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綿陽法輪功1670人遭迫害 姜益雲被警察打死拋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5日訊】據明慧網資料的不完全統計,綿陽市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1670人。其中,被迫害致死至少有12人,姜益雲被警察活活打死後拋屍荒野;被迫害致殘4人;被藥物迫害3人;被非法判刑95人;被非法勞教77人;被非法拘留61人;被強制洗腦396人;被非法關押看守所152人;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74人(另有4名家屬被綁架);被非法抄家163人;被劫財罰款45人,金額至少為1,414,533元人民幣(一百四十一萬四千五百三十三元)。

綿陽市位於四川盆地西北部,涪江中上游地帶。綿陽市下轄三個市轄區,分別是:涪城區、遊仙區、安州區;轄五個縣:三台縣、鹽亭縣、梓潼縣、平武縣、北川羌族自治縣;代管一個縣級市:江油市。科學城屬省級管理。

目錄

一、被迫害致死部份實例
二、被迫害致殘實例
三、被勞教所和監獄迫害實例
四、家庭慘遭迫害實例
五、滅絕人性的酷刑實例
六、檢察院退案、公安局撤訴實例
七、惡人惡報
結語

一、被迫害致死部份實例

根據明慧網曝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綿陽市至少有12人:王懷富、張燕、張述富、何成群、吳正蓉、鄭賢余、蔣利斌、魏朝海、姜益雲、歐孝德、史晉秦、付萍。

◎江油市法輪功學員姜益雲被警察活活打死後拋屍荒野

姜益雲,男,59歲,江油市太平鎮農民,家住蔣家巷。姜益雲為強身健體,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事事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是鄰里皆知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冬天,姜益雲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後被綁架、非法拘留,被非法勞教一年。從此,國安警察經常上門騷擾。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日上午,江油市國安局幾個警察突然闖入姜益雲家中,進行非法抄家,並對姜益雲進行毆打。大約11點,將姜益雲非法強行押走,又於下午6點多將姜益雲放回家。

晚上9點多,將姜益雲再次綁架,當時有不少目擊者。

這次抓捕是江油市國安局警察綁架了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後,認為姜益雲家中有真相資料,遂上門抓人。

被關押期間,姜益雲遭惡警暴力毒打,最後被活活打死。惡警為了掩蓋殺人事實,將姜益雲的遺體丟在姜益雲家附近的小樹林裏,製造自殺、他殺的假相。

五月十七日上午8點多鐘,有人在樹林裏發現了姜益雲遺體後報警,公安局、派出所都到現場勘察驗屍,死者頭部、臉部嚴重受傷,頸部還有一條勒痕,全身傷痕累累,圍觀者無不觸目驚心。姜益雲的家屬最後到現場,一看才發現是自己的親人遇害。當時其家人怎麼想不到一直被警察非法關押的親人會被發現死在這裏。

對姜益雲遺體的驗屍草草完成,警察不許姜益雲的家屬將遺體運回家,並在當天上午直接將姜益雲的遺體運往火葬場火化。為了矇蔽民眾,國安局謊稱姜益雲是自殺。

當天下午,又到姜益雲家中給他的家屬施加壓力,逼姜益雲的家屬說姜益雲是自己離家出走失蹤的。使姜益雲的家屬對外不敢多言。姜益雲的遺體被火化後,國安局還向姜益雲的家屬要了幾千元錢。姜益雲的家屬到國安局去評理,也沒有任何結果。

◎綿陽市普明鄉二村鄭賢余含冤去世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上午,鄭賢余去本市洞天公園開法會。剛走到公園門口,就被蹲坑的小浮橋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被非法審訊、威脅。並非法抄了他的家,搶走所有大法書籍。

從那以後,普明鄉二村黨支部書記高玉蒲經常帶著普明鄉派出所警察去鄭賢余家進行騷擾、恐嚇,導致老人尿結石等舊病復發。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四日,鄭賢余含冤去世。

◎綿陽市永興鎮永發路歐孝德含冤去世

歐孝德,男,58歲,家住綿陽市永興鎮。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歐孝德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煉功時被綁架。永興派出所將歐孝德從北京劫回後,非法拘留15天,並勒索罰款五千元,還非法抄歐孝德的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至三月二十日期間,歐孝德被非法關押到綿陽高新區辦的洗腦班,被逼迫強行洗腦、「轉化」。由於邪惡長期的威脅、恐嚇、跟蹤、監視,使歐孝德的身心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二零零三年初,歐孝德身體出現了浮腫、肚子腹水。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二日,歐孝德含冤去世。

◎綿陽市北川縣蔣利斌被嘉州監獄迫害離世

蔣利斌,男,59歲,家住北川羌族自治縣安昌鎮。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後,蔣利斌長期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北川縣國保大隊長趙基奇、安昌派出所張遙(音)私自闖到蔣利斌夫婦家裏,把蔣利斌綁架到安昌派出所,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百九十七天。又被非法開庭,被非法判刑三年緩期五年。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國保和派出所警察又到蔣利斌家騷擾,把蔣利斌綁架到安縣曉壩洗腦班(曉壩敬老院內)迫害二十天。由兩個包夾每天二十四小時看管著他,逼迫寫「三書」。

二零一一年十月,國保大隊長趙基奇、縣防X辦胡主任又到蔣利斌家騷擾,欲綁架謝福芬去洗腦班,夫婦倆被迫一起離家出走。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蔣利斌在北川縣安昌鎮辦事時,被北川縣公安局綁架,並於同日被非法逮捕,被非法關押在北川縣永昌鎮馬鞍路派出所。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一日,蔣利斌的親戚收到北川公安局對蔣利斌發出的(非法)逮捕證。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號一早,蔣利斌的親戚到北川縣看守所送衣服,看守所一女警說上週四(即二零一五年四月九號)關押到樂山嘉州監獄了。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蔣利斌出獄時,呈現全身浮腫、無力等瀕危病狀。回家後,蔣利斌又長期遭到當地公安、派出所、社區人員騷擾。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晚,蔣利斌突然口吐鮮血不止,含冤離世。

◎累遭冤獄八年半 王懷富遭受藥物迫害含冤離世

王懷富老人,是綿陽市遊仙區魏城鎮糧站退休職工。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流離失所的王懷富在四川省安岳縣城再次被警察郭斌、楊偉等四人綁架,被綿陽市遊仙區檢察院非法起訴,王懷富被綿陽市遊仙區法院非法庭審(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開庭,實際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開庭,王懷富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入四川省廣元監獄。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廣元監獄三監區的犯人向誠、李平等藉口王懷富帶有法輪功師父的經文,他們先對六十多歲的王懷富一頓暴拳和搧耳光,隨後更想藉機邀功減刑,就跑去告惡狀。在場的三監區副監區長何斌對前來構陷法輪功學員的犯人說:「不好管的就抖他們(指法輪功學員)的肉!」站在一旁的惡警李森泉也搶話說:「就按何監區的指示下去幹,整死了,燒了就是。」

犯人向誠、董平、鄧虎先將王懷富非法關進監舍樓的三樓一舍,實施暴力「轉化」。兩天多的時間裏,不准王懷富閤眼、睡覺,只准坐在一個小板凳上,不准動。這些犯人還不分晝夜的用極下流的語言辱罵他。

