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新華社「還原」學生墜亡事件的醉翁之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成都49中學生墜亡事件發生後,從校方到上級主管部門,對死者父母態度冷漠,對事件內情遮遮掩掩,不可避免的導致了公眾的質疑、不滿乃至憤怒。在輿論海嘯的巨大壓力之下,北京不的不直接出手進行維穩公關。

今天(5月13日)早上,中共官媒新華社發布了記者采寫的「還原成都49中學生墜亡事件」一文,以新聞報導的形式向公眾通報了與這起事件相關的監控視頻及事件過程,再次定性墜亡學生是自殺跳樓,並逐一解釋了輿論之前質疑的事件中的種種謎團——死者遺體保存完好,並不存在網傳被擅自火化的情況;死者離開教室後再沒有和任何人有過接觸;監控缺失10分鐘,是因為小林去的那個平台是監控死角;監控記錄已經被警方封存,不存在不讓家長看的情況……總而,小林的死和學校、和老師同學均沒有關係,校方無責任;警方處警及時,案件調查迅速。

我想,是凡熟悉中共運作模式的人都不難看出,新華社推出這篇報道絕非孤立行為,肯定是中共高層授意的,目的絕不是真要還原學生墜亡的真相,而是試圖通過所謂還原真相的方式「滅火」,迅速平息輿論,修補在輿情海嘯中受損的政府形象,挽回官方倒塌的公信力,以防事態再發展下去影響了中共百年大慶的「大局」。總之一個字,就是為了維穩!

眾所周知,中共為了維穩經常掩蓋真相,這是它常用的套路,但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也不排除在有些時候中共為了維穩會有選擇的披露部分真相——部分它認為披露了之後有助於維護其統治大局因而可以讓民眾知道的真相。至於具體採取哪種手段維穩,則取決於特定時期的特定需要。新華社對成都49中學生墜亡事件的報導,我認為就屬於後一種。

不過,從網友的反映來看,新華社的調查報導並未徹底打消了人們心頭的疑問。

舉個例子說,《關於對「成都49中學生墜亡事件官方通告」的幾點合理質疑》的作者王培宏就對新華社的報道提出了以下四點疑問:

第一,新華社的報導稱,死者「頭部受傷嚴重導致辨認困難」。試想,一個人從四層樓的高度(校實驗樓4樓與體育館之間的連接平台)跳下來摔死,他的面部被摔到稀巴爛以至於熟悉班裡每個學生身高長相的班主任需要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辨認這種可能性有多大?如果一個人從40樓摔下來臉部著地無法辨認,這個可信,或者,14樓也勉強可以信,但是4層樓下來就摔得散了架認不出了,這種說法能服眾嗎?

第二,新華社的報導稱,「直到19點54分才確定死亡學生的身分」,也就是說校方確定死者身分用了一個小時。試問,即使屍體真摔到稀巴爛看不清臉認不出了,校方辨認死者身分就需要一個小時這麼長嗎?

第三,新華社的報導稱,事發當天,死者的班主任「上班匆忙,手機落在家裡了,後來通過翻閱手冊才找到了家長的聯繫方式」。可當今這個時代,一個人出門沒有帶手機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手機真的留在家裡了,在這麼緊急的狀況下不能通知家裡的家人打開手機找一下?家裡沒有人的話不能自己趕緊打車回去拿一下找到聯繫方式。或者,該班班級沒有微信家長群嗎?不能通過別的老師或同學在微信群裡艾特一下家長嗎?再者,你們相信班主任只是把自己班級學生家長的通訊錄保留在自己的手機裡而自己辦公室裡的工作電腦裡空空如也沒有保存嗎?

第四,如果真如新華社的報導所言,班主任沒帶手機、也沒回去取、班裡也沒有微信群沒辦法讓別的有手機的老師通過微信聯繫家長、學校電腦裡學生電子花名冊也打不開,只有通過手動「翻閱手冊」才找到了家長的聯繫方式。那麼任何一個智商超過80的人會相信這個時間用了一個多小時,從當晚的19時54分到20時44分嗎?而在通知家長的20時44分之前,學校在處置什麼呢?

最後我想說的是,類似「成都49中學生墜亡事件」這樣的事件和輿情,既不是第一例,也不會是最後一例,今後還會不斷出現。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這樣的事件和輿情,可以說每發生一例都是一堂生動的政治課,讓我們見識中共這種體制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