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陽:群體失憶的中共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9年三月,中國四川成都驚爆「食堂霉變腐爛食品大量進入學生餐桌事件」。在當時引發了不小的輿情,成為與成都地名關聯的重大醜聞。一星期之後,事件在各種媒體上銷聲匿跡,包括海外自由的中文媒體,一樣很少有人提及。

2021年5月9日,同樣是驚爆級的事件發生在成都—「成都49中林同學墜樓事件」,時至今日(16)日,跟2019成都七中事件同樣的情況發生了,新聞媒體和個人社交媒體,也逐步淡忘了此事。時間也是剛好一星期。

即便是2008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2018年的毒疫苗事件,性質惡劣得令人髮指,受害群體大得驚人,在媒體上的活躍期也只不過兩個星期而已。

發生在中國的群體性維權活動,地方政府肯定是第一時間介入,噤聲、滅跡、撲火。而中央政權無論介入還是不介入,事態幾乎都會在一星期之後銷聲匿跡。若是特別嚴重和離譜的事件,活躍期最多兩星期。

細細想來,什麼毒奶粉毒疫苗,在中國也許根本算不上是什麼驚天的事件。

法輪功受害群體以萬計數,其遭受迫害的慘烈程度人神共憤,海內外的中國人,除了法輪功內部人員,還有誰在提?

中共政權對獨生子女父母的養老承諾—「計劃生育好,政府來養老」,欺騙了上億的家庭。如今隨著二胎政策開放,那些被欺騙被愚弄的人們,貌似不再記得那些謊言了。

文革遭罪十年,受害者數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那種典型的「人禍」,作惡者本應該受到審判、追討、清算。可是,幾十年過去了,誰還在追究?

此類種種,不勝枚舉!

中國人似乎失去了記憶力,所以讓太多的惡行與恥辱都自然而然地從歷史中被隱去。

以最近的「成都49中林同學墜樓事件」為例。

一週時間該事件在網絡平台便失去了熱度,其中的原因除了是中共政權訓練有素的維穩能力有關,也跟大眾的事不關己產生關注疲勞有關。

圍觀者並非當事人,狹義角度說,他們與事件並沒有利害關係。

所以在這種非直接關聯的事件上,人們從積極關注、輿論參與、口誅筆伐義憤填膺,到漸漸感覺疲倦,到冷淡,最後遺忘,通常只需要一到兩週時間。

正如魯迅說的,時間永是流逝,街市依舊太平。

實際上,每一個公眾維權事件,廣義上都跟普羅大眾有關聯。然而短視思維讓中國人無法代入到相關者的角度去思考和權衡。

事不關己,漠然處之。加之當局會嫻熟地打壓輿論、轉移視線,適時地推出新的社會熱點。於是某個中學死了個別人家孩子的「熱鬧」,不看也罷了。

然而,維護公序良俗,維護正義良善,不應該是我們每一個社會成員共同的責任麼?

既然是公眾責任,為何我們要淡忘?要逃避?要留下當事人孤立無助地哭泣?

我的好友任叔叔經常跟我說,每一代人,都有這一代人的責任。 我認為只要每一代人都去擔當一些並不會讓你拋頭顱灑熱血的細微社會責任,那麼我們的文明終將滾滾向前。 不要把自己的責任推卸給下一代!那很可恥。

中共當局從來都站在民眾利益的對立面,因為它需要保全自己的團隊和體制內人員的利益。

共產法西斯體制,宗旨之一就是犧牲個體成全集體。 在學校名譽、地方政府穩定、社會主義新時代大局形象面前,一切只跟個體相關的權益都可以棄之不顧,包括一位十七歲少年的生命。或者是任何民眾的生命,也許下一個就會是你的孩子,或者你自己。

不是你沒有記憶力,或者裝作已忘記,就可以避免的。

這是一種非常簡單明了的邏輯,也是保持自身安全、社會健康有序的必須。但凡有點正常思維的人,都應該懂。

然而中國貌似失去了記憶能力,懦弱和短視已經徹底擊垮了這個族群,他們在苟且中歡愉,在黑暗中狂舞。他們以為餘生都能躲過概率學的懲戒,殊不知自己的懦弱和短視會導致噩運變成概率學的必然。不管你有沒有記憶力,或者你要裝作已忘記。

沒有記憶力的群體,永遠都會在同樣的泥坑前重複跌倒。如果我們繼續漠視社會的不公與失序,繼續淡忘罪惡與恥辱,我們將會一直留在蒙昧時代,無可救藥地墮落下去。

(葵陽 寫在2021年5月16日星期日 疫情戒嚴中的斐濟蘇瓦 時間凌晨00:3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