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專訪余茂春:美對台海策略應戰略模糊還是清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5日訊】專訪余茂春:美對台海策略應戰略模糊還是清晰?「天下圍共」是中共自己行為造成 | 熱點互動 05/14/2021

嘉賓:

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首席中國顧問:余茂春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熱點互動】余茂春專訪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特別節目,本期節目我們很高興邀請余茂春先生作客【熱點互動】。余茂春先生是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顧問,他現任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胡佛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員,美國海軍學院教授。余茂春先生您好。

余茂春:方菲你好。

主持人:非常高興余先生能今天請您來做訪談,因為一直以來都會有觀眾朋友在我們節目下方提說,希望我們節目能邀請您來談談美中關係、中國局勢,所以今天很高興能有這個機會。

余茂春:我也感覺很榮幸,能夠上你的節目,也非常感謝你的聽眾的鼓勵。

拜登對華政策「川規拜隨」中共自身行為讓美國人驚醒

主持人:謝謝,余先生我想先請您來談一談,拜登政府現在已經是上台100天左右了,因為前一陣子剛剛在國會做了一個首度的演講。其實拜登政府在上台之後,很多方面是推翻了川普政府的政策和做法。但是在對於中共的態度和策略上,迄今為止,很大程度保留了川普時期的做法。所以外界就說這個做法是「川規拜隨」,您怎麼看,您認為這是為什麼?

余茂春:其實美國的對外政策,是根據全國性的一些非常具體的,非常深入的討論。然後形成一種外交政策,這個政策有的時候是在兩個政黨之間,他有不同的表述。但是在過去的幾年以來,對中國政策方面的表述方面,兩黨之間基本上沒有重大的分歧。美國上任的共和黨的對華政策,民主黨在拜登被選上總統之前,早就保持支持的態度。

在兩黨之間,黨爭非常劇烈的一些方面,對華政策基本上,像民主黨的一些領袖,像參議院的領袖舒邁和共和黨的眾議院的領袖帕洛西,他從來就沒有對川普的對華政策提出過真的有異議的批評。所以說在選舉之前我們就知道,對華政策我們是做得很對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極有可能獲得民主黨的贊同,會繼續維持下去,其實事實就告訴我們果不其然。所以在這裡沒有太令人驚奇的地方。

還有一點,我們覺得不僅僅是在美國政界,對中國有一個重新的認識,美國的社會、美國的金融界、經濟界、法律界,當然是國防、情報界,對中國都有一個全面的認識,這個認識基本上都很到位。而他們這種全國性的對中共的重新的認識,都基於一個最根本的事實,那就是中國政府自己的言行。所以說在這些方面,很難再改變我們在川普時期,所做的對華政策的一些基本的原則和做法。

主持人:所以其實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受到了美國社會民意的壓力。因為前一陣子有一個民調,不是說美國人70%多,都對中共有負面看法。而這種民調,我覺得是不是也可以說是,川普政府留下來的一個最大的政治遺產。就是對抗中共,以及對中共更清醒的認識呢?

余茂春:我覺得當然有這個因素在裡面,但是最根本的就是,不是說美國這個社會一下子變得非常好戰,喜歡挑毛病,不是這樣的。因為中國政府在最近幾年來,它對全世界的一些做法,尤其是在疫情之後,中國政府的一些表現,是非常非常令人不齒的,所以美國人民都看得很清楚。這個不僅是美國,全世界對中共看得很清楚。所以說中國現在它的國際上的地位是非常孤立的,而且空前孤立。

