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歐中投資協議歇菜!歐盟:中共才是「紙老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2日訊】歐中投資協議歇菜!狠批中共「紙老虎」,歐中關係大轉向? 中共指揮第三國,19歲少年被跨國抓捕面臨遣返  | 熱點互動 05/21/2021

嘉賓:

時事評論員:趙培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訂閱優美客Youmaker:https://www.youmaker.com/c/rdhd

關注YouTube:https://bit.ly/3li3tsK

(責任編輯:浩宇)

【熱點互動】歐中投資協議歇菜!狠批中共「紙老虎」,歐中關係大轉向? 中共指揮第三國,19歲少年被跨國抓捕面臨遣返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5月21號星期五。歐洲議會星期四以599票贊成30票反對,壓倒性的通過了凍結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決議。這說明歷時7年討論的中歐協定無法再推進,很可能最終導致協定的流產。歐洲議會的決議稱,中共的報復制裁造成了歐中關係倒退,鑑於中共對維吾爾族人和香港民主的鎮壓,以及對台灣海峽日益對抗的做法,歐中關係無法再像過去一樣發展。

那麼歐洲和中共的經濟上是否會進一步脫鉤呢?另一方面,19歲的重慶少年王靖渝今年早些時候曾經在微博上發文,質疑中印邊境衝突中,中方的死亡人數,後來被中共在網絡上跨國通緝。【熱點互動】頻道還發布過對他的專訪,日前他通過媒體向外求救。外界才知道他從今年4月初以來,一直被關在迪拜的監獄,面臨被遣返回中國的危險,那麼這是不是中共在背後施壓的結果呢?

今晚我們還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解析這些最新的熱點事件。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教授,謝田教授您好。

謝田:方菲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還有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先生您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我們跟二位先來討論一下歐中協定的問題,這個問題我想請謝田教授先來談一談。我們看到歐中的投資協定,其實歷時7年,所以實際上是通過了三十多次談判。可以說是一個最終來講,都是一件比較大的事情。但是今天歐洲議會高票通過,把它凍結了,您認為是什麼讓歐洲走到這一步?

謝田:最表面的原因就是關於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族人的鎮壓,導致歐洲議會跟美國一樣,出台了一些制裁的措施。本來這些制裁的措施,事實上是一種警告、一種約束,要求你停止人權迫害,這個是正常的事情。事實上中共它只要停止了,有所約束的話,很可能中歐投資協定可能就不會泡湯了。但中共我們知道它反而惱羞成怒,反過來又制裁了歐盟的一些官員,跟一些學者,這下把歐洲議會給惹惱了。

所以這麼一個花了7年的時間,談了一個非常龐大的協議,現在看來不光是擱置和凍結。現在我認為有可能永遠不恢復了。因為後來提出了兩個決議,提出了兩個非常嚴苛的要求,這個要求已經不僅僅至關於新疆的問題和人權問題,事實上是更大的問題,中共沒有辦法達到。

主持人:您說的兩個要求,一個是要求它符合國際的勞工規則嗎?還是?

謝田:對,事實上我們知道中共這7年談判,都是跟歐盟委員會,跟歐盟的一個行政的機構開始進行的,跟各國的政府來進行的。基本上可以得到歐盟的領事會,相當於上議院,英國的上議院,或者美國的參議院那個角色。但事實上它從來沒有進入歐洲議會,相當於歐盟的下議院,或者是相當於美國的眾議院,三權分立這種,從來沒有進入這個過程。

而現在歐洲的下議院我們知道,他是歐洲三權分立領導管理機構的一個。相當於唯一的一個,由全部歐洲的民眾直接選出來的,產生的一個議會的立法機構。而他們的職責就是考察,首先是考察歐盟內部成員國的人權狀況,有沒有監獄虐待,或者酷刑等等。他們也會派遣人權問題和觀察委員會,也在觀察其他國家,跟歐盟相關的國家,有沒有這種人權迫害的問題。中共在新疆的人權迫害,正好撞倒了歐洲議會的槍口上。

我剛才提到他這兩個要求,一個是中國必須批准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禁止強迫工作的相關條款,就是監獄勞工強制勞動這些,這些都必須限制。還有一點是更重要的,是中共也必須批准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這個也是中共從來沒有批准的。這個事實上也是要了中共命的,就是你必須給中國老百姓那些政治權利、公民權利。這個我們也知道,基本上對中共來說,是與虎謀皮是一樣的。如果中共現在等於是歐洲議會,這個代表了歐洲民間力量,不是政府力量。

