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預言家闖過鬼門關 談染疫後的生死體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9日訊】曾準確預言2020年庚子年全球大瘟疫等危機的馬來西亞預言家、拿督鄭博見,一個月前不幸染疫,情況一度危急。近日他在臉書發文,形容自己是個從鬼門關倖存下來的人。文中講述他抗疫的全過程。

5月18日,預言家拿督鄭博見在臉書發文,以「一個從鬼門關回來的新冠故事」為題,講述自己染疫後的經歷。他說,這一次的變種病毒絕對不會再和你「開玩笑」。

下面是拿督鄭博見在臉書分享的部分內容:

我是拿督鄭博見DAC,其中一位從鬼門關倖存下來的人。因此,我決定把我的「新冠生死經歷」和「認知」,公開分享給每一個人。雖然文章有點長,但我希望大家能讀完及分享出去,它或許會「挽回無數的無辜生命」。

3月份,我在社交媒體發布的「疫苗危機」視頻曾提及,「4至6月,希望落空」,將會有「突如其來的事件」把抗疫的努力打回原形,更大的災難將會降臨。

「山火賁」卦告訴我們,年初疫情彷彿好轉,但隱藏的危機將在4月開始無所遁形。現在回看印度在4月份開始疫情大爆發,已變成了人間煉獄。

此外,更讓全世界擔心的事情也發生了,印度變種病毒已開始傳入40多個國家,再加上其他的變種病毒,真正的世界性災難已敲響警鐘!

至於馬來西亞,也一樣從4月起,確診和死亡人數屢創新高,多家醫院也宣告爆滿,疫情嚴重失控。而我,也不幸的成為了被感染者……

(鄭博見臉書圖片)

漫長的感染經歷從3月尾開始:

3月29日: 我參加了一個晚宴。

4月2日:我得知在該晚宴有朋友感染上新冠,於是立刻去做抗原測試(Antigen Test),5分鐘後得知結果呈陰性。

4月5日:我開始發燒,於是去做PCR檢驗,結果呈陽性,但病毒指數是36,蠻輕微的。在等待KKM(國家衛生局)聯繫我的同時,我唯有在自家房間隔離。

4月6日:我最擔心的是傳染給家人,於是全家人(包括不到1歲的寶寶)在早上去做PCR檢測。由於可能在晚上才會有結果,所以一整天的等待絕對是煎熬的。最後,幸好全部都沒事,才鬆了一口氣。

4月10日:入院第1天,由於連續幾天都在發燒,因此我決定去吉隆坡Gleneagles醫院作進一步的血液檢驗。從此,我便開始了14天的「一生難忘經歷」。

檢驗結果,我的新冠病毒指數上升到24。此外,更讓人擔心的是CRP(C-Reactive Protein/C-反應蛋白)指數。CRP是當病毒入侵或器官損傷等炎症刺激時,肝細胞合成的一種急性蛋白,它是炎症指標。

也就是說,指數越高就代表體內器官的損害程度越大。正常人的CRP指數是少於1,超過10已經是非常嚴重,但我的CRP指數高達27!

於是,醫生立刻叫我入院治療。我比較不幸,苦等了7個小時才能進醫護病房休息。

4月11日:入院第2天,是星期天,醫生沒來。我唯有在「與世隔絕的個人醫護病房」裡度過寂寞冷清的一天。除了發燒,也沒什麼特別症狀。

4月12日:入院第3天,大清早5點半,我就給護士吵醒了。刷了牙後,他便幫我量血壓、量血氧、抽血;和打針在肚子以防止血液凝固(其實是蠻痛的,不過每天都打2-3支,後來也麻木了)。

大約中午12點,醫生終於來了(等了兩天),也帶來了當天的驗血報告。報告顯示,我的CRP指數已暴增到52的危險水平!而另一個「發炎指數」則稱為Ferritin(鐵蛋白,正常指標是少於322),我的指數是360。

其實,我除了發燒,也沒有什麼症狀和不適,怎麼會……?

