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四十四回 子牙魂遊崑崙山

石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現在進入高潮了。剛想起「天、地對應」(上、下相通)的一件事:

周文王演繹出《周易》,而他的《周易》卻被姜子牙破了。文王是人(人的境界);而「半人半神」可以形容姜子牙。

文王演繹出《周易》之後才建了靈臺,在靈臺上,他按照《周易》才可以通曉世間善惡、好壞、一切事理。他是從下往上悟,悟到那兒就悟到頭了。姜子牙呢!姜子牙來到西岐輔佐文王的時候,他的境界、道行已經高過了文王(他才可以幫助武吉逃出文王的控制),但他又是個修不成的半喇神仙(跟人一樣擁有三魂七魄,正好跟文王有一個「接洽」)。他如果不具備「半神」的境界,他握不了「杏黃旗」、「打神鞭」;他如果不是人(是神的話),他封神就不靈了,因為封神的概念是從最低的人往上走,才能涵蓋,如果姜子牙不是人,那人這一層往哪兒放?

而文王的死,世間再也沒有其他任何人能解釋得通《周易》的同時,(周易)卻又從上到下跟修行的姜子牙合上了!就是這樣首尾相扣。這就是順天意——上、下通。

我們看到:聞太師在碧遊宮修了五十年,師父讓他下來輔佐商朝,他是作為被託孤的老臣,他拿了一個陰陽鞭(蛟龍金鞭),一雄一雌,代表他的局限性。有朋友說:那不一定!

你看到的神仙都是單身的一個(這話對神仙不尊重),成對的神仙,是有原因的……人的環境本身就代表它的局限性……被框在了陰、陽中。

牽扯到神仙,人的嘴不能隨便說。我只能說,《封神演義》是相當奧妙的。換句話說,中國人都是有相當造化的,外國人哪有《封神演義》?希臘的神話故事也不過如此,遠遠比不了《封神演義》裡講述的生命奧妙……真的不好說,咱們當小說說(能說的說,不能說的,咱們不說,朋友別介意)。人的層面比較低,人的嘴不能隨便說,所以「沈默是金,智者無語」……因為境界不同,你的理解不同。

西岐城外十絕陣 未見真偽魂先絕

詩曰:
左道妖魔事更偏,咒詛魘魅古今傳。
傷人不用飛神劍,索魄何須取命箋。
多少英雄皆棄世,任他豪傑盡遍泉。
誰知天意俱前定,一脈遊魂去復連。

這就把逆天意的稱為左道、妖魔。詛咒,自古至今都有……害人總是不好的,出手就是惡的,這就是「十絕陣」的惡,出手就會給自己帶來麻煩……在現在的民間,很多人會這個,都是為獲得自己的利益。

真正的英雄不在凡世中,太多的人都墜落在凡世的誘惑中,被紅塵的利益所傷害,無論他有多大的本事……

話說秦天君講天絕陣,對聞太師曰:「此陣乃吾師曾演先天之數,得先天清氣,內藏混沌之機,中有三首旛,按天、地、人三才,共合為一氣。若人入此陣,內有雷鳴之處,化作灰塵;仙道若逢此處,肢體震為粉碎,故曰天絕陣也。」

天、地、人,合為一氣,合為一個人,但這裡強調:仙、道不出三界。先天之數、先天清氣、混沌之機,講的是三界之內。但這樣的陣法在三界之外,它才能打下來、才能涵蓋混沌之機、才能瞬間毀掉「三才」構成的人。羅漢不在天、地、人的輪迴中,沒有三魂七魄……

有詩為證:
天地三才顛倒推,玄中玄妙更難猜。
神仙若遇天絕陣,頃刻肢體化成灰。

聞太師聽罷大喜。又問:「地烈陣如何?」

趙天君曰:「吾地烈陣亦按地道之數,中藏凝厚之體,外現隱躍之妙,變化多端,內隱一首紅旛,招動處,上有雷鳴,下有火起。凡人、仙進此陣,再無復生之理;縱有五行妙術,怎逃此厄!」

有詩為證:
地烈煉成分濁厚,上雷下火太無情。
就是五行乾健體,難逃骨化與形傾。

地道,是講天、地、人的「地」。金、木、水、火、土——「五行」,土為中央,就是地。地烈陣,跑不出五行。

有些咱們能講,有些咱們也講不了,我也不敢講、不會講……

聞太師又問:「風吼陣何如?」

董天君曰:「吾風吼陣中藏玄妙,按地、水、火、風之數,內有風、火。此風、火乃先天之氣,三昧真火,百萬兵刃,從中而出。若人、仙進此陣,風、火交作,萬刃齊攢,四肢立成虀粉。怕他有倒海移山之異術,難逃身體化成膿。」

有詩為證:
風吼陣中兵刃窩,暗藏玄妙若天羅。
傷人不怕神仙體,消盡渾身血肉多。

人的肉體是五行構成的,一旦風太大的時候就說:那風颳得跟小刀似的……「風吼陣」按地、水、火、風之數構成的,包羅萬象……

聞太師又問:「寒冰陣內有何妙用?」

袁天君曰:「此陣非一日功行乃能煉就,名為寒冰,實為刀山。內藏玄妙,中有風雷,上有冰山如狼牙,下有冰塊如刀劍。若人、仙入此陣,風雷動處,上下一磕,四肢立成虀粉。縱有異術,難免此難。」

有詩為證:
玄功煉就號寒冰,一座刀山上下凝。
若是人仙逢此陣,連皮帶骨盡無憑。

一帶有「風雷」,就是在三界之內……寒冰、風吼都跟人的生活相關。任何金、木、水、火、土,運用功力走到極致,都可以達到致人於死。

聞太師又問:「金光陣妙處何如?」

金光聖母曰:「貧道金光陣內奪日月之精,藏天地之氣,中有二十一面寶鏡,用二十一根高桿,每一面懸在高桿頂上,一鏡上有一套。若人、仙入陣,將此套拽起,雷聲震動鏡子,只一二轉,金光射出,照住其身,立刻化為膿血,縱會飛騰,難越此陣。」

有詩為證:
寶鏡非銅又非金,不向爐中火內尋。
縱有天仙逢此陣,須臾形化更難禁。

寶鏡,不是人間之物,它才能把三界的生命給毀了。二十一面寶鏡,同樣是栓住人的「天、地、人」三面(三七,二十一——三魂七魄)。

仙,在某種程度上還是在修行的過程。這些人當然也可以叫作「仙」,但他們「命中注定」走到這一步。

聞太師又問:「化血陣如何用度?」

孫天君曰:「吾此陣法用先天靈氣,中有風雷,內藏數片黑沙。但人、仙入陣,雷響處風捲黑沙,些需著處,立化血水。縱是神仙,難逃利害。」

有詩為證:
黃風捲起黑沙飛,天地無光動殺威。
任你神仙聞此氣,涓涓血水濺征衣。

聞這個氣就完了,功底相對高!

