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十五:呂正操所部殘殺異己

編寫: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誠如雷震遠神父所說,「共產黨所用的恐怖政治,是一種暴行制度」。自從呂正操帶領共產黨軍隊開進太行山區後,這種恐怖政治同時也被他們帶到了那裡。「他們在逮捕或處死人犯前,總是先捏造出一些假仁假義的口實;但有時也突然闖進一個曾經發表過反共言論的人的家裡,立即予以處決。」

雷震遠神父常去講道的一個望梅小村子裡,有一個心直口快的人叫王立貞。他雖然常給共產黨很大幫忙,但卻時常批評共產黨。比較謹慎的朋友們勸他慎重一些,他只是一笑置之。「你不必過慮」,他說。「我和共產黨關係很好。我幫助他們。我們彼此了解。我是一個獨立份子而有獨立思想的人。我覺得有必要時便對他們加以批評。」他說。「你的獨立思想正是共產黨所不能容忍的。」一位聰明的朋友告訴他。「隱蔽起你的思想。不要多言多語。」但是王立貞是一個頑強而自恃的人。他聳聳肩說:「我還要說,我沒有可怕的。他們曉得我協助他們,我們的關係非常好。我可以批評他們。」

在一天夜裡,幾個共產黨跑到他門前,用高聲而友好的口吻喚他出來。他的直覺警告他,他靜悄悄地聽著,沒敢到門口去開門。外面領頭的人開始責罵他失禮。他對此僅作冷笑,同時,他開始懷疑他以前的行為是否聰明,他決心不去開門。他總以為過一會這些人便疲倦了,那時便會雲消霧散。他的驚慌並非無理。

外面的喜笑聲和花言巧語愈來愈甚,王某已經把手放上門上準備開門。他的妻子將他推開,倒在他的腳下。用力把他雙腳抱住。她恐懼得戰慄,請求丈夫不要開門。

王某和共產黨的戰鬥繼續了多時,最後他被說服,讓步開門。王某微笑著同他們打招呼。他們的態度也很和靄。突然兩個人捉著他的臂,這群人蜂擁而上將他帶走。後面傳來他妻子的嚎啕聲,他絕望地回頭看了一下,因為他曉得他再不會看到妻子、家和孩子了。

一路上共產黨取笑他,污辱他。全村人都躲在家裡,不敢出頭。有幾個人曾經偷看,當抵達村外郊野時,騷鬧取笑聲變成拳打腳踢和棍打。他們看到王某被拖走的方向。稍後,在黑暗中共產黨又走回來,王某已經不在了。消息傳出後,王某的朋友跑去找他。離村不遠,發現到他的屍身。他倒在血泊裡,死在亂刀之下。兩位朋友把屍體翻過來。另一位朋友用一件衣服蓋上他被砍下的頭,死人頭的眼睛放出恐怖的凶焰,顯然是他還未即閉眼便死在利刃之下。

王某不是共產黨,他曾和他們友好,並對他們予以協助。他的罪名是由於他頑強地保持他批評的權利。王某的被謀殺僅因他堅守著中國人傳統的獨立自由的談話,所以他的慘死深深影響到鄰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