中共事實上已經成功的,你可以說打通了歐洲政府的關節,讓中歐投資往前推進。但是民間的力量對它進行了反制,你剛才說大筆數的反對。這兩個要求,一個是勞工條款,一個是公民政治權利和公民權利的條款,我想中共肯定不會通過。不會通過的話,事實上就不只是凍結的問題了,幾乎根本沒有通過的可能。

主持人:對。最終很可能像您說的,泡湯了。但是這個投資的協議,我看外媒的報導是說,如果它夭折的話,對於中國和歐盟來說,都是一次挫折。我想問問您,您怎麼看呢?就這個協議如果它真的通不過,它對歐盟和中共都有什麼樣的損失呢?或者換句話說,這個協議本身對歐盟和中共都有什麼樣的好處呢?

謝田:應該說是對雙方都有好處的,至少在紙面上應該是有非常大的好處。首先我們知道像美國和中國原來簽署了一系列互相投資的協議,雙邊的這些允許美國的公司投資中國,比如上次川普政府時代,不是談了有雙邊的經貿協議談判。在第一階段經貿協議談判的時候,開放了很多中國的,比方金融企業,各種各樣的那些電訊、能源、交通,很多重要的企業都向美國開放。

這部分事實上現在等於說把這些開放的部分,也都向歐洲國家開放,並且還開放更多。中共實質上是,至少在紙面上它給歐洲很多很多好處。我覺得尤其是在這個協議達成的最後階段,因為美國的制裁,中共意識到它必須大開歐洲市場,從歐洲獲取它沒辦法從美國得到的一些技術。必須通過互相的投資協定,才可以允許開放自己的市場,讓歐洲公司投資中國的比方電動汽車、電訊、金融業。

而中國的公司也可以去歐洲,去收購歐洲相關的產業,來獲取這些德國、法國的技術,這是中共的初衷,就是要獲取技術。中共至少在表面上開放了已經是,不管是合資的要求,還有市場准入,幾乎開放的非常之大。所以你說雙方7年談判,主要是圍繞這些開放的部門,還有一些具體的審議,糾紛的時候怎麼解決,是個非常非常全面,非常詳細的協議。有一些在金融業上面開放程度,比對美國的開放還要寬鬆,還更好。

相應的,中共的目的事實上就是想要有渠道,可以獲取歐洲的一些技術,允許它可以投資、收買或併購歐洲那些國家。現在看來,首先歐盟的委員會,政府首腦最高的峰會跟中共有這麼一個協定。在這個環節上,作為歐盟的行政部門,他確實已經跟中共達成了這種,他們認為是雙贏的協議。但是當然我們知道,中共它即使答應了,它也不會實現。這就跟當時中國在進入世貿組織以後,跟美國達成的協議一樣。

它答應了所有的這些11個大方面的開放市場的那些承諾,沒有一個實現。歐洲這個我們可以肯定不會全部實現,可能會部分的實現一些,或者給歐洲一些甜頭之類的,以後的問題還有。不管怎麼說,至少就像中美的協定一樣,對歐洲來說這是一個誘人的大餅,是一個看起來很豐厚的蛋糕。所以呢,如果現在不能實施的話,不能夠通過的話,對這些領導人來說,他們確實認為是一個很大的一個打擊。

主持人:對,但是像您說的,也可能對歐洲並非一件什麼太大的壞事。那我看就是歐洲的一位議員,很有意思的是,這位議員他其實是一個很主要、很重量級的議員,他是歐洲議會對華關係小組的主席,他有個中文名叫包瑞翰,然後他也在中共的這個制裁名單上。然後這次他接受採訪的時候,他就說,鑑於中國所需要的高科技產品,有40%都是來自於歐洲,完全可以說,中國才是紙老虎,我們歐洲人不必當小白兔。一個就是他說的這個40%的高科技來自歐洲,這是不是這種情況?另外一個他說,中國才是紙老虎、中共才是紙老虎。我覺得這句話聽上去非常有意思。您怎麼看呢?

