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影視大法弟子慶祝第22屆世界法輪大法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4日訊】在春花浪漫的時節,迎來了五月十三日,這是個意義非凡的日子,今年的「5.13」是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二十九周年暨第二十二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七十華誕。全球法輪功學員及其親友都會以各種慶祝方式表達對師尊李洪志先生的感恩與思念,新世紀影視大法弟子以最虔敬誠摯的心表達他們的祝愿。

「5.13」世界法輪大法日 向李洪志師尊獻上最高禮讚

法輪大法自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先生從中國長春傳出後,至今已洪傳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真、善、忍」的修煉原則讓上億人身心受益,道德提升。自2000年後,法輪功學員將5月13日定為「世界法輪大法日」。

新世紀影視演員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圖為他們在煉功。(新世紀影視提供)

導演宇飛表示,「五月十三日──這個神聖的日子,我們新世紀影視的全體大法弟子向師尊獻上最高的禮讚:恭賀師尊華誕!普天同慶同賀同頌法輪大法,感恩偉大的師尊對弟子與眾生的慈悲救度。」

「每年的這一天,五月聖景百花香,仙樂妙舞龍鳳祥。」

「師父啊——謝謝您!呵護與陪伴了我們走過了二十多年,風風雨雨,您親駕法船,載我們歸航,在人間留下了輝煌的歷程,您的弟子們永遠記住這浩蕩佛恩……」

副導演魏玥介紹,新世紀影視的演職人員都是世界各地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北美、歐洲、亞洲,包括來自中國大陸知名的上海藝術學院、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等等。

「他們都是從二十九年前開始,倆倆相繼而來,走入到大法的修煉。」

「手捧《轉法輪》,「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們的心田。」

新世紀演員們如是說:趙真如1歲,姥姥就帶她修煉了;陳紫熙1995年跟媽媽開始修煉,從此媽媽從一個藥罐子變成了一個健康的人;李炎在2005年本來想了解一下法輪功為什麼被中共迫害鎮壓,結果發現法輪大法原來這麼好;鄭雪菲表示2014年在她人生最迷茫的時候是大法幫助她走出了低谷;趙江1995年開始煉法輪功五套功法,他感覺每天都精力充沛。

在大法修煉中受益,導演宇飛表示:「我們的生命因為大法而改變,從一個真正的好人做起,說真話、善待他人、寬容、忍讓。」

曾經在大陸被中共迫害的演員李雪梅說:「有個同事曾經參與非法綁架我去中共洗腦班,但是在他落魄時,我還是選擇去幫他。」

青年演員王昊頗有感觸地說:「大法對我的一個巨大改變,就是在別人對我不好的時候,我會先想想是不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好。」

多次扮演大陸警察的金聲表示:「修大法使我人生觀發生了巨大變化,明白了人來世的意義——返本歸真。」

王婉凝回憶:「父親有家族性的胃病,曾經胃穿孔嚴重到大口大口吐血,修煉法輪功一個月就全好了。」

「醫生都說我的腎癌絕症能夠康復是個奇蹟。我知道是修大法我才獲得新生,十多年來,我一片藥也沒吃,健康地生活著。」演員梁聖明雙手鄭重合十:「感恩大法救命之恩!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導演宇飛最後表示:「回首這二十多年的前程,我們感慨萬千。在『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新世紀演員全體大法弟子與億萬名世界各地的弟子,以及得救的世人,一齊向偉大的李洪志師父獻上最高的禮讚:「同頌師尊的救恩無限,佛法無邊。」

演員金聲:在我和母親最艱難的時候得到了法輪大法的解救

新世紀影視演員金聲在《抉擇》中飾演大陸警察。(新世紀影視提供)

「回想自己的人生歷程,在我和母親最艱難的時候遇到了法輪大法,走過了陰暗的困苦時期,未來充滿了光明。所以每到『5.13』世界法輪大法日,我最想表達的就是感恩師父!感恩法輪大法!」

這是新世紀影視演員金聲的肺腑之言。下面根據金聲自述整理。

父母在我還小的時候兩地分居,我大部分時間都跟著母親的工作變換而東奔西走。過度操勞使得母親患有膽囊炎、胃病等多種疾病。她臉色蠟黃,心情沒有好的時候。在我高中時母親又下崗了,她的身體和心理狀態更是每況愈下,經常為一點小事憂心忡忡或突然大發脾氣。家裡的氛圍變得很緊張,我時常有離家出走的想法。

其實那時我的身心狀況也不是很好。食慾不振,神經衰弱,面黃肌瘦的。上大學住進宿舍後經常整夜失眠,白天打不起精神。心胸也是十分狹窄,不願與人交往,更是無心學業,大學第一年成績就墊底,人生的航標已經沒有了方向。