所以說它自己不管給自己臉上怎麼貼金,都沒有用的,因為它這個政府的一些對內對外方針,實際上是展現了中共這個政權的本質,這些本質都是非常骯髒,非常違反國際準則的。在新疆、在香港,對國內的全天候的監控,還有在疫情方面的一些非常不明智的,甚至非常不誠實的一些表現。它都有這方面的啟發性的作用,尤其是對周邊的國家的地緣政治方面的一些做法,更加引起世界的警覺。中國現在它在南中國海,它在東海,它一動作,不僅是美國警覺起來,周邊國家都警覺起來,連歐洲,連北約這些國家都警覺起來了。所以說最根本的問題,我們之所以對華政策有相當大的連續性和一致性,是中國政府自己的言行。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另外說到前任的川普政府,我還想再問一下,我剛才說的川普政府留下的最大政治遺產,就是有一種分析認為,對抗中共確實是川普政府留下的最大的政治遺產,包括將中共和中國人區分開。您跟前國務卿蓬佩奧是川普政府對華政策的核心人物,是不是可以說您二位擬定的中國政策,也是對鋪就今天這樣的局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余茂春:我當然不可能完全把這個功勞歸在我們自己身上,但是我覺得至少是蓬佩奧國務卿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美國政治領袖。他的對他的部下提出的一些建議和報告,他非常認真的聽取,報告真的很到位,他會毫不猶豫的去推行,去為美國的老百姓講清楚。所以說在很多情況下,你剛剛講的這個問題,中共和中國人民區分開,這個是非常簡單明白的道理。中國老百姓都知道,但是怎麼樣把它反映在政治層面上,在對華政策上,我覺得這個當然是蓬佩奧國務卿,和我們下面給他做參謀的這些,都起到了我們應該起到的作用,這是毫無疑問的。

主持人:對。所以我覺得這方面就像您說的,很多中國人是有這個意識的,但對於很多美國人來說,也許這層窗戶紙一點破,讓他更能認識到,很多事情其實是,就像您說的是中共政府、中共政權的行為,而不是中國人的行為。

余茂春:對,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開始一提出這個的時候,中共當局它對這個事情非常的敏感,反應非常的強烈,而且很暴烈。它覺得中共跟中國人民是一體的,不能分開的,但是它也不敢那麼公開的那麼說,因為它說起來它會使很多人不高興了。在中國大陸,中國共產黨它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老百姓,所以它的很多政策都是在對老百姓採取嚴厲的打壓,嚴厲的監控。所以整個這個國家,是把它的老百姓監控起來的。

他的很多的道德行為,他的日常起居,他的經濟活動,遷居、升學,或者是生育,共產黨都是把他自己的老百姓管得嚴嚴實實的。所以說這個它不可能說共產黨就代表中國人民的利益,中國人民的利益實際上,他沒有機會表達,來公開表述。你現在老百姓一公開說對共產黨不滿,那你就是進監獄,這個是毫無疑問的。所以我覺得這個現實是很簡單的,能夠讓美國在政策層面上,能夠清清楚楚的反應出來。認識到中共這個政權它的本質,我覺得這個是在川普政府裡邊一個很重大的政治遺產。

對台策略 美戰略模糊中有清晰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的。那我們來看一看一個具體的問題,目前就像您剛才說的,因為中共的這種舉動,中共的這種擴張的行為,使得台海局勢成為一個持續的熱點。也可以說是美中這種直接對抗的一個領域,日前有兩件比較突出的事情,一個就是《經濟學人》雜誌說台灣是現在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另外一個,本週拜登政府亞太的協調人坎貝爾說,美國對於台海的戰略模糊的這種政策不宜改變。我想先請您談一談,您認為目前台海局勢的風險有多大?

余茂春:我覺得台海局勢,它兩邊互動的機制,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改變。最大的一個現實,台灣就是一個現狀,他沒有走向台獨,也沒有走向跟中共講統一,他就是維持現狀。這是絕大部分老百姓的意願,這也是最大的一個現實。所以說中共它首先要挑釁,它說台灣有什麼台獨,台灣沒有多少人現在在鼓動台獨,他就是要維持現狀,現狀就不等於是台獨。所以它根本上這個挑釁的理由就沒有。

那麼還有一點就是說,它也必須要做做表示,來顯示自己的這個盛世的一種盛氣。但是這個呢,它也是很不現實的,因為台灣老百姓現在是做得很好。我覺得中共它對台灣它很生氣的很大原因,在於台灣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在世界上越來越得人心。美國跟台灣的關係也在與日俱增,而且主要是在經濟、技術方面哪,他都有更深的合作。當然,美國對台灣防務的這個承諾,從1970年代以來,就沒有改變的。所以說,美國對台灣的承諾,他這些基本的政策,包括像這個戰略模糊這些東西都有的。