謝田:非常有意思。我覺得這個就是他看到實質的人,他就知道它真正的實質。我們剛才提到就是說,中共依賴美國、依賴歐洲,比如說40%的技術呢從這個歐洲國家來,是吧。其他60%的主要從美國和日本、韓國來,所以這個確實是這樣的。所以對於對中共來說,它沒有這些技術,那意味著中國這些世界工廠不能更新、不能升級換代,那中國就永遠處在一種,就是說中、低端的製造業。中共想稱霸世界也好,發展經濟的夢想,都不能實現了。所以誰依賴於誰,這個實質上,這位議員他看的非常清楚、相當準確的。所以把中共這個紙老虎的這個本質給揭示出來了。

主持人:看來他是聽說過毛的這句話,什麼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然後這位看到了中共……其實我覺得他這話,不一定只是在經濟層面的形容,在更大的層面上也許也是這種。

謝田:是的。在政治上、軍事上實際上都是這樣。實際上這個老毛他所謂這個紙老虎Paper Tiger,這個已經是在西方政治術語裡邊一個常見的名詞了,大家都知道那個內涵是什麼。對。非常清楚的。

主持人:好的。那趙培先生也請您來談一談,您怎麼看就是中歐貿易協定,這樣的一個非常重大的,對於歐洲也好、對中共也好都比較重大的這樣一個協定,甚至標誌著歐洲和中共在經濟上進一步融合的這樣一個協定,現在被叫停,甚至可能就泡湯。

趙培:對企業來說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個協定,包括了四個主要方面。剛才謝田教授已經講了這個勞工標準方面,是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其實它還有其他三個方面。其中一個方面就是說,相互保護投資、尊重知識產權、確保補貼透明性。可能這個協定一旦簽署之後,歐洲一些企業就認為,中共會保護我的投資,我到中國投資,它會尊重我的知識產權,然後我就可以去中國了。這樣的話,中共就更容易騙更多的企業去,但是這個企業就會灰溜溜的回來。

第二個關鍵,就是雙方市場的准入條件。其實就是說,中國市場當它需要,中共當它需要你的時候,你是可以進去。但是你能不能確保你在這個市場能待的住。就比如說最近的這個特斯拉的事件。中共當時是為了讓特斯拉進去,上海市政府是給了特斯拉的那個地,就是批了一塊地給他,是一折,就是10%的價格賣給他。而且特斯拉在中國的貸款的利率,只有3.9%。那麼這樣的話,就吸引特斯拉去了。

你看看現在中共的企業,又要開始造電動車了。他就想把特斯拉趕出這個市場,包括這個去鬧事啦,媒體批他呀,各種交警限制不讓上路,就是為了想把特斯拉趕出去,所以它才進行運作。沒想到中共能這麼流氓。所以這個一旦他不簽,就可以讓這些企業有所警覺,他不會直接到中國去。另外呢,中共在海外投資去購買這個德國的中小型企業非常多。因為德國很多都是家族性企業,他有自己的知識產權,有自己的技術,中共它不是說我直接買你的這個產權,人家不會賣的。它只要你企業,一鍋端都給買了。

大家想一想,歐洲多少國家?中共和德國是有這種貿易協定的,它和這個投資協定。它和法國可能也有。但是它和其他的呢?那麼十多個國家,這怎麼辦呢?所以中共等於它想的就是:一勞永逸。我和歐盟簽了,那麼你們每個國家都允許我進去,那麼這些國家現在不讓中共進來去買他們的企業,就有效的保護了很多小國的知識產權,很多好的東西不至於被中共買走。所以對中共來說呢,這是一個它向外偷技術的一個斬斷吧。所以這個問題對中共來說,不光是有著一個象徵性的意義,對它實際上的擴張是有一個阻礙作用的,所以對中共來說是一個狠狠的打擊,所以這是一件好事情。

所以從兩個方面來講就是,一個保護了歐洲企業,讓他不會盲目的進入中國,被中共騙。第二個,就是說阻止了中共在歐洲的這個知識產權的收買行為。從這兩個方面來講,都是好事。

主持人:您覺得中共是不是沒有預料到,歐洲會這樣的反應啊?是不是像有些人說的,它真的有點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呢?

趙培:其實呢,這個問題是在於中共本身,它也不相信這個貿易協定。大家看一下,以法國家樂福超市被趕出中國為例,它是興起了一場政治運動,來處理一個貿易上的問題。就是說它把超市的這個市場,從法國家樂福手裡面搶奪走,逼迫法國家樂福把他賣給了一些中國企業。另外歐洲,德國非常有意思,就是中國人現在用的這個護照技術,就是人家德國的印刷技術。它當時中共沒這個技術,它和德國人成立了一個上海叫密特的一個印刷廠,專門印刷中國的護照和其他的證件。就是現在中國護照能看起來跟世界一樣,是因為德國人的技術。