七月二十二日凌晨三點,氣急敗壞的惡犯向誠、董平等抓住王懷富的頭就往牆上撞,一陣緊似一陣的辱罵聲伴隨那「咚咚」的碰牆聲,整個監舍樓都被震動了,王懷富在慘叫聲中倒下。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王懷富剛剛從廣元監獄出獄兩個月,就在塘汎「綿三快餐店」被遊仙區「610」、魏城鎮綜治辦等人綁架,以「填個表單就回來」為藉口,強行將王懷富劫入朝陽洗腦班(也叫「綿陽市法制學校」),王懷富失去人身自由,被非法監禁關押兩個月。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一早,王懷富還是像往常一樣出去給百姓講真相,遭到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綿陽看守所。王懷富遭受了各種殘酷迫害。那裏的生活條件極差,飯霉臭味很大,勞動任務極重。後王懷富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上半年,王懷富被劫持到樂山五馬坪監獄四監區(現在的樂山市嘉州監獄九監區)。獄警暗示犯人頭葉衛東強迫時年六十五歲的王懷富每天白天站、坐軍姿達五小時以上。有一次,在犯人排隊上廁所時,葉衛東說王懷富眼睛到處看,取消他上廁所,致使他差點把屎尿拉到褲襠裏。在走隊列時,葉衛東說王懷富動作跟不上節奏,上前打了他幾個耳光,使他的耳朵很長時間失去聽覺。

在一次所謂的「考核」時,逼迫王懷富唱邪黨歌曲,王懷富不唱,就強迫他到太陽下暴曬「反省」。樂山市嘉州監獄規定六十五歲以上的犯人為「老年犯」,進老年監區,沒有勞動任務。然而,王懷富六十五歲多了,一直被非法關押在七監區強迫勞動,每天超負荷、超時間的勞動任務摧垮了他的身體。每天繁重的勞動下來,王懷富眼花看不清人,腿腳發軟走不穩,上樓梯必須雙手扶住欄杆才能上,晚上手都抬不起來,大腦和全身神經痛,睡不著覺。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王懷富吃不下飯,全身疼痛難忍,走路都困難,持續了七天時間。從此,他不完成惡警的任務,每天惡警就罰他站數小時「反省」。

十二月七日,嘉州監獄車間勞動又開始,王懷富因完成不了繁重的任務,又強迫他每天「反省」四小時以上。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下午,王懷富在綿陽市魏城鎮發放法輪功真相台曆,遭魏城派出所警察綁架,並將構陷他的材料轉到遊仙區檢察院。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上午十點,王懷富被綿陽市遊仙區法院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六個月,並被勒索處罰金2000元。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王懷富被劫持入樂山嘉州監獄,監獄拒收,說王懷富有病。然而,綿陽市看守所警察田體全等人軟硬兼施強制監獄將王懷富收監。

入監後的二十天,即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王懷富被押送到成都病犯監獄住院治療,近兩個月時間,被做肺部「鉗制鏡」和每天強制注射大量不明藥物的「增強CT」,七十歲的王懷富老人被折磨得天昏地轉。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下午五點,王懷富被注射後,兩個針頭從他的手腕血管拔出時,警醫不准他用手按住止血棉球。然後,列隊把王懷富從二樓帶到七樓病房。病友才發現他的手腕還在滴血,致使王懷富失血過多,身體垮下了,各種惡性不良反應全上來,非常痛苦。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獄警強行叫王懷富出院,又回到嘉州監獄做奴工。一直到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王懷富咳嗽、咯血越來越多,獄警又第二次將他押送到成都病犯醫院治療近兩個月的時間。

這次,王懷富拒絕治療,不接受任何體檢和藥物,他表明他要煉法輪功,定會好病。獄警就對王懷富施暴,長期罰站,並指使護理人員冉正強、郎加等人打他、踢他,致使王懷富暈倒。之後每天給王懷富輸液、注射不明藥物,每天邊輸液,王懷富邊咯血。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王懷富非法刑期滿。六月六日,才停止給王懷富輸液。王懷富回到家,已經是奄奄一息。成都病犯監獄醫院住院共四個月期間,王懷富每天都被輸不明藥物,共被抽血二十幾管。

王懷富回家一年後,終不堪中共長期的迫害造成的傷痛和對身體的損害,於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綿陽市魏朝海被德陽監獄酷刑迫害致死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綿陽江油市法輪功學員魏朝海,被江油市法院非法判八年重刑,刑期至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魏朝海被德陽監獄殘酷迫害致死。

◎史晉秦被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年底,涪城區原「東風商場」退休職工史晉秦被綁架,史晉秦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龍泉驛女子監獄十六監區。出獄前,已被迫害的手腳無力,不能獨立行走,口齒不清。回家後不到十天,史晉秦即癱瘓在床。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史晉秦含冤離世。

◎何成群患腦溢血去世

何成群,女,59 歲,綿陽水電局職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何成群到北京上訪,被綁架、非法關押。後受到家人阻撓,不許她煉功學法。何成群精神負擔很重,於二零零七年患腦溢血去世。

◎綿陽市吳正蓉在迫害中去世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一日,流離失所到成都的法輪功學員吳正蓉和一位法輪功學員去送真相資料。吳正蓉在穿過成都成仁路口時,被一個騎摩托車的人撞倒。吳正蓉正面倒下,臉、鼻部撞傷,吳正蓉當場昏迷。後被急救120送到成都市均隆街66-68號的成都骨科醫院。

去看望她的法輪功學員及吳正蓉所攜帶的真相資料被成都市公安局某派出所當場非法查抄,看望她的法輪功學員因此被非法勞教兩年半。吳正蓉兩天後於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三日早上在醫院去世。

吳正蓉生前是二零四廠的質檢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法輪功受到無端迫害與殘酷打壓。在幾年的迫害中,吳正蓉沒有過上一天安寧的日子。不定時的電話騷擾;隨時被跟蹤;惡警隨時來家中騷擾,弄得全家人心惶惶。

◎綿陽市法輪功學員付萍含冤去世

二零零零年,付萍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本市高新區國安綁架;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睡死囚床二十多天。之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又因為她講真相、發放真相光碟被舉報,遭惡警非法抄家,被迫流離失所。

付萍回家後,又長期遭惡人惡警監視、騷擾;因不能堅持學法煉功、小餐館也不能正常開下去,生活上十分困難,導致舊病復發,全身浮腫,不幸去世。

◎冉亨炳二零零七年被江油市國安迫害致死

二、被迫害致殘實例

◎史晉秦被成都女監迫害致殘離世

二零零三年年底,涪城區原「東風商場」退休職工史晉秦被綁架,史晉秦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龍泉驛女子監獄十六監區。出獄前,已被迫害的手腳無力,不能獨立行走,口齒不清。回家後不到十天,史晉秦即癱瘓在床。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史晉秦含冤離世。

◎謝成國被樂山嘉州監獄迫害致癱瘓

法輪功學員謝成國因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綁架、非法判刑。謝成國在樂山嘉州監獄被迫害致癱瘓,出獄時,被直接送入綿陽市人民醫院監護室。當時,謝成國身上插著食管、尿管、氧氣管。謝成國的病是在醫院醫治不好的情況下,回家通過煉法輪功,現在才能扶著桌子站起來的,是法輪大法再次救了謝成國的命。

