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澳媒驚爆共軍祕密武器 黨媒回應露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10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最近關於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消息似乎有點多。上週五我們剛剛做了巴西總統炮轟中共製造病毒並涉嫌發動生物戰爭的節目,結果週末澳洲媒體又踢爆一條數年前,中共軍方對薩斯病毒展開關於生物武器研究的新聞,也是瞬間就引發輿論極大關注。

我們今天就先來聊聊這條新聞,看看中共軍方究竟研究了一些什麼。然後我們再和大家討論一下胡錫進威脅要轟炸澳洲的新聞——這個消息和政法委那張「中國點火」的圖片有異曲同工之效。

【澳媒:中共軍方研究將SARS武器化】

這是在5月8日週六,澳洲一家叫做《週末澳大利亞人報》(The Weekend Australian)的媒體發布了一篇報導,說該報獲得了中共18位軍方科學家和一些流行病專家在2015年所合作撰寫的一本書,書名叫做《「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為方便起見,我們下面的敘述中就簡稱這本書為《非人》。

《非人》這本書中形容SARS冠狀病毒預示了「基因武器的新時代」,還說這類病毒可經「人為操縱成為新興人類疾病病毒,然後變成武器,以前所未見的方式釋放出去」。

報導說,其實美國國務院官員調查2019 COVID-19,也就是中共肺炎疫情起源的時候,於去年5月獲得了這本書。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國防大學追蹤系統,證實其中10名作者是與西安空軍軍醫大學有關的科學家和武器專家,該校的國防研究水準被列為「非常高風險」,包括醫學和心理科學研究。

此外,書中也提到了美國前空軍上校安斯可夫(Michael J. Ainscough)有關衝突模式和生物武器的研究,所以《非人》這本書的作者們就據此推斷說,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生物戰」,而且致勝的核心武器將是生物武器。

這本書共有18名作者,其中只有3個人是地方高校的公共衛生或流行病學專家,其餘15人全部是軍方學者,領銜主編是兩個人,一個名叫徐德忠,現為第四軍醫大學軍事預防醫學系軍隊流行病學教研室教授,另一個叫李峰,是總後勤部衛生部防疫局副局長。

其中受人關注的是徐德忠,因為他是SARS病毒專家,2003年曾經參與國家和軍隊「非典」防控工作,而且是負責向軍委和國家衛生部官員匯報的人,期間向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就報告了24次,並撰寫了3份報告,參與了央視焦點訪談2期、新聞專題6期節目。可見,這個徐德忠是一個重要人物。

那這個徐德忠為什麼會主持編寫了這樣一本認為SARS病毒是非自然起源的書呢?這就涉及到一個重要的背景,就是中共曾經宣揚過的一個著名的SARS陰謀論。

可能有一些朋友還對2003年中國那場SARS爆發留有印象。就在當年10月,SARS疫情已經消退之後,中國老齡科研中心原副研究員童增在《最後一道防線》一書中率先提出「SARS是美國針對中國人的基因武器」這個假說,其理論根據是中國人感染比例高達92%,其它國家和民族感染比例非常低。

這個假說當時就曾經引發大批專家的駁斥,作者童增隨後也承認自己是醫學和生物學的外行,發表這番言論前並沒有請教過基因以及遺傳學專家。但中共軍方一部分人士一直順勢將這個說法作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依據大肆宣揚,其中既有以「戴九日」在網絡江湖聲名遠播的前網紅空軍大校戴旭,也有徐德忠這一類的少數專業人士。

這個荒誕不經的假說當時就被科學界嚴厲駁斥,是因為香港專家管軼在果子狸身上提取到了和SARS病毒同源性高達99.8%的病毒,所以才有人說SARS是被吃出來的瘟疫。而非常有意思的是,這個陰謀論的徹底破產,還要歸功於石正麗。因為正是她在2017年從雲南蝙蝠洞中的菊頭蝠身上提取到了所有SARS病毒基因組的病毒株。

徐德忠主編的《非人》這本書出版於2015年,他當時是認定SARS就是基因武器,而自己已經站在了這個領域的最高峰,用他書中的話來說,是激動得每塊肌肉都在顫抖。他當然想不到僅僅2年後,從蝙蝠洞裡面鑽出來的石正麗會悄然出現在他背後,然後把他從峰頂上一腳踹下去。

這本書一共有7大章節,以SARS病毒為最主要的例子,系統地論述了一個新發傳染病如何通過人工干預的方法,將其一步步製作成為基因武器的生物技術理論、動物實驗途徑、以及如何製作、儲存大批量戰劑的方法。甚至還詳細而系統地論述了一旦在戰爭中使用這些基因武器,應當採用什麼樣的方式去播撒、施放才能達到最佳效果等等。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書中明確得出結論,認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生物戰爭」,「第三次世界大戰勝利的核心武器將是生物武器」。