到了2017年它就說,由於國家安全的原因,我要買斷你的股份,你們德國人走吧。所以從這些東西來看,中共它從一開始就沒有準備,就是說遵守雙方的投資協議。包括這次它也是認為,我只是來批你的,你看我給你那麼多好處,你應該簽啊,那麼為什麼它一下子戰狼式外交,一下子不顧禮義廉恥就開始,就是說它自己在那邊用奴工,而且是破壞新疆人的人權,它在國際上還反制裁這些替中國人權說話的議員,這個時候這些議員突然警醒了。

他發現我跟你簽的四大項目當中,有一項非常明顯就是要改善勞工標準。那麼你現在遵不遵守這個標準,你現在確切的已經告訴我,你不遵守標準,你準備用一個政治原因去不遵守我們簽署的這個商貿協定的話,那麼你未來也肯定不遵守我這個協定,所以你這個協定拿出來都是騙人的,那麼在你能夠確保你有能力,或者是有意願去執行這個協定之前,歐洲人覺得我不會上當,我不會給你簽任何協定,所以等於是它一下子把歐洲人給警醒了。因為它沒有正常的思維,它認為歐洲人會吞下這個特洛伊木馬,或者吞下這個有毒的大餅,結果人家不上當了,它自己把人家給警醒,其實整個過程,就這麼一個過程。

主持人:是。中共就太習慣於它的這種霸道,和戰狼外交,它可能也不去想說有什麼後果,因為過去一直沒有太多的後果,但是現在我覺得國際形勢確實是不一樣。而且這一次呢,從歐洲的議會的這個表態,比如他在議會的決議中,他就說,不但是因為人權,也是因為中共對於歐洲的這種無理的制裁吧,其實是相當於侵犯了歐洲人的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那麼另外就是這位議員,剛才我提到這位議員,他說中共是紙老虎。您覺得從這些方面,是不是能夠感覺出歐洲現在對於中共的本質更清楚了呢?

趙培:他其實對於中共的作惡,他感受到了,他也切身的知道了中共就是一個流氓,它明明它在幹壞事,它還敢倒打一耙,他從表象上知道它是一個流氓,但是你說共產主義的這種邪惡,就是說從蘇聯開始一直到中共,都是能夠邪惡到就是說在中國可以活摘人體器官,可以通過政治運動去打擊5%的中國人,經常這麼輪番打擊所有,等於是它現在把所有中國人都給迫害了一遍。就這些事情,他沒有切身感受,他可能不知道。當然這一次,我們剛才講那個人權問題,你想想歐洲人對於人權的認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他經過了一戰、二戰,特別是二戰這個納粹在破壞人權,它挑起戰爭。所以歐洲人他形成了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就是這個人權問題直接和世界和平聯繫在一起,跟這個戰爭聯繫在一起,那麼他非常警覺。

這個時候在這一點上觸動他了,他立馬就是說我要站起來,我不能夠在這一點上沉默下去,所以等於是中共在這一點上,把歐洲人……戰狼外交嘛,把人家給搖醒了,人家看不行,我就準備個棒子打疼了,反正就是這麼一個過程。所以現在歐洲他只是在中共表象上醒的。但是我覺得歐洲可以更多的去研究一下這個共產制度之惡或者是共產主義之惡,你才能夠有更深的印象,對於共產黨能夠做到什麼程度有更深的印象,這樣未來一個是不會上當,第二個就是說歐洲你作為一個富足的國家,你應該為全人類的人權或者是和平,做出更多的事情,那制止中共現在已經是一個重中之重,他既幫了中國人也能為全世界帶來和平。所以我覺得未來歐洲人會看到更多共產黨之惡,所以我覺得歐洲人應該更多的反思,這種制度這種主義思潮的這個邪惡之處,這樣才是更好的為歐洲人服務的一個議會。

主持人:就是他是在這過程中。那您怎麼看,您覺得因為這個決議案,他一個重要前提是說,你中共不撤除對我們歐洲議會議員的制裁,我們就一直凍結這個,那您覺得中共會不會讓步說好吧,那我就撤銷解除對這個歐洲議員的制裁呢?

