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3)邁爾密詭雲

作者:戟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8日訊】第三章:邁爾密詭雲

吳怡青坐在電腦前呆愣了幾分鐘,依然沒有從表姨通話內容中緩過神來。

失蹤意味著什麼啊?暫時聯繫不到?發生意外沒人發現?還是其他什麼事情啊?

儘管吳怡青問了很多,但顯然姨媽那裡說話不方便,或者她知道的也不多,吞吞吐吐地只是叮囑她有了表哥消息,第一時間通知她。

吳怡青來美國三十多年了,從猶他州的一間醫學院畢業,在醫學院的醫院臨床實習,先後拿到了醫學碩士學位、博士學位,獲得住院醫生資格,到今天自己開辦一間私人內科門診所,忙忙碌碌為生存、生活打拚,很少機會和國內的親屬聯繫見面。

突然接到姨媽的詢問電話,感到突兀、震驚。事情怕不是表面「失蹤」這麼簡單啊!從小時候起,表哥就是一個正直、善良、學業優良的好學生代表,事業也是一帆風順。

當然她也知道表哥的一些思想脈絡,偶爾的通話中,表哥表達出對體制的無奈,對安全系統工作人員大範圍腐敗的憤怒。

吳怡青很清楚表哥從表姨夫那裡繼承下來的優良品質,剛直不阿,嫉惡如仇,非常擔心表哥無法在體制內混下去。

但最近幾年,表哥似乎變了,不再那麼憤世嫉俗。聽表姨說表哥現在越來越有錢,越來越隨和,以為表哥已經適應了世俗的狀態,開始同流合污了。

現在突然「失蹤」了,吳怡青越發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

坐在那裡仔細回想著表哥過去的一言一行,尋找著蛛絲馬跡。吳怡青想起來了,表哥半年前告訴她一個「隱祕」的聯繫方式,告知她如果有意外事情發生,可以通過那個方式聯繫到他。

吳怡青站起身子來,安排祕書推後了下午預約的門診病人,便起身向車庫走去。

駕駛著賓士車上了回家的公路,油燈卻閃爍起來。吳怡青這才想起來,早上來到辦公室的時候,本來想好吩咐祕書給自己的車子加油,突然接到表姨的通話要求,把這件事情忘記了。

吳怡青駕駛著車子來到一間洗車兼加油的路旁加油站,把車鑰匙交給接車的一位拉丁裔小伙子,自己來到加油站旁的一個咖啡亭,要了一杯咖啡,邊喝邊等待。

低頭酌飲一口咖啡的片刻,抬起頭來對面卡位上不知什麼時候坐著一位長髮披肩,戴著一副炫目太陽鏡的中年油膩男。

男子摘下太陽鏡,露出一雙深邃、漂亮的眼睛,正對著吳怡青。吳怡青有點恍然,自己已經過了招蜂引蝶的年齡,這一位搞得哪一齣啊?

男子迅速掏出一本黑色證件本,在吳怡青眼前晃了一下。吳怡青驚覺地看到那個大名鼎鼎的中情局標誌,證件頭像正是眼前這位男子,不過那是一位乾淨利索、英俊的男子。

「吳女士,我是中情局探員雷諾,不好意思貿然打擾你。想你已經知道你表哥『失蹤』的事情吧?」

「嗯!嗯!」吳怡青唯唯諾諾機械地點點頭。

「好的,我們長話短說,你表哥不是『失蹤』,而是出逃,現在面臨危險。你必須在你表哥和你聯繫時,第一時間通知我,這是我的電話號碼。」說著雷諾遞給吳怡青一個紙片。

吳怡青接過紙片,上面一串十位阿拉伯數字。

吳怡青默默記了一下,準備把紙片放入錢包。對面的男子發話了:「不要收起來,牢牢記住,把紙片給我。」說著伸手拿過吳怡青手中的紙片,拿出打火機點著燒了。吳怡青有點惱恨男子的霸道。

「重複一下。」男子又命令道。

吳怡青機械地背誦了一遍十位阿拉伯數字,男子滿意地點點頭:「記住這個號碼非常重要,遇到任何危險或者來自中國方面的脅迫,立即打這個電話通知我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

男子站起身,戴上太陽鏡飄然離開了。吳怡青彷彿在看一部偵探片中的一段情景,就這樣發生在自己身上了。

腦海裡帶著一串疑問和震驚,吳怡青加速駕車趕回自己的家裡,跑到二樓的書房,在一個影集找到了半年前放在裡邊的一張便條。

打開手提電腦,點擊打開早已下載好的洋蔥頭閱覽器上,按照上邊的一串複雜尾碼為onion的網址輸入閱覽器中,想了一下,又刪掉。又打開了一個VPN,連結上後,在洋蔥頭閱覽器上輸入那個網址。