◎原二炮幹部蘇南被迫害致殘

二零零三年九月,蘇南臨釋放時,川西女監獄警不死心,又威脅蘇南說釋放後不讓回家,要送洗腦班接著迫害。當時蘇南已被迫害得嚴重失憶、全身骨骼變形、停經、牙齒脫落好幾顆,右手手指彎曲,雙手不能握緊和正常伸直,遇冷時手、腳蒼白、劇痛、沒有血液,身體十分虛弱。回家後,由於身體被摧殘得太厲害,一直沒有恢復健康,胳膊都不能正常抬起,只能幹一些非體力的輕活。

三、被勞教所、監獄迫害實例

◎綿陽市孫厚澤遭勞教所毆打、電擊迫害

孫厚澤,男,30多歲,綿陽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七月,新華勞教所二大隊對孫厚澤罰站、毆打、殘酷迫害,嚴重到兩次送醫,獄警還稱:「這是要表現給勞教所的頭目看。」孫厚澤因被惡警、惡犯毆打嚴重,兩次被送醫治療。第一次剛出院兩天,又被包夾抬到樓上按住,被獄警用電棍電了幾十分鐘,然後被兩人架著胳膊拖到監獄醫院。

◎綿陽77歲老人徐德玉遭簡陽女子監獄吊銬酷刑

綿陽絲廠退休工人徐德玉,現年77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屢次遭到綿陽政法委人員騷擾、綁架、非法判刑。二零零九年,已經74歲的徐德玉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四川簡陽女子監獄遭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日晚上,綿陽西山派出所5、6個惡警突然闖進徐德玉的屋裏,非法抄家,綁架了徐德玉,被劫持到西山派出所。惡警們高聲大罵,把她推來推去的,做出要打人的架勢嚇她。

在看守所,國保們給70多歲的老人戴上腳鐐、手銬,天天非法審問折騰善良的老人,使徐德玉修大法後多年一向健康的身體,被折磨得出現了高血壓。徐德玉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半月,國保周澤、趙穩一夥逼迫家人交了三千元錢才辦了「取保候審」。後來,徐德玉被綁架到三台看守所,三台法院非法對老人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徐德玉被送到四川簡陽女子監獄。監區獄警立刻指揮罪犯把她包夾起來,不管上廁所、吃飯、睡覺都跟蹤、限制。做包夾的人都是殺人犯、吸毒犯,每天三個包夾向她灌輸歪理邪說,把好的說成壞的、壞的說成好的,逼迫她「轉化」,不「轉化」就體罰,酷刑折磨。不准徐德玉睡覺、通宵罰站。整天戴上手銬吊起,痛得徐德玉受不了,就大聲叫,惡警還不准她叫,用巴掌寬的封口膠帶把徐德玉的嘴封了無數層,還用電棍電徐德玉。

◎綿陽市廖光慧在成都女子監獄被迫害致腦部受傷、昏迷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一點至三點過,十幾個身穿便衣的彪形大漢突然闖入綿陽市涪城區新華廠家屬區廖光慧的家中,未出示任何搜捕證、身份證明、警號等,就強行控制家人,像土匪一樣抄家、搶劫近三個小時之久。搶走了大法書籍、筆記本電腦2台、手機、打印機、刻錄機、現金幾百元等,並綁架了廖光慧。

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綿陽市涪城區法院非法庭審廖光慧、宋玉華(78歲)。維權律師為廖光慧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廖光慧被綿陽市涪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罰金三千元;宋玉華被非法判三年緩刑四年、勒索罰金二千元。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在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廖光慧被秘密劫持到四川成都龍泉驛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三月十日,監獄打電話告知其家人,聲稱廖光慧在監獄上廁所時摔倒,腦部受傷非常嚴重,被輾轉到成都華西醫院。

家人趕到醫院,醫生說腦部手術費用至少十幾萬,讓廖光慧兒子在同意手術書上簽字。後來家人又被告知廖光慧氣管上也有問題,肺部也有問題。家人認為廖光慧是在監獄被人為毆打迫害所致。

目前廖光慧還在嚴重昏迷中,情況非常危險。鑑於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家人非常擔憂廖光慧會繼續遭受嚴重折磨。

四、家庭慘遭迫害實例

◎張燕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張燕遭勞教迫害

張燕,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八日生,畢業於綿陽市綿陽師範大學音樂系,在綿陽市第十一中學(唐訊鎮中學)當音樂教師。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張燕去北京天安門廣場煉法輪功,被廣場便衣非法抓捕,後被綁架到綿陽駐京辦。涪城區公安局通過單位領導,強行要她支付接送費8500元人民幣。涪城區國保大隊長申小明對她辱罵、威脅,塘汛派出所陳所長將她送進綿陽市拘留所,非法拘禁時間共17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張燕和母親陳家柱再次去北京,天安門廣場煉法輪功,被輾轉關押到四川省駐京辦,綿陽駐京辦;綿陽梓潼縣看守所、綿陽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一年。

綿陽市高新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勒索張燕支付接送費5930.80元人民幣,在她母親的退休工資中扣除。

二零零一年,張燕被非法拘禁在楠木寺女子勞教所五中隊,長期被關在寢室內罰站,吃喝拉撒全在一間屋;不准洗漱,不准與親人接見、寫信,甚至被剝奪說話的權利。要求雙手上舉貼牆,此酷刑稱作「飛起每天」,導致張燕右手手指及關節彎曲、嚴重變形,手指無法伸直。張燕被強迫選豬毛、糊藥口袋等。

在勞教所八中隊,張燕仍然每天被罰站十幾個小時及強制學習洗腦,張燕被強行帶到醫院,被強行驗血,兩、三天時間被扣除500元人民幣。

張燕從勞教所回家後,被綿陽市涪城區教委、唐訊鎮中學辭退,失去教師公職。

張燕遭五年冤獄折磨、含冤離世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張燕同父母親一起去德陽監獄探望哥哥張春寶。德陽監獄惡人與綿陽市國保大隊勾結,趁她父母去接見,將張燕騙到監獄門口。搶走張燕的手機,將她強行綁架到車上,戴背銬,張燕被綁架到綿陽市北川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綿陽市防協辦(原610成員)奉波帶領涪城區國保大隊警察把張燕從綿陽市北川縣看守所帶到北川縣郵政賓館刑訊逼供,連續三天三夜不讓她睡覺。

二零零八年一月四日,張燕被非法關押到綿陽市林科所的隆盛生態園賓館,由中共綿陽市委書記譚力決定給她一個人辦洗腦班。14個人對張燕進行了為期9天9夜的連續刑訊逼供。

張燕被輾轉非法拘禁在綿陽三台縣看守所、綿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被強制抽血一次。

二零零八年十月,張燕被綿陽涪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關押到四川省簡陽女子監獄。

二零零九年,張燕在監獄四監區二押室,管室警察陳紅以張燕不「轉化」就影響全寢室關押人員扣分、減刑為由,挑動全室人員仇視法輪功學員,安排多名包夾二十四小時監控張燕。經常辱罵、羞辱她,長期罰她做寢室衛生。張燕的身體健康受到嚴重的傷害,頭暈、胸悶、呼吸困難,手腳腫脹、麻木、冰涼、痙攣,視力急劇下降,血壓升高。

