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為何研究雜交水稻?黨媒造假被抓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5日訊】中國著名農學家、被譽為「中國雜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過世當天,中共新華網英文版聲稱,袁隆平從事雜交水稻研究的主因是1949年之前看到過餓殍。但多條證據顯示,袁隆平是大躍進期間見到過餓殍。

中國著名農學家袁隆平5月22日在湖南長沙過世,終年91歲。他過世當天,中共新華網英文版發布了一篇題為《中國聚焦:「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91歲去世》(China Focus: “Father of hybrid rice" Yuan Longping dies at 91)的文章。

文中有一段話寫道:「『我在1949年之前見過餓殍倒在路上的心碎場景』,袁隆平在回憶一個在中國連吃到足夠的東西,都是嚴重問題的時代時說,『這是使我投身於雜交水稻研究的主要原因。』」

然而,新華網英文版的此說法,與其2007年5月22日,在中文版發表的一篇題為《大功至偉袁隆平:我是人民科學家》的文章自相矛盾。當時袁隆平說,大躍進期間他在湖南看到了餓殍,才義無反顧地選擇雜交水稻這道科研課題。

還有多條證據顯示,促使袁隆平全身心投入雜交水稻研究之路的主要原因,正是他的大躍進期間,看見餓殍的經歷。

2009年4月8日,《廣州日報》在A19版全文刊載對袁隆平的專訪。

這篇題為《袁隆平:保住18億畝耕地紅線有難度》的文章,他提及中共建政後1959至1961年所謂「三年自然災害」是因虛報「糧食生產問題」導致中國餓死幾千萬人。

袁隆平在採訪中舉例說,「你們年紀輕不知道,三年困難時期,餓死了幾千萬人啊。大躍進把樹都砍了去,把生態破壞了,1959年大幹旱,一年基本上沒有收成,餓死了四五千萬人啊。我看到路上有5個餓殍,倒在田坎旁邊,倒在橋下和路邊,我親眼看見啊,那很悽慘的。」

袁隆平2013年接受《人物》雜誌採訪時也說:「那個時候三年困難時期,我們湖南叫做『過苦日子』,那真難受。我親眼看到6個餓殍,倒在田埂上、路旁邊和橋底下,餓死幾千萬人啊。」

有網民轉發了《人民日報》當年報導:「早稻畝產3萬6900多斤」的圖片說,「袁老一生最大的功績,就是將水稻由畝產3萬6900多斤,降低到了一兩千斤,並告訴大家,那些年中國餓死了幾千萬人!」

學者:三年大饑荒餓死人數至少4,500萬

1958毛澤東瘋狂發起「大躍進」,鼓勵全民大煉鋼鐵,同時放衛星,各地謊稱糧食畝產萬斤,導致在風調雨順之下,1959年至1961年連續爆發三年大饑荒

據中共紅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一書「大饑荒」章節中說,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000萬人左右。

前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雜誌副社長楊繼繩,關於大饑荒的權威研究表明,從1958年到1962年,中國餓死3,600萬人,因飢餓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數4,000萬人,兩者共計7,600萬人。

大饑荒的慘烈程度遠遠超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4至5千萬之間。中國這數千萬人是在3、4年間死亡的,多數地區死人集中發生在半年之內。

荷蘭學者馮克(Frank Dikotter)在《毛澤東的大饑荒》中寫道,三年大饑荒中餓死的人不少於4,500萬。

楊繼繩引證權威的氣象資料和權威的氣象學家的觀點,並以大量的事實和數據說明,三年大饑荒是在氣候正常的年景,且沒有戰爭、沒有瘟疫。作者還深刻地指出,大饑荒的成因及結果,也間接引發了另一場浩劫——文革。

楊繼繩進一步說,歷史資料表明,在大饑荒期間,中共以巨額資金和物資援助其他國家。在中國大量民眾餓死的同時,中共大量出口糧食,1959年比1957年出口量增加一倍以上,創造糧食出口歷史最高記錄,這個數量夠2,450萬人吃一年。

1960年,在大批農民餓死之際,當局不僅沒有考慮開倉放糧,反而刻意繼續增加國家糧食庫存,這一年餓死人最多,而國家尚有幾百億斤糧食庫存。

但中共一直對它一手製造的這段歷史慘劇,以「三年自然災害」為由,把罪責推給老天爺。長期被中共欺騙的中國人,特別是年輕後代們長期以來誤以為「三年自然災害」是導致大饑荒的原因。多位學者們在揭開歷史真相的同時,要求追責中共。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