趙培:現在還不可能,因為中共馬上明年就開二十大了嘛,它這一次戰狼外交不光是衝著歐洲人罵、歐洲人喊,它也衝著美國人喊,它現在等於是在,它衝歐洲人喊、衝美國人喊。

主持人:停不下來。

趙培:不是一個對外的目的,它想在國內造成一種,我們那個中共,看我中共多能作惡看我多強大,它想嚇唬一下中國老百姓,或者黨內造成一個我們又勝利了,我們又作惡了,這麼一個標誌性事件。它現在在這一年或者兩年之內,它不可能把這一個口給鬆掉。所以在未來二十大之後,它可能發現了,我騙不到錢,騙不到技術了,我慢慢的我得私底下跟你們去談,它會用私底下的這種方式,不能讓中國人知道,一讓中國人知道你中共弱了,你中共怎麼你不能做惡了,你既然不敢做惡了,我們也敢站起來收拾你中共。他不想給中國人造成這種印象,所以它可能在二十大之後,它慢慢慢慢地解除這些制裁,甚至去討好當時敢站出來制止他行惡的這些議員。它會慢慢腐化他們,給他們會更多錢,這是中共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主持人:那您覺得就是說這個協議的凍結,是否標誌著說,在經濟上歐洲有可能跟中共再進一步脫鉤呢?因為現在德國已經有這個報告,已經要求德國企業不要在中國投資。

趙培:其實呢,我覺得這個大家應該把經濟問題,就是不完全看成是中共的經濟。因為這裡面還涉及到很多中國人,中國經濟它的本質上是因為我們中國人的勤勞聰明,所以讓這經濟蓬勃發展。那麼我們看到這個疫情緩和之後,德國的很多企業拿到了中國的很多大訂單,所以這樣讓德國的經濟也非常好,所以中共其實跟德國它是有私下談了,它是有這兩國之間的這個貿易協定,或者投資協定之類的東西,只不過是歐洲這個層面,整個層面在歐盟這個層面,中共是遇阻的。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未來這種經貿的合作還會存在,但是中共等於是給中國人製造了麻煩,因為我們這個經濟,是中共擁有政權,而實幹的實體是中國人,是我們把經濟做起來,而中共這個政權等於是,因為它作惡,所以人家不打算讓你中共的勢力過來,這樣也阻止了咱們中國人經濟的發展。所以我是覺得這個過程當中,中共慢慢的會,就是說中國人應該認識到,這不是一個中共怎麼替中國人去爭取,而是中共現在作惡阻止了我們中國人融入世界,融入世界的整個經濟,我覺得這個觀點是一個很重要的觀點。

那麼未來這種經貿還會發展下去,中國人的這個勤勞他還是在嘛,所以還會繼續發展下去。但是中共還會製造矛盾,讓中國的經濟和歐盟的也好,和美國的也好,出現各種各樣的摩擦。你比如說這個棉花,最近這個大家知道優衣庫出口到美國的這個所有的成衣都被按下來了,必須你證明你的這個棉花不是在新疆奴工生產的,你才可以進入美國。大家想想新疆棉為什麼好?它並不是因為中共能把它做的多好,是因為新疆棉是用上等的棉花,就是一顆棉花樹它成熟之後,那個棉花的成熟期是不同的,它機械採摘不可能去分辨出上等的棉花,和這個還沒有成熟的棉花,所以它只能是人工去採摘。

所以一到這個棉花成熟季節,新疆需要用到很多人工的,很多附近省市的人,甚至更遠的山東的河南的人都去採棉花,因為當棉花成熟期能賺很多錢,所以這種上等的棉花,新疆棉是上等的棉花,他是中國人的勤勞去產出的這種棉花,而現在因為中共用了新疆奴工,所以導致它被全世界抵制。所以這種經貿發展,中共才是阻礙中國經濟,讓中國經濟跟全世界脫鉤了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所以我們中國人一定把這關係轉過來,我們把中共去掉,你看看現在新疆棉花是不是世界上最好的棉花,各國的這個成衣製造,都會用新疆棉花,所以這點也適用歐盟。兩家未來會有更多的摩擦,但是咱們中國人的這個經濟還會在。所以這個摩擦只會針對中共的這個層面,那麼這樣當然也會讓我們中國人受點損失。

主持人:是,那謝田教授也請您談一談您怎麼看下一步,歐洲和中國關係的走向,包括這個歐洲和中國這個經濟上會不會進一步脫鉤。

謝田:我認為會進一步脫鉤,我覺得這個中共這個經濟跟美國在脫鉤,也在跟歐洲脫鉤。歐洲歐盟基本上也是相當程度上受到了美國影響。你比方最近這個我們知道美國在禁止華為,而現在在美國的成功的遊說之下,現在英國、法國現在開始就是全面的拆除華為的,那個不光是5G,還有4G,原來4G的那個所有的基礎設施,包括幾十個基站,大規模的基站,三千多那個塔臺,就開一一的拆除。這個工程量非常之大。但是這也表現展示出就是歐洲要跟這個中共在高科技這個領域上徹底的脫鉤。