受到長達五年的非人折磨,張燕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本來是靈巧的彈鋼琴的手,從監獄回來後根本無法彈琴了……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張燕含冤離世。

哥哥張春寶遭非法判刑八年

張春寶,張燕的哥哥,生於一九七二年,原綿陽市汽車方向機廠職工。張燕的嫂子明珠,原為綿陽某部助理工程師、女軍官,後轉業分配到綿陽殘聯康復中心工作。

二零零零年七月,張春寶到北京上訪,被送回綿陽,非法關押在綿陽市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因拒不放棄信仰法輪功,被單位非法開除工作,失去工作,並被無理罰款八千五百元,強行在他父母的工資中每月扣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張春寶第二次到北京上訪回來後,被非法抄家,在綿陽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送新華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張春寶攜妻子明珠與法輪功學員尹華傑、馮偉、岳斌、高燕,乘坐岳斌的私人轎車,去北川羌族自治縣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被關進北川縣看守所。

張春寶在被非法提審時,不配合邪惡的命令,惡警對他搧耳光,用穿皮鞋的腳亂踢、擂胸口,致使張春寶幾天之後仍然臉、腳腫脹、頭暈。張春寶進行了兩天絕食抗議。

川縣國安大隊惡警用車輪戰連續審訊明珠五十多個小時,超過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

張春寶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德陽監獄遭受迫害。由於他一直不配合惡警,拒絕洗腦「轉化」。在監區長陶箴銘、惡警塗陽明的策劃下,對張春寶實施連續48小時疲勞折磨,致使張春寶雙下肢嚴重水腫,身心健康嚴重受損。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一監區惡警唐北洲逼迫張春寶寫思想彙報,張春寶不寫,惡警唐北洲將張春寶關禁閉,並指使犯人對張春寶進行毆打。二零零七年三月,張春寶曾連續兩次被關禁閉,在被迫害得手腳浮腫、渾身乏力的情況下,張春寶仍被逼迫在一監區服裝車間從事奴工勞動,以不「轉化」為由,不准家屬接見。

二零一一年二月,四川德陽市黃許九五廠監獄惡警、犯人對張春寶進行殘酷的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逼迫他「轉化」。尤其使用「緊身控制服」酷刑,令人站不直、蹲不下。一監區監區長羅光倫命令六個犯人,將張春寶單獨關押在一間屋子裏進行折磨。惡警用厚白紙把窗戶封起來,不讓人從外面看到室內,兩人看守把門,不准任何人與張春寶接觸、說話;早上只給一點稀飯,不給饅頭;中午、晚上只給一點乾飯,只有一點素菜;羅光倫還讓看守的人用水把菜洗了,把洗過的菜拿給張春寶吃,吃肉菜時就叫人把肉挑出來。

惡警不許張春寶邁出房屋一步,晚上只讓睡兩個小時,其餘時間都是面對牆站著。第一個晚上,張春寶的腳就站腫了;白天逼他坐在小塑料板凳上,不准起來;晚上再接著站。惡警還要求看守人員24小時記錄他都在幹甚麼。

因為張春寶不「轉化」,經常被打、用膠把鉗夾乳頭;用點燃的煙燒陰部;被關禁閉。張春寶還被綿陽法院法官判決離婚。

父親張述富多次遭關押迫害離世

二零零零年七月,綿陽市汽車方向機廠在廠內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五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張述富老人和兒子張春寶去北京天安門廣場煉功,回到綿陽後,單位強行扣除他兒子接送費7999元人民幣,從他和妻子的退休工資中扣除。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綿陽市國保大隊警察非法闖入家中,搶走他女兒張燕的身份證、他家的私人照片、妻子陳家柱抄寫的法輪功經文及其它物品。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單位保衛科科長張蜀祥將張述富老人騙到綿陽市高新區永興鎮法制教育學習班強制洗腦十天。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張述富老人在四川省德陽市中江縣會棚鄉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中江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二十五天。期間,張述富被強行做奴工:剪內褲的線頭,每天剪五條;編竹簸箕。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張述富被從中江轉押到綿陽市看守所,非法關押24天。每天理彈簧、選麥冬、選麻芋頭(中藥材)。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張述富老人被綁架到普明派出所。

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綿陽市高新區國保大隊警察將張述富綁架到高新區普明派出所,再非法拘禁在綿陽市科技賓館,非法拘禁十天。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張燕從監獄釋放回綿陽十來天就癱瘓了。一家人在二零一四年底又到綿陽市租房住,被社區、小區門衛秘密監視。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張述富老人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母親陳家柱遭受的迫害

母親陳家柱,綿陽市高新區方向機廠退休職工。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陳家柱與女兒張燕一起去北京天安門廣場煉功,被非法關押在綿陽駐京辦四天,被送回綿陽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共計十九天。綿陽市高新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強勒索接送費5930.80元人民幣,在退休工資中扣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陳家柱與兒子張春寶去天安門廣場煉功,又被送到駐京辦非法關押四天,被送回綿陽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共計非法關押三十四天,單位非法扣除接送費6434元人民幣。兩次進京上訪,被綿陽警察勒索一萬兩千多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陳家柱被綁架到高新區永興鎮洗腦班非法關押二十天。

二零零八年一月,高新區國保大隊警察騷擾抄家,陳家柱被強行帶到社區治安室審問一天。二零零八年八月,中共以保「奧運穩定」為名,高新區國保警察把陳家柱綁架到綿陽西山科技賓館非法關押十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陳家柱、張述富兩位老人又被高新區派出所和永興派出所綁架到綿陽市青義鎮洗腦班迫害。

陳家柱的母親李崇先老人長期受到公安的威脅、騷擾、恐嚇,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離世。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陳家柱被綁架到戈家廟桃花山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上午,陳家柱、楊素雲在綿陽市講真相、發真相資料時,遭到便衣警察綁架。

全家直接經濟損失上百萬元人民幣。

◎綿陽科學城退休職工李淑琴與女兒蘇南遭受的迫害

李淑琴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川綿陽科學城惡人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淑琴、劉挺軍、高士勇、吳萬蕊,劫送到綿陽市看守所迫害。一個月後,李淑琴被轉到邪惡洗腦班。被迫害三個月後,被勒索罰款二百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七月,因惡人舉報,李淑琴被綿陽市交警綁架到綿陽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半夜二點,綿陽科學城「六一零」辦公室和公安局警察劉愛民、劉斌、張亮、肖偉剛、綿陽市「六一零」辦公室警察周哲等,闖入李淑琴家中,非法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切紙刀、刻錄機、大法書等,並將李淑琴綁架到派出所,由涪城區二個警察非法審問。

