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寧:基督徒為什麼應該聲援法輪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香港國安法之後,香港經歷了一波又一波的秋後算帳,民陣和泛民的骨幹抓的抓,逃的逃。參加去年維園六四紀念的一些青年,也因非法集會獲罪。在主要的政治反對派被網羅後,香港法輪功很快成為了被定點打擊的對象。大紀元的印刷廠被攻擊,應該只是開始。

大紀元以及法輪功團體的其他媒體,是中國大陸以外華文領域唯一成建制的、系統性、目的性的反制中共宣傳的媒體集團,共產黨早就恨之入骨。只是礙於香港的一國兩制,中共不敢公開破壞香港本島的法律,所以一直隱忍。但是隨著國安法落地,香港的自治已經終結,香港的法律徒具一紙空文,在香港合法登記的法輪功團體面臨迫在眉睫的危險。

黑幫滋擾、司法偵緝、法庭傳喚,最後甚至是港版國安法定性法輪功為非法團體,都可能是擺在檯面上的選項。

當然法輪功只是要馴服香港的其中一個環節,香港的泛基督教團體,一直以西方式的組織方式開展傳教活動,在香港自治終結後,基督教團體的命運又會是如何呢?難道天主教香港教區要接受共產黨的天主教愛國會的領導?難道不同的基督教派要接受三自愛國會的指導?

真是讓人難以想像的圖景!

見微知著,如果法輪功被成功在香港被清除,那麼香港的基督教團體也最終難逃被內地化、政治化的命運,這只是遲早的事情罷了。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法輪功就是樹林裡的那隻出頭鳥,守護這隻勇敢的出頭鳥,樹上的其他鳥類才是安全的。

HK的基督教團體一直有獨立包容的見解,在過去對待法輪功的態度上總體上算是同情和支援。之前都有不同派別的基督教長老站出來支援法輪功,在道德和勇氣上都有很好的彰明。或許,這次面臨HK的覆巢之災,基督教團體也應該公開支援法輪功。與其他日兔死狐悲,不如團結發聲。

最後我借用二戰時期德國良心牧師馬丁.尼莫勒的詩,來表達我此刻的思考,也以此結束此文。

起初,他們帶走了——
“納粹把社民黨人關起來的時候
我沒說話
我又不是社民黨人

他們來抓工會人員的時候
我沒說話
我又不是工會人員

他們來抓我的時候
已沒有人
能抗議了”.

作為一名基督徒,我聲援法輪功!法輪功無罪!大紀元無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