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批「黨天下」的大右派儲安平失蹤之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天的中共黨章白紙黑字寫著:「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很簡單,中共通過其黨章向全世界表明:中共在中國搞的就是「黨天下」。

然而,在1957年毛澤東發動反右派運動時,時任《光明日報》總編輯儲安平,就因為批評中共搞「黨天下」,受到「深揭猛批」和嚴厲懲罰。1966年文革爆發後,儲安平再遭迫害,後失蹤,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儲安平其人

儲安平1909年生於江蘇宜興;1932年從上海光華大學畢業後,任《中央日報》副刊編輯;1936年赴英國倫敦大學深造;1938年回國後,任《中央日報》編輯、復旦大學等校教授、《觀察》雜誌社社長兼主編。

1946年至1949年,儲安平主辦的《觀察》,超越黨派,邀請到當時學術界和輿論界最出色的作者為其撰稿,發表了大量針砭時弊的文章。儲安平自己也寫了很多有影響的評論。一時間,儲安平成為「天下誰人不識君」的名人。《觀察》雜誌成為不同黨派的政治人物和知識精英的必讀刊物。這是儲安平一生最輝煌耀眼的時期。

1949年9月,儲安平在北平出席中共第一屆全國政協會議。之後,擔任過新聞出版總署專員、新華書店總店副總經理、新聞出版總署發行管理局副局長、《光明日報》總編輯、九三學社中央委員、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和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

向毛和周提意見

1957 年4月1日,儲安平出任《光明日報》總編輯。不久,中共號召黨外人士幫助中共整風。中共一再要求黨外人士「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6月1日,在中共中央統戰部召開的民主黨派負責人和無黨派人士舉行座談會上,儲安平作了發言。

儲安平說:「這幾年來黨群關係不好,而且成為目前我國政治生活中急需調整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的關鍵究竟何在?據我看來,關鍵在『黨天下』的這個思想問題上。我認為黨領導國家並不等於這個國家即為黨所有。」

「在全國範圍內,不論大小單位,甚至一個科一個組,都要安排一個黨員做頭兒,事無巨細,都要看黨員的顏色行事,都要黨員點了頭才算數,這樣的做法,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這幾年來,很多黨員的才能和他所擔當的職務很不相稱。既沒有做好工作,使國家受到損害,又不能使人心服,加劇了黨群關係的緊張,但其過不在那些黨員,而在黨為什麼要把不相稱的黨員安置在各種崗位上。黨這樣做,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樣的思想,從而形成了現在這樣一個一家天下的清一色局面。我認為,這個『黨天下』的思想問題是一切宗派主義現象的最終根源。」

「對於這樣一些全國性的缺點,和黨中央的領導有沒有關係?最近大家對小和尚提了不少意見,但對老和尚沒有人提意見。」儲安平特別提到,中共建政初,中央政府的六個副主席,有三個非中共人士,四個副總理中,有兩個非中共人士。後來政府改組,中央政府的幾個非中共的副主席,沒有一個非中共人士。國務院的12個副總理,沒有一個非中共人士。是不是非中共人士中沒有一人可以坐此交椅?或者沒有一個人可以被培植來擔任這樣的職務?」

儲安平的「黨天下」之論,如石破天驚,震驚朝野,被認為「在1957年中國知識分子政治大合唱中飆出了最高音」。不少人當場就拍手叫好。《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各大報刊均以醒目標題、顯著位置全文刊載。

儲安平挨整

然而,僅僅過了8天,1957年6月8日,中共中央發出《組織力量反擊右派分子的猖狂進攻》的黨內指示,並在《人民日報》發表毛澤東親自撰寫的社論《這是為什麼?》。中共要求黨外人士幫黨整風,一轉眼,變成聲勢浩大的反右派運動

1957年6月11日,時任北京市副市長、民盟北京市主任委員吳晗,主持召開《光明日報》民盟支部會議,批判儲安平。會上,吳晗厲聲地說:「過去國民黨確實是『黨天下』,儲安平現在說共產黨是『黨天下』,不但是歪曲事實,且用意惡毒。」並稱,儲安平之所以有勇氣,是由於後面有人支持。他要求所有《光明日報》的民盟成員和儲安平劃清思想界限。

同年11月12日,儲安平被免去《光明日報》總編輯的職務。儲安平從走馬上任到被免職,總共在《光明日報》工作68天。11月24日、25日、28日,在中共中央統戰部的指揮下,九三學社聯合《光明日報》,舉行了上千人的批鬥大會,系統揭批儲安平,許多知名人士參加,先後有30多人發言。會議場面浩大,氣勢洶洶。有人將這次批鬥會稱為「八個民主黨派搞批鬥的頂級之作」。