聞太師又問:「烈焰陣又是如何?」

白天君曰:「吾烈焰陣妙用無窮,非同凡品:內藏三火,有三昧火、空中火、石中火。三火併為一氣。中有三首紅旛。若人、仙進此陣內,三旛展動,三火齊飛,須臾成為灰燼。縱有避火真言,難躲三昧真火。」

咱們(只是)「聊天」啊:三火,三昧火(人)、空中火(天)、石中火(地)。

有詩為證:
燧人方有空中火,煉養丹砂爐內藏。
坐守離宮為首領,紅旛招動化空亡。

燧人氏,指天。三昧真火,指人。所以把整個人算成一個火。

太師問:「落魂陣奇妙如何?」

姚天君曰:「吾此陣非同小可,乃閉生門,開死戶,中藏天地厲氣,結聚而成。內有白紙旛一首,上存符印。若人、仙入此陣內,白旛展動,魄消魂散,傾刻而滅;不論神仙,隨入隨滅。」

有詩為證:
白紙旛搖黑氣生,煉成妙術透虛盈。
從來不信神仙體,入陣魂消魂自傾。

當初把亞當、夏娃轟出伊甸園的時候,不就把「生門」掩了,不讓他們找到,讓人回不去!「落魂陣」直接殺人的魂魄,不僅僅是你的肉體。魂魄沒了,就剩一塊肉癱在那兒,時間一長就爛了。

後來,姜子牙差點兒毀在這兒。

太師又問:「如何為紅水陣?其中妙用如何?」

王天君曰:「吾紅水陣,內奪壬癸之精,藏天乙之妙,變幻莫測。中有一八卦臺,臺上有三個葫蘆,任隨人、仙入陣,將葫蘆往下一擲,傾出紅水,汪洋無際。若其水濺出一點黏在身上,頃刻化為血水。縱是神仙無術可逃。」

有詩為證:
爐內陰陽真奧妙,煉成壬癸裡邊藏。
饒君就是金剛體,遇水黏身頃刻亡。

這裡講的紅水,其實跟女士們的生理(期)有關。「紅水陣」練的是那個(屬於大陰),暗含人們縱慾,就像入了「紅水陣」。

「十絕陣」裡有一些故事,我們也只能說個表面,往下說的話,會說得很深刻。

誰都知「萬惡淫為首」,但現實中人人都很難逃脫。真正能擺脫,其實就是人的元神可以不受肉身的影響。反過來說,你的肉身真正修煉到超越人的環境時,你也就不在其中了。

如果「紅水陣」含有這些,其它也就都暗含類似的(理),只不過我們看得出、看不出來而已。

聞太師又問:「紅砂陣必竟愈出愈奇,更煩請教,以快愚意。」

張天君曰:「吾紅砂陣果然奇妙,作法更精。內按天、地、人三才,中分三氣,內藏紅砂三斗──看似紅砂,著身利刃,上不知天,下不知地,中不知人。若人、仙衝入此陣,風雷運處,飛砂傷人,立刻骸骨俱成虀粉。縱有神仙佛祖,遭此再不能逃。」

有詩為證:
紅砂一撮道無窮,八卦爐中玄妙功。
萬象包羅為一處,方知截教有鴻蒙。

我印象中「紅砂陣」是最後破的。武王進去了,然後死了一百天,才把陣法中最邪之氣抵化掉。

他在描繪「紅砂陣」的時候和其它那些就不一樣!一把紅砂無窮無盡,什麼都在其中了,包含截教的開始。從某種程度來說,它代表通天教主,比其它陣厲害!

聞太師聽罷,不覺大喜:「今得眾道友到此,西岐指日可破,縱有百萬甲兵、千員猛將,無能為矣。實乃社稷之福也!」

內有姚天君曰:「列位道兄,據貧道論起來,西岐城不過彈丸之地,姜子牙不過淺行之夫,怎經得十絕陣起!只小弟略施小術,把姜子牙處死,軍中無主,西岐自然瓦解。常言蛇無頭而不行,軍無主而則亂。又何必區區與之較勝負哉?」

聞太師曰:「道兄若有奇功妙術使姜尚自死又不張弓持矢,不致軍士塗炭,此幸之幸矣。敢問如何治法?」

姚天君曰:「不動聲色,二十一日自然命絕。子牙縱是脫骨神仙、超凡佛祖,也難逃躲。」

「二十一日」,七天為一組,(共)三個七,(象徵)三魂七魄——七的定數在人的環境中早就定了,就是那樣的……問題出在你會看、不會看!你讀千萬本書,你未必讀懂《封神演義》……

聞太師大喜,更問詳細。姚斌附太師耳曰:「須如此如此,自然命絕。又何勞眾道兄費心。」

聞太師喜不自勝,對眾道友曰:「今日姚兄施大法力,為我聞仲治死姜尚,尚死諸將自然瓦解,功成至易。真所謂樽俎折衝,談笑而下西岐。大抵今皇上洪福齊天,致感動列位道兄扶助。」

眾人曰:「此功讓姚賢弟行之,總為聞兄,何言勞逸。」

姚天君讓過眾人,隨入落魂陣內,築一土臺,設一香案,臺上紮一艸人;艸人身上寫姜尚的名字;艸人頭上點三盞燈,足下點七盞燈。上三盞名為催魂燈,下七盞名為促魄燈。

頭頂為三魂,腳底為七魄……

姚天君在其中,披髮仗劍、步罡念咒於臺前,發符用印於空中,一日拜三次。連拜了三四日,就把子牙拜的顛三倒四,坐臥不安。

姚天君設計子牙 二魂六魄已隨他

昨天說到姚天君開始弄姜子牙,(草人)腦頂上放了三盞燈——三魂;腳下放了七盞燈——七魄,一日三拜把姜子牙拜得神魂顛倒,第二天坐立不安,其實是直接衝著人的元神去了,衝著生命的另外一部分去了。

三魂七魄從另一個角度講,三魂也叫「天、地、人」,講的是空間,七魄是「定數」,其實是指時間。如果人有輪迴轉世的話,「三界」講的就是這些,因為從二十八星宿的概念對應出來的就是這些。

