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被美國忽視的中美競爭新領域——大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美國政界,與中國競爭是個熱門話題,在基建問題上,師法中國大搞政府投資;在台海關係上,懼怕得罪中國引致中國發威;風電問題上,國會議員有人意識到必須將中國排除在門外,消除競爭對手。但有個被寄望甚高的新致富領域,美國大麻產業忘記了中國是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那就是大麻。

2020大選日,大麻才是真正贏家

2020年11月3日大選之夜出現了奇詭的「拜登曲線」之後,美國大麻法律改革組織(NORML)副主任保羅‧阿爾門塔諾(Paul Armentano)克制不住自己的興奮之情,立即在《國會山報》發出早就準備好的文章,聲稱大選夜這天,有一個無可置疑的贏家,它不是川普(特朗普)也不是拜登,而是大麻。這一聲稱表明美國對大麻產業信心十足:鑒於美國在大麻種植、成品製作,以及率先將大麻產供銷一條龍服務專業化方面的能力,以及將吸麻權作為第四代人權的理論辯護能力,有美國這支強大的生力軍介入之後,大麻市場與毒品市場的版圖必將改寫。

阿爾門塔諾多年為大麻合法化殫精竭慮,他的「預測」全對了:美國大麻產業與麻民在大選日獲得了里程碑式的勝利:2020年11月3日大選之夜,俄勒岡州通過「110法案」,成為美國首個將海洛因等「硬性毒品」合法化的州,《今日美國》報導稱,新澤西州、南達科他州、蒙大拿州、亞利桑那州都在11月3日當天都通過了成年人使用大麻合法化的法案。這裡必須談談俄勒岡州,這個州是美國放寬毒品管控的先驅。1973年,它是美國首個將持有大麻非刑罪化的州。2014年,俄勒岡州通過了一項措施,允許民眾娛樂性使用大麻。

但吃水不忘挖井人,美國麻民一定要記住:是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才真正讓大麻合法化運動高歌猛進。

大麻合法化的重要契機:奧巴馬入主白宮

2008年大選,美國產生了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奧巴馬。此前他競選參議員時曾在西北大學一次辯論中,發表對尼克松禁毒戰爭的看法:「禁毒戰爭徹底失敗。我們需要重新考慮關於大麻的法令,令其合法化」,並坦承自己青年時曾吸過毒。這位對大麻情有獨鍾的總統進入白宮,當然會讓美國各州與一眾麻民有恃無恐地對大麻表示友好。從此,美利堅人民追求大麻合法化的運動闊步向前,麻民們經常高舉繪滿大麻葉的星條旗,出現在華府街頭,要求落實吸麻權——美利堅式第四代人權。2012年,華盛頓州和科羅拉多州分別通過《科羅拉多州修正案64》(2012 Colorado Amendment 64)和《華盛頓倡議502》法案(Washington Initiative 502),開啟了美國「娛樂大麻」合法化的新時代——「娛樂大麻」者,是美國左派對毒品大麻自欺欺人的美稱。

總統既然愛大麻,法律自然要跟進,美國最高法院修改了2005年宣布憲法禁止一切目的使用大麻的權利的法律,大麻合法化的州越來越多,美國人民當中的大麻友好者越來越多,這些重點問題漸漸不成為問題了。

美國的大麻問題已成為一場「人民戰爭」

奧巴馬對大麻的友好,讓麻民迅速發動了一場大麻合法化的人民戰爭,以下是數據支撐的事實:

GALLUP歷年民意調查中支持大麻合法化人數占比

從蓋洛普歷年民調的曲線變化可看出,據蓋洛普(Gallup)調查,2000-2009年間,同意大麻完全合法化的美國人所占比例從31%上升至44%,但從奧巴馬成為總統之後,從2009年-2011年才兩年就猛升了5個點。這與當時的總統奧巴馬的支持很有關係。到奧巴馬卸任時,支持者已經高達64%。這種情況下,任何政界人士試圖阻止大麻合法化都是拿政治前途冒險。就連主張禁毒的美國總統川普也不得不在2018年12月簽署《農業法案》,讓工業大麻全美合法化。

這段時期,美國對大麻友好的大學迅速竄升,從大麻種植、生產的一條龍式教學、甚至大麻經濟學都進入課堂,在大麻產業專業化、學術化方面,美國當之無愧地成為世界先鋒。大學在為培養美國麻民方面所起的巨大作用,我得專門撰文以志其事,為有志於送子女來美留學的中國家長提供一個名單。