當然,這本書的中心話題,是想論證SARS病毒具有高度嫌疑,可能是敵對勢力研發的針對中國人的基因武器,然後論證自己這一方應當如何去防範並加以反擊。

也就是說,表面上《非人》這本書是在講述如何防禦生物戰爭,但實際上進攻和防禦從來就是一枚硬幣的兩面,就像澳洲網絡安全專家波特所說的:「從科研能力上看,難以區分(這些研究)被用於進攻還是防禦,因為這並非是這些科學家能決定的。」「表面上說,(這些研究)培養了使軍隊免受生物攻擊的能力,同時也給了軍隊使用這些武器進攻的能力。這二者無法分開。」

【不打自招?黨媒回應露餡】

澳媒的報導發表後,中共官方迄今保持沉默,只是由黨媒的小報《環球時報》出面發表了一篇文章進行回應,其主要說法有3點:1. 該書並非軍方內部機密文件,而是公開發行的圖書;2. 文章特意引用了匿名分析人士的說法辯解說:空軍軍醫大學並非相關領域的研發單位;3. 該書是「理論性極強」的學術著作,其內容只是一種學術觀點。

這個回應顯然有問題,而且是3點都有問題。

首先,這些內容是否公開出版,和這些內容是否證實了中共研發生物武器是兩回事。反過來說,你公開出版的東西都毫不隱諱大談研發生物武器,那不公開的內部文件會研究到什麼程度就更可怕了對吧。

其次,《環時》文章說空軍軍醫大學並非相關領域的研發單位,意思是說空軍軍醫大學的說法不靠譜,它都不是相關的研發單位嘛。那是不是等於承認說,中共是有「相關領域的研發單位」存在的?只不過不是這所軍醫大而已。這邏輯在我看來完全就是不打自招。

至於說第三點,表面上看去似乎在理,意思是這只是中共軍方公開發表的一種學術觀點,且理論性極強,因此只是純理論探討,不等於軍方有實際行動開展了研究。

中共這群微生物專家真的都是嚴於律己、純潔無比的小清新嗎?

【事實對照 中共自曝研發合成病毒】

我們只簡單對照一下這本書中自己提到的一個事實。

就在《非人》這本書的第94頁,講述了如何使用人工干預的方式來讓病毒獲得跨物種感染人體的方法。書中特意提到了2012年國際頂級雜誌《科學》和《自然》上發表的兩篇論文,分別由日裔美籍學者河岡義裕領導團隊以及荷蘭伊拉斯莫醫學中心(Erasmus Medical Center)專家羅恩‧福齊耶(Ron Fouchier)所領導的科學團隊發表。

這兩篇論文都圍繞一個主題,就是藉助基因工程將不具備人際傳播能力的H5N1型禽流感病毒,同2009年引發全球流感大流行的H1N1型病毒進行混合,引發其基因變異之後,所獲得新病毒能夠在雪貂之間發生空氣傳播。要知道,雪貂是非常接近人類的動物實驗模型,因此科學家判定,這種混合病毒也有可能在人類之間進行傳播。

這種人工干預的具體做法是怎麼做的呢?就是通過「動物傳遞」實驗來實現。關於「動物傳遞」實驗,我在4月27日的節目中就曾經討論過,這個實驗最早就是剛才提到的荷蘭專家福齊耶創建的。

簡單地說,就是他用禽流感病毒感染了一隻雪貂,等它生病後,再提其體內的病毒樣本,發現病毒已經稍有變異。然後他用這個樣本去感染第二隻雪貂,然後再提取繼續變異的病毒去感染第三個,依此類推。

當病毒傳遞到第10隻雪貂後,他發現附近籠子裡的雪貂被感染了,這表明該病毒已經可以在雪貂中實現空氣飛沫傳播,也證明了實驗室有可能人為創建出一種有大流行危險的病毒。

福齊耶當時使用的病毒,就是H5N1禽流感病毒。

《非人》這本書詳細介紹了「動物傳遞」實驗的技術路線,同時提出,如果輔助以人工基因改造的方式來進行動物傳遞,效果可能更好。

這兩篇論文均發表於2012年6月,僅僅一年後的2013年5月,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專家陳化蘭團隊,與甘肅農業大學動物醫學院的研究人員聯合在《科學》雜誌上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宣布他們通過混合H5N1禽流感病毒和H1N1流感病毒,利用基因重組的方式創造出了多達127種的新病毒。