戰略模糊不是說表示美國對台灣就沒有一種清晰的政策。美國對台灣的這個台海局勢一個地緣政治、防務方面,他有非常清楚的對付的策略。他只不過是在表達手法上,他不願意清晰的說出來,那麼中國實際上是很清楚的,台灣也很清楚。所以說,這個很多東西,沒有必要打這些文字遊戲。我覺得這個,你比如說美國他對台灣的武器銷售,歷年來都有增加。這個增加不是說好像是單方面的,美國對台灣的這個武器出售的一個最根本的因素,就是看中國大陸對台灣威脅的程度,它是成比例的。

這個是在1979年《台灣關係法》說的非常清楚的,中共也非常清楚這一點。所以說呢,沒有什麼太多的改變。我覺得沒有必要去故意誇大台海局勢的一些風險,因為台海局勢的一些最基本的防務方面的一些幾步棋,大家都在走,所以走了幾十年了,沒什麼太大的改變。

主持人:但是,我覺得有些分析,確實認為習近平上台以後,就像您說的,就是他在挑釁。其實這個現狀,對於現狀來講,是中共在想要改變現狀,而且習近平上台以後提出的,比如說十九大提出的這個所謂的民族復興,要把這個統一台灣跟民族復興綁在一起。包括之前,他用這種一國兩制的這種內涵,去代替、偷換這種九二共識。很多方面都讓大家認為說,是中共在想要改變現狀,是中共想要去把這個戰略模糊變成戰略清晰。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美國政府依舊保持這種戰略模糊的態度的話,是否足以遏制中共的這種擴張和它的野心呢?

余茂春:我覺得,我們個人來講,戰略模糊不是特別明智的一個手法,在適當的時候,應該讓挑釁者知道,我們清醒的回應應該是什麼?那麼在歷史上有很多這個教訓、令人不安的教訓,就是說由於戰略模糊,它導致侵略者不顧一切發動戰爭,像朝鮮戰爭、像這個伊拉克戰爭,都有這方面的因素。但是我並不覺得在台灣的問題上,我們是完全模糊的。

我們沒有說具體你哪天打,我們幾個小時後,我們就要到台灣去增援,沒有的。但是我覺得美國要參與在其中,如果這方面的事情發生的話,這個東西不是模糊的,這是很清楚的。不一定是美國,現在很多美國的盟友,他都有這方面的交道。北約也說,在這個和平與安全,在亞太地區,也是他的一種義務。所以說我覺得在很多情況下,清楚的意願可以用一些比較模糊的詞彙表達出來,但這種意願本身是非常清楚的。

主持人:上次我採訪另外一位時政的分析人士。他說呢,他認為習近平本人是否會誤判局勢,是造成台海局勢最大的不定因素。您的看法呢?

余茂春: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都比較喜歡誤斷局勢啦。你看這個,稍微清醒一點的就是鄧小平啦,他說這個要韜光養晦啊,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啊。習近平是沒有這方面的這種氣度。他總覺的自己這個時候到了,他把美國說成就是一個衰敗的一個帝國,衰敗的一個國家,民主制度是不如它自己的制度好。這些東西都是沒有這個特別的現實的眼光的。

我覺得中共表面上看起來它好像是很有氣勢,但是實際上它內部呢,很多東西它也是比較虛的。你這個真正要動起武來,實際上它有很多因素要考慮。中共現在它最需要的是所謂的戰略機遇,它說現在是發展的時候,它實際上現在還沒有發展到底,所以說它實際上它要真正挑起戰爭的話,它這個戰略地位就失去了,它自己也很清楚這方面的事情。而且中共現在在亞太地區,它跟任何周邊的一些國家,它發動軍事衝突,其它國家都會合在一起來對付中共。中共它不是(跟)一個人、孤家寡人,在那兒跟一個國家懟,它是跟所有,很多國家懟。你現在可以看日本,然後當然這個台灣,越南、印度,還有好幾個這個南中國海地區的國家。

主持人:菲律賓。

余茂春:菲律賓,對。韓國也有,再加上美國,像這個德國、英國、加拿大,這都表示他們對這個所謂的global commons,像南中國海這些國際水域,他們都覺得自己的利益在裡邊。所以說我覺得呢,真正有清醒頭腦的中國戰略家,他對這些事情,他是看的很清楚的。所以我覺得有虛張聲勢的成份在裡邊,但是它確實有它想改變現實的意願。這種意願,跟它的能力,跟它的機遇和時機,我覺得不是一回事。

習近平為何拋棄鄧小平韜光養晦的對外策略?