2020年美國在遭受疫情之苦中舉行大選,拜登的競選承諾之一,就是要讓大麻在全美合法化。民主黨與媒體合力營造的拜登勝選預期,讓美國迎來了大麻產業的春天,大選結束後,美國已實現33個州、4個地區和哥倫比亞特區醫用大麻合法化;11個州、2個地區和哥倫比亞特區已實現娛樂大麻合法化,從此,麻民們可以放心享受吸麻人權。

美國大麻生產能力大提升

以下是美國大麻產業的成績單:

截止2020年上半年,美國大麻種植面積達465,787英畝;頒發大麻種植許可證21,496個,較2019年增加27%。根據大麻銷售數據平台BDSA的報告,2020年美國合法大麻銷售額達到創紀錄的175億美元,較2019年飆升46%。其中,民主黨的三大州加利福尼亞、科羅拉多州、俄勒岡州居前三。在娛樂大麻合法化的州,使用大麻的人口比例從38%漲到了43%。在美國大麻市場滲透率最高的科羅拉多州,48%的人都會吸食大麻。現在,大麻食用人群正向低齡化發展,同時向郊區擴張,2020年的大部分增長來自成人使用的大麻市場,郊區的Karen(生活優裕的白人左派女性)成為新的大麻吸食群體。

BDSA預計,到2026年,美國合法大麻市場的年銷售額將達到410億美元,大致相當於整個精釀啤酒行業的規模。其時,全球大麻市場總規模約1,700億美元,美國當之無愧成為消費冠軍。

美國麻民飈升,樂壞中國大麻業

與美國麻民同樣高興的,還有中國大麻產業。據全球市場研究公司歐睿國際(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新大麻數據庫顯示,隨著大麻行業合法化進程不斷推進,至2025年,合法大麻產品將占市場77%,將達1,660億美元。娛樂大麻銷售將在未來五年推動全球合法市場增長376%,占全球合法銷售額的67%,而醫用大麻僅占9%,低於2020年的23%。美國是大麻行業主要市場之一,歐睿國際酒類主管Spiros Malandrakis預測:「新的消費場合和量身定制的價值主張(指吸麻權成第四代人權)將推動該行業進入快速發展的消費品領域」。

早在2017年世界大麻解禁潮初起之時,中國就注意到大麻市場大有可為,有專門的市場分析專業人士跟蹤世界各國動向,為中國工業大麻生產提供前瞻性支持。現在,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主要的大麻種植區域之一,種植面積占全世界的一半左右。2018年產量達到7.5萬噸,預計2024年產量達到10.5萬噸。由於中國本身未解禁作為毒品的大麻,發展方向主要為工業大麻,但在CBD(介於工業大麻與毒品大麻這間的大麻二酚)方面也占全球領先地位:2020年年底,中國CBD市場規模已經達到7.6億美元,預期2024年將提升至18億美元。ArcView集團報告指出,「隨著北美和歐洲目的地市場法規的明確化,已經從中國採購各種原料藥的跨國製藥和營養保健公司也將同樣從中國採購基於大麻的原料藥。中國是全球CBD生產成本最低的國家之一,擁有無可匹敵的大規模製造基礎設施和專業技術,中國將成為全球供應鏈上最大的CBD供應國。」

這樣的生產能力與規模,當然是美國大麻產業的勁敵。

美國大麻合法化對中美兩國的影響

1. 美國的大麻產業是娛樂性(毒品大麻)、醫用、工業用三者並重,美國人吸麻者已逾40%。沒有國家敢宣稱自己已經控制住大麻的副作用,美國也同樣如此。這種情況下,大麻產業獲得可觀的經濟效益,但大麻作為毒品的負面效應則由社會承擔,美國本來就是一個毒品消費大國,有毒癮者增多的發散效應遲早會顯性化。

2. 中國主要是工業性大麻,以中國的生產能力,生產娛樂性大麻專供出口(包括在大麻需求國租地種植)、在CBD市場占據更大市場份額都是完全可能的。但中國現代化進程乃由鴉片戰爭開始,直到中共建政之前「五毒鬧中華」當中就有吸食鴉片一項,直到現在還是個禁毒國家,這種禁制狀態下的民眾吸毒率,無論如何也趕不上視吸麻權為人權的美國。

概言之,美國大麻生產包括毒品,自產自銷,但因需求人口龐大,不可避免需要進口;中國大麻生產可以多樣化,醫用、化妝品方面可以自產自銷,但娛樂性大麻專供出口,而且具有低價傾銷優勢。一個是最大的需求國,一個是最大的供應國,這一領域的競爭雖然還處於蓄勢待發階段,但誰輸誰贏隱約可見分曉。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