從我們講的七天(金、木、水、火、土、日、月),包括七仙女、聖經啟示錄講的,全都是七,其實講的是時間——定數。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就是七的倍數在變化(或七天、或十四天、或二十一天),有的會延續更長,比如義大利、西班牙延續的時間長,但一定是跟七的倍數有關。當衝擊到人們肺葉的時候,其實是人生命形式(天、地、人)的最高級(呼吸),都是憋死的。如果你真能看明白,其實在相當程度上你就能超越。

為什麼(草人)腦頂放三個燈,腳底放七個,應對了三魂七魄,就是在整個「時空」中把姜子牙毀了。

人有三魂七魄,就等於這個生命在不同的層面上都對應著自己的一部分(以七做為一種循環的方式,就是方得始終循環的方式)。七,可以縮小到我們一個星期七天,一個循環的基礎,往大了可以上天界到七仙女、玉皇大帝那兒。就是說「天、地、人」的空間可以縮小到人的身體,就現在每分鐘的生活,也可以擴大到三界裡我們的輪迴轉世。

不說姚天君行法,且說子牙坐在相府與諸將商議破陣之策,默默不言,半籌無畫。楊戩在側,見姜丞相或驚或怪,無策無謀,容貌比前大不相同,心下便自疑惑:

人會改模樣的。人將死的時候脫了相、改了模樣了,其實就是魂魄出去了。當你這些東西都理解了,生死對你來講,那就是一個過程。知道自己的歸處、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很多東西就沒事了。

人生是個旅途,再好的旅途到該下車的時候就得下車了。當「人生是個旅途」,人就是個永恆的部分,而不會說人死了就沒了,那是錯的。當你有這種自我認知的時候,對很多事情就了然了,很平靜,很自然,很釋然,你會欣賞自己生命的過程。無論外界好、壞,或者身體在受著某種煎熬的時候,你也知道它就是一個過程。

「難道丞相曾在玉虛門下出身,今膺重寄。況上天垂像,應運而興,豈是小可;難道就無計破此十陣,便自顛倒如此!其實不解。」

楊戩不解,就是姚天君所用的「落魂陣」的背景太大了,上面所涵蓋的、背後所動的生命因素太高了。二郎神楊戩只能感悟到中間有不對,但他同樣沒有對應之策。

他沒有對應之策是受到他修煉境界本身所影響的,但是就他個人修煉來講,他一樣可以展現他的境界、他的理解力。所以楊戩比較憂慮,但是他不得其解。

楊戩甚是憂慮。又過七八日,姚天君在陣中,把子牙拜吊了一魂二魄。

他為什麼弄個草人?三魂七魄是在人的天靈蓋裡頭,所以小孩剛出生頭上囟門還沒蓋合,剃頭時要留一撮毛,到了十幾個月頭蓋骨三岔才闔上。打開的那地方,人的魂魄就在那裡,嬰兒嚇到,那魂就從那兒出去了,沒在那身體裡。

人死了,就那東西回不來肉身,就死了,如果不是這樣,怎麼會有瀕死經驗呢?現代醫學說的腦死亡、心死亡,不是!那東西出去了,就死亡了。這裡姚天君給他拜吊一魂二魄,他弄個草人透過那種形式,把姜子牙的魂魄從他身體裡抽出來,給安在草人身上,就那麼對應著。這是一種道術,有點像搬運功。

講個故事,三十年前在北京遇見一個臺灣來的人,我那時候根本還沒修煉,他修老道的,見了我,他跟我說:他一下飛機就去「白雲觀」找曹道長……曹道長親自接見,人家知道他來了……他說「搬運功」沒什麼,他說他能讓一個在台北的人、一個在新加坡的人給接上,用的是黃幡(黃色的緞布),因為這兩人在兩百年前曾經有父子的關係。

「搬運功」就是像現在的傳真機一樣,那時候沒有手機。這裡講的就是類似的,姚天君他用他的法術把姜子牙的一魂二魄給調出來,懟在草人上,姜子牙就像「丟了魂似的」(北京人都這麼說)……

那附體沒什麼,就是把這個人的魂幹掉了,那狐狸或黃鼠狼進去了,就是附體,或者說,這個人的魂魄給姚天君拜出來……

如果你招了不該招的動物,就上身了……就像王林……上期我們說,魔王的女兒去整佛祖,佛祖跟她說:「妳身上都是什麼東西,妳還整我?」

子牙在相府,心煩意燥,進退不寧,十分不爽利;整日不理軍情,慵懶常眠。眾將、門徒俱不解是何緣故,也有疑無策破陣者,也有疑深思靜攝者。

不說相府眾人猜疑不一。又過了十四五日,姚天君將子牙精魂氣魄又拜去了二魂四魄。

就是先拜走一個魂後跟上魄,三魂七魄是這麼來的。他一定是前後有次序的,七八天、十四五日,就是講每七天走他一把。第十四天拜走他一個魂,第二天拜走他兩個魄。

子牙在府,不時憨睡,鼻息如雷。

修道的人都很乾淨,睡覺沒聲的。鼾聲如雷,那就是凡夫俗子。

且說哪吒、楊戩與眾大弟子商議曰:「方今兵臨城下,陣擺多時,師叔全不以軍情為重,只是憨睡,此中必有緣故。」

楊戩曰:「據愚下觀丞相所為,恁般顛倒,連日如在醉夢之間;似此動作,不像前番,似有人暗算之意。不然,丞相學道崑崙,能知五行之術,善察陰陽禍福之機,安有昏迷如是,置大事若不理者!其中定有說話。」