1957年7月13日,儲安平在第一屆全國人大第四次會議上,作了題為《向人民投降》的發言,全文刊登在7月15日的《人民日報》上。儲安平說:在全國上下的批判聲中,他感到「膽戰心驚,坐臥不寧,惶惶不可終日」,承認自己「犯了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嚴重錯誤」,「向全國人民低頭認罪」。

儘管儲安平已經投降,對他的鬥爭一直持續到反右派鬥爭結束。1958年1月13日,第一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決定,取消儲安平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的資格。1月18日至24日,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會決定,撤銷儲安平的中央委員、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的職務。

之後,儲安平被下放到北京西南郊的一個農場,放了兩年羊。再之後,他獲准回家,但沒有安排任何工作。他只好整天閉門讀書,並在家裡養了幾隻羊。

儲安平失蹤

1966年5月16日,文革爆發。儲安平再次受衝擊,被批鬥,被抄家。這年秋季的一天,當儲安平掃完街道精疲力盡地回到家,發現又有紅衛兵來揪斗他時,立即從後院翻牆出逃,跑到數十里外的潮白河跳河自殺,但沒有死成,被人救起後,押回九三學社,交給造反派看管起來。

直到10月的一天,儲安平的女兒回家,發現家裡的東西被翻得亂七八糟,只有在房間中央的一張椅子上,放著一個捆著的行李卷,不見儲的蹤影。儲的女兒到處尋找父親,卻沒有找到,不得不向九三學社的軍代表報告。軍代表立即報告中央文革小組和中共總理周恩來。周指示公安部組織一個專門調查組。調查組在全國範圍內找了兩年,所有儲安平可能去的地方找了一個遍,也沒有找到他。儲安平就這樣神祕失蹤了。

儲平安被打死?

之後,關於儲安平的下落,傳出各種說法:有人說他在江蘇出家當和尚了,有人說他在天津塘沽跳海自殺了,甚至有人說在美國的一個小鎮上見到他了。

據儲安平的兒子儲望華的文章《父親,你在哪裡?》回憶:到了1982年6月的一天,儲望華正要離開北京到澳大利亞留學,待向送行的朋友告別坐進汽車前往機場時,忽見他原來所在單位的領導匆匆跑來,手中拿著一份文件向他宣布:「剛剛接到中央統戰部來函,對你父親儲安平,正式做出『死亡結論』,特通知其子女。」

儲望華沉痛地寫道:「在父親失蹤16年之後,在全國範圍上上下下幾度調查無結果之後,而在我即將離別多災多難故土的瞬間,竟以獲得父親的『死訊』來為我離國壯行送別,心中猛然泛起一種莫可言狀的感慨與傷痛……」

據當時參加調查的工作人員鄧加榮在《尋找儲安平》一文中透露:「筆者奉命去尋找,處處碰壁。」但是,到底如何「處處碰壁」?哪些部門哪些人在設置障礙?為什麼設置障礙?鄧加榮語焉不詳。僅從「處處碰壁」這四個字中,可見其中必見不得人的勾當。

另據在湖南省政協工作的雷逸湘說,儲安平是被造反派活活打死的。雷逸湘是從他的朋友孫毅斌女士那裡聽說的。

孫毅斌是北京一所小學的教師。她有一結拜姊妹,叫「四妹」,因所謂「歷史問題」,在北京一個街道所屬的小工廠當會計。「四妹」與打成右派後的儲安平一直來往,有很深的感情,了解許多事實真相。「四妹」將她與儲安平這種關係告訴了她的知心好友孫毅斌。

孫毅斌對雷逸湘說,「文革」爆發後,儲安平遭受造反派的反覆抄家毒打,四妹憂心如焚,整天提心吊膽,害怕儲安平遭遇不測。有一次,她鼓著勇氣冒險探看儲安平,看到儲安平被一夥不明身分和單位的紅衛兵和造反派殘酷毒打,奄奄一息,架拖而去,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結語

中共在國民黨統治時期,為了反對國民黨,一再批判國民黨搞一黨專政,搞黨天下,力主多黨制,民主自由。到了中共當政之後,中共的一黨專政比國民黨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當儲安平批評中共搞「黨天下」時,中共非常憤怒,認為儲安平胡說八道,把儲安平批得一錢不值,最後整得儲安平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到了21世紀的今天,中共把所有遮羞布都撕下來,堂而皇之地搞起了「黨天下」。

回顧這段歷史可見:中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誰敢講真話,誰不認同中共的說法或做法,就整誰。

其實,當年,儲安平批中共搞「黨天下」,可謂一針見血。中共「黨天下」一日不除,國無寧日,民無寧日,中華民族無寧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