而一旦這種徹底地拆除以後,中國企業不管是華為也好,還是其他的再打進歐洲市場基本上是永遠不可能的。還有一點就是說最近這個拜登政府他也簽署個行政命令,就是要建立這個電動汽車,就是說沒有中國的那個技術供應鏈人家電動汽車的產業。而這個歐盟跟中國投資協定裡邊很重要一點就是這個電動汽車。本來這個是歐盟的獲准,獲得的市場准入,實際上也是一個包括就是進入中國的電動汽車行業。

現在這個中歐談判,中國投資這個協定泡湯以後,歐洲在建立這個產業鏈來跟美國的產業鏈,那就不謀而合,這就是一個整個全世界性的、在中國之外的,排除了中國的一種新的一個電動車的產業鏈。這個就是也等於是從,在這個領域,也把中共給全面脫掉。

剛剛今天下午這個拜登跟文在寅,他們白宮談判也談到了在這個COVID-19疫苗上面的合作,還有芯片的合作。這個你都可以看出來是針對中共,就是針對要把產業鏈,醫藥、疫苗、醫藥產品的產業鏈移出中國。還有那個科技業的芯片產業鏈移出中國,你可以看到就是說美國和歐洲,和這個美國在亞洲的盟國日本和韓國,都在全面跟中共進行經濟上的脫離。

主持人:是,所以真的是可以說是一種全球經濟的去中國化,之前我們有看到這個。好的,那中歐這個投資協定的問題我們先談到這裡。下面還是想來跟二位再談一談另外的一件事情。這個事情我想請趙培先生先談一下。就是有位十九歲的少年,他叫王靖渝。其實這個十九歲的少年之前在熱點互動頻道這個新聞大家談主持人還採訪過他,對他做專訪。我對他的印象還滿深的,就是他挺有意思,他其實在讀中學的時候,他就好像慢慢接觸一些境外媒體而且還看過看過九評共產黨,然後他說他十五歲的時候就探討過中共執政的合法性,而且因為這個被員警去學校把他帶走。

然後後來呢,他就是想說出國,然後他就覺得說他應該來做些什麼,早日讓這個邪黨趕出中國。所以這個小孩子,就是他的思想真的是就是非常清晰。那麼結果他在跟我們做過專訪之後,過去兩個月一直沒有音訊。最近剛剛傳出,就是他通過這個媒體和他的友人,對外放出呼聲,他現在被關在迪拜的監獄。那麼這個迪拜的監獄他怎麼回事?他其實是要從歐洲去美國的路上在迪拜轉機,結果就被不明身分的人就弄起來,就放到移民局的監獄了,然後迪拜移民局現在就想方設法要把他遣返回中國。

可是他在迪拜這個刑事案件,法庭法官看了都說他根本沒有做任何的罪刑,沒有犯罪或者做任何錯事。所以這個事件本身我覺得讓人很警醒,就是說一個您覺得這個後面是不是有中共的施壓?另外一個如果是中共施壓的話,對於一個十九歲的小孩子他在微博上了一個言論,它就可以這樣一個跨國追捕的話,那這說明什麼問題?

趙培:我首先說他是不是因為中共的影響,所以被迪拜扣住準備遣返?是的。因為他只是在迪拜轉機就被抓了下來,當時給他扣了一個罪名是在網上侮辱了他們這個宗教或者幹什麼的。結果法庭判他無罪,這個時候還是要侵犯他。而且王靖渝的律師明確的跟檢察官有私底下的溝通,就是說這個事兒是中共外交官施加壓力,就是一定要把他弄回國,而且外交官三次到他被關押的地方讓他簽一個東西就是回國。而且王靖渝非常聰明,他就是不簽。那麼這個時候迪拜還只能是扣押他的狀態。

所以這個事情是迪拜在轉機的時候,等於不是在本國領土,他轉機等於是還沒進入迪拜,抓了一個人。那麼迪拜不站理的,而且是中共施壓。所以我勸大家去這種非正常國家都要注意一點,因為我們的存在對中共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所有講真話的都是巨大的威脅。那麼在談這個整個事情,為什麼中共對講真相或者講真話的人這麼害怕呢?其實王靖渝的事情真正大的背景要從2015年說起,因為當時網上就開始翻看中共所謂的英雄人物的英雄事蹟。邱少雲烈火當中紋絲不動,這個大家就覺得不可能,生理上不可能,精神上也不可能。大家各種的生理、物理的測試,都證明當時說謊話了。

