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六中全會刀光劍影 副總理誰會被開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3月的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修訂了組織法,令習近平鐵桿栗戰書控制的人大常委會人事任免權擴大,這明顯是為新一輪高層內鬥定製。其中最受關注的是有權在屆中調整副總理職位官員。到底何時首次動用這一權限,誰會成為被「開刀」者?很可能會與下一場中央全會掛鉤。

六中全會是中共二十大內鬥關鍵

預計明年(2022)秋天開的中共二十大是其黨的高層換屆會議,更換副總理按例則是在下一年3月的人大會議上,但人大向來只是個橡皮圖章,人事定案主要是黨內權鬥的結果,以中央全會決定為準。

按照中共人事慣例,諸多人事布局都在全黨大會之前的一年內已經進行,到了臨近開二十大前的十九屆七中全會,往往是黨內各派攤牌的最後機會,否則會按既定的人事名單走走過場,備黨代會通過。

故此往前一次中央全會,也就是今年秋天開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會是一次關鍵會議。儘管歷屆的六中全會多是以黨建為主題,但圍繞高層人事的角力,歷來也被認為是不可或缺的暗線。

人大常委會擴權首例或向副總理「動刀」

現屆國務院的副總理中,有人可能會在六中全會成為被討論下台的對象,並在會後以人大常委會議做出任免決定。也就是罕見的屆中調整。

第一個是在副總理中排行僅次於韓正的孫春蘭。

4月初,負責保障孫春蘭日常工作的國務院副祕書長丁向陽(1959年)突然超齡退役,被視為孫春蘭提前退休的一個信號。

按過往官場慣例,大祕先行異動,往往是其服務的領導人異動的先兆。類似的情況後邊還會提及。

孫春蘭生於1950年5月,如今已接近71歲高齡。年齡,以及為後來者挪位,都可能是公開的卸任原因。

按中共人事慣例,到中共二十大,一般至少會有一名女性被安排進入政治局,並且擔任副總理。應該也會在六中全會就定好人選。但誰能接替孫春蘭?目前只有貴州省委書記諶貽琴(1959年生)以及寧夏區主席咸輝(1958年生)可選。內蒙古區主席布小林早前傳出身體不佳,可能性不大。

第二個是目前陷入負面傳聞的劉鶴

早前已有外媒稱,明年將滿69周歲的劉鶴預計將在中共二十大後退出新一屆中共政治局,並在2023年中共全國「兩會」換屆時卸下副總理職務。消息指現任中共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有可能接替劉鶴出任主管金融的副總理。何立峰是習近平在福建任職時的舊部。

最近劉鶴突然被熱炒因文革議題與習近平有「路線分岐」,隨後又被傳作為中美貿易談判牽頭人的地位,會被另一副總理胡春華取代。之後外媒又爆劉鶴兒子辭任其創辦的投資公司「天壹紫騰」的主席後,仍祕密進行交易獲利。

這些放風有可能來自反習勢力,真正目的是給習連任增加雜音,說你連身邊親信都管不了家人。但也有可能是習近平親信奉命幹的,意味著劉鶴不再獲信任,甚至要藉故讓他走人。不論來自何處,都顯示劉鶴現在遇到了麻煩。

這樣一來,何立峰頂上劉鶴的可能性就加大。很可能劉鶴被屆中取代。

當然,由人大常委會擴權首開調整副總理先例,中途換人,這種做法會引發大震盪的觀感。故此也有可能採取相對平穩的過渡辦法,就是今年秋的六中全會後先調整黨職,到明年的全國人大會議時再調整政府職務。這種做法在1994年十四屆四中全會有過,當時時任政治局委員的上海市委書記吳邦國和山東省委書記姜春雲同時上調北京,兼任書記處書記,在翌年人大會上雙雙出任副總理。

習近平會讓習家軍贏多少

習近平本人謀求連任看似毫無懸念,但怎樣鋪排人事以鞏固權位,仍有諸多變數。至目前為止,連續幾波從中央到地方的高層人事變動,明顯有為二十大布局的動向。中共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的組成,誰進誰出,話題也日漸熱熾。

今年秋天的六中全會如果有人事議題的暗線,還有可能涉及議定政治局成員的卡位,以及政治局常委名單開始討論。誰上誰下,雖然是習近平說了算,但免不了明爭暗鬥一番。

這當中,習家軍將會是最大贏家,包括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入常),中辦主任丁薛祥(入常)、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入常)、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入局)。而歷來是團派代表的現任副總理胡春華也是入常熱門。

陳敏爾和胡春華也先後出現了和孫春蘭類似的大祕異動的情形。胡春華的大祕、國務院副祕書長高雨,本月已改任國務院參事室主任。而陳敏爾的大祕、重慶市委祕書長王賦,3月31日已被任命為重慶市常務副市長。這些跡象,應該與準備職務異動的安排有關。

現在問題是原來中共的一些高層人事潛規則會否被打破,目前有聲音認為所謂「七上八下」的年齡線可能會不存在,但事實上這種可能性較小,同樣是習近平任內,中共十九大上王岐山68歲下了,生於1950年8月、剛過67歲的時任中辦主任栗戰書就升任政治局常委。

到明年二十大,十九屆政治局常委中最年長者是屆時72歲的栗戰書。接著是68歲的韓正,還有67歲的李克強、王滬寧、汪洋。習近平是否希望保守穩定的原有政治局常委格局,留下幾人,還是一股腦兒讓胡春華、丁薛祥、陳敏爾、李強都入常?筆者傾向認為是折中。

而即使按後一方案,胡春華最終也可能被習家軍擠出,未能成為李克強的接任者。這要看所謂「定於一尊」習近平,是否還要顧忌政治元老和黨內其他派系的反對。但畢竟中共六中全會乃至七中全會,這種黑幫內部會議,特別是涉及高層人事,都會是密不透風的黑箱操作,要看到結果,可能是到中共二十大落幕之際。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中共官場人事已具備一種成熟的逆淘汰機制,如果不是自己人的話,許多都是要靠向當權者表忠、「背鍋」或「幹髒活」,鑽營上位。而中共紅朝在長期的惡政累積之下,會在中共二十大前,會議期間,還是稍後,突然發生什麼變故,都是可能的。政治的事,一天都嫌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