楊戩知道有人在暗算姜子牙,但是不知道是什麼事,這是一個悟性高的人,即使出手的人高過他很多,但是他從現象上能知道事情出在哪裡。他解不了,但是他知道這一條解決的路。

眾人齊曰:「必有緣故。我等同入臥室,請上殿來商議破敵之事,看是如何。」

眾人至內室前,問內侍人等:「丞相何在?」

左右侍兒應曰:「丞相濃睡未醒。」

眾人命侍兒請丞相至殿上議事。侍兒忙入室請子牙,出得內室,門外武吉上前告曰:「老師每日安寢,不顧軍國重務,關係甚大,將士憂心,懇求老師速理軍情,以安周土。」

子牙只得勉強出來,陞了殿。眾將上前,議論軍情等事。子牙只是不言不語,如痴如醉。忽然一陣風響,哪吒沒奈何,來試試子牙陰陽如何。

哪吒曰:「師叔在上:此風甚是兇惡,不知主何凶吉?」

子牙掐指一算,答曰:「今日正該刮風,原無別事。」

姜子牙他算不出來了。如果驟然起風,或大或小,有風背後的因由,這是修煉人看問題。普通人看問題,會說:「就這麼回事,該這樣就這樣。」其實他不懂。

眾人不敢抵觸。看官:此時子牙被姚天君拜去了魂魄,心中模糊,陰陽差錯了,故曰「該刮風」,如何知道禍福。當日眾人也無可奈何,只得各散。

言休煩絮,不覺又過了二十日。姚天君把子牙二魂六魄俱已拜去了;止有得一魂一魄,其日竟拜出泥丸宮,子牙已死在相府。

眾弟子與門下諸將官,連武王駕至相府,俱環立而泣。武王亦泣而言曰:「相父為國勤勞,不曾受享安康,一旦致此,於心何忍,言之痛心!」

眾將聽武王之言,不覺大痛。楊戩含淚,將子牙身上摸一摸,只見心口還熱,忙來啟武王曰:「不要忙,丞相胸前還熱,料不能就死。且停在臥榻。」

這就是「悟性」:別人都以為姜子牙死了,他表面上確實也已經死了,但是他身上還熱,沒有僵掉。沒有僵掉就能回來,這就是修煉中的悟性。

悟性,這東西是天生的。悟性高、低放一邊,如果定性好的人,他能約束自己,我個人覺得就可以來彌補所謂的悟性不好,就怕那個人悟性不好又亂說話(就他明白),其實無形中做了很多錯事。悟性好的人,第一:珍惜生命;第二:他對任何事情的理解在正道上、正路上。正道、正路上就是順應著生命。

不言眾將在府中慌亂。單言子牙一魂一魄,飄飄蕩蕩,杳杳冥冥,竟往封神臺來。時有清福神迎迓,見子牙竟是魂魄,清福神柏鑑知道天意,忙將子牙魂魄輕輕的推出封神臺來。

封神臺在這個時間點上等於代替了陰曹地府,當姜子牙死去的時候,他的魂魄自然奔那兒去,柏鑑知道是怎麼回事,就給他推出去,不接他,一接他就完了。封神榜上沒有子牙的位置,他自然就給推出去。也就是說,柏鑑推他,同樣有道理。

但子牙原是有根行的人,一心不忘崑崙,那魂魄出了封神臺,隨風飄飄蕩蕩,如絮飛騰,逕至崑崙山來。

一個修煉的人,當他遇到天敵大難,人將死去的時候,他的念頭不在他的父母身上、不在家庭身上,不在「福祿壽」身上,而在他的師父那兒,這個人就有救了。「生死一念間」就是這個意思。

其實就是看他的定性。所以姜子牙他的根脈基礎在那裡(崑崙山),同時,這時候元始天尊已經給了姜子牙四不像、給了他杏黃旗、給了他打神鞭,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其實元始天尊完全加持了他,促成了他無論多大的難、他的最後一個念頭一定在師父那兒。

這對太多的人都是很大的挑戰,就是當人將死的時候誰能保證自己的念頭還在修煉上,人這頭根本保證不了,因為人已經死了,所以這就是他平時修煉本身所展現出來的純淨程度,儘管他修不成。

這是相輔相成的,就是他遇到的難與他修行的覺悟正好匹配,也就不至於毀掉他。一環套一環。

適有南極仙翁閒遊山下,採芝煉藥,猛見子牙魂魄渺渺而來,南極仙翁仔細觀看,方知是子牙的魂魄。

仙翁大驚曰:「子牙絕矣。」慌忙趕上前,一把綽住了魂魄,裝在葫蘆裡面,塞住了葫蘆口,正進玉虛宮,啟掌教老師。

很顯然,南極仙翁的境界足以看到人的魂魄在那裡,就像有些人天目開了,偶然看見一個人影晃過去了,類似的。那有的是善的,有的是惡的,有的是鬼魂,但應該跟魂魄是相對應的。

赤精子搶草人 白蓮險墜落魂陣

纔進得宮門,後面有人叫曰:「南極仙翁不要走!」仙翁及至回頭看時,原來是太華山雲霄洞赤精子
仙翁曰:「道友那裡來?」

赤精子曰:「閒居無事,特來會你遊海島,適山嶽,訪仙境之高明野士,看其著棋閒耍,如何?」

仙翁曰:「今日不得閒。」

赤精子曰:「如今止了講,你我正得閒。他日若還開講,你我俱不得閒矣。今日反說是不得閒,兄乃欺我。」

仙翁曰:「我有要緊事,不得陪兄,豈為不得閒之說。」

赤精子曰:「吾知你的事:姜子牙魂魄不能入竅之說,再無他意。」

仙翁曰:「你何以知之?」

赤精子曰:「適來言語,原是戲你。我正為子牙魂魄趕來。我因先到西岐山,封神臺上見清福神柏鑑,說:子牙魂魄方纔至此,被我推出,今遊崑崙山去了。故此特地趕來,方纔見你進宮,故意問你。今子牙魂魄果在何處?」

仙翁曰:「適間閒遊崖前,只見子牙魂魄飄蕩而至,及仔細觀看方知;今已被吾裝在葫蘆內,要啟老師知之,不意兄至。」

赤精子曰:「多大事情,驚動教主。你將葫蘆拿來與我,待吾去救子牙走一番。」

為什麼加了這一段呢?我覺得是反映出赤精子的局限性:他一切都是想做好,一切都是盡他最大所能。但是,就像道德真君一樣。

道德真君整了三個人,一個是黃天化,因為殺氣;一個是楊任,因為怨氣;一個是黃飛虎,因為怒氣,該他出手幫忙。這三樣都是人中負的因素,不好的東西。這不好的東西卻觸動了道德真君,所以也就反映出道德真君的局限性,也就是說:他有劫難,要被淨化。也因為這些東西而開殺戒。赤精子有著類似的東西。

在這裡可以看出赤精子有他自傲的一面、自以為是的一面。「多大的事,別驚動教主,咱們自己辦了。」他可以不這麼說。

南極仙翁是元始天尊身邊的弟子,雖然大家都是師兄弟,赤精子也不能。而且姜子牙的魂魄被拜出來,當南極仙翁大吃一驚,定睛一看才知道是姜子牙的魂魄的時候,知道姜子牙性命之憂的時候,說明姜子牙魂魄被拜出來這件事情連南極仙翁都始料未及,甚至於他理解不了。如果姜子牙魂魄還沒到這裡時他就知道姜子牙魂魄出來了,他就不會大吃一驚:「子牙絕也。」