很快一個介面黑色為主的頁面跳了出來,夾雜著紫色、銀色的浮標,讓整個介面顯得怪異、陰沉。

吳怡青心裡不由抱怨表哥,選擇這個「暗網」聯繫網址,雖然保密、安全,任何人、組織無法通過留言、通話記錄,追查到發言人的IP地址和真真實位址。但顯然這是個同性戀網站,讓吳怡青感到不適。

在contact欄目裡,點擊打開,發現了一個迪士尼的尖嘴米老鼠的卡通頭像。

吳怡青心裡不由地熱流滾動,這是他們表兄妹倆從小玩的遊戲,表哥是米老鼠,表妹是那隻搞笑的貓。

點擊打開米老鼠頭像下的留言條,上面寫著:已轉移洞穴,小貓守候。主人回來了嗎?

吳怡青興奮地眼睛發熱,表哥看來安全沒事。但心中的疑問促使她急促敲擊鍵盤,發出了一串問句:到底發生什麼事?你現在在哪裡?表姨非常著急!

吳怡青眼睛緊盯著螢幕上那行字,彷彿聽到表哥那磁性、富有感染力的男中音,可惜頁面一動不動。

看著頁面十幾分鐘,頁面依然不動,吳怡青的眼睛有點乾澀、生疼。

正要放棄的時候,那個米老鼠圖案開始跳動,一串字元顯示出來:「不要問那麼多問題,知道的越少,你越安全,我會保護好自己。另外想個隱蔽辦法通知我母親,我很安全,讓她不用擔心和著急。」

「嗯!好的。剛才中情局一個叫雷諾的探員找到我,讓我及時通知他你的消息,可以嗎?」

頁面停頓了一會,「暫時不要,不要讓他們知道我和你有聯繫方式。另外你一個星期登錄一次就可以,每次登錄後,把通話記錄全部刪除,閱覽器登錄緩存記錄也清理乾淨。把這個網址記住,不要留下任何書面的文字。」

「好的!」吳怡青看到表哥胸有成竹的回覆,心裡安穩很多。

「我下線了,記住把每次留言都刪除清理乾淨。」

吳怡青看著表哥的留言一串串消失了,也開始刪除自己的留言,關機前,打開清理軟體將登錄緩存也清理了一遍。

通完話,知道表哥目前安全無恙,吳怡青沉靜下來,反覆將那個網址記憶背誦多次,確保已經記住,然後拿出打火機將紙條燒掉。

看著垃圾簍冒著細煙的灰燼,吳怡青暗自琢磨:表哥為什麼不和中情局聯繫呢?目前能保護他的勢力大概只有美國方面了,只有美國有實力、能力和中共對抗。

最近幾年,中美之間的間諜戰,吳怡青也聞聽不少,以表哥過去的身分所掌握的情報,對美國方面具有相當價值。今天雷諾也表達出保護表哥的意思,可是表哥似乎現在沒有和美國方面聯繫的意思,為什麼呢?

想到表哥叮囑要隱蔽地通知表姨他安全的情況,吳怡青似乎明白了表哥的顧慮,可見表哥這次是倉促「出逃」。

一年多前,表哥就計畫將表姨安排到美國居住、養老,只是表姨一直沒有同意,才耽擱到現在成為表哥的顧慮所在。

吳怡青站在自家別墅背後的陽臺上,望著鬱鬱蔥蔥的樹林,一整風在樹林掀起綠色的波浪。吳怡青渾身感到涼意,好像樹林裡存在著鬼魅的影子,不時窺視著她。

傍晚七點左右,吳怡青打開電腦,揣摩表姨應該起床了。果然在whatsapp上發出通話邀請,一會就看到表姨清臒、有點蒼老的面容。

「表姨,您好!昨晚沒睡好吧?」

「嗯!怡青你那裡有什麼消息?」表姨還是焦急地直奔主題。

「暫時沒有消息,不過表姨你不用太擔心,我已經通知了其他親戚朋友,他們都會盡量説明打聽表哥的下落的。」吳怡青滿臉含笑地勸慰著表姨,轉身露出了身後床頭櫃上的一個米老鼠布偶。

看到表姨眼睛一亮,吳怡青眨了一下眉毛接著說到:「表哥受過專門訓練,會保護自己的安全的。」

「嗯!但願吧!我就這麼一個孩子,不希望有啥事發生在他身上。」

「好了,好了!表姨,吉人自有天相,你擔心也沒用。我下線了,明天這個時候再和你通話。」

「好的,怡青你早點休息吧!」

掛斷電話,吳怡青才感到有點緊張,顯然表姨明白了她的意思。

突然手機突兀地響起來,拿起手機,一個陌生電話號碼,吳怡青又緊張起來。

「您好!您是吳怡青嗎?」一個清亮的女聲傳來。

「是,請問您哪位?」

「我是許青平。」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