那麼這樣形成一個風潮,中國人開始反思中共的這些英雄到底怎麼回事。而一直反思到狼牙山五壯士,就是說中共說他們是被日本兵一逼他們都跳懸崖了。結果當時七十五人沒都死,還活下兩個,當然他們說的是我們是滾下山坡或者是什麼樣,就是不是跳崖。所以各種的問題都表現出了中共在他的英雄人物上撒謊,英雄人物你都不對,那麼你整個的歷史就不對。那麼你所說的你是為百姓、為人民,這都是謊話了,那你的存在就是違法的了,你騙我們,你們其實就是一群打內戰,就是二戰的時候躲起來,躲在延安的這麼一批人。

你們來摘了勝利果實,等於合法性給打沒了,這個中共急眼了。2018年通過了一個《英烈保護法》,什麼意思?就是說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們不允許質疑我說的任何事件。那麼這個時候中共和印度起衝突了,中共說我沒死人,王靖渝就說不可能你沒死人,中共沒死人的這個概念是想騙這個老百姓的孩子到西藏去……

主持人:替它賣命。

趙培:給它當炮灰嘛!其實它死人了,它後來也說它死人了,但當時它就說它沒死人。王靖渝只不過是質疑了這一點,中共完了,又出來一個質疑我的。那麼整個我鼓吹的勝利,我黨的英明這全完蛋了。所以這個時候中共其實是要把他做成一個反面典型,就說我看看誰再敢質疑我,我可以到迪拜把你抓回來。它其實是用這個事恐嚇全中國敢於追求真相的人,就是它怕它整個的這個統治的謊言基座,被中國人給拆了。所以它現在還是想用這個案子來,作為一個恐懼心理,一個恐懼的行為來恐嚇中國人,它其實就是這麼一個目的。

主持人:這就是太聞所未聞了。一個十九歲的少年在微博上寫了幾句話,然後中共就動用強大的國家的政權的力量去跨國追捕他,一定要把他抓回來。但是話說回來,迪拜為什麼就聽中共的?中共對迪拜為什麼能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趙培:首先說中共在迪拜,石油嘛,中共買不買你石油,給多少錢,都是問題。其實中共一直是高價買所有包括俄羅斯、包括中東的石油,中共都是出高價買的。比如說伊拉克戰後重建這些油田,歐美石油進去就說當時達成的協議,就是一桶油這些石油公司能拿走多少錢。就是他們負責開採一切都負責,賣出去價之後,你從每桶油裡能拿到提成兒。中石油竟然每桶油只拿一塊錢提成兒,其實就是說它高價買人家的石油,這裡面就涉及到巨大的利益。所以整個中東這些有石油的國家,其實是看在利益的份上幫中共做了這麼一件錯事。

主持人:好的,我想請謝田教授也談一談。我覺得這是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這個事件本身除了中共本身一貫以來的這種邪惡本質以外。這些國家居然能夠幫中共在自己的國家,在人家轉機的時候,沒有犯任何錯的時候去抓人。我覺得這個確實在某種程度上,暴露了中共在全球對某些國家的影響力。那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謝田:我得到這個消息說,可能美國政府、美國國務院可能會干預,下面可能還會有新的發展。那到今天的事情我們看來,首先中國和阿聯酋之間有很多這種商業貿易投資上的往來。有很多阿聯酋的投資在中國,也有很多中國商人、中國的居民都生活、工作在阿聯酋。所以中共對在阿聯酋當地的地方的警察也好、地方政府也好,是有一些影響力的,通過它的一些商人、僑民。但是我覺得阿聯酋這個地方政府,現在他的做法也是比較膽膽突突的,好像也不是特別的非常敢明目張膽地去做。因為我們看到王靖渝說他有律師嘛,他的律師實際上已經把他給轉到另外監獄了。

主持人:對。

謝田:並在迪拜的檢察院,因為都認為他那個案件證據不足。

主持人:都撤銷了。

謝田:撤銷掉了。對,撤銷掉了你又不放人。不放人的話,那就當地的警方一直在關押著他,所以這個就很奇怪的事情,我覺得中共和阿聯酋之間應該是沒有這種引渡協議的,應該是。即使有引渡協議的話,你首先這個人必須犯罪,必須在兩個國家都被認為是一種犯罪,你才有可能引渡。現在連迪拜的檢察院連他這個案件立案都立案不起,更不可能犯罪。所以引渡的根據也完全沒有,那這個就很奇怪。