主持人:您認為,為什麼習近平拋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的對外策略呢?是更多的是他個人的原因,還是中共整個黨的因素呢?

余茂春:習近平是一個理論中毒非常深的一位中共領袖,他很少有這種現實的眼光。你比如說,習近平他覺得他是馬列信徒。列寧主義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就是說,社會主義制度很優越的,這共產黨是戰無不勝的。所以習近平你看上台之後,他最強調的就是所謂的制度的優越性。他覺得這個叫集中力量辦大事,中國這種專制、集權的制度,比西方的民主、自由的制度都要好。所以說呢他覺得自己可以做很多大事情,他覺得這個制度性有優越,所以這個就給他造成非常狂妄的想法。這個是馬列主義思想在作怪,這是意識形態的理論中毒。這是一點。

第二點呢,他非常強調的什麼,就是這個有自欺欺人的成份在裡面。由於他覺得資本主義社會,美國這個國家是一天天爛下去,就像列寧說的一樣,是腐朽的、是墮落的一種政治制度,所以他才提出所謂的東升西降這些判斷,這些判斷實際上在很多情況下是不切實際的。儘管中國最近幾年,它在國防、在經濟、在科技有長足的進步,但是總的比起來,中國跟全世界一些先進的國家,在剛才我提到的這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差距的。

所以說呢,我覺得它們主要有這個大躍進的這種腦袋發熱的東西在裡邊,中國人民已經吃了很多虧在這裡邊。習近平這個領袖呢,他是一個意識形態非常濃重的一個領袖,他看問題就是從它們這種馬列理論的角度去看問題的,這個呢實際上不僅是害了他自己,而且更多的害了全國人民,在某種程度上也害了全世界。

主持人:是。您剛才提到這個體制優越性,但對於很多身在中國的這個中國人來說呢,當然他們看的基本都是中共的宣傳,所以他們可能也認同說,比如說這次抗疫,因為這種舉國體制,所謂的舉國體制,才取得了所謂的抗疫成功。包括我認識的一些我們這邊的評論員,他們在跟國內的親戚通話的時候,很多人就是因為這個疫情之後,反而扭轉了這種思路,覺得中共這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這種體制,好像還有點作用。針對這樣的思想,想法,您會怎麼說呢?

余茂春:我覺得中國是這樣,就是在一個比較專制獨裁的政府裡面,它這個對老百姓的思想的影響,對信息的控制,它對人們的這個價值判斷的能力有很大的影響,你比如說在毛澤東的時候,中國人你要去問他你幸不幸福,絕大部分人都覺得很幸福。毛澤東死了之後全國上下一片痛哭,他覺得這個是對他們是一個非常巨大的這個打擊。所以說呢,我覺得在一個專制的制度下,他說這個當專制者的這個好話的人的百分比都不那麼高,這並不能說明問題的。你到朝鮮去,說這個金正恩好話的百分之百的。

我前天看到一個報導說,百分之九十五的老百姓說這個共產黨好。那麼那百分之五的說共產黨不好的人都在監獄裡面。所以說這個裡面有很多問題,也就在一個專制政府裡邊,你做了這些民調,你的這個信息的這個理解的程度,我覺得對他們的價值判斷有很大的影響。你比如說,在中國國內生活的人,你天天看中國的電視,看中國的內宣,看中國的這個報導,看領導人的講話。可是大部分人他就會覺得像維吾爾人都是一些恐怖主義份子,因為天天看到的都是這些負面的宣傳。當然就會形成社會上,全社會的認識。

在一個比較自由有各種信息流通的環境裡邊,那麼看法就完全不一樣了。所以說了這個對真相的掩蓋,這是中共能夠維持政權的一個非常有效的一個手法,他們做的是爐火純青。所以說呢,這方面呢我覺得不能輕信的。

主持人:其實呢您說到對真相的掩蓋呀,一直以來很多中國的這個有識之士都在呼籲,說西方政府特別是美國政府應該試著突破中共的防火牆。這是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能夠讓很多中國人看到真相,那麼就是說相當於不戰而屈人之兵這樣一種做法,在這方面似乎美國政府每年也在投錢,但是為什麼沒有看到什麼實際效果呢?