二十八日下午,李淑琴被關押到綿陽市看守所,惡警準備將李淑琴非法判刑,李淑琴絕食抗議迫害,要求無罪釋放。看守所將李淑琴銬在鐵床上,強行輸液。第八天,轉到綿陽人民醫院,由警察看守,銬在鐵床上輸液。二十三天後,近七十歲的李淑琴全身出現衰竭症狀,並咯血。因懼怕鬧出人命,以「取保候審」一年,綿陽「六一零」辦公室將李淑琴放出。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四川綿陽科學城「六一零」及公安局警察劉斌、董某某、費躍平闖入李淑琴家中,將李淑琴綁架到綿陽科學城和綿陽市合辦的洗腦班(在朝陽機械廠招待所)。兩個月後,李淑琴被才放回家中,並勒索李淑琴退休前所在單位科學城教委六萬元,交洗腦班和「六一零」辦公室,想以此引起科學城教委工作人員對法輪功的不理解和仇恨。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四川綿陽涪城區城郊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李淑琴,中午李淑琴正念走脫,城郊派出所警察、科學城警察劉斌、杜世軍等四人,和科學城基教中心保衛幹事對李淑琴家進行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大法師父法像、電腦、打印機、現金等物品。

綿陽科學城對轄區所有法輪功學員住宅電話進行監控,和手機竊聽,科學城教委派退休人員對李淑琴監控。

女兒蘇南被迫害的經歷

蘇南曾經在北京二炮計量站工作。一九九九年,蘇南為法輪功上訪,被信訪局非法扣押後,由單位領回。之後,蘇南被二炮部隊非法軟禁在宣化一部隊倉庫招待所半年,被強制洗腦。二零零零年,蘇南又被強制辦幹部復員,回了原籍。

二零零零年九月,蘇南和其他三名法輪功學員因在北京清河地區發放法輪功傳單,向世人講明法輪功教人向善的真相,被惡人舉報,被清河派出所惡警綁架到清河看守所關押。蘇南戶口所在地綿陽科學城,向海澱看守所提供幾十封蘇南郵寄的介紹法輪功的信件,為此蘇南被轉到七處。

中共企圖非法判蘇南五年以上重刑,沒得逞,又把蘇南轉回清河看守所。蘇南為抗議非法關押,要求無罪釋放,絕食二十七天,期間,被送北京溫泉胸口醫院強行注射點滴藥物。在看守所中,為了強迫蘇南吃飯,惡警讓一號長在冬天脫光蘇南的衣服,用冷水不停地潑蘇南。

二零零一年,蘇南被海澱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關進了四川省女子監獄。因為蘇南拒絕認罪,被罰站,而且惡警還將蘇南同監舍的犯人一起罰站,以挑起犯人對蘇南及法輪功的仇恨。

二零零二年,蘇南和其他共十四名法輪功學員,由四川省女監轉到四川雅安的川西女子監獄(後此監獄搬到四川龍泉驛)。在川西女子監獄,因拒絕認罪,蘇南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關小號,遭受捆繩子等酷刑。蘇南被關在一個禁閉室,雙手銬在鐵窗欄杆上,不能蹲下和坐著,只能站著,晝夜不開銬;一天上廁所,白天三次,夜間一次,每次二、三分鐘灌食一次,蘇南一直絕食抗議迫害。

十一天之後,蘇南被惡警雙手背銬在窗戶上,前身向前彎曲,頭向下無法抬起,十分痛苦。第十五天,蘇南身體只有六十多斤,嚴重衰竭、生命垂危,但是惡警仍不放過蘇南,強迫蘇南放棄修煉。

蘇南被迫害得嚴重失憶,全身骨骼變形、停經、牙齒脫落好幾顆、右手手指彎曲,雙手不能握緊和正常伸直,遇冷時手及腳蒼白、劇痛、沒有血液,身體十分虛弱。回家後,由於身體被摧殘得太厲害,一直沒有恢復健康,胳膊都不能正常抬起,只能幹一些非體力的輕活。

二零零八年二月,北京昌平國保大隊惡警張帥、片警等人開著一輛車將蘇南和丈夫非法抓捕到昌平一洗腦班。

洗腦班的強制「轉化」,沒有改變蘇南和丈夫對法輪功的信仰。二零零八年三月,昌平國保惡人將蘇南夫婦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勞教兩年半,又經北京勞教所調遣處,被賣到馬三家勞動教養院。

二零零八年六月,在馬三家勞教所的一個會上,一大隊、二大隊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蘇南剛被轉到馬三家女所三大隊,也站起大喊「法輪大法好!」由此,三大隊大隊長不久將蘇南轉到一大隊,強迫做奴工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惡警趙國榮、李秀榮將蘇南叫到彈棉車間辦公室,關起門來強制蘇南在月考核本上簽字。遭蘇南拒絕後,將蘇南推倒,用拇指粗的膠木棒猛抽,打得蘇南口中出血,蘇南大喊「法輪大法好!」「不准打人!」

二零零八年~二零一零年,蘇南被強制幹高強度的體力活,每天經常嘔吐,骨骼變形劇痛,雙手雙腳經常不通血液,蒼白劇痛,身體非常虛弱,在非法關押兩年半後,又被馬三家惡警加期十天才放出。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四川綿陽涪城區城郊派出所警察綁架了蘇南母親李淑琴。中午蘇南母親走脫。城郊派出所警察、科學城警察劉斌、杜世軍等四人,和科學城基教中心保衛幹事到母親家進行非法抄家。當時蘇南正在家中,因為害怕再次被綁架,從二樓窗台跳下來,不幸造成左大腿左腳骨折。住院期間,「六一零」警察到醫院監控蘇南及家人,在蘇南出院後,又闖到家裏騷擾。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綿陽市科學城公安局、派出所出動大量警察,將蘇南綁架到綿陽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蘇南於五月十四日回家。

五、遭酷刑迫害實例

◎綿陽市張春寶等六名法輪功學員遭酷刑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晚,綿陽市法輪功學員馮偉、張春寶、尹華傑、岳斌、高燕、明珠乘坐岳斌的私人馬自達轎車,路經綿陽市北川縣時,遇北川縣警察以查「五號病」為由,攔截查車。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扣押,隨後被非法關進北川縣看守所。

被非法關押期間,在北川縣破舊的郵政賓館,以北川縣國保大隊隊長蒲建國為首的惡警對張春寶、馮偉、岳斌、明珠四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刑訊逼供。

馮偉多次被蒲建國、鄧昌達等惡警酷刑折磨,被強迫罰站;將雙手銬在椅子上,長時間站著端椅子;「蘇秦背劍」連續背銬數小時,緝毒大隊惡警王堅還故意拉扯、拍打馮偉的肩膀,加大馮偉的痛苦;用最下流骯髒的話侮辱馮偉及其父母。

八、九個月之後,手銬的痕跡還可見。惡警還強行掰開馮偉的手,在一張白紙上按手印,說:「我們隨便在這張紙上編造幾條,就能判你個十年、八年。」

張春寶在被非法提審時,不配合邪惡的命令,蒲建國親自指揮惡警母廣川及另一名惡警對張春寶搧耳光,用穿皮鞋的腳亂踢、擂胸口,致使張春寶幾天之後仍然臉、腳腫脹,頭暈。回到看守所,張春寶向看守所副指導母曉玲反映被毆打的事情,卻未得到任何回應,張春寶進行了兩天絕食抗議。