姚天君差一點弄死姜子牙,是命裡註定的事情,而他背後的因素遠遠超過南極仙翁跟赤精子境界所能知道的。

姜子牙「不能回頭」,姜子牙一回頭,七死三災他躲不開,那南極仙翁也知道他躲不開,但怎麼個七死?如何三災?南極仙翁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七死三災背後施加的因素不同。

所以表面上,人這邊都是姜子牙死了,但是背後的原由卻完全不相同。我以為如果你真的擁有境界的話,你就分得清背後的是與不是,只要你分得清,你就有應對之法,你也知道他的因由。你說我什麼應對之法都沒有了,那說明超過了你,或他命已絕,命該如此。這就是相對應的。

仙翁把葫蘆付與赤精子。

所以南極仙翁也不知道這是誰的力量帶來的,但是既然赤精子追過來說沒問題,那師兄弟之間你說沒問題,你就幫他。所以彼此之間信任,而且裡面包含了各自的境界。

赤精子心慌意急,借土遁離了崑崙,霎時來至西岐,到了相府前,有楊戩接住,拜倒在地,口稱:「師伯今日駕臨,想是為師叔而來。」

赤精子答曰:「然也。快為通報!」

這就二郎神的過人之處,他知道誰一來是幹什麼來的,他知道現在任何一個時間點上這件事情、什麼事情是最關鍵的;什麼樣的人露了面,他幹什麼來。

楊戩入內,報與武王。武王親自出迎。赤精子至銀安殿,對武王打個稽首。武王竟以師禮待之,尊於上坐。

赤精子曰:「貧道此來,特為子牙下山。如今子牙死在那裡?」武王同眾將士引赤精子進了內榻。

武王讓赤精子坐了上座,赤精子坐了!我們剛剛說赤精子驕傲就在這裡。任何時候,無論你的功底有多高,在人這個環境,你都要尊崇武王就是王,那是順天意,你不能坐武王的上座。所以當武王一讓,他就坐,就是表明赤精子的傲慢。修行的人一傲慢,就麻煩了!有傲慢就有妒嫉,傲慢是因妒嫉而生的。

赤精子見子牙合目不言,仰面而臥。

赤精子曰:「賢王不必悲啼,毋得驚慌,只令他魂魄還體,自然無事。」

赤精子同武王復至殿上。武王請問曰:「道長,相父不絕,還是用何藥餌?」

赤精子曰:「不必用藥,自有妙用。」

楊戩在旁問曰:「幾時救得?」

赤精子曰:「只消至三更時,子牙自然回生。」

為什麼要等到三更?沒查過。

眾人俱各懽喜。不覺至晚,已到三更,楊戩來請,赤精子整頓衣袍,起身出城。只見十陣內黑氣迷天,陰雲布合,悲風颯颯,冷霧飄飄,有無限鬼哭神嚎,竟無底止。

黑霧罩在一起就是凶煞,完全是惡的勢力。「十絕陣」調動了不同境界非常深厚的、惡的、負面的因素和生命,用了最惡的東西,同樣對人來講是傷害的,所以生命故意傷及生命,用非常邪惡的手法傷及生命的時候,那出手的生命本身是惡的。

赤精子見此陣十分險惡,用手一指,足下先現兩朵白蓮花,為護身根本,後將麻鞋踏定蓮花,輕輕起在空中。

蓮花就相當於這些修行人的鞋,就像我們人穿的鞋。蓮花——他講是白蓮花——我自己的理解:如果還帶著人的身體,人的腳心的部分可能相對比較弱,所以在任何保護的時候一定是用自己另外的功力的東西先保護自己的腳。在破「十絕陣」的時候,一定是守住下盤旋在空中(不一定對)。這裡提到「為護身根本」,所以應該是在他的腳心。如果按照人來說,腳心是最陰氣的、最弱的。

正是仙家妙用。怎見得,有詩為證:

道人足下白蓮生,頂上祥光五色呈。
只為神仙犯殺戒,落魂陣內去留名。

話說赤精子站在空中,見十陣好生兇惡,殺氣貫於天界,黑霧罩於岐山。赤精子正看,只見落魂陣內姚斌在那裡披髮仗劍,步罡踏斗於雷門,又見艸人頂上一盞燈,昏昏慘慘,足下一盞燈,半滅半明。姚斌把令牌一擊,那燈往下一滅,子牙一魂一魄在葫蘆中一迸;幸葫蘆口兒塞住,焉能迸得出來。

所以人死、不死,只要把魂守住就不死,家裡什麼人出了車禍,你叫他,有的電影裡頭搧嘴巴:「你別死啊!別死啊!」還真給叫回來了……嬰兒受驚嚇,也是叫。

姚天君連拜數拜,其燈不滅。大抵燈不滅,魂不絕。姚斌不覺心中焦燥,把令牌一拍,大呼曰:「二魂六魄已至,一魂一魄為何不歸!」

有些人傻呼呼的,碰見有本事的人,人家謙虛的對你,如果你不知道禮儀、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話,那個人功夫要深的話,就把你給拜瞎了。因為人家境界高,你境界低,他拜你,你還受得了啊!你接不住!其實道理一樣,「廟小裝不了大佛(大神仙)」,我覺得有類似的道理在。

不言姚天君發怒連拜。且說赤精子在空中見姚斌方拜下去,把足下二蓮花往下一坐,來搶艸人。不意姚斌拜起,抬頭看見有人落將下來,乃是赤精子。

姚斌曰:「赤精子,原來你敢入吾落魂陣搶姜尚之魂!」忙將一把黑砂望上一灑。赤精子慌忙疾走。饒著走的快,把足下二朵蓮花落在陣裡,赤精子幾乎失陷落魂陣中,急忙駕遁,進了西岐。

姚天君自身的功力不一定頂得過赤精子,但是當有陣法的時候,他就調動了他背後的因素,當合為一體的時候,一個不如赤精子功力的人,在陣法的背景之下可能遠遠超過赤精子單人功力的一倍、兩倍,我覺得這裡面有這樣的故事。他講述的就是另外生命境界混為一體了。

楊戩接住,見赤精子面色恍惚,喘息不定。楊戩曰:「老師可曾救回魂魄!」赤精子搖頭連曰:「好利害!好利害!落魂陣幾乎連我陷於裡面!饒我走得快,猶把我足下二朵白蓮花打落在陣中。」

