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中共否認「洩露」 卻阻神秘礦洞探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5日訊】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5月24日晚上6:30,北京時間5月25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神祕的雲南礦洞為何不讓外國記者靠近?病毒「實驗室洩露說」再添重磅證據;中共依舊否認,難解眾多疑點;福西博士支持進一步調查。

Sydney:週末,關於病毒溯源的兩大新聞引爆西方輿論,其一,《華爾街日報》首次披露情報機構報告稱,2019年11月武漢病毒所的三名科研人員染病入院,細節超過美國國務院之前發布;其二,福西博士首次公開說他沒有被自然演化說服,暗示支持調查「實驗室洩露說」。

秦鵬:週一,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駁斥《華日》報導,卻無法解釋眾多疑點。而《華爾街日報》再發重磅文章,把目標指向了神祕的雲南礦洞,正是在那裡石正麗等人發現了一個迄今為止最接近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蝙蝠病毒。這個由警察把守、禁止記者靠近的地方,到底藏著什麼樣的驚人祕密呢?

華日重磅文章引爆輿論 武漢病毒所「洩露說」再成焦點

Sydney:週日,《華爾街日報》引述先前未公開的美國情報報告,3名來自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曾在2019年11月求醫,時間點在中國公告疫情的1個月前。

秦鵬:此前,中共官方稱第一個確診病例,是2019年12月8日發病的一名男子。

Sydney:報告提供了3名生病的研究人員數量、他們患病的時間,以及他們在醫院就診的細節。這份報導可能引發國際社會要求進一步徹查病毒起源的呼聲。

《華爾街日報》採訪了熟悉這份報告的離任和現任官員,一名官員表示,各種不同途徑獲得了這些情報,情報資訊很可靠,非常準確。

這份報告,是不是讓「實驗室洩露說」再添重磅證據?現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又再度成為焦點了。

秦鵬:……

川普(特朗普)政府卸任時,當時蓬佩奧主導的美國國務院,在一月時,曾公布一份資料也指出,幾名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人員於2019年秋季患病,「其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的季節性疾病一致。」當時沒說幾個人患病。

現在這個《華爾街日報》的報告出來,有更多細節了,生病的研究人員數量、他們患病的時間,以及他們在醫院就診的細節都有了。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國務院前首席調查員大衛‧阿什爾(David Asher)曾說,他「非常懷疑,在高度保護的情況下,在一個研究冠狀病毒的三級實驗室裡,三個人都會在同一週內患上流感,使他們住院或出現重症,還說這與冠狀病毒沒有任何關係」。

趙立堅隨即闢謠 稱理由蒼白

Sydney:報告曝光的時間點敏感,恰逢世衛組織的「世界衛生大會」(WHA)登場前夕。這個會議是本月24日至6月1日,以視訊方式舉行,預計將討論病毒起源下一階段的調查事宜。

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反駁了這份情報報告,說:「美國持續炒作實驗室外洩病毒理論。實際上是在關注追蹤疫源或是試圖轉移注意力?」

趙立堅還表示今年3月世衛調查小組到武漢調查得出的結論,是病毒「極不可能」從實驗室外洩。

您怎麼看他這個說法?

秦鵬:世衛組織的專家抱怨說,中國方面沒有向世衛專家組提供早期的原始病毒資料。美國和西方其它國家紛紛要求中國向獨立專家完全開放原始數據。

然而,當時美國、韓國、以色列等14個國家都發布聯合聲明,對此結論的延遲發布和完整數據的缺失表示擔憂。連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都承認世衛調查團隊在獲取原始數據時受阻,對於病毒是否來自於實驗室的說法需要進一步調查。

美國政府回應

Sydney:拜登政府針對《華爾街日報》最新的爆料回應,表示,世衛組發布的第一階段報告中,調查專家無法全面取得資訊跟數據,缺乏透明度,白宮持續要求國際專家團在中國進行全面的新冠病毒起源調查。

這是今天的白宮新聞簡報會上,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說的。

她說:沒有辦法核實,或否定這份報導。這並非來自美國的報導。我之前回應福克斯記者的是說,這不代表我們可以得出結論。我們沒有足夠的資訊針對起源得出結論。我們需要採取廣泛的選項,我們需要數據,我們需要獨立調查。而這正是我們一直在呼籲的。

秦鵬:普薩基批評中國的不透明,並且說拜登政府認為世衛發布的第一階段報告中,調查專家無法全面取得資訊跟數據,美國持續施壓要另外有一個國際專家團到中國進行不受阻礙的獨立而且透明調查。

普薩基說:「幾個月來我們一直施壓要促成一個由世界衛生組織領導的,並且要與全球夥伴們協調合作的國際調查。我們需要中國政府提供數據跟資訊。我們不能夠跳過實際的國際程序。目前我們沒有足夠的數據跟資訊來得出結論。新冠病毒死者的家屬們,他們應得到準確的資訊跟數據,而不是在沒有必要的資訊來論斷病毒起源之前,就跳到結論。」

普薩基說,拜登政府多次要求世衛進行不受阻礙的第二階段獨立調查,所有人都有權利知道新冠病毒的起源,同時也可藉此避免未來相同的疫情再度發生。

秦鵬:《華日》追蹤,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和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回覆記者的置評請求。