岳斌遭到連續三天的精神折磨,威脅、恐嚇、誘供逼供,導致岳斌頭暈噁心、幾天之後仍然神志不清。

北川縣國安大隊惡警蒲建國、曹安忠、母廣川、陳懿、鄧昌達、劉軍及綿陽市國安大隊仁隊長、趙婧,用車輪戰連續審訊明珠50多個小時,超過24小時不讓睡覺。

高燕在三台縣看守所被惡警人格侮辱、威脅、罰站、體罰。尹華傑在安縣看守所曾遭受一個星期的刑訊逼供,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蘇南遭酷刑 全身骨骼變形

二零零一年,蘇南被海澱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關進四川省女監。在省女監,因為蘇南拒絕認罪,被罰站。二零零二年,蘇南和其她共十四名法輪功學員,由省女監轉到四川雅安的川西女子監獄(後此監獄搬到四川龍泉驛)。

在川西女子監獄,因拒絕認罪,蘇南和其她法輪功學員被關小號,遭受捆繩子等酷刑。蘇南被關在一禁閉室,雙手銬在鐵窗欄杆上,不能蹲下和坐著,只能站著,晝夜不開銬。十一天之後,蘇南被惡警雙手背銬在窗戶上,前身向前彎曲,頭向下無法抬起,十分痛苦。第十五天,蘇南身體只有六十多斤,嚴重衰竭、生命垂危。

為了逼迫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轉化,川西女子監獄還將蘇南(那時蘇南手術才一個多月時間,就又遭此酷刑)在內的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集合到操場中,由四、五個犯人推著、拖著一個法輪功學員快跑。一圈後,換上四、五個犯人接連推同一個法輪功學員快跑,每次三、四個小時不停,直到這個學員氣竭。

蘇南被迫害的嚴重失憶,全身骨骼變形,停經、牙齒脫落好幾顆、右手手指彎曲,雙手不能握緊和正常伸直。遇冷時,手及腳蒼白、劇痛、沒有血液,身體十分虛弱。回家後,由於蘇南的身體被摧殘的太厲害,一直沒有恢復健康,胳膊都不能正常抬起,只能幹一些非體力的輕活。

◎孫厚澤遭新華勞教所人員毆打、電擊 兩次送醫

孫厚澤,男,30多歲,綿陽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七月,新華勞教所二大隊對孫厚澤罰站、毆打、殘酷迫害,嚴重到兩次送醫。獄警還稱:「這是要表現給勞教所的頭目看。」孫厚澤因被惡警、惡犯毆打嚴重,兩次被送醫治療,第一次剛出院兩天,又被包夾抬到樓上按住,被獄警用電棍電了幾十分鐘,然後被兩人架著胳膊拖到監獄醫院。

六、檢察院退案、公安局撤訴實例

二零一七年一月,綿陽市三台縣檢察院再次將構陷法輪功學員周小莉、景歡母女的案子退回到公安局。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公安局撤訴,景歡與母親周小莉回家。

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下午,景歡到三台縣城梓幹道貼真相展板,被綁架到三台潼川鎮派出所。晚上,景歡的母親周小莉、舅舅周發明到她家看情況,也遭綁架。七月三日,景歡、周小莉被三台公安局非法批捕。七月六日,周發明以「取保候審」方式獲釋。

當地法輪功學員不斷向相關人員打真相電話、寫真相信、寄真相資料、也有的直接給公檢法人員講真相,把公檢法人員當自己親人去看待,真心的為他們的未來好。公檢法人員逐漸明白了真相,態度逐漸轉變。景歡、周小莉的親人也轉變了觀念,主動到公安局要人。

親友請北京張律師為周小莉、景歡母女進行無罪辯護,張律師同檢察院交涉。九月下旬,檢察院又將案子退回到了公安局。

十一月下旬,公安局又將案子交到了檢察院。當地法輪功學員繼續努力,對檢察院人員講真相,到檢察院要人。二零一七年一月,檢察院又將案子退回到公安局。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公安局撤訴,景歡、周小莉回家。

七、惡人惡報實例

自從中共惡首江氏犯罪集團全面迫害法輪功後,綿陽地區政法部門的人員為了撈取政績,在名利的驅使下,泯滅良知、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雖然得到了一點黑錢,仕途得到了升遷,可這些都是暫時的。

人做了甚麼,上天都有記載,都得在甚麼時候償還。以下的20人,就因此得到了報應。希望綿陽地區仍然死心塌地迫害法輪功的人趕快猛醒,以此為戒,別重蹈覆轍,珍惜自己寶貴的生命。

◆綿陽市中級法院原院長莫亞林、副檢察長程波被查

據大陸消息,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九日,綿陽市中級法院原中共黨組書記、院長莫亞林、綿陽市檢察院副檢察長程波被查。這二人被查與當地掃黑除惡、「打傘」有關。二人關係非常密切,多年來這二人在法院、檢察院輪換著當領導。這已經二人被雙規二、三年了,現在才公布被查。

據明慧網二零一四年四月六日報導,在程波任職期間的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四川省鹽亭縣法輪功學員梁潘、馬永賢、劉維碧遭非法庭審。下午兩點左右,非法開庭,法院不許家屬旁聽。庭審持續約兩個小時,沒有當庭宣判。主審法官杜堯庭長說十天或半月後宣判。

法輪功遭到中共迫害的二十一年來,據不完全統計,綿陽市有一百多位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非法洗腦、被非法抄家、被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等迫害。莫亞林、程波是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人,明慧網曾經有這二人犯罪證據的記錄。

善惡有報是天理,無論誰迫害過修煉法輪佛法的人,那一筆一筆的賬,神給記著。該還的,無論時間多長,都會還的。

◆「微笑書記」譚力跨界四川、海南,未能「笑到最後」

譚力,中共海南省委原常委、常務副省長,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被調查;二零一四年九月被立案偵查。譚力在二零零一年三月至二零零四年一月,擔任四川廣安市委書記期間,非法關押、勞改、勞教當地法輪功學員,將大量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在洗腦班折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譚力任邪黨綿陽市市委書記。一上任,就下令在綿陽各區辦洗腦班,將大批綿陽市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勞改、勞教。二零零九年三月,譚力從四川被調到海南,繼續做惡。

◆綿陽市梓潼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胡世然遭惡報死亡

二零一六年臘月二十九日,綿陽市梓潼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胡世然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死亡。二零零五年五月,胡世然非法抓捕梓潼縣法輪功學員夏全富及妻子謝某,並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謝某離世。

◆迫害法輪功遭惡報 被貶

周澤曾經是綿陽市涪城區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一直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現遭惡報,被貶。

◆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 謝賢武遭車禍死亡

綿陽地區三台縣公安局副局長謝賢武,從迫害法輪功開始,緊跟江氏之流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登記、監控、抄家,對多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勞教等迫害。只要是法輪功學員的案子交到他那裏,他還會加重處理,他的這些惡行給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帶來了無法彌補的傷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謝賢武駕車去綿陽途中翻車死亡死相極慘。

◆楊松泉舉報法輪功學員摔跤死亡、殃及三名家人

綿陽市某鎮楊松泉,男,五十歲左右,是一個身強力壯的人。他跑去派出所舉報說法輪功學員在開慶祝會,還放了鞭炮……不到一個月,楊松泉就跌了跤,就此癱瘓,沒多久便死掉了。他的兒媳婦又與他人通姦,被他兒子發現,當場殺死了他的妻子,兒子也被判刑七年。楊松泉的妻子又雙目失明,一家人現在就剩她帶著個小孫子度日。這真是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實實在在的現世現報的真實故事。