余茂春:這個我覺得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什麼呢?就是中共他們的政府,它掌控了全中國的這個人力和物力的資源,它有很多的這個事情上可以集中力量在把這個防火牆斷得很成功。那麼美國的制度呢,像西方的這些國家呢,他是一個這個民主的政府,政府他並不是擁有非常強大的這個宣傳輿論的工具,而且宣傳根本就不是一個好東西在西方,在中國它就是一個名正言順的一種行為和理論。所以說這個東西,現在各個國家也在講這些事情,在想怎麼樣打破中共的這個對信息的完成的壟斷。

那麼當然這個中共的防火牆,它也不是說這個就是固若金湯,它有很多漏洞的。實際上很多有有識之士在國內的想翻牆的他可以翻牆。關鍵是中國沒有一個自由信息流通的環境。很多人發現他在外面翻牆過來看了之後,他在國內是沒辦法表達的。但是這種信息呢慢慢、慢慢,就像百川匯海一樣,他可以形成一種非常巨大的力量,實際上現在中國社會裡面,對中共統治這種謊言的這種抵抗,雖然是這個看不見的,但是非常巨大而且非常深沉的。所以我覺得呢這個它表面上看起來這個政權,很穩固還是盛世,實際上下面的這個社會矛盾是非常尖銳的。

美中必有一戰?修昔底德陷阱的誤區

主持人:說到美中關係,就是有一個想問您一下,就是有不少專家,他其實認為說是美中必有一戰,當然原因不同。其中有一種思路,是基於哈佛大學教授Graham Allison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這個政治理論,那我很快給觀眾朋友解釋一下,就是說這個理論是說,當現有大國的霸主地位受到新興強國的威脅時候呢,兩個國家之間就很有可能爆發戰爭。那余先生您認為這樣一個理論是否適用於美中關係呢?

余茂春:這個理論非常有迷惑性,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過時的理論,沒有現實感,而且他的一些基本的這個前提就是錯誤的。第一個,他說是兩個國家之間的這個爭鬥,一個是現存的老牌的一個老大,被這個新興的這個逐漸上升的一種咄咄逼人的老二來搶老大的地位,這樣子以後就是這個必有一戰,這是修昔底德陷阱的理論一個最根本的出發點,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美國這個社會他是有巨大的生命力的,他的政治理念,他的經濟,他的軍事,他的這個文化、體育在世界上人生中間很多非常重要的指標上面,他都是頭號大國。在很多方面儘管他遇到了一些問題,但他的這種戰勝能力,他的更新能力,他的自強的能力,是中國這個社會沒法比擬的,所以說並不見得中國這個社會就是對美國這個世界強國造成了最根本的這個挑戰。

有挑戰,但是我覺得美國這個社會,他的這個生命力比中國要強得多。所以說這時候美國沒有在衰落,他實際上他在上升,他在不同程度的上升。在很多層面上在轉型,轉型之後的這個美國社會會更加強大。你比如說,技術上的轉型,經濟上的轉型。這方面的美國這個社會不斷在轉型,不斷在進步的一個社會。所以說了這個修昔底德陷阱的這個根本的問題就是錯了。

中國政府在經濟在軍事上面,在技術上面確實是有長足的進步,但是這種長足的進步是建立一個在一些非常薄弱的這個理論基礎之上的和實踐上的,它就高壓,對人民的這個控制。所以說老百姓對這個中共政權的這個他的信心,這個中共維持政權的核心的官僚體制他都沒有牢不可破的。很多在中國有個機會就出國了。我拿什麼都要走,所以說我覺得這個在中國賺錢的一些,他都想把錢拿到美國這邊。所以我覺得中國這個修昔底德陷阱這個基本的理論就是有問題的。

第二個問題就是說這修昔底德陷阱的這個理論,他只是局限在兩個國家之間,他說美國和中國,這個是不對的。中國的這些崛起,他對美國形成了挑戰,但是最根本的一點,中國的這些政治理論,它的統治方式是對全世界的一種挑戰,不僅僅是對美國。所以說了這個這就不是說這個中國和美國之間的紛爭,而是中國和全世界的這個現存的政治體制和國際系統,它在進行挑戰。

