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市長去紀委探消息 吩咐:如沒回來趕緊搬空別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19日訊】中共官場無官不貪無官不腐,中共反腐令各級官員坐立不安。陸媒19日報導,甘肅省平涼副市長黃繼宗落馬前,去省紀委打探一下虛實。並告訴其心腹李某說,如果他沒回來,馬上告訴他妻子搬空別墅

5月19日,中共紀檢監察報刊發文章,詳細剖析了甘肅省平涼市委原常委、原常務副市長黃繼宗的貪腐細節。

報導說,2019年11月28日,黃繼宗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審查調查,並被採取留置措施。

2020年5月,黃繼宗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並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同年9月23日,甘肅省蘭州市中級法院一審公開審理黃繼宗受賄案,並將擇期宣判。

報導說,黃繼宗落馬前,對其心腹李某說, 「組織本來要提拔我的,但聽說被省紀委攔了下來。」「明天一早,我就去省紀委打探一下虛實。如果明天下午還沒回來,你就馬上告訴我老婆,讓她搬空別墅中的東西,抹除一切生活痕跡。」

次日,黃繼宗來到甘肅省紀委監委「投案」。當天下午,黃繼宗被宣布留置。

中紀委通報,經查,黃繼宗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在項目承攬、協調辦理有關手續等方面謀取利益,先後89次收受45名商人所送款物折合人民幣1800餘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黃繼宗,1962年12月生,1983年8月參加工作,曾任甘肅省正寧縣委常委、副縣長,正寧縣委副書記、縣長,正寧縣委書記,甘肅省慶陽市政府市長助理、祕書長,慶陽市副市長,甘肅省平涼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

黃繼宗貪腐細節:一塊名錶30萬

據陸媒報導,黃繼宗早年仕途順利,2006年是其仕途上的一個重要節點。當時,他自認為可以被提拔,但最終未能如願,「我感到非常挫敗。」黃繼宗說。

黃繼宗和妻子于改香認為,這次提拔受挫是因為沒送錢送禮。也有人提醒于改香:你拿出來500萬,黃繼宗就當上大官了。他們從此開起「夫妻店」合力斂財,信奉「撈大錢當大官、當了大官撈大錢」。

兩年後,黃繼宗陞任慶陽市副市長。此後,黃繼宗開始把權力當作明碼標價的「商品」,把私營企業主當作其致富路上的「財神」。

他利用擔任慶陽分管城市建設規劃副市長的職務便利,干預插手工程項目承發包,為不法商人開綠燈、搞變通,謀取不當利益,自己則藉機大肆尋租攬金、以權生錢。

在黃繼宗的默許和支持下,于改香以慶陽市中級法院工作人員的身分,走上經商的道路。並利用黃繼宗和油田的關係,開辦了石油公司,通過給油田打井隊提供泥漿料,第一年就掙到了120萬元。

黃繼宗對妻子做生意大力支持,親自出面拉關係、打招呼、接項目,使家族生意遍佈油田、小額信貸、房屋裝修、城市綠化等多個領域,短短4年就獲利1400餘萬元。

為了漂白非法所得同時賺取更大利益,黃繼宗夫婦把受賄所得和經商獲利歸整到一起,以緩解企業困難為名,先後給3家企業放貸2800多萬元,僅利息就獲得973萬餘元。

報導中還提及,于改香囂張跋扈,利用黃繼宗的副市長身分拚命撈錢,曾用錢砸過交警。還因婆婆沒喝她敬的酒,當著丈夫面將一杯水對著婆婆當頭澆下。

黃繼宗夫婦生活奢靡

黃繼宗夫婦生活奢靡,其家人也與他一同貪圖享樂,衣食住行皆要「最好」。

黃繼宗受賄所得的別墅裝修極其豪華,裝修費用高達200多萬元,中餐廳、西餐廳分門別類,棋牌室、練歌房一應俱全。他熱衷戴名表,一塊手錶30多萬元;他喜歡穿名牌,衣櫃裡每條褲子上都配著名貴皮帶;他喜歡喝名酒,對茅台酒情有獨鍾。

黃在蘭州、慶陽等地多處住所內儲藏著近百箱茅台酒,以至於其妻在轉移財物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轉移他的茅台酒。于改香在揮霍享樂上也毫不遜色,貂皮大衣掛滿衣櫃,生活物品一味追求高檔。

忙著「撈錢」享受同時,黃繼宗夫妻對子女溺愛無度,毫無限制地用金錢滿足子女的高檔消費要求。于改香甚至教育子女「能掙錢是本事,會花錢是藝術」。

在兒子上大學期間和參加工作後一年內,黃繼宗給他100多萬元,讓其用於吃喝玩樂。于改香也借著「女兒要富養」的名義,女兒喜歡什麼買什麼,花錢無所顧忌。

黃繼宗夫婦互相攀比,對子女寵溺無度,兒子上班後,買的第一輛車價值50多萬元,後來又換成70多萬元的豪華越野車;女兒使用的化妝品一套就價值上萬元,背的都是一線名牌包。

報導說,黃繼宗夫婦的違紀違法所得,已被紀檢監察機關收繳,其犯罪所得,法院也將在判決中做出處理。他們留給子女的只是被高牆隔成兩半的家庭。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