◆撕毀法輪功真相資料疾病纏身 上吊身亡

綿河村五隊村幹部劉順全,二零零三年沒收法輪功學員的大法書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撕毀真相資料。二零零六年遭報,得了十幾種病,醫院治不好,自己用繩子上吊死了。

◆四人作惡遭惡報

另外,綿河村五隊簡紀秀及其女兒江愛瓊、綿河村五隊村幹部劉順戶、綿河村七隊謝代瓊都因參與迫害佛法而遭惡報。

◆迫害好人 惡疾纏身

杜世軍,綿陽科學城原國保大隊長。在當國保大隊長期間,多次非法監控、抄家、抓捕法輪功學員。在轄區內貼誣蔑法輪功的展板,給部份居民信箱中投放「反×教」等誣蔑法輪功的傳單。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上旬左右,在辦公室上班,突然惡疾爆發倒下,送成都搶救。

◆追隨惡黨 患腸癌

張蜀祥,綿陽市汽車方向機廠原保衛科科長,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參與所在單位對法輪功學員的所有迫害,親自參與「轉化」迫害。二零一一年十月份,張蜀祥做了腸癌手術。在病痛的折磨中,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死於腸癌。

◆參與迫害 殃及家人遭車禍報應

童光慶,男,50多歲,綿陽市西南科技大學保衛處處長。曾使西南科技大學堅修大法的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一月過年期間,童光慶與其妻在車禍中被撞骨折。

◆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免職

李文斌,男,50多歲,綿陽市汽車方向機廠廠長。積極監督、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後李文斌突然被免去廠長職務。

◆參與迫害患癌死去

萬潤榮,男,50歲左右,某車間邪黨書記。配合惡警抓捕法輪功學員。回到本地後,萬潤榮於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患淋巴癌在痛苦中死去。

◆為錢迫害好人殃及兒子喪命

林昌友,男,50多歲,車間工人。為了一天十塊錢給其兒子上大學用,在綿陽市火車站攔截法輪功學員。結果他兒子大學沒畢業就患了雙腎衰竭,林昌友無錢給其兒子林光偉醫治,不久林光偉不治而亡。

◆曾組洪,原是隱豐鎮鎮長,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現已得了胃癌。

◆付華文,是隱豐鎮派出所的副所長,賣力迫害法輪功,後來眼睛瞎了。

結語

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快22年了,從來沒有對法輪功講過甚麼法律。各級公檢法部門在處理法輪功案件時,執行江惡首的迫害指令,讓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以及他們的家人、親友還在繼續承受著無名的苦難。

但勇敢無畏、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仍然心懷慈悲的向全球民眾傳遞著正的能量。有句話講的好,「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我們堅信,天道在變,世界在覺醒,中國人民在覺醒,迫害法輪功的禍首和追隨者一定會遭到上天的懲罰和人間法律的制裁。

希望所有的參與者即時脫離中共,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選擇「三退」 保平安,為自己贖回未來。

附錄一、綿陽地區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674人)

萬卻卻(3次)、謝成國、鐘世凱、陳秀英、梁官欽、羅綿錦(9次)、王學英、宋玉華、宗雲華、史晉秦、湯蓉、鄧某某、孫仁智(4次)、馬子生、馬明麗、肖國平、湯敏、楊敏、楊麗娟、李雙全、曾曉春(3次)、姜乙容、林麗、王芳、景紹芳、蔣年莉、羅遠和、董某、晏小林(2次)、牟玲(2次)、劉芳(2次)、唐奎、屈榮(雲)淑、何佩靜、張發利、梅梅(化名)、馮必瓊、老梁、李素華(2次)、魏繼英(2次)、王淵、郭玉瓊(2次)、周文傳、塗遠發、鄭賢余、歐孝德(2次)、李鴻雁、周某、王彥才(5次)、蔣文平、梁碧珍、張軍成、曾淑芳、曾淑蓉、袁秀珍、李付碧、譚純敏、鐘凱、肖世鳳、趙小鵑、滕紅兵、蒲蓉、梁光青、任碧英、陳家柱(6次)、張述富(6次)、張春寶(4次)、張燕(4次)、明珠(2次)王源才、小蒲、馮偉(2次)、尹華傑(2次)、岳斌(3次)、高燕、程化瓊、程芬、周姓夫婦、張正芳(2次)、羅厚甫、老魏之妻、任鳳雲、劉萍、吳鳳磊、趙玉群、張華麗、董某、陳海東、周洪雲、楊光美、羅英、王懷富(4次)、鄧閨賢、鄧美菊、楊素雲(2次)、梁玉芝、胡克珍、陳秀英、陳加禮、李秀華、宋佳玉、張繼亮夫婦、柳濤(2次)、白代玉、鄧德碧、廖光慧(2次)、張為富、夏玉群、蔣利安、謝福芬、蘇某某、劉挺軍(2次)、高士勇(2次)、吳萬蕊(2次)、張長連、袁洋、閆清敏、張德秀(2次)、張玉珍、張金菊、周水清、李振榮、董戈、王愛軍、楊合勇、李淑琴(5次)、蘇南(7次)、胡劍、李經敏、小劉、馬英、唐樹清、魯生禮、蔣夢梅、趙德清、侯友聰、王淑華、姚紹華、陳素華、何雙、范德風、梁潘、馬永賢、劉維碧、潘其芬(2次)、夏全富、謝某、歐在淑、吳某某、譚小瓊、母志太(5次)、廖明玉(2次)、賈某(2次)、周某、廖某、周某、朱某、周發明(3次)、楊天菊、鄧成開(2次)、唐錫瓊、景歡、周曉莉、馮昌林、陳福珍、陳胡珍、龔秀雲、羅成順、袁家玉、梁華、陳德華、魏大姐、伍素英、陳秀瓊、王蓮(玲)英、王顯平、金春種、文紹林、曾某、付發瓊、付發玉、徐中蓉(2次)、徐中慧、徐厚芬、徐德玉、魏朝海(3次)、魏彬、曾紅香、唐萬芝、彭塘泉、李碧榮、吳啟慧、杜志俊(5次)、萬劍新、吳某、薛某、李永紅(4次)、康美榮、姜益雲(4次)、張志忠、張啟忠(3次)、周文玉、安利芬、王紹春夫婦、蔣麗君、姜育雲、高兵、孫厚澤(2次)、孫毅、蔣吉蓉、蔣吉芳(2次)、譚萬全、魏繼珍、張志英、李福瓊、郭全珍、冉亨炳、冉通毅、何德利、小芳、蔡光玉、徐中龍、張元珍(2次)、銀菊花(2次)、崔小平、2名周姓學員、田某、陳新麗、袁振秀、陳秀瓊、宋小蘭、鄭玲華、徐明、周清秀、謝淑娥、湯明、黃國華、馥兵、劉家福、潘於芬、蔣賢珍、吳地高、吳玉春、譚書會、戴長全、楊小平、楊華蓮、黃定誠、萬傑、談俊英、伍俊華、萬金芝、廖夢瓊、高兵、李明、杜春蘭、苟敏、安志紅、吳俊、武久紅、馬鳳瓊、唐鳴鳳、謝於仙、李紅豔、胡朝義、李亞梅、徐安慧、康淑霞、謝長濤、李群、鐘水蓉、小謝、楊光明、劉榮、楊訓成、萬孟蓉、尹光素、萬武、郭遠俊、黃伯會、盧尚蓉、蔡義鳳、李永芳、楊某、何寶森夫婦、李秀英、胡金蓉、范銀娣、勾承秀(2次)、劉維碧、梁攀、馬勇賢及377個無姓名學員