蓮花代表赤精子的功力,代表赤精子的本身。他兩朵蓮花落下,就像丟盔卸甲一樣。那是自己的寶貝。

武王聞說,大哭曰:「若如此言,相父不能回生矣!」

赤精子曰:「賢王不必憂慮,料是無妨。此不過係子牙災殃,如此遲滯,貧道如今往個所在去來。」

武王曰:「老師往那裡去?」

赤精子曰:「吾去就來,你們不可曰動,好生看待子牙。」

吩咐已畢,赤精子離了西岐,腳踏祥光,借土遁來至崑崙山。

赤精子不告訴武王他去哪兒,這就是生命境界。武王是人中的王,但他不能知道修煉中的事。兩回事兒。同樣的道理,赤精子來到宮裡見到武王,武王讓他上座,他是不能坐的。所以生命是一層一層切開的——那修成都是有果位的,有些東西咱們人嘴不能講。

不一時,有南極仙翁出玉虛宮而來,見赤精子至,忙問:「子牙魂魄可曾回?」赤精子把前事說了一遍:「借重道兄,啟師尊,問個端的:怎生救得子牙?」

赤精子沒幹成,就是因為他的狂妄。他的功力應該比姚天君高,但是當有了這個「落魂陣」的時候,他就不靈了。所以赤精子他自己也講「落魂陣」太厲害了。

仙翁聽說,入宮至寶座下,行禮畢,把子牙事細細陳說一番。元始曰:「吾雖掌此大教,事體尚有疑難。你叫赤精子可去八景宮見大老爺,便知始末。」

闡教是歸元始天尊管的,但「事體尚有疑難」,元始天尊都處理不了。連赤精子自己的師父都處理不了,讓他去找老子。老子是老大,元始天尊是老二,通天教主是老三。這故事就是這麼來的。

所以元始天尊有難處,祂不能動,這個難處就不便跟赤精子講,也不便跟南極仙翁講,但是祂知道事情難處在哪兒,這就是為什麼赤精子他做不成的原由在那兒。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十絕陣」一擺出來,那對應的就是元始天尊的十二金門,這十二金門經歷了「十絕陣」之後,他們的功力暴長,但是當「十絕陣」的陣法一對一的時候,他們有一個算一個,誰都破不了這個陣,但是他們個人的功力可能都高過這十天君。

這就是相生相剋的涵義在其中。但也正是因為陣法本身背後因素高,也就促成了當破了「十絕陣」之後,破「十絕陣」的弟子境界就上來了。

仙翁領命出宮來,對赤精子曰:「老師吩咐你可往八景宮去參謁大老爺,便知端的。」

赤精子辭了南極仙翁,駕祥雲往玄都而來。不一時已到仙山。

天尊尚存疑難事 拜請老子八景宮

赤精子自以為了不得,結果一到那兒險些把自己毀在那裡頭,顯示出赤精子的傲慢,那種高傲自大的心態,他根本沒意識到他遇到的是什麼。很顯然,在一對一的對壘當中,姚天君不是赤精子的對手,赤精子也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有這種狂妄。但是當他駕著祥雲踩著兩朵白蓮來到「十絕陣」的時候,十個陣都排好了,放在那兒沒動,等到誰要去破陣的時候,那個陣主才在裡面。表面上看是這樣子,但是看到後面的時候會發覺:其實陣主也都在陣裡面守著。

「十絕陣」本身出現一個狀況:單一個陣如果放在那兒,我覺得赤精子也不怕,但是當他十個陣同時放在那兒,就是十個陣都連好的話,那力量就不一樣了。一隻螞蟻沒什麼,如果無數的螞蟻,你會看到螞蟻在擺陣,牠完全有一套方式,那時候牠展現出來的力量就截然不同。對很多朋友來講,這些東西沒啥用,尤其對學現代學科的朋友來講,更覺得沒什麼了不起。

我們做一個眼前的對比,現在出現「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把全世界搞定了,全世界全都停擺了,大家都在家上班,不敢出門,但是你看見那病毒嗎?他看見了嗎?沒人看見!就是這個氛圍。說這個病毒確實厲害,真死了人,真死人哪!怎麼死的不知道,立刻趴在那兒就死了。其實就是個瘟神把兜裡掏出一些東西往那一撒就完了。

如果你從瘟神的角度看,我們人的這一面再強大,我們現在用的電腦、手機、平板再強大,完全是不堪一擊的。羅斯福航母多厲害,跑到關島那兒,已經死了一個水兵了,戴高樂航母也趴窩了,就這麼回事囉!

所以人一定強調眼裡看的,你再發展的一切都是在人的肉眼可視的這一層面上走的,然後人們再從這個表面上再向微觀發展,就像晶片,中共的火箭連續掉下兩個來,說可能是因為美國不給晶片那火箭就不好辦了,就是因為晶片看不著更微觀裡去了。所以大家如果能夠品味到其中的意思,你就能夠知道陣法的概念。

如果一個病毒可以把全世界的人在這一層面上全給搞定的話,那他的陣法,就是在那樣更高的層面有多少不同的生命擺出來。

這麼講吧,武漢肺炎、非典1.0、非典2.0、非典3.0,這三種病毒合在一起,擺出一個陣法來,就在人的層面一起出現了,我相信那個專家都沒辦法,他自己就先跑了。陣法的意思就在那兒,各種病單一的都有辦法,當它合在一體了,這事不好辦了。我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其實就是你會看到陣法的力度。

赤精子的無知在於他的狂妄,他已經有點害怕了,他放兩朵蓮花在腳底,他去抓也抓不上來,他抓不上來是因為他自己的功力不能支撐他,蓮花是代表他的功力的,如果他的蓮花夠力度,也就能夠撐住他,他踩在上頭夠支撐他,他的手會更快抓了草人就跑了,草人沒抓著還把蓮花毀了,而他是藉著蓮花跑的。

要知道是十個人擺出十個陣,十個陣合為一體,它產生的力量是多少倍於他們每一個人的功力,是一個道理。就像人們說的一根筷子無所謂,一百根放在一起那是棍子,不是筷子。正是因為這種陣法,當他找到元始天尊的時候,元始天尊知道是怎麼回事,所以元始天尊乾脆沒露面,要他找大老爺去,師父幫不了你。

這裡也同樣有個問題,他們管元始天尊叫老師,不是師父,其實這裡邊有很大的差別。他為什麼叫老師?老師跟師父根本性的區別,就像我們說元始天尊講出來的話叫法旨,可是到了《西遊記》裡面如來佛講的話叫佛旨。那法旨跟佛旨是有區別的。寫書人在這裡面叫「老師」而不叫「師父」,有它內在的原由,我不便解釋,大家自己去品味。

