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可為神 清朝官員歿後作城隍

文/宋寶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7日訊】唐朝柳宗元在散文《罵屍蟲文》中說道:「聰明正直者為神。」大意是說,耳靈目明,為人正直者,自然不會受到迷惑。不知從何時開始,在清朝官員文人的記載中,「正直為神」成為官場使用頻率很高的一句話。那些為官清正廉潔的人歿後成為神明,在清人文集中留下不少記載。

錢德承,字慎庵。平日待人心懷仁恕,清廉謹慎,且平生為人心胸坦蕩,言行一致,從不設城府。他以主簿和縣尉(地方官府佐理官員)起家,歷官州縣,所到之處都施行惠民仁政。同治二年(1863年),在相國李鴻章的推薦下,朝廷特旨擢升錢德承為知府。短短幾年之間,錢德承處理松江、常州、蘇州、江寧、鎮江府事,聲名賢德譽滿一時。同治十年(1871年,辛未年)三月,他從鎮江來到蘇州,不幸生病,在家休養。

自定去世日期 去來自如又一人

起初,錢公因為得病嚴重,就告假回家休養。回到家後,病情日漸緩和,只是精神疲乏,一直沒有出門走動。到了六月初旬,他早晨起來後,對家人說:「天帝命我作總管神,有差官四人即將迎接我赴任,你們趕快設宴款待。」家人聽了,都半信半疑,於是將做好的羹飯擺放在大門外,以祭祀鬼神。

雖然從大門到臥室距離很遠,然而錢公在臥室內忽然怒道:「他們四人都是官員,為了接我遠道而來,你們怎麼能用對待野鬼的禮節招待他們呢?」他催促家人在中堂設席,招待那些客人。眾人深感惶恐,只好照辦。祭祀時,就看到錢公屈指算了一下說:「二十日太倉促了,二十二日辰時可以。」

過了一天,錢公又說了,山、會二縣的城隍神都為他餞行,以對待上官的禮節對待他,實在推辭不得等話。如此過了十多天,錢公沒有病狀了,言行舉止也和平常一樣。到了二十二日辰時,他喚來諸子及所有家眷親屬到他的榻前,和他們訣別。幾個兒子都很震驚惶恐,以為父親疾病發作了,於是趕緊去喊醫生。錢公搥著床榻,憤怒地說:「我就要死了,醫生又怎能把我醫活呢?」等家人都到齊了之後,錢公把家人都看了一遍,泊然而逝。離世的日期時辰與半月前祭祀時所說絲毫不差。

錢公如期去世後,蘇州百姓都說:「錢公作我們郡的城隍吧。」常州的百姓也說:「錢公作我們郡的城隍吧。」松江、常州二府的百姓也都緬懷錢公的惠政賢德,上報官府將錢公列入名宦祠堂,永享祭祀。

清朝官員陳其元為後人講述錢公一事時,憶其先父曾經說過:閩中同官說司馬朝鑣臨死之前,自己寫了一幅對聯云:「始笑生前徒自苦耳,既知去處亦復陶然」,認為他灑脫自在,去來自如。假如錢慎庵能自定離世之日,甚至知道自己未來的去處,不也是「去來自如」嗎?

聰明正直 歿後為神

清朝時期,另有一人名叫閔鬥陽,在雲南府任通判,後來升為同知。閔公一生正直不茍,為官也多推行善政。年老退休後,回家鄉養老。

在他去世的前一天,有同鄉人死而復蘇,告訴家人說:「陰間路太黑不好行走,有人跟我說,『明天閔公赴雲南府擔任城隍,侍奉於閔君車前馬後的人會有不少,必然會有燈火前導,你可隨之前往。而且沿途會有供給陳設,還可以得些酒食。』」

次日,閔公果然無疾而終,那名死而復蘇的同鄉人又死了。後來,那同鄉人的母親夢到兒子託夢,說:「今天跟從閔公一起同行,不愁路途昏黑,而且很慶幸被閔公錄用,現在也不落寞了。」

清朝文士俞樾轉述此事,對此評價道:「凡是那些聰明正直的人,歿後為神,自然是可信的。」

生為清官 歿後為城隍

陳蘇生以侍御史出任甘隴提學(官職,負責教育,掌管各級學政)。後來他年紀大了主動去職退休,但因當時戰亂,留滯在甘隴,結果客死蘭州。他的弟弟扶櫬南歸,途中遇到兵阻耽擱了兩個月。

有位將軍督師西部邊疆,一天他夢到有人拿著舊式的名帖來謁見。一看姓名,原來是陳蘇生。於是請他進來。陳蘇生穿著正式的朝冠章服,對將軍說:「我曾在甘肅為官,如今是陝西城隍。將來還會有事勞煩將軍。」這位將軍並不認識陳蘇生,醒來後去詢問甘肅人,方知陳蘇生生前是學使。

當陳蘇生的棺柩抵達將軍的駐地時,將軍想起先前的夢,於是派自己麾下勇健的士兵加以護送,讓陳蘇生的棺柩一路暢通無阻。後來陳蘇生的弟弟路過陝西,看到當地城隍廟香火旺盛,凡是虔誠祈求的人,沒有不應驗的。

(據《庸閑齋筆記》卷二、《右臺仙館筆記》卷八、《洞靈小志》卷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