所以說呢,這個你要把他定位到美國和中國這個問題上,這個正好中了中國的圈套,中國人他把什麼事情都歸到,他把中國現在遇到了一些麻煩,歸根到底就都放在這個美國身上。澳大利亞向中國提出這個,好心提出要認真研究研究、調查調查這個疫情的根源,他就說是澳大利亞是美國的走狗,然後歐洲國家對中國的新疆問題,這個提出這個批評,它覺得這個又是跟美國唱調子。

它對一些國家的一些這個自己的獨立性,它沒有尊重的,它都覺得他中國跟美國在這是最根本的問題。所以說呢,這個修昔底德陷阱呢這是一個非常帶有迷惑性的,而且一個非常不真實的一種這種政治理論。

中共統治模式威脅世界

主持人:您剛才說的第二點很有意思,您說這不是中美之間的問題,而是中國和全世界,中共和全世界的問題。早些時候我記得您在這個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舉辦的這個聽證會上也說,說中共現在正在尋求實現全球主導權以控制世界經濟,如果不抗共的話,自由世界將被中共改變,中國大陸的人,還有從大陸來的中國人,都很熟悉中共歷來說的一句話,叫做“解放全人類”,所以在您看來,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是不是中共要稱霸世界,他已經不只是一種野心,而是正在付諸實踐呢?

余茂春:這樣子就是說共產主義它有兩個最基本的系統,第一個系統就是它的政治理論,它的意識形態。那麼這個在冷戰時候呢,這個二戰之後結束5、60年代它是這種意識形態,它是非常厲害的,所以它在意識形態方面的一種戰爭。那麼蘇聯倒臺之後,冷戰結束之後這種共產主義理論基本上沒有什麼人相信了,中國大陸老百姓相信共產主義理論的很少,但是呢中國共產黨是馬列主義的這個最真實的這個信徒。所以說在1954年代的時候,毛澤東說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指導我們思想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到現在為止還是這個東西。

如果說有人在中國在現在2021年對這兩個根本的論題提出挑戰,那你就是有危險的,你是要受到法律的懲治的。所以說中共對這套政治理論,老百姓不相信了,但是中共這個核心統治集團,它實際上是信這個的。所以習近平上臺之後他就要說我勿忘初心。初心是什麼東西?就是他們共產黨的信念。就是要講他的歷史使命,他沒有說解放全人類,他用自己的經濟力量和軍事的力量和技術方面的力量去統治全人類。比如說他的華為,他的5G方面的東西,他對全世界通信平臺都可以起到壟斷的作用。比如還有他的一帶一路,這些方面都有他的一手,他是有全球眼光的。他覺得他不那麼做,國際反華勢力就會把中國(共)的社會主義事業埋葬下去。所以他完全是基於一種列寧主義的思維,來指導自己的國內、國際方針。

主持人:那您說如果不抗共的話,自由世界將被他改變。怎麼個改變法呢?

余茂春:比如說中國政府雖然現在是利用了自由資本主義世界的一些規則,來獲取自己的利益,但是如果中共控制了世界的經濟命脈,那麼共產黨對國內的這些企業的壟斷的方式,黨委書記制度、統一戰線制度,然後政治學習制度,他都會在這些有國際性的金融或者是經濟機構裡面會展現出來。總的一句話就是講,中國共產黨在國內實行這些無產階級專政的這些路數,它的基本的治國方針都會由國內轉向全世界。所以說這樣子的話,他就會影響很多國際上一些現成的體制。

比如說孔子學院,孔子學院不僅僅是教中文,不僅僅是學中國文化。孔子學院的DNA裡面就是要講政治正確,意識形態方面不要出問題。你一定不能講西藏、不能講新疆、不能講達賴喇嘛、更不能講法輪功、更不能講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東西。所以這就是一種對學術自由的一種侵犯。那麼如果中共要把孔子學院這套東西向全世界推廣的話,那麼全世界的學術自由都會有問題的。我剛剛這是一個非常具體的一個說法,所以說中共對全世界的威脅,它是一種政治理念,就是一種統治模式的威脅,所謂的model of governance,這個裡面是非常重要的。而不僅僅是某一個公司對某一個企業,它形成了什麼一種壟斷性的挑戰,有比這個更大的、更深層面上的政治、經濟方面的東西。