師父的父,是父親的父:師徒如父子;老師是答疑解惑者,而答疑解惑是人這一面的。我以為寫書的人是有目的的……元始天尊也好、老子也好,人們知道祂們是至尊的,所以人的嘴不便去評判。我只提醒大家這是一個區別。在人的這層面沒有區別,我以為當你修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就知道它的區別,你更知道它的嚴肅性。

這完全是自己個人的理解,因為自己的師父教誨,叫師父也好,叫老師也好,都是可以的,這是自己的師父明示過的,我個人只是做一個弟子去理解其中的涵義。因為在表面的角度來講有著表面的故事,師父帶這麼多徒弟,大家都在人的水平上,只能按照最低的水平給弟子們講,讓所有人都聽得懂。

但是在弟子來講,在你的理解中,各人不同,這沒什麼的,元始天尊的十二門徒用的傢伙、功夫全都不一樣,但他們都是元始天尊的徒弟。

這就是講述了在同一門中修行的人,沒有你對他錯、他對你錯,這其實不合適,文殊普薩能指責普賢菩薩說你不對嗎?太乙真人能對道德真君說你不對,你得跟我一樣嗎?我覺得生命的獨立性,正是元始天尊能夠使他的十二門徒各自保住自己的獨立性,也透出元始天尊的至尊。

此處乃大羅宮玄都洞,是老子所居之地,內有八景宮,仙境異常,令人把玩不暇。有詩為證,詩曰:
仙峰巔險,峻嶺崔嵬。坡生瑞草,地長靈芝。
根連地秀,頂接天齊。青松綠柳,紫菊紅梅。
碧桃銀杏,火棗交梨。仙翁判畫,隱者圍棋。
群仙談道,靜講玄機。聞經怪獸,聽法狐狸。
彪熊剪尾,豹舞猿啼。龍吟虎嘯,翠茖鶯飛。
犀牛望月,海馬聲嘶。
異禽多變化,仙鳥世間稀。
孔雀談經句,仙童玉笛吹。

這裡有很多仙,但你沒聽過帶多少徒弟。在那個環境中,你把他稱為仙者也好、隱者也好,「群仙談道,靜講玄機。」我以為「玄機」不是用嘴講的,是悟的,那些人交流是完全沒有聲音的。

動物是不能修行的,但是到了一定境界的時候,孔雀據說是鳳凰的九子,在人中能夠看到的唯一的一個。《封神演義》可以看到青鸞。鳳跟龍是配的,鳳有九子,龍同樣有九子。而孔雀跟仙童是對等的。

怪松盤古頂,寶樹映沙堤。
山高紅日近,澗闊水流低。
清幽仙境院,風景勝瑤池。
此間無限景,世上少人知。

話說赤精子至玄都洞,見上面一聯云:
道判混元,曾見太極兩儀生四象;
鴻蒙傳法,又將胡人西度出函關。

「道判混元」,這是講老子拿著太極圖開天闢地。「曾見太極兩儀生四象」,這就八卦出來了。老子後來往西騎著青牛出了函谷關,遇見胡人,有人說胡人根本不能超度,好像是老子去化解,出函谷關超度胡人。

老子來到人間,「鴻蒙傳法」(鴻蒙跟混元是配的),「又將胡人西度出函關」,走了,首尾相扣。既是開始又是結束。這兩句話就講出了老子的來和老子的去,留下五千言《道德經》,騎了青牛,出了函谷關匆匆而去。

道、法是對應的。前面是「道判」,後面是「傳法」,首尾相扣。這個現代的人根本理解不到,因為都是一根筋的往前跑,那沒有對生命涵義的認識就更理解不了了。

赤精子在玄都洞外,不敢擅入。等候一會,只見玄都大法師出宮外,看見赤精子,問曰:「道友到此,有什麼大事?」

玄都大法師,相當於元始天尊的南極仙翁,是護家看院的。他們的功力、功法跟他的弟子都一樣,是老子身邊的大弟子。

老子是老大,元始天尊是老二,所以元始天尊的弟子是不能輕易到老子這兒來的,沒有他師父的囑咐是不能來的,這是一個禮數的問題,所以一定有什麼事才來。

赤精子打稽首,口稱:「道兄!今無什事也不敢擅入。只因姜子牙魂魄遊蕩的事細說一番,特奉師命,來見老爺。敢煩通報。」

玄都大法師聽說,忙入宮,至蒲團前行禮,啟曰:「赤精子宮門外聽候法旨。」

老子曰:「招他進來。」

赤精子入宮,倒身下拜:「弟子願老師萬壽無疆!」

老子曰:「你等犯了此劫,落魂陣姜尚有愆,吾之寶落魂陣亦遭此厄,都是天數。汝等謹受法戒。」叫玄都大法師:「取太極圖來。」付與赤精子。「將吾此圖,如此行去,自然可救姜尚。你速去罷。」

老子上來就跟赤精子說:「你們這些人遭此大劫,是命裡註定的,都是定數、天數。姜尚是出毛病了……」

赤精子得了太極圖,離了大羅宮,一時來至西岐。武王聞說赤精子回來,與眾將迎迓至殿前。

武王忙問曰:「老師那裡去來?」

赤精子曰:「今日方救得子牙。」

眾將聽說,不覺大喜。

武王幾次問赤精子(哪裡去),赤精子從來不答。什麼意思?正的修煉,不屬於這個生命環境當中的事情絕口不提,在人這個環境當中去顯示自己特異功能的,十有八九有麻煩。真正有本事的一定不說。

神的話,不能跟人說,神的活,不能給人幹,就這麼回事。搞不清楚的,在人中有目的、有利益的、有慾望的,他會拿出自己的所謂特異功能、這本事、那本事去幹。

就像有人說的,神仙那麼厲害,那拿神仙出來看看!其實對很多人的無知,就憑這句話能夠把他打到十八層地獄去。他為什麼敢說,因為他什麼都不信,他連自己都不信。為什麼?你問他這個是誰?他不知道!無知者無畏,無知就是力量。這裡的知,是指人的生命境界。

所以赤精子敢跟他們說我剛才見大老爺了?大老爺把太極圖給我,在我這兒裝著?人才這麼臭顯,所以就是人。人不認識太極圖、人不知天高地厚,所以今天才遭此大劫難,當今的人根本沒有發展,而且越來越糟。

楊戩曰:「老師,還到什時候?」

赤精子曰:「也到三更時分。」

跟大家澄清,三更是指「子時」,頭一天的夜裡。晚上的九點到十一點是二更,晚上的七點到九點是一更。古時候就這麼定的。所以三更是講子時,子時是頭天夜裡十一點到第二天一點,一定是跨越時間做這些事情。就是在這個時間段裡一跨,跨兩天,現代人沒有這種知識,反過來你也可以說對他們來講他們的功力還是差。

