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請穿破衣者吃一頓飯 收到的回報超乎想像

嫣華整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0日訊】唐朝時,有一位姓牛的窮秀才,他已經通過鄉試的考試成為一名舉人了,正打算到京都再參加晉升考試,因此遠從家鄉河東(現今的山西省永濟市)前往長安(現今的陝西省西安市,全程約186公里)赴試。

牛秀才一路走到華州時,因下著大雪又天色漸暗,投宿在路旁一家小客棧中。由於天氣寒冷,就請店主為他做了熱騰騰的湯麵;正在用餐時,看見門口走進來一個衣衫襤褸的人。身為一名窮秀才,深知窮困的苦,看著這個人在天寒地凍的雪地裡竟穿著單薄的破爛衣衫,秀才憐憫地招呼他過來一起用餐。

那人感謝地說:「我一身窮苦,還弄不到一點錢,今天空著肚子走了一百多里路了。」說完連著吃了四、五碗,待吃飽喝足了之後,就疲倦地在秀才床前的地上躺了下來,不到片刻就睡著了,他的鼾聲大得像牛叫一樣。第二天一早,那個人跟秀才話別後,就匆匆離開了。

華州離長安還有一百公里的路,牛秀才又走了好幾天,才終於趕到了長安,接著他在客戶坊住下,不過這時盤纏也用完了。

秀才窮困飢餓,如何解困?

隻身赴京(唐代建都長安)趕考,牛秀才在長安舉目無親,無處可以借貸,錢都用光了怎麼辦呢?不但沒錢買東西吃,肚子餓得發慌,考試沒有結束還不能回家,就算要回家也還得支付住宿的費用。而身為一名舉人又不能上街行乞,他似乎已經走到窮途末路了。

陷入一籌莫展的絕境中,秀才在翻找行囊時,無意中摸到了三封書信,這才想起在華州跟他分食的那個人,這三封信是那人在離開前交給自己的。

在華州那天,還不到五更天,那人就把秀才搖醒,連連催促說:「請相公到門外來一會兒,我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說。」

秀才走出門後,那人說:「我並不是人,我是閻王的一個使者。昨晚讓相公招待,讓我飽餐一頓,想給你一些報答,現在請相公拿三張紙、筆和硯臺給我。」

拿到紙筆後,那人讓牛秀才站得遠遠的,而他自己往樹下一坐,接著從懷中取出一卷書冊來,他快速的翻看書冊,翻看幾頁似乎找到什麼,然後停下來,再到紙上寫兩行字;再翻找、再寫,很快地寫好了三封信,還慎重地把信件一一封好。

那人還交代說:「如果相公遇到無法解決的災難時,就請焚香後,按信上書寫的次序打開來看;一次只開一張,如果沒迫切需要的話就不要開信!」

他把信交給牛秀才後,往前走幾步,人就消失不見了。牛秀才接過那三封信,接著把信放進書囊中,不過心中不太把它當回事,所以沒多久就忘了。

冥使指路

這回真的無路可走了,總不能坐以待斃,讓自己活活餓死,只好估且試之了;於是焚香後,打開第一封信來,見上面寫著:「可於菩提寺門前坐。」

從客戶坊到菩提寺有三十多里地,牛秀才忍著飢餓,冒著大雪,騎著一匹借來的驢子,從大清早一直走到晚上才到達寺廟的門前。然後他把驢子繫好,接著照信中寫的,在寺門前坐下。

剛坐下,從裡面出來一個僧人,對秀才喝斥道:「如此大雪寒天,你到這裡來幹什麼?如果你要凍死在這裡,我們不是要受到牽連嗎?」

牛秀才說:「我是一個舉人,走到這裡正好天黑了,想借貴寺門前住一夜,明日就會離開。」

僧人說:「原來是個秀才,那就請進到院裡來吧。」

進了寺院後,僧人給牛秀才燒火做飯,還跟他聊了很久,知道秀才的姓名來歷後,僧人問:「不知道晉陽牛長官和相公有什麼關係?」

牛秀才說:「那是我叔叔啊!」

僧人拿出幾張紙,其中有晉陽牛長官的手筆,讓他辨認,牛秀才竟辨認得分毫不差。

僧人很高興地說:「晉陽牛長官從前曾經把三千貫錢寄存在我這裡,我等了許多年也不見他來取;如今我老了,無法保管這筆錢了,不如現在把這些錢交給你吧!」

牛秀才得到這筆錢後,用其中的一千貫錢買了住宅、車馬,又娶了妻子,添了僕人,從此變成了一個富人。

牛秀才參加長安的考試名落孫山,求取功名又沒有門路,一心指望獲得功名的他,於是燒了香,打開第二封信。見上面寫著:「西市食店張家樓上坐。」

按照信中所說,牛秀才果然找到了那個張家食店,登到樓上坐著。後來遇到幾個人,竟得以買官留在長安任職,並一路升遷,最後做到河中節度副使。

升任河中節度副使後,過一年病重,於是再度焚香,打開第三封信,見上面寫著:「可以交待後事了。」 於是沐浴更衣,接著寫遺書,不久就死了。

知道他的故事的親友都說,牛秀才能與他人分食,才能得到那三封信;而張良能為老人下橋取鞋,才能成就漢朝大業;所以不要小看小小的善舉,無所求的純善之心可能化來不可思議的奇遇呢!@

(事據《會昌解頤錄》)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