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頂級專家石正麗稱,疫情不是源自她的實驗室病毒洩漏。石正麗曾告訴今年早些時候前往武漢調查疫情起源的WHO領導小組,其實驗室所有工作人員新冠抗體檢測都呈陰性,該冠狀病毒研究團隊的工作人員也沒有變動過。

Sydney:石正麗好幾次說謊被抓到。包括她說當時沒人染疫,說武毒所沒和中共軍方合作。後來都被打臉。

秦鵬:……

神祕的雲南礦洞登上洩漏說中心舞台

Sydney:另外,《華爾街日報》今天再度發布了一個重磅報導,就是,近幾週,中共當局阻撓了幾名外國記者對中國雲南墨江一處礦場進行調查,還在附近設立了一個檢查站。

《華爾街日報》表示,一名《華爾街日報》記者騎自行車到礦場,但隨後被警察拘留並訊問了約五個小時,還刪除了其手機中礦場的照片。村民更告訴記者,當地官員警告他們不要與外界討論礦場。

秦鵬:這個由警察把守、禁止記者靠近的地方,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明顯有鬼?這座蝙蝠洞可能隱藏著一個重大祕密。

Sydney:這就要從七年多前發生的故事講起,法廣一篇報導寫得很詳盡,2012年4月25日,中國雲南墨江縣通關鎮,一名42歲的男子被送進昆明醫院,他已連續咳嗽兩週,發高燒,呼吸窘迫。第二天,又有三名年齡32至63歲的類似患者住進了醫院。第三天又有一名45歲的男子住進了醫院,一週後,一名30歲的具有同樣症狀的男子也住進了同一醫院。

他們全都或多或少具有相同的嚴重肺炎症狀。他們的胸部掃描顯示雙側肺部受損,並伴有磨砂玻璃混濁,現已公認這是2019新冠病毒的特徵。其中三個患者顯示出血栓形成的跡象,血管阻塞也是2019新冠病毒並發症的典型特徵。

他們六人都在墨江縣通關鎮的一個廢棄礦場工作。那裡住滿了蝙蝠。六個人在礦洞裡工作長達兩個星期,在飛來飛去蝙蝠的鳥糞坑中挖掘。他們中的三人死亡。兩個最年輕的住了不到一週後脫險,另一個46歲的男子住院四個月後才出院。

死亡事件發生後,武漢病毒所的科學家們開始認真地對通關礦洞的蝙蝠進行取樣。不出意料,他們在接下來三年裡多次走訪並檢測出293種冠狀病毒。但除了一篇簡短的論文外,關於他們在這些考察中收集到的病毒的信息發表甚少。

BBC報導說,這三人的死亡現在成為有關該病毒的起源,以及病毒是來自自然界還是實驗室的重大科學爭論的中心。

秦鵬:這之中有幾個疑點……

Sydney:如果中國一再否認實驗室洩漏說,那為什麼不讓進蝙蝠洞調查呢?說不定破解蝙蝠洞的祕密,或許就破解了新冠源頭之謎?也許調查後,就能徹底撇清了病毒到底來源於自然還是實驗室洩漏的說法。

秦鵬:……

Sydney:英國媒體《星期日郵報》(The Mail)4月底爆出拿到的文件顯示,2012年開始,武漢病毒研究所與中共軍方就開始了大規模的病毒研究項目,目的是發現新病毒並檢測涉及疾病傳播的生物學「暗物質」。該項祕密計劃僅在啟動研究的前3年,就發現多達143種新疾病。該計劃有5名團隊負責人,包括當時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以及高級陸軍軍官曹務春。

福西博士:未被「自然演化說」說服 支持調查病毒來源

Sydney:週日和週一,眾多美國媒體還報導了一則消息,就是美國位置最高、影響最大的傳染病專家福西博士,去年曾指出病毒並非中國實驗室製造,也不認同「實驗室洩漏」說。但他這一次在出席一場活動時,卻改口,明確說他沒有被病毒來自自然的說法說服,而且他還支持對中國進行調查。

秦鵬:實際上福西的這個講話,來自於他十幾天前PolitiFact的一個採訪。我們來看一下這個視頻,讓Sydney來給大家翻譯一下。

Sydney:主持人前面是提問:「COVID-19的起源周圍仍然有很多疑慮,所以我想問,您仍然相信它是自然演化的嗎?」

福奇:「沒有,我沒有被說服……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調查中國發生的事情,盡最大的能力去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

福西現在是改口了,在去年5月的時候,他曾經駁斥了實驗室洩漏說。他當時告訴《國家地理》雜誌說,「如果看看蝙蝠病毒的演化,和現在的病毒,非常強烈顯示,病毒不可能是人工或故意操作的。」他當時還說,病毒是自然進化的,然後換了物種傳播。

福西怎麼現在就改口了呢?

秦鵬:……

Sydney:福西博士上週出席參議院聽證會時,參議員保羅問他,願不願意說病毒不是實驗室洩漏的?他沒有完全排除「實驗室洩漏說」,還說他不知道「中國可能做了什麼,但完全贊成對中國當時發生的一切做進一步調查」。然後他說,「但是,我要再度重申,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和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絕對沒有資助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研究。」

為什麼福西著急辯解美國沒有資助武漢病毒所的研究?

秦鵬:……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