因為美國政府提前公布事實核查以及CDC前主任出來講話施加了壓力,世衛譚德塞才不得不改口的。

也許是病急亂投醫,也許是受中共干預,世衛才這麼幹的。但這畢竟是人命關天的事,世衛在疫情問題上到現在都是一直在犯錯誤,做不該做的事,從否認人傳人到建議各國不要對中國關閉航班,到和中共聯合研究,連調查起源都不敢說,到現在的批准緊急使用國藥疫苗,究竟有多少是科學,多少是政治?

光從疫苗比較,目前使用中國疫苗的國家確實有一些疫情控制不好,如智利曾經是全世界接種疫苗人口比例第三的,90%以上是科興疫苗,但廣泛接種後疫情不降反升。

二、美國提倡的放棄疫苗專利

專利是創新的保障。西方科技發展有賴於專利制度的形成和完善。

中共的盜竊知識產權行為,導致的一個後果就是美國等發達國家企業喪失創新的動力,這比直接經濟損失嚴重得多。

歷史上確實有重大發明的發明者主動放棄專利,如倫琴對他發明的X線不申請專利,完全為全人類服務,但這種人極少。發明完全是出於興趣愛好和獻身精神,這種人永遠是極少數,大多數人是要有外在動力的,專利保護的利益是其中之一。

其次,現代社會靠個人發明重大專利很難,需要有團隊、公司甚至國家,如mRNA疫苗,是政府和公司共同開發,涉及的還不止一個專利,誰都沒有絕對權力放棄專利。

當然還有很多具體障礙,如放棄專利保護的效果有多好?估計不大,因為生產能力、質量保證更重要,現在除了擁有專利的公司,別人即使有了專利也生產不出來。

唯一的例外可能就是中國。中國有生產能力,一旦美國放棄專利,中國可以很快投入生產。雲南已經興建了第一個mRNA疫苗生產基地,產能是年1.2億支,是由軍事醫學研究院、蘇州艾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與雲南沃森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研製的,但估計技術上達不到美國兩個mRNA的水平。

一旦專利放棄,首先受益甚至唯一受益的就是這個有中共軍方參與的項目,這恐怕也是發達國家普遍反對的重要原因。

三、繼洩漏說後,生物戰說漸起

先說一下洩漏說,事隔一年多後,美國國會終於開始行動,調查中共病毒的來源,幾位國會議員要求美國政府向美國民眾公布,迄今為止美國知道多少。這不是國會獨立調查,國會資源有限,這是敦促政府公開信息。

巴西總統賈爾·博爾索納羅上週三(5日)的講話,明顯暗示中共在「實驗室」裡製造了COVID-19病毒,以進行「化學和細菌戰」。

生物戰說和洩漏說的異同,病毒都是實驗室出來的,都有人工改造的可能,改造方法也一樣,如公開發表《Nature》文章蝙蝠冠狀病毒的跨種感染的功能增強實驗,就可以用於生物武器製造。區別在於有意還是無意。

我個人還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持生物武器說,但這個說法正在引發關注。

週末,《澳大利亞人報》發表一篇調查記者馬克森的文章,披露中共軍方研究人員在文件中討論下一次世界大戰為生物武器戰的想法,引發高度關注。事實上,這本來也不是什麼特別大的祕密,中共軍方一直在半公開地討論生物和基因武器的可行性。

這篇《澳洲人報》週末版的文章,提到的是2015年的一篇中文報告,主導為徐德忠,他是四軍大(第四軍醫大學)軍事預防醫學學院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教授,SARS期間是衛生部非典疫情分析專家組組長,文件所列的18名作者,其中10名作者是與西安空軍軍醫大學有關的科學家和武器專家,該校的國防研究被列為「非常高風險」,包括醫學和心理科學研究。

徐德忠對SARS的主要觀點是,SARS CoV是非自然方式(如基因技術)產生的,以「非尋常進化」方式,很可能是「非自然」地引人人群的。報導所引用文件的題目和公開發表的一本書類似,主要內容和觀點應該也類似或就是同一本書。

調查記者馬克森(Sharri Markson)本人今年9月將出版新書《武漢真相》(What Really Happened In Wuhan),書中論及COVID-19起源的相關調查研究,也提到上述文件中披露的事。我們將持續關注。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