於是,醫生立刻為我吊點滴,而且是200mg的類固醇(Steroid)!這是非常重的份量(一般來說超過20mg已算多了),也會有副作用。但是,由於沒有藥可以醫治新冠,所以已別無選擇,只希望能降低我的CRP和防止體內器官損壞。

4月13日:入院第4天,一如往常,護士在早上5點半,就來抽血和打針,然後吊點滴。11點多,醫生來到我的病房,捎來了「好消息」:我的CRP降至45(雖然還是超高)。

但是,我的Ferritin(鐵蛋白指數)反而升至458非正常水平。同時,白血球和血小板過低,X光片也顯示肺部開始遭到破壞。所以,醫生一樣給我注入200mg的類固醇,一天3次。

4月14日:入院第5天,當天的血液報告不太理想。CRP指數再創56的新高!Ferritin指數是468,白血球和血小板一樣偏低。奇怪的是,除了小發燒和偶爾一點咳嗽,我和正常人沒兩樣。

傍晚時分,我收到了遺憾的消息,有位年輕健康的朋友染病後由於在家隔離,結果遲了就醫,送院時腎臟已損壞,需要洗腎。知道這消息後,我真正感受到新冠肺炎的傷害絕對遠超我們的想像。

4月15日:入院第6天,晴天霹靂的一天!我原以為身體有所改善,但醫生告訴我,CRP指數已上升至76.5!Ferritin也高達645!

醫生也告訴我要有心理準備,若明天指數再上升的話,肺部或其他器官極大可能會損壞,也會危及生命;到時也需要移進「特別加護病房ICU」治療。因此,醫生也把類固醇加重至250mg的最高份量,盼有奇蹟出現。

我的情緒跌至谷底,遺憾、擔心等種種複雜的心情湧現腦海。遺憾的是還有很多夢想未實現;擔心的是如果我真的不治的話,那麼連見家人「最後一面」也不能,很想念他們……這種心情真的非筆墨所能形容。

4月16日:入院第7天,我已習慣早上5點自動起身,隨後護士進來打針、抽血、照X光、吊點滴等,然後再吃乏味的早餐。但今天早上的時間過得特別慢,因為即將在中午揭曉的血液報告就像「生死的分水嶺」。

每當聽到敲門聲都會顯得過分敏感,忐忑不安。在中午1點多,醫生真的進來了……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嘴帶微笑的告訴我:CRP終於下跌至36了!但是,Ferritin則上升至842!同時,肺部X光也開始出現「雲霧狀」,進入肺炎第4期(第5期最嚴重)。雖然暫時保住了性命,但接下來的「連帶病情」也極度危險。

此刻,心情又有如過山車,極度矛盾和彷徨……

4月17日:入院第8天,醫生說我體內的新冠病毒己不具破壞力,但它已引發了自身免疫系統的錯亂,現在免疫細胞開始過度反應、大量繁殖而破壞回器官,醫生說未來的日子才是關鍵。雖然我的CRP降至22,但Ferritin還在690的超高水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天我的血氧含量突然開始下降,徘徊在91-94(正常指標是97以上,少於95已開始危險),證明肺部組織受損加劇。醫生立即安排氧氣管讓我呼吸,不能讓血氧繼續下降,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下午,另一位醫生進來協助我做物理治療,以嘗試把我的肺部擴張;盼能增加肺活量,把血氧提升。

4月18日:入院第9天,醫生每天只來一次,而護士除了抽血、打針或吊點滴,基本上也不會進來,連食物和藥也是放在門口的。我的房間就像監獄一樣,生人勿近。

戴著氧氣管的我,除了在病床上,基本上哪裡都不能去。就連上廁所也不可超過5分鐘,不然就會缺氧,血氧又會將至危險水平。大家可以想像5分鐘怎麼沖涼嗎?在別無他選的情況下,我也做到了。

若要去門口拿食物或藥,也得快去快回。人生有這樣的經歷,也算是經典。

4月19日:入院第10天,早上,我在醫院用iPad和通過Zoom為澳洲的客戶批算八字,和分享商業策略(這是因為我的「玄學諮詢」視頻預約在之前已經滿了,加上我染疫的關係,這名澳洲的客戶已等了我3個星期,所以不能再延期,唯有硬撐)。

因此,我脫下了氧氣管,用「漏氣」的說話方式,呼吸緩慢的和客戶分享。每當覺得缺氧時,就離開鏡頭,吸一會氧氣。 現在回想,當時的我也真是有蠻大的勇氣,冒險精神可嘉。

值得自我安慰的是,雖然血氧還不理想,但從今天起我已沒有發燒了;希望病情會好轉。

4月20日:入院第11天,經過了3天「缺氧」,我的血氧終於開始回升至96!肺部X光的「雲霧狀」開始淡化,對氧氣輔助器的依賴也減少了。

但不幸的是,我的肝臟、血糖和膽固醇指數卻突然飆升,顯示身體的機能已被過量的「免疫細胞因子」破壞,至於會嚴重到什麼程度,沒人可預測。

頓時,強烈的「無助感」又油然而生;因為沒有藥可治療這次的疾病,類固醇只能壓低免疫細胞的過度反應,作用也不大。一切只能聽天由命,我只能希望一路以來所累積的福報,今天可兌現……