《封神演義》裡講到的神仙還是跟人近的神仙,所以神仙就要講時辰,連站的位置都得講究,弄什麼法事得搭個臺子,這臺子得搭成什麼樣,講究得多。

如果真正到了佛家的「空」和「無」的話,根本不講究這些。這沒有對、錯。當講究這些的時候,在人中看起來很玄妙、很有意思,其實是很靠近人(境界)了。人們說什麼禪學、禪學的,而真正厲害的東西只能品,不能看(用眼睛看),品是用自己的境界。

諸弟子專專等至三更來請,赤精子隨即起身。

因為楊戩帶的弟子都是小一輩的,所以赤精子是他們的師伯,在元始天尊十二門徒當中赤精子是老二,廣成子是老大。

出城行至十陣門前,捏土成遁,駕在空中,只見姚天君還在那裡拜伏。赤精子將老君太極圖打散抖開──此圖乃老君劈地開天,分清理濁,定地、水、火、風,包羅萬象之寶。

所以人生活的一切是太極圖造出來的,包在其中的,你也可以說太極圖是根本,是他護著我們,包括地、水、火、風看到的一切。

化了一座金橋,五色毫光,照耀山河大地,護持著赤精子往下一墜,一手正抓住艸人!望空就走。

太極圖打開之後化作一座金橋,五色毫光,不耀眼,但是山河大地全在其中,就說這個寶貝通天、通地。可想而知老子給赤精子這個寶貝,他十個陣法護在一起的時候只有這樣的寶貝才能壓住陣腳。同樣,雖然修煉低了幾個階層,可是當他擺出陣的時候,他聚集起來所形成的力量就通天、地了。

姚天君見赤精子二進落魂陣來,大叫曰:「好赤精子!你又來搶我艸人!甚是可惡!」忙將一斗黑砂望上一潑。

這裡姚天君可沒看見太極圖所鋪下來的金橋,他只看見赤精子下來了,他沒看見那個寶貝。

赤精子叫一聲:「不好!」把左手一放,將太極圖落在陣裡,被姚天君所得。

太極圖拿到的話你看見就是一幅圖,當他展開的時候帶有老子背書法力的時候,他展現出來的是境界。

且說赤精子雖是把艸人抓出陣去,反把太極圖失了,嚇得魂不附體,面如金紙,喘息不定,在土遁內,幾乎失利;落下遁光,將艸人放下,把葫蘆取出,收了子牙二魂六魄,裝在葫蘆裡面,往相府前而來。

只見眾弟子正在此等候,遠遠望見赤精子忻然而來,楊戩上前請問曰:「老師!師叔魂魄可曾取得來麼?」

赤精子曰:「子牙事雖完了,吾將掌教大老爺的奇寶失在落魂陣,吾未免有陷身之禍!」

眾將同進相府。武王聞得取子牙魂魄已至,不覺大喜。赤精子至子牙臥榻,將子牙頭髮分開,用葫蘆口合住子牙泥丸宮,連把葫蘆敲了三四下,其魂魄依舊入竅。

少時,子牙睜開眼,口稱:「好睡!」急至看時,臥榻前武王、赤精子、眾門人。子牙躍身而起。

武王曰:「若非此位老師費心,焉得相父今生再面?」

這會子牙方纔醒悟,便問:「道兄何以知之,而救不才也?」

赤精子:「十絕陣內有一落魂陣,姚斌將你魂魄拜入艸人腹內,止得一魂一魄,天不絕你,魂遊崑崙,我為你趕入玉虛宮,討你魂魄,復入大羅宮,蒙掌教大老爺賜太極圖救你;不意失在落魂陣中。」

子牙聽畢,自悔根行甚淺,不能具知始末,「太極圖乃玄妙之珍,今已誤陷,奈何?」

赤精子曰:「子牙今且調養身體,待平復後,共議破陣之策。」

武王回駕,子牙調養數日,方纔全愈。

翌日陞殿,赤精子與諸人共議破陣之法,赤精子曰:「此陣乃左道旁門,不知深奧。既有真命,自然安妥。」

言未畢,楊戩啟子牙:「二仙山麻姑洞黃龍真人到此。」

子牙迎接至銀安殿,行禮畢,分賓主坐下。

子牙曰:「道兄今到此,有何事見諭?」

黃龍真人曰:「特來西岐,共破十絕陣。方今吾等犯了殺戒,輕重有分,眾道友咫尺即來,此處凡俗不便,貧道先至,與子牙議論。可在西門外,搭一蘆篷蓆殿,結綵懸花,以便三山五嶽道友齊來,可以安歇。不然,有褻眾聖,甚非尊賢之理。」

子牙傳令:「著南宮適、武吉起造蘆篷,安放蓆殿。」又命楊戩:「在相府門首,但有眾老師至,隨即通報。」

赤精子對子牙曰:「吾等不必在此商議,候造篷工完,篷上議事可也。」

話非一日,武吉來報工完。子牙同二位道友、眾門人,都出城來聽用,止留武成王掌府事。

話說子牙上了蘆篷,鋪氈佃地,懸花結綵,專候諸道友來至。大抵武王為應天順人,仙聖自不絕而來,先來的是:
九仙山桃園洞廣成子,
太華山雲霄洞赤精子,
二仙山麻姑洞黃龍真人,
狹龍山飛雲洞懼留孫──後入釋成佛,
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
崆峒山元陽洞靈寶大法師,
五龍山雲霄洞文殊廣法天尊──後成文殊菩薩,
九功山白鶴洞普賢真人──後成普賢菩薩,
普陀山落伽洞慈航道人──後成觀世音大士,
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
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
青峰山紫陽洞清虛道德真君。

子牙逕往迎接,上篷坐下。內有廣成子曰:「眾位道友,今日前來,興廢可知,真假自辨。子牙公幾時破十絕陣?吾等聽從指教。」

子牙聽得此言,魂不附體,欠身言曰:「列位道兄,料不才不過四十年毫末之功,豈能破得此十絕陣!乞列位道兄憐姜尚才疏學淺,生民塗炭,將士水火,敢煩那一位道兄,與吾代理,解君臣之憂煩,黎庶之倒懸,真社稷生民之福矣。姜尚不勝幸甚!」

廣成子曰:「吾等自身難保無虞,雖有所學,不能克敵此左道之術。」

彼此互相推讓。正說間,只見半空中有鹿鳴,異香滿地,遍處氤氳。不知是誰來至,且聽下回分解。◇(待續)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