1996年,我母親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到法輪功,短短幾週的煉功和學法讓她多年的頑疾不翼而飛,而且精神抖擻,開始有說有笑。看到母親的巨大變化,我心裡就已經在感謝這門功法——法輪功讓母親能夠身心健康地活著。

同時,我認定法輪功是一門非常神奇的功法,就迫不及待地翻開《轉法輪》如飢似渴地讀起來。書裡的內容讓我耳目一新,像磁石一樣吸引著我,一晚上連讀了四講,書中描述的那些超常現象,很多我都能體會到。比如讀到開天目那一節,真的感覺前額肉往起聚,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往裡頂,往裡鑽。第二天剛一睜眼就要拿書讀,忽然感覺小腹部位有跳動感,再仔細體察是有東西在轉動,這不是師父給我下的法輪嗎?可是師尊也沒在身邊呀?當時激動得我差點兒哭出聲來……

從那一刻起所有的世界觀全部被顛覆了,常人看來不可思議的事情卻是千真萬確的,神佛真的存在……

接下來的寒假每天早上參加集體戶外煉功,晚上學法。東北的冬天非常寒冷,可每次煉功回來全身發熱心裡暖暖的。漸漸的,我開始有了正常的胃口,睡眠質量也不斷改善。晚上躺在床上,全身像定住了非常舒服一動也不想動,整夜都睡得好香好沉。

隨著身體越來越健康,我的相貌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皮膚光滑,面色紅潤。以前瘦得皮包骨的臉也變得飽滿周正。結婚後,我太太看我以前的相冊時找了半天也沒認出誰是我。

新世紀影視演員金鐘向法輪大法師父表達感恩。(新世紀影視提供)

修煉大法也讓我心態平和,樂於助人。與老師、同學、家人和鄰里都處得越來越好。

法輪大法讓我的思維也日益敏銳。什麼東西一看就懂,一學就會,思路開闊,學習很容易集中精神。得法後第一個學年結束就獲得了一等獎學金,六級英語考試,我所在考場唯一通過的人竟然是我,這讓同學們驚訝不已。

就這樣,學大法的我順利完成了學業並進入了當地數一數二的科技公司上班。在工作中,我也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兢兢業業地工作,不去計較個人得失。在那個處處靠關係和金錢的社會裡,我這樣沒有「背景」和不喜歡「拉關係」的人升職如此之快簡直不可想像。

這二十多年來自己所經歷的都與修煉大法分不開。我常問自己:「如果當年錯過了法輪大法會怎樣?」在物慾橫流的紅塵中隨波逐流的後果實在不敢想像。值此「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我衷心地說「法輪大法好」!

演員魏玥:我是在大法中更新的生命——健康、誠信、傳統

新世紀影視演員魏玥向法輪大法師父表達感恩。(新世紀影視提供)

新世紀演員魏玥從1998年修煉法輪功至今已經二十三年了,她說心中不知多少次感恩師父在修煉路上的慈悲呵護。在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她表達自己對師父的感激,「願師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下面是魏玥的自述。

1998年的夏天,經朋友介紹,我拜讀了《轉法輪》,書中做好人的道理和返本歸真的法理,說到了我心裡,從此我就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

感受大法超常 多年痛經痼疾很快消失
小時侯的我體質很弱,時常傷風感冒。尤其是到了青春期,每個月來月經,都是我最提心吊膽的日子。有時把日期忘記了,前一天上了體育課或吃了冷飲,第二天早上就滿頭虛汗地趴在教室的桌子上,滿臉煞白,疼得我不是想吐就是想去洗手間,但又走不動。經常被老師背到醫務室打上一針止痛針才算活了過來。有時出門在外,那個疼勁兒一上來,無論我是在公交車上還是在超市買菜,都會被好心人送我去附近的醫院或者送我回家(因為媽媽是醫生)。

當我看這本書的時候,我被書中講的要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而吸引。我花了一天時間讀完了這本《轉法輪》。書中講到了,人有苦難,那是業力所致,只有通過修煉才可以消去業力,提高昇華上來。我明白了自己為什麼總是肚子疼的原因,也知道了可以通過修煉消去這些業力。同時我也想做一個更好的人,不會隨著社會的下滑而隨波逐流,我想做一個對社會有意義的人。

自從修煉以後,不知不覺中我痛經的毛病很快就消失了,我就再也沒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次針。而且覺得每天都精力充沛,在快樂中度過。直到1999年7月中共政府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打壓。

1999年8月我隻身離開了中國,那時的中國大陸已經開始了對大法弟子的監視和騷擾。離開時家人怕機場安檢查出我修煉法輪功而被攔截,硬是讓我把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從行李箱中拿了出來。而我趁他們不注意,還是把師父的九講錄音帶和《轉法輪》這本書帶到了國外。