4月21日:入院第12天,一如既往,大清早5點就自動起身了,被護士「折騰」一輪後(今天兩個手都吊點滴),起床望向窗外緩緩升起的太陽,喃喃自語,順道做點肺部擴張運動。 吃過味道「清淡」的早餐後,便上網或看電視,累了就睡。

這種「機械化」的生活令人厭倦,類固醇除了給身體帶來副作用,同時也嚴重影響我的情緒。腦子混亂,思考偏激,彷彿人生失去了方向,憂鬱彷徨失措。我開始拿起手機,刪掉大部分的App,也退出一些聊天群組,舉動極度反常。

心裡反覆在想:幾時能出院,病情會更嚴重嗎,或者有沒有機會出院……

4月22日:入院第13天,中午,醫生捎來好消息,我所有的危險指數都趨向正常了(雖然還有很多「後遺症」未解決);他說若明天血液檢查還可保持的話,就可以出院了。

可是,下午我收到了一個壞消息……我們富貴集團有一位代理因感染後在家隔離,也沒察覺肺部已逐漸衰竭,結果血氧含量過低而在睡夢中去世。我在想,若有人提醒他去醫院檢驗的話,一條人命不會白白犧牲。儘早知道,或許會讓我們活下來。

4月23日:入院第14天,當天,CRP指數終於跌至2.5的正常水平,我終於可以出院了!

當聽到醫生告訴我這個好消息時,眼眶已不經意的充滿了開心的淚珠。14天,我熬過了14天屬於一個人度過的「慘痛經歷」。再回頭看,每天幾次的打針、點滴、抽血已造成我的雙手和腹部 「千瘡百孔」;讓我留下難以磨滅的烙印。

人,也消瘦了5公斤,白頭髮,也多了幾根。過量的類固醇點滴讓我混混沌沌,思考慢了幾拍;營養的缺乏讓我全身乏力,有點行屍走肉。這14天,每一天的心情都有極大的落差,時而看到希望,時而想著安排「身後事」,時而感到絕望無助。

付了昂貴的「醫藥費」,剪了手上的「病人手環」後,我拖著沉重行李走向醫院大堂門口。頓時百感交集,對外面的世界感到很陌生;陽光顯得格外刺眼,空氣的味道也截然不同……

車子離開後,我回頭望著越來越小的醫院——我的救命恩人。我,終於從鬼門關「走」出來了!

鄭博見公開了在染疫期間所學習到的中共病毒「致命真相」。示意圖(pixabay)

鄭博見說,他的症狀是在感染後第8天才開始,真正爆發是14天後;因此,國際標準的10天或14天的隔離期,是絕對隱藏著極大危機的,因為所謂的「痊癒者「14天後還有可能再傳染給他人。疫情早已在社區中嚴重擴散,「帶病毒者」就在我們左右。

他說,現在是疫情的「非常時期」,大家一定要杜絕「不必要」的外出,嚴守抗疫準則SOP和提升免疫能力。這一次的變種病毒絕對不會再和你「開玩笑」!

拿督鄭博見的多個預言

拿督,從前一般是指馬來西亞一省或一個州的最高行政長官的稱呼,相當於中國一個省的省長,或美國的一個州長。拿督制度沿用至今,這個稱號仍是一些有功的人士受封而得到的榮譽稱號或爵位,但必須要有人推薦。受封儀式是在王宮進行的。拿督的妻子被稱為拿汀(Datin)。因此也有人戲稱馬來西亞的「拿汀」好比中國古代的一品誥命夫人。

公開資料顯示,拿督鄭博見是大馬傑出的企業家,同時也精通易經、風水、八字、奇門遁甲、面相、生命數字學等,在玄學方面有超過15年的研究經驗。

2019年10月,他曾在一場玄學講座中分享了2020世界局勢分析,且列舉以往庚子年多災多難的實例,直言2020庚子年也會是個天災饑荒、危機四伏的一年。

2020年底,鄭博見又在個人YouTube頻道「拿督鄭博見DAC」分享2021辛丑年運勢。

他預測,全球因被疫情重創,導致每個國家在經濟和民生方面都只顧自己的利益,國與國之間存在更多猜疑,言而無信、毫無道義可言,合約和承諾已經不再重要,因此更容易發生衝突或戰爭等。

鄭博見也提醒說,預言的關鍵並不在於是否準確,而在於預警,他希望他的預言能讓人們清醒的面對即將到來的事物。 最後,他再次強調,應對災難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要秉持善念,災難會因為更多人的、強大的善念而改變。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