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權威刊物反思與北京合作:從狂熱到失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6日訊】好萊塢業內兩大主要雜誌之一的《好萊塢報導》(The Hollywood Reporter)5月19日刊文首次反思好萊塢製片廠與中國的不對等合作,及其關係由興奮到失落的演化過程。觀察人士稱,好萊塢權威刊物論及這個長期以來的禁忌話題,本身就是規則的改變。

據美國之音報導,這篇題為「從狂熱買賣到脫鉤:中國好萊塢羅曼史是否正式結束」的六千多字長文5月19日刊登於《好萊塢報導》紙版雜誌、21日以電子版形式發表在其官網上。

文章以趙婷和她執導的《無依之地》,以及該片的歷史性奧斯卡獎成就作為切入點,描述迪士尼公司「在涉及中國(中共)時,如何謹小慎微的避免踩到可能出現的地雷陣」,因為趙婷導演了迪士尼發行的漫威超級英雄片《永恆一族》。

趙婷因為2013年一句「中國到處是謊言」被挖出來,遭到中共當局對她、對《無依之地》、對奧斯卡頒獎典禮的狠手封殺。

而迪士尼目前最擔心的,是趙婷導演的迪士尼大片、預算兩億美元的《永恆一族》能否如願在中國上映,而且,這個前景現在看起來不樂觀;不久前,中央電視台第六頻道電影頻道預告美國電影上映日期時,沒有提到《永恆一族》,也沒有提到漫威影業的《尚氣與十戒傳奇》。

「北京魔棒」曾讓好萊塢心醉神迷

文章引用華納兄弟公司前高管傑夫·羅賓諾夫(Jeff Robinov)的話說:「幾十年以來,(中國)都在承諾那些想參與中國經濟各個領域的西方公司,將給予合作;但是,對於投資者而言,卻從來沒有看到過這種合作獲得任何形式的安全保障。」

這也是羅賓諾夫的肺腑之言。他本人2014年創立「第八演播室」(Studio 8),因為中國復星集團承諾要投資10億美元,後來復星無法兌現承諾跳了票,但至今仍然握有「第八演播室」的股份。

2012年,前迪士尼董事會主席傑弗里·卡贊伯格與中共國有企業聯手,創立「東方夢工廠」。

中國最大的私營電影公司華誼兄弟,參加對2014年成立的新公司「STX娛樂」首批18部影片的投資。

2016年,派拉蒙電影公司前總裁亞當·古德曼加入中國「樂視娛樂公司」,據稱將使用中國資本製作英語故事片。

同年,因為拍攝漫威影片在事業上登峰造極的喬和安東尼·羅素兄弟導演,幾乎每個月都會現身北京,期待建立中國製片廠。

但鏡頭跳播到今天,上面這些期待從中國分到一杯羹的好萊塢製片公司,基本沒有一家真正活到今天的。「東方夢工廠」已經是一家完全的中資公司。

「STX娛樂」原定在香港上市,不過計劃沒有實現,只好垂頭喪氣接受一家印度寶萊塢製片廠的併購。

「樂視娛樂公司」因為根本沒有拿到中方承諾的資金而倒閉了。

「第八演播室」(Studio 8)正在尋找新的投資人。

羅素兄弟導演不再前往北京。

好萊塢對批評中共保持沉默

《好萊塢報導》這篇文章指出,在中共竄升為全球潛在霸主、其商業利益和政治影響力延伸到世界每一個角落的十多年間,好萊塢的製片廠從來沒有拍出過哪怕一部,不論規模大小,批評中國的、或者反映中國現實的作品。

該文指出,一直以來,即使是最直言不諱的好萊塢名人,都隻字不提北京殘酷鎮壓香港的民主抗議,在新疆強制拘留一百萬中國少數民族穆斯林這類現象。

因為製片廠知道,如果跨過紅線公開評論這些事情,他們將輸得很慘,「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在推特上寫了幾個字支持香港,職業籃球聯盟的賽事就被中國禁播一整年」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另一方面,北京使用其標準手冊,在一個西方人主宰的成熟行業中,扮演追趕者的角色:迅速不大不小的打開本地市場的大門,吸引經驗豐富的外國公司與之合作、成立合資企業,其最終目的是促使知識快速轉移到中方,並在戰略上加以利用,以推動中國國內基礎設施的建設。

事實上,一場歷史性的電影院線擴張熱潮隨之而來。中國的電影銀幕數量,從2010年的6,000多個,增加到2020年底的75,000個。

另一方面,北京鼓勵中國私企把國旗扛到海外,通過進行多國投資和收購,學到卓有建樹的外國競爭者的經驗。比如「博納影業」給二十世紀福克斯公司投下2.35億美元;「完美世界股份有限公司」為環球電影公司砸下5億美元。

馬雲的阿里巴巴也購買名導演斯皮爾伯格的「安培林娛樂公司」的一部份;騰訊認購部份「天舞」;「華人文化」注資「想像娛樂」和「創新藝人經紀公司」。王健林的大連萬達集團以26億美元,收購北美最大的影院AMC院線。

詳述好萊塢如何與北京「不平等合作」的《餵食紅龍》(Feeding the Dragon: Inside the Trillion Dollar Dilemma Facing Hollywood, the NBA, & American Business)一書的作者、製片人克里斯·芬頓(Chris Fenton)告訴美國之音:「事實上,好萊塢的主要業內雜誌,能開口談論與中國不對等合作這個長期以來的禁忌話題,這個舉動本身就是在改變遊戲規則。我誠心期待,這能夠導致娛樂界與中國互動的方式發生顛覆性的、同時也是建設性的變化。」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