附錄二、綿陽地區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77人)

孫厚澤、方征平、江益雲、王紹春、張啟忠(2次)、唐萬芝、吳啟惠、蔣麗君、何德麗、李明、杜春蘭、崔小平、高燕、苟敏、安志紅、吳俊、小周、張春寶、馮偉、孫毅、孫仁志、鄧承開(2次)、王彥財、陳海東、周洪雲、張燕、曾小春(2次)、付萍、武久紅、馬鳳瓊、唐鳴鳳、唐樹清、謝於仙、張燕、楊敏、李紅豔、胡朝義、張華麗、潘於芬、李素華、姜育雲、母志太(2次)、羅綿錦、李永弘(2次)、范銀娣、徐中蓉、31個無姓名學員

附錄三、綿陽地區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95人)

魯生禮、蔣夢梅、譚書會、孫仁智、高士勇、晏小林、牟玲、劉芳、李振榮、張金菊、董戈、王愛軍、楊合勇、蔣夢梅、張啟忠、魏朝海、馬子生、李雙全、湯明、母志太、馬明麗、任碧英、戴長全、楊小平、楊華蓮、黃定誠、廖小蘭、萬傑、談俊英、伍俊華、萬金枝、廖夢瓊、萬卻卻、杜志俊、王蓮英、吳鳳磊、鄭玲華、周發明、康美榮、崔小平、王懷富、李永弘(2次)、梁潘、馬永賢、劉維碧、吳啟慧、銀菊花、郭全珍、冉通毅、何德利、張志英、李付群、景紹芳、柳濤、徐德玉、李群、鐘水蓉、鄧成開、蔣利斌、譚小瓊、小謝、楊光明、梁華、林麗、蔣年莉、羅遠和、萬劍新、明珠、張春寶、史晉秦(2次)、李亞梅、尹華傑、高燕、馮偉、岳斌、馬子生、陳福珍、廖光慧、徐中惠、謝成國、宋玉華、趙小娟、張華麗、孫毅、魏兵、李淑琴、蘇南、楊天菊、曾淑蓉、周曉華、屈榮淑、張燕、梁官欽、譚純敏、1個無名學員

附錄四、綿陽地區被非法關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396人)

綿陽地區為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用邪惡殘忍的手段逼迫其放棄法輪大法的信仰,共私設了14個黑監獄──洗腦班。

1、高新區戈家廟桃花山洗腦班;
2、朝陽機械廠招待所洗腦班;
3、「涪城區法制學習洗腦班;
4、安縣曉壩洗腦班(曉壩敬老院內);
5、江油市松山洗腦班 ;
6、青義鎮聖水寺農家樂洗腦班;
7、吳家洗腦班;
8、高新區永興鎮法制教育學習班;
9、綿陽西山科技賓館;
10、綿陽玉皇洗腦班;
11、長虹廠招待所;
12、玉龍院洗腦班;
13、青義鎮龍勝度假村;
14、平武響岩壩洗腦班;

王彥才(4次)、徐德玉、魏繼珍、李付群、張志英、郭全珍、吳啟慧、何德利、老魏之妻、萬卻卻、晏小林、孫厚澤、李淑琴、馬英、陳秀英、歐孝德、張燕、張述富(2次)、陳家柱(4次)、張正芳、羅厚甫、仁鳳雲、鄧成開、張春寶、尹華傑、馮偉、柳濤、楊素雲、周曉華、曲雲淑、梁碧珍,劉萍,蔣文平,滕紅兵,張啟忠,魏朝海、杜志俊、王蓮英、鄧閨賢、吳鳳磊、肖世鳳、鐘世凱、趙玉群、銀菊花、高兵、蔣吉蓉、蔣吉芳、譚萬全、孫毅、劉挺軍、張長連、袁洋、閆清敏、張德秀、張玉珍、周水清、牟林、339個無姓名學員

附錄五、綿陽地區被非法關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152人)

謝成國、潘起芬、陳家柱、梁華、林麗、王芳、景紹芳、蔣年莉、羅遠和、王懷富、李雙全、廖光慧、鄭玲華、鄧美菊、萬卻卻、孫仁志、戴某某、馬子生、湯明、王彥才、馬明利、母志太、魏朝海、魏彬、李群、鐘水蓉、譚小瓊、楊光明、小謝、徐中惠、崔小平、潘於芬、牟琳、劉芳、李鴻雁、李永紅、康美榮、史晉秦、湯蓉、黃國華、張正芳、勾承秀、王源才、小蒲、馥兵、康淑霞、魏繼英、蔣賢珍、魯生禮、蔣夢梅、譚書會、周小莉、景歡、馮偉、張春寶、尹華傑、岳斌、明珠、高燕、李淑琴、蘇南、劉挺軍、高士勇、吳萬蕊、李振榮、張金菊、董戈、王愛軍、楊合勇、母志太、胡劍、楊訓成、萬孟蓉、尹光素、郭遠俊、黃伯會、盧尚蓉、蔡義鳳、李永芳、魯生禮、蔣夢梅、張燕、陳海東、張啟忠、湯明、馬明麗、任碧英、戴長全、楊小平、楊華蓮,黃定誠,廖小蘭、萬傑、談俊英、伍俊華、萬金枝、廖夢瓊、杜志俊、王蓮英、吳鳳磊、羅綿錦、趙小娟、張華麗、孫毅、徐德玉、湯敏、肖世鳳、鐘世凱、張志英、李福瓊、郭全珍、吳啟慧、何德麗、小劉、楊素雲、陳秀英、梁玉芝、胡克珍、曾淑蓉、梁碧珍、周曉華、屈榮淑、梁官欽、譚純敏、范銀娣、周發明、宋玉華、張元珍、張繼亮、梁光青、孫厚澤、冉通毅、劉芳、晏曉林、18個無姓名學員

附錄六、綿陽地區被非法關拘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部份名單(61人)

母志太、周文傳、郭玉瓊、孫仁志、歐孝德、安利芬、曾曉春、程化瓊、程芬、夏全富、謝某、廖光慧、王玲英、王顯平、王懷富、彭塘泉、李碧榮、牟琳、劉芳、傅發瓊、萬卻卻、謝長濤、徐中蓉、曾紅香、杜志俊(3次)、吳啟慧、唐萬芝、晏曉林、姜益雲、孫仁志、張燕、明珠、鄧美菊、羅綿錦(2次)、李淑琴、張軍成、周文玉(2次)、張啟忠(2次)、徐中龍、柳桃、張繼亮、滕紅兵、鄧德碧、銀菊花、王紹春夫婦、15個無姓名學員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四川省綿陽市法輪功學員遭受中共迫害綜述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