在這一大批新病毒中,至少有5種超級病毒在豚鼠的測試中展現了空氣傳播的能力。

為什麼要使用H5N1和H1N1來進行混合呢?原因很簡單,H5N1禽流感病毒殺傷力強,但很難進行人際傳播,而H1N1流感病毒殺傷力很弱,但卻非常容易人傳人。

所以,儘管陳化蘭辯解自己這麼做是為了研究疫苗,但更多的人懷疑其目的是想要創造一種既有強大毒力,又有強大傳播力,集二者之所長的超級新病毒。

這篇論文在當時就引爆了學術界輿論,大批國際社會專家痛批中共這種研究是「受了沒有常識的野心的驅使」,是「極其不負責任」等,媒體也紛紛以「中國製造流感病毒殺手」等類似的標題進行報導。

所以,這個確鑿的事實顯示,中共對用人工干預方式來獲得超級病毒絕不僅僅只是停留在《環球時報》所說的「純理論研究」階段,而是比徐德忠寫這本書還要早兩年的時候,就已經進行了成熟且數量巨大的實驗了。

從這個角度看,徐德忠主編的這本書,為什麼會被公開出版,其用意就很清楚了:就是用「外國勢力」可能研發了生物武器來對付中國人這個幌子,來證明中共研發生物武器的合法性。

當然,嚴格說,中共把SARS病毒武器化,不等於現在這個中共病毒就一定是中共人工製造;陳化蘭合成了超級流感病毒,也不等於石正麗就合成了中共病毒。這二者之間並無直接的邏輯關係。但最起碼我們可以確認,中共一直在進行生物武器研發的工作,而武漢病毒所是其中的一個相關單位,成為本次大流行的頭號嫌犯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國際社會現在並沒有肯定下結論,說中共病毒就是人工合成,只是說要求對武毒所進行獨立且透明的完整調查。病毒來源是哪裡,這是一回事,病毒出現後是否被惡意擴散、也就是蓄意進行了不宣而戰的生物戰部署,那又是另一回事,那個直接涉及到中共種種隱瞞疫情的反常行為,我們將在以後繼續和大家詳細討論。

【胡錫進狂言轟炸澳洲 誰威脅誰?】

好的,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要說說胡錫進口出狂言要轟炸澳洲這件事。

我們都知道,胡錫進在印度疫情這個問題上裝了一把「理客中」,就這麼難得的一次表演,結果都受到大批小粉紅圍攻,被大罵為牆頭草、賣國賊。

這就非常諷刺對吧,很有點作法自斃的味道,畢竟這一代小粉紅,恐怕很多就是被胡錫進多年煽動「偽愛國主義」洗腦洗出來的。也許正是因為被攻擊了,胡錫進不得不調整立場,撕下偽裝,重回戰狼本色。

於是,就在上週末,胡錫進在微博發帖稱,由於澳洲不斷暗示將在台海爆發戰爭時協助美軍並參戰,有必要制定預案對澳洲本土的重要目標,使用遠程的常規彈頭導彈進行打擊。

澳洲的反響可想而知,除了很多人認為胡錫進就是一個戰爭瘋子外,也有不少呼籲澳洲政府重新審視與中共的外交關係。科廷大學教授希拉庫薩就直接建議莫里森政府關閉中共大使館。

這就是我們說的,這就是加速主義的必然結果,習近平的戰狼外交已經走入極端僵化,徹底失去彈性的原因。所有人都爭先恐後去踩油門,無人敢碰一下剎車。這樣開車最終是什麼結果,小學生都知道。

也就是說,中共的外交已經蛻變為最原始的叢林思維,只要導彈能打到的地方就都得聽我的。如果說政法委一張圖葬送了習近平改善中印關係的最後希望,恐怕胡錫進這一條帖子就基本葬送了中共改善中澳關係的希望。

而且,中澳打了一場小貿易戰,中共從煤礦到原木再到紅酒龍蝦打了一個遍,前兩天還裝模作樣暫停了雙邊戰略經濟對話,但就是隻字不提鐵礦石,而且去年澳洲對中共依然保持貿易順差,為什麼?

就在今天,新加坡鐵礦石指數期貨主力合約日內又漲了10.13%,現在報價225.95美元/噸。

這是什麼概念?因為澳洲鐵礦的成本基本在14美元一噸左右,出口大陸的到岸價成本也不超過30美元一噸。

但儘管當前漲到了這麼高的價格,中國依然咬著牙繼續進口,原因只有一個:中國對澳洲鐵礦石的進口依賴高達67%,不買就找不到替代,不買中共的基建就無法拉動經濟,就會立馬大批鋼鐵企業停產,以百萬計的鋼鐵產業工人面臨失業。

所以,從另一種意義上說,澳洲同樣有導彈,而且是威懾力更大的導彈,一旦澳洲切斷供應,其破壞力恐怕要遠超中共的東風。究竟誰威脅著誰,還真不好說。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