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者遇襲 日媒體人:顯示中共懼大紀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3日訊】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11日遭歹徒襲擊,這也是一個月內第二起針對《大紀元時報》的暴力事件。台灣立委與學者對此表達強烈譴責。日本資深媒體人矢板明夫12日表示,襲擊記者猶如恐怖分子行為,顯示中共已經沒信心,懼怕《大紀元時報》的影響力,只能用下三濫手段來攻擊。

香港《大紀元時報》記者梁珍11日中午於住所樓下,遭一名身分不明男子手持鋁棒毆打,歹徒逞凶後隨即駕車逃離現場,梁珍身體多處受傷,已就此事件報警,並到伊莉莎白醫院驗傷。根據梁珍提供的照片顯示,其腿部有多處瘀傷。

這也是繼4月12日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遭四名男子闖入砸廠後,一個月內發生的第二起針對《大紀元時報》的暴力事件。對此,梁珍表示,自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敢言的媒體受到打壓的情況「越演越烈」,懷疑背後是由中共授意所為。

暴力事件頻傳 台立委:懷疑港府縱容

對此,立委張宏陸表示強烈譴責,並對於如此明目張膽的逞凶行為,合理懷疑背後可能為香港政府的故意縱容,「畢竟香港不大,而且到處都有監視器,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連續發生暴力事件,卻又無法破獲?」

他強調,這種暴力、威脅媒體的行為,只有在極權、言論不自由的國家才會發生,香港政府難辭其咎,必須儘快查清楚,因為人身自由這是一個號稱自由地區的最基本人權。

立委張廖萬堅則說,這是一個大事件,在《港版國安法》通過之後,以國安為名剝奪香港民眾人身自由權的事情頻繁出現,如今又進一步對敢言媒體的記者暴力攻擊,這種對個人人身自由的戕害,看起來像是蓄意舉動,背後很可能與中共或親共政權有直接關係。

對於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多次遇襲,雖然都有報警處理,但最終都不了了之,張廖萬堅表示,這形同體制內外的一種夾擊,香港已發生多起的暴力事件,連民選議員也遭親共人士攻擊,「如果不是國家縱容,警察不積極追查,他們怎麼敢?」形同警方也成為國家暴力的共犯。

他強調,香港主權移交後,中共不斷透過移民政策,對香港社會進行滲透、質變,再加上現今暴力事件頻傳,種種跡象明確顯示,中共就是要摧毀過去曾高度自由繁榮的香港。

學者:暴力襲擊或為全面壓制香港前奏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吳叡人表示,這並非孤立事件,香港《大紀元時報》印刷廠已經多次被砸,這次又有記者被打,跟當初(2014年)《明報》總編輯劉進圖被砍傷案例一樣,都是透過體制外力量來壓迫言論自由,動員民間附隨組織力量來進行恐嚇,這是典型的納粹式做法。

吳叡人表示,另外還會透過親共「左報」捏造假新聞、抹黑,這在香港近年來已經屢見不鮮,但還是必須加以譴責,不能夠放任它這樣下去,要抵抗到底,「不能說你就是這樣做,我們習慣了,不可以習慣,這個事情絕對不可以習慣,一定要起來反擊。」

吳叡人強調,香港國安處長蔡展鵬日前光顧無牌按摩店,遇上警察掃黃被逮個正著,顯示目前香港的執法機構、紀律部隊,本身素質有很大的問題,這樣的團體、這樣的政府,如何有正當性來執法?

吳叡人批評,港府沒有執法正當性,卻動用根本沒有民意基礎的《港版國安法》,同時又動用民間法西斯力量來鎮壓,簡直就是一群流氓、土匪,想要治理一個文明社會,必然會產生衝突,大家不能夠坐視。

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林宗弘表示,這事件反映香港自由民主倒退狀態,暴力襲擊也是一種威嚇,藉以壓制香港的新聞自由,接下來可能還會有一連串的壓制,包括學生自治、政治自由與學術自由。目前雖是針對《大紀元時報》,但訊號並非孤立的,實際上很可能是全面性壓制香港自由的前奏,值得外界重視。

對於記者遇襲,日本資深媒體人矢板明夫表達憤怒與譴責,他說正常國家即便在戰爭中,也不會襲擊記者與醫護人員;襲擊記者猶如恐怖分子行為。他相信《大紀元時報》不會向暴力屈服,相信其它媒體也會相挺。

他表示,自己曾駐中國大陸報導十年,常被跟蹤、也被恐嚇,但沒有遭遇直接暴力襲擊。這次香港事件顯示,中共已經越來越沒信心,害怕《大紀元時報》的影響力,所以它只能用這種下三濫手段來攻擊。

矢板明夫說,這種事情發生得越多,越使香港人與全世界人知道,《大紀元時報》是一個可以和暴政抗衡的非常有良心有正義感的媒體。他作為其它媒體,一定會支持《大紀元時報》的報導抗爭的。◇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