現在已經沒有人聽錄音帶了,我就把這些都珍藏了起來。而我帶出來的那本《轉法輪》的扉頁由於經常翻閱,也都紛紛散開,為了留下這本當年在大陸出版的《轉法輪》,我也將此書小心的保存了起來。而書頁背面的那朵蓮花苞,現在看起來更像一朵盛開的蓮花。

修煉人誠信 老闆尊重我對法輪大法信仰的堅持

修煉法輪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轉法輪》告訴了我做人的真正道理。

來到海外,我曾在咖啡店打工。那時我已經修煉兩年多了,法輪功書中寫的要替別人著想的道理我一直銘記在心。在海外打工是按小時計算薪水的,下午我一般都會把屋子收拾乾淨,趁客人沒來掃掃地,主動上貨、整理展台前的甜甜圈等。後來才知道,咖啡店一般都有攝像頭,一邊對著客人,一邊對著收銀台。所以我忙碌的情景就都被記錄下來了。老闆娘看到我盡心盡力,跟我說,在海外人工是最難得的,因為很少有打工的人會把這個工作當作自己的事情來做的。當她得知我是修煉人以後,也對大法有了很正面的認識。

我在餐館打工時還經歷過這麼一件事。一次下班老闆算帳發現少了20元,算了好幾次都是正好少20,就過來問我。我心裡很坦蕩,我說我也不知道。但如果真的少了20元,那我就給補上吧。老闆當時很吃驚,他沒想到我會有如此舉動。第二天,他高興地說,那20元被夾在機器後面了,現在錢數是正好的,歸還了我的那20元。當我跟他說我這麼做是因為信「真、善、忍」法輪大法時,看得出來,他很欽佩。從此以後老闆他們非常信任我。

平時老闆曾問我週末是否願意加班,我說週末的時間是我和法輪功學員去外地遊行、講述國內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真相的時間,多次拒絕了可以增加收入的機會,所以老闆很尊重我對法輪大法信仰的堅持。

加入新世紀影視 傳遞傳統理念

加入了新世紀影視的團隊,是我人生中的另一個修煉旅程: 通過影視的方式講法輪大法的真相。

剛加入,我就有幸參與了影片《密碼》的拍攝。裡面的主人公馮邵寧角色就是當今法輪大法弟子的一個縮影,他就生活在我們中間。而謝總這個人物,折射出很多了解法輪大法以及中共無理發動迫害的真相的善良民眾。

《密碼》在2018年榮獲了加拿大國際電影節的最高獎(Grand Prise Award),這也是第一次有關於法輪功題材的影片在加拿大榮獲這個最高殊榮,這無疑對善的、好的、傳統信息的肯定與傳遞。

我參與的另外一部影片《歸途》,是新世紀成立後拍攝的第一部長片電影,是一部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到目前為止《歸途》已經獲得了的包括最佳男主角、最佳女演員、最佳導演、最佳編劇等55個電影節的獎項。

新世紀影視影片《歸途》獲北歐國際電影節四項提名、一個獎項。魏玥(右一)作為代表出席電影節活動。(新世紀影視提供)

我在片中扮演了王浩辰的經紀人英姐這一角色。其中一場戲是英姐勸說王浩辰跟修煉法輪功的女友小雪分手,目的很簡單,不想讓對方的信仰影響男主的前程。而在警察來抓小雪的時候,英姐阻攔的是王浩辰。站在英姐的角度上,她知不知道小雪這人並不壞?她知道的。在國內激烈競爭的環境下,人們往往看重的是眼下的「實力」,點擊量,流量明星,卻很少知道或者不願意知道明星本人的做人準則。有的人甚至製造緋聞來增加關注度。影片中有法輪功信仰的小雪,表現的卻是純真、善良、替別人著想,而這些都被利欲熏心的英姐一一忽略。

我很理解英姐這樣的人物,但也很同情她。像她這樣勞碌奔忙的人很多,為了名利奮鬥一生,其實到頭來內心很空虛。通過扮演英姐,我慶幸自己找到了法輪大法,有了人生目標和意義,就像劇中的王浩辰,卸下名利的枷鎖後,變得積極樂觀,輕鬆自在,也更健康。從這一點上講,《歸途》這部影片帶給觀眾的是人在絕望時的本性復甦。

我為自己有幸修煉法輪大法而感到驕傲,再一次叩謝師父,把這麼好的大法洪傳世間,給內心嚮往善良的人們以希望!同時也為自己能參與到新世紀影視團隊中而自豪!在這樣一個修煉的環境中,讓大家不斷的探索和實踐,傳遞傳統理念,讓更多人感受到善良與美好的力量。

(特約記者李桂秀美國紐約報導/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