主持人:其實我覺得很多人已經認識到了這種威脅,但是也有很多西方的公司並沒有意識到,或者他們也許不在意這種威脅。因為我們看到很多美國公司,包括華爾街什麼的仍然積極投入中國市場。他也不考慮這種意識形態上的差異,甚至並不考慮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那我們看到也有不少美國媒體,他甚至有意無意的傳播了中共的大外宣。所以在您看來美國應該如何應對這種內在的危機呢?

余茂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自由社會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的資訊自由流通,他的體制誰都可以參與,這樣子就給中共一種鑽空子的機會。所以它鑽了很多空子。那現在我們在川普總統的任期之內,我們對這些事情的做了很多的功夫。我們制訂了很多策略,我們也對中共對世界、對美國公司一些打壓的行為有很強烈的反應。比如在貿易談判的階段裡面,也跟中共立了規矩,就是也跟它下了很多紅線。

對美國的一些最有關鍵性的經濟命脈的一些部門,我們也有很多設防。所以說在自由貿易體制下,來反對一個極權政府這不是很容易的。不像冷戰時候,蘇聯這個集團是完全被孤立起來的,跟自由資本主義世界基本上是水火不相容的。現在中共已經鑽到了自由世界裡面,所以這樣做起來非常困難。那麼我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上屆政府也做了很多事情。那麼現任政府我覺得他們在一些根本的做法上,他還是沒有改變我們當初所想做的一些事情,還是繼續完成我們沒有完成的事情,但是我們給他立下了很多標誌性的方向,所以他們還在繼續這方面。

我想在不久的將來,對美國國家安全的一些戰略性的考慮,慢慢、慢慢就對美國的一些科技公司,尤其是資訊公司在華投資,還有華爾街在華投資。有很多非常具體的措施,那麼這樣子的話就會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形成一個比較實在的一個保護。

感謝華人鼓勵 希望大家多參與形成影響

主持人:是,希望美國政府能有更多的像您這樣對中共本質比較有洞察力的分析人士。那最後我想問您一個問題,余先生。就是您現在在華人的新聞圈裡,可以說是家喻戶曉,因為畢竟能夠介入和影響美國對華政策的中國人寥寥無幾。很多中國人其實很以為豪的,儘管中共不在此列。您有什麼話想跟大家說嗎?

余茂春:我覺得中國人民是非常勤勞而且也非常智慧,我非常榮幸能夠讓我家喻戶曉的那麼一個機會,而且我也得到很多很多聽眾或者朋友給我的一些鼓勵,他們也說了很多計策。我由於實在太忙,所以不能具體的回覆,這個我是總之感覺到很內疚。但是我想希望大家多多參與這個,尤其是移民到美國來的一些亞裔朋友,他們可以多多參與美國的政治層面上的一些運作。

我非常幸運的是我在政府裡面做事情的時候,我覺得尤其是華裔美國人對美國政府的政治的參與,真是非常積極、非常熱情的。由於他們在中國經歷的一些非常重要的人生資源,所以說他們對很多問題看得很清楚。那麼希望大家可以多多交流。事實上美國跟中國政府對抗,它不是說兩個國家之間,而就是專制和自由的對抗。所以大家在美國生活過的人都有真切地體會,尤其是剛才像方菲您主持的一些節目,都非常好。

主持人:謝謝。

余茂春:慢慢、慢慢大家就可以像形成一種比較有規模、比較有方向性的一種政治勢力。對美國的對華政策、對美國的外交政策,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就像當年東歐和蘇聯,移民美國的一些知識菁英和一般老百姓一樣,對美國的冷戰政策起到非常重要的影響。

主持人:好,謝謝余先生。聽了今天您的一些解讀,覺得非常受鼓舞。希望下次有機會能夠再邀請您回來,跟我們繼續解讀最新的局勢。

余茂春:好,不客氣,謝謝。

主持人:謝謝。好,觀眾朋友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特別節目。我們很高興能邀請到余茂春先生,來為我們解讀當前的中美關係。那節目就到這裡了,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