我覺得阿聯酋政府他們現在就是可能出於對中共的一些龐大的經濟或政治上的壓力,可能想低調的從事這件事情。所以一旦如果美國政府能夠介入的話,我認為王靖渝可能會被釋放出來。那至於為什麼中共對這麼一個年輕人會下這麼大的功夫呢?我覺得這個實際上就是因為他是個年輕人,也是一個覺醒的中國的年輕人,但更關鍵的他實際上是代表著一種輿論。他現在在他的網上關於發表中國印度去年有一個邊境戰爭,死戰場上死人的中國軍人的那個評論。這個實際上是有個相當大的熱點,就是中國老百姓年輕人都在非常關心,所有人都覺得奇怪。印度人都說中國死了這麼多人,死了幾百人,你才說是死了幾十個人、十幾個人。

並且中國那些死去的軍人很可憐,就是說他那個屍體被送到老家的時候,這個老家的人、軍人家屬根本就被告知,你根本就不能聲張,你連祭奠或者是下葬什麼都得悄悄的進行。就是說中共顯然把這個作為一個非常丟面子,非常讓它失去顏面的這樣一個國際性的大事件。而這個小年輕人恰恰戳到了中共這個痛點子上。如果現在比方說他得以通迪拜轉機以後,來到西方、來到美國的話比方說,他馬上就是個新的網紅。他肯定一下子可能就有幾千個、上千萬個點擊、fallow追隨者。

然後關於中印邊境戰爭上的一些真相,還有剛才你跟趙培提到的一些以前關於中共所謂的那些醜聞,那些真相都會暴露出來。中共一定是意識到了這個年輕人背後,所具有的一種輿論性的那種潛在的殺傷力。所以它才不惜動用它在迪拜的關係,去強力的、無理的、非法的就把他拘禁起來,但是他們也知道這個畢竟沒有任何根據。我想如果西方政府和美國政府,我給他們建議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讓美國的外交官和美國大使知道這件事情,如果美國駐阿聯酋的大使出面說一句話,很可能迪拜就會放人。

主持人:是,我覺得就像您說的,他是代表一種覺醒的年輕人,他背後其實代表了一個很強大的力量。所以真的就是希望能夠在國際的這個援助下,他能夠平安地到達美國。那這樣的話,也許開個自媒體頻道,我想這位年輕人的頭腦和口才應該都是不錯的。

謝田:這件事情本身就可以讓他成為一個華人世界的名人。

主持人:對,是,沒錯。但是您覺得這個事情對別的國家的政府,或者是對華人,不說華人吧,批評中共的人各個國家都有,您覺得對他們有什麼樣的警醒呢?

謝田:對那些政府來說,他們會意識到說你最好不要跟中共沾上邊。你沾上中共,你可能就惹上麻煩了。像迪拜政府的話,如果他意識到他真的把這個人交給中共的話,我想這個國際輿論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就是說迪拜政府把一個沒有任何罪證,沒有一個罪行,甚至都不是犯罪嫌疑人的一個年輕人給送回中國,然後讓中共給迫害。那他以後要承擔的一些國際的譴責也好,國際制裁可能他們不能承受的。所以這個實際上對世界各國的一個警告、教訓可能就是不要跟中共合作。跟中共合作的話,會帶來更多的很大很大的麻煩。

主持人:那批評中共的很多人,我想他們也在擔心說他們去別的國家會不會面臨到同樣的問題?

謝田:會有這個問題的。我想中共這個黑手,在美國我記得當年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去澳洲的時候,他不是說過嗎?中共在澳洲就派遣了五千個間諜,對吧!我記得是五千。如果在兩千萬人的一個澳洲可以派五千的間諜,而在美國可能是五萬多都會有。那在世界各國中共的觸角非常之廣,所以它一定得通過當地的華僑、華人、商人,就是華人社團來控制,來顛覆控制當地的政府。所以這個是會讓全世界警醒一下的,我覺得這個事情會讓中共那種第五縱隊的力量來一個大的曝光。人們會很奇怪,很好奇的知道究竟什麼力量讓迪拜的地方警察,居然可以違抗檢察院的判決,私自的扣人。

主持人:是,可見中共在全球的這種黑手已經伸得非常深了。那我想也會讓更多的警惕的人,可以更多曝光中共的這種惡行和黑手,也許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去制止這樣的一個發展。

好的,那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節目時間很快要到